回眸精選

四次滅佛的歷史 重演著雷同的結局

  人氣: 222
【字號】    
   標籤: tags: ,

歷史總是在重複中警醒後人,但是總有自作聰明的人,想改寫歷史的規律,結果反而重演了歷史的教訓。

中國歷史上有五位帝王向佛法發難,四次釀成災難,史稱「三武一宗滅佛」。情節各異,結局卻驚人的雷同。

北魏武帝拓跋燾

南北朝時期,北魏武帝拓跋燾(音:濤,鮮卑族)親率鐵騎踏平四國,一統北方。當時佛法廣傳,很多人出家修行。武帝於438年下詔,令50歲以下僧侶還俗,以解決兵員;444年,又以佛法搞「迷信活動」為由(詔曰:「假西戎虛誕,生致妖孽」),下詔驅逐僧侶[1]。446年,在重臣崔浩的進言下,發出了最嚴厲的滅佛詔:擊破焚燒佛像及佛經,拆毀寺院,活埋僧侶。當時篤信佛法的太子再三上表勸諫,拖延了詔書的頒布,一些僧人得以逃脫。不幾日,便開始砸佛塔、毀佛像(鑄錢)、燒佛經、殺僧尼……舉國上下,風聲鶴唳。

也許應了「上帝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的規律,不聽同僚苦勸,極力推動滅佛運動的崔浩,走上了淒慘的結局。崔浩是漢人,自恃功高藐視鮮卑族貴族,他動用巨資把他的書和他主編的國史刻成碑林顯揚,暴露國醜,觸怒了權貴。武帝親自審問,才華自比張良的崔浩除了承認貪污,竟惶惑不能應對。450年,這位三朝老臣和他三家姻親被滅族,他死前受刑、受辱,號呼一路[2],當時人們都說他滅佛遭了報應。

兩年後,如日中天的武帝,竟被宦官殺死,年僅44歲。他兩個兒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繼死於宦官之手。

452年文成帝繼位後,即挽回祖父的錯誤,再興佛法,雲岡石窟就是他下詔建造的。從此國泰民安,為以後的魏孝文帝中興打下了基礎。

金銅半跏思惟像(國寶 83號,公元7世紀。高 93.5cm)半跏思惟像展現的是將繼悉達多太子(釋迦牟尼)之後,56億年以後拯救世界的彌勒像的形象雕像,是將南北朝時期中國的樣本,在6、7世紀之際,由3國時代的名匠們,以韓國民族的美感完成的佛像藝術品。(國立中央博物館提供)
金銅半跏思惟像(國寶 83號,公元7世紀。高 93.5cm)半跏思惟像展現的是將繼悉達多太子(釋迦牟尼)之後,56億年以後拯救世界的彌勒像的形象雕像,是將南北朝時期中國的樣本,在6、7世紀之際,由3國時代的名匠們,以韓國民族的美感完成的佛像藝術品。(國立中央博物館提供)

北周武帝宇文邕

南北朝末期,北周武帝宇文邕(音:擁,鮮卑族)神勇英武,公元575年(32歲)親征北齊,34歲時再次統一了北方。

574年,宇文邕揚言不怕下地獄,佛、道齊滅,毀佛道經書、塑像,令和尚道士還俗[3]。滅北齊後,又在原北齊境內禁斷佛、道二教,奪寺4萬所為宅第,焚毀佛跡,強迫300萬僧尼還俗,使北方佛法幾乎滅跡。次年六月北伐突厥,大軍齊至,武帝卻暴病而亡,年僅35歲。

北周滅佛,禍不止此!19歲太子宇文贇(音:暈)繼位,殘暴荒淫,次年就讓位給6歲的兒子,自己專於後宮縱慾,22歲病死。幼子繼位,大權落於其外祖父楊堅之手。581年楊堅廢北周,建隋朝。不到兩年,就滅絕了宇文皇族子孫43家,其餘宇文宗室幾乎遍殺無遺。

【歷史花絮】

遺禍子孫,祖上可免?唐朝吏部尚書唐臨記下了這樣一個故事:

北周武帝的御膳官拔彪,到隋文帝楊堅時還是御膳官,一日暴死,但胸口一直溫暖,家人不敢入殮。拔彪三日後醒來說:「帶我見皇上,周武帝傳話了。」他見楊堅後,說他到陰間見到周武帝受酷刑,武帝跟他說:「你替我傳話大隋天子,他以前曾是我的同事,如今國庫的金玉布帛,也都是我積蓄的。因為我生前滅佛,現受大苦,請他替我作功德。」

於是楊堅通令天下,每家出一錢,為武帝超度。

《隋書》記載:楊堅生在寺院時,紫氣滿庭。比丘尼智仙對其母說:這孩子奇特,須由她親自撫養。孩子誰抱都苦惱,到智仙懷裏就不哭,家裏只好交給智仙。楊堅13歲才回到父母身邊。智仙曾預言:「兒當大貴,從東國來,佛法當滅,由兒興之。」[5]楊堅登基後,果如預言,推動東土佛法走向巔峰,而隋朝也出現了開皇盛世的局面。

唐高祖李淵

隋末戰亂,歷史重演。618年李淵取代隋朝建立了唐朝,猶如他姨夫楊堅代周建隋的翻版,但李淵卻沒有姨夫信佛的傳統。

626年,太史令傅奕七次奏本滅佛,言詞激切,李淵不顧絕大多數臣子的反對,五月下詔書:「京城留寺三所觀二所。其餘天下諸州各留一所。」其他寺廟、道觀拆毀,只供養精進的佛、道家弟子,其他都令還俗[6]。當時唐朝只有300多個州府,而全國5000多所寺廟、50萬僧尼、近百佛洞石窟,這意味著九成以上是寺廟被毀,46萬僧尼被剝奪信仰。

不過六月就發生了玄武門事變,李世民親政,該詔書沒能執行。如果不是這樣,再生法難,大唐盛世的歷史恐怕要改寫了。

【歷史花絮】

圖釋:(圖1):古羅馬建築上有卍字符。(圖2):古希臘彩陶中有卍字符。(圖3):韓國寺廟大門上的卍字符。(圖4):古西藏、日本和基督教中都有這個圖案。(圖5):古希臘建築上的卍字符。(圖6):佛像上的卍字符。(明慧網)
圖釋:(圖1):古羅馬建築上有卍字符。(圖2):古希臘彩陶中有卍字符。(圖3):韓國寺廟大門上的卍字符。(圖4):古西藏、日本和基督教中都有這個圖案。(圖5):古希臘建築上的卍字符。(圖6):佛像上的卍字符。(明慧網)

唐太宗海納百川,氣度恢弘,迎來了各邦文明、信仰在大唐交融,在唐初就把經濟、文化發展到了世界的巔峰。李世民登基後,曾賜御食婉言規勸傅奕,但傅奕依舊當堂抨擊佛法。弄得太宗也沒辦法。

傅奕曾和傅仁均、薛跡同為太史令,薛跡夢中見死去的傅仁均向他討要五千錢欠款,薛跡問:那我還給誰啊?傅仁均說:還給泥人。薛跡又問:泥人是誰?答曰:「傅奕!」當時還有人也夢見了故去的傅仁均,夢中問他:傅奕謗佛該當何報?傅仁均也說:「配越州泥人」。薛跡給傅奕還錢時說了這個夢,沒幾天傅奕暴死。當時人們說:泥人可能喻指泥犁(地獄)中人[7]。

唐武宗李炎

唐武宗李炎信仰道教,26歲時登基。會昌五年八月(845年),經過全國普查摸底後,大毀佛寺[8],詔書明令拆除寺廟4600餘所,小寺院4萬餘所,佛經大量被焚,佛像燒熔鑄錢,強令26萬多僧尼還俗[9],古印度和日本和尚也不能倖免。外來的回教、祅教、摩尼教、景教、回紇教也一同遭難,相應寺院被拆,京城女摩尼70人無所棲身,自盡;回紇教徒多半死於被驅逐的途中……史稱會昌滅佛。

大唐盛世,也是佛法的盛世,唐朝後期衰落,佛法依然深入人心。武宗滅佛大失民心,有的藩鎮節度使根本不執行,竟說:「天子自來毀拆焚燒」[10]。政亂中初有安定,社會稍有好轉的「會昌中興」,在四起的民怨中日漸消退。次年民間即傳出武宗滅佛折壽10年、陰曹索命之說[7]。不久武宗突然病死,年僅32歲。

歷史循環的規律,又在此時重現了。繼位的皇太叔李忱(音:陳,宣宗),登基後的頭一件大事就是下詔「平反」[11],全面恢復寺院僧尼[12],從此天下修復廢廟的斧斤之聲,不絕於耳[13]。

宣宗喜歡效法太宗。他恢復佛法,如同太宗登基後廢止李淵滅佛的政策。宣宗在位13年,勵精圖治,民富國興,承平安定,史稱「大中之治」。宣宗也得到了「小太宗」的美譽[13],史書留芳,為百姓所歌詠。[14]

後周世宗柴榮

雄才大略,被譽為五代時第一明君的後周世宗的柴榮,全面改革,開疆擴土,戰無不勝,但為何如此短命?敗家毀業於一旦呢?

其實歷史已經給出的答案,後來的宋太祖、宋太宗引以為戒,締造出宋朝的盛世繁榮。

柴榮繼位的第二年,955年五月,下詔大毀佛寺。境內佛法寺廟,除了有皇帝題字的可保留外,每縣只留一寺,其它盡毀。全國共拆廟30360所,毀佛像以獲金銀銅以鑄幣,近百萬僧尼被逼還俗[15][16]。

佛法興盛的年代,許多人不敢毀佛像,柴榮開釋說:「佛是佛,像是像。佛連身上的肉、眼都能施捨,砸佛像鑄錢,佛也會同意的」。鎮州(今河北石家莊正定縣)大悲寺有一尊銅製大觀音菩薩極為靈驗,去砸佛像的人都折斷手腕而死,無人敢再動。柴榮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胸部──禁軍統帥28歲趙匡胤(後來的宋太祖)和他弟弟16歲的趙匡義(後來的宋太宗)正在一旁,見證了這段歷史[7]。

柴榮問過精通術數的王樸:「朕能活幾年?」王樸答道:「三十年後非所知也。」柴榮誤以為還能活30年,很高興。而王樸卻另有寓意,柴榮在位五年六個月,五六正和三十之意。

959年,柴榮大兵取幽州,契丹沿邊城壘皆望風而下,蕃部連夜晚逃遁。車駕至瓦橋關,柴榮登高觀六師,問來獻酒肉的百姓:「此地何名?」對曰:「歷世相傳,謂之病龍台。」柴榮默然,立刻上馬回奔。當晚發病,胸生惡瘡。

柴榮以前曾夢神人送給他大金傘加《道經》一卷,之後才得天下。發病當晚他又夢見那個神人索走了金傘和《道經》,他驚醒後說:「吾夢不祥,豈非天命將去耶!」[16]不久,胸瘡潰爛而死。時人傳為毀佛砍像之報。

柴榮5歲幼子繼位不到1年,被他的禁軍統帥趙匡胤奪了江山,落得亡國敗家。

幾年前柴榮滅佛時,禁軍統帥趙匡胤就曾拜訪神僧麻衣,趙匡胤說:「現在滅佛毀像,可不是社稷之福。」麻衣說:「難道忘了三武滅佛招來的災禍麼?」趙又問天下何時平定?麻衣說:「辰申間當有真主出,佛法亦大興矣。」後來趙匡胤登基於庚申年正月甲辰,應驗了預言[17]。

吸取了三武滅佛的教訓,親證了柴榮的報應,趙匡胤初登皇位就廢止了柴榮滅佛的政策[18],屢建佛寺、佛像。在當年柴榮親砍佛像的鎮州古剎,971年,趙匡胤下詔擴建龍興寺,並鑄造比原來還高大的千手千眼觀音銅像(共42臂,高22米),這就是今天正定大佛寺大佛的由來。後繼的宋太宗趙光義更加推崇佛法。伴隨著佛法的復興,宋朝的經濟走向了空前的繁榮。

以史為鑑

三武一宗滅佛,身強力壯的四位帝王滅佛後很快暴死。後繼者凡是糾正錯誤,力挽狂瀾的,國家很快走上盛世之路;延續錯誤的繼任者,則是國破家亡,殃及子孫的悲慘結局。

既然歷史是在重複中循環而進,今人一定能從歷史的教訓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自古剝奪信仰的都是以失敗和惡報告終,而紅朝系統性地毀滅信仰、迫害信仰,卻是亙古未有的。中共開始就系統地洗腦,以無神論毀滅了所有的信仰,文革中破四舊,砸廟毀像、迫害僧尼,只不過是對信仰的最後圍剿。沒有信仰就沒有了善惡有報的心理約束,人們被洗腦洗成了「共產教徒」,正義被扭曲為仇恨,對中共謊言劃出的敵對人群,肆無忌憚地鬥爭、迫害甚至鬥殺。人民追隨中共鬥殺地主,如今中共官僚貴族都成了大地主;追隨中共鬥殺資本家,如今中共官員家族基本都是資本家;追隨中共「消滅剝削」,如今百姓受著中共最嚴重的剝削;追隨紅朝一次次的運動,和平時期造成了8000萬同胞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中共做惡,人民承擔?這難道不是喪失信仰,追隨中共的惡果?

紅朝舊惡未報,又做新惡。二十年前,以氣功形式傳出的法輪佛法,迅速傳遍中華大地,不到七年,習學者達一億人,「真善忍」的信仰深入人心──以毀滅信仰起家的中共不能容忍,99年再次發起運動,鋪天蓋地的謠言給人們洗腦,煽動人民仇視法輪功,數百萬人被抓捕拘禁,數十萬人被勞教,數萬人被判刑,三千多迫害致死的案例被證實,另有數萬人失蹤至今,如今更有這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從99年就開始對法輪功修煉人「活摘器官」販售暴露在全世界面前,……如此肆無忌憚地毀滅信仰,酷刑虐殺修煉人,其結局已在歷史上多次展現了。但可怕的是,紅朝用謊言矇蔽人民去詆毀法輪佛法,敵視「真善忍」的信仰者,把不明真相的人民也捲入了中共即將來臨的惡報之中。

以史為鑑,可知興替。這裡既有朝代的興替,也有個人的興替。

【參考文獻】

[1]《魏書•世祖紀》
[2]《魏書•崔浩列傳》
[3]《周書•卷五•帝紀》
[4]《冥報記》
[5]《隋書•高祖本紀》
[6]《舊唐書•高祖本紀》
[7]《佛祖歷代通載》
[8]《歷代三寶記》
[9]《舊唐書武宗本紀》
[10]《入唐求法巡禮行記》
[11]《全唐文》卷八十一
[12]《唐會要》卷四十八
[13]《資治通鑑•唐紀六五》
[14]《舊唐書•宣宗本紀》
[15]《新五代史•周本紀》
[16]《舊五代史•周書?世宗紀》二、六
[17]《佛祖統紀》卷第四十三
[18]《續資治通鑑長篇》

--轉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四次滅佛的歷史,重演著雷同的結局-250029.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沃尼奇手稿是中世紀的一份以未知的語言所撰寫的手稿,這本書稿何地寫成?作者是誰?文字到底是何種語言?圖片有什麼寓意?人們經過100年的努力,意圖解碼,但都是徒然。
  • 瑪麗.賽勒斯特號(Mary Celeste)是一艘前桅橫帆雙桅船。它曾經於1872年在大西洋上被人發現全速朝向直布羅陀海峽航行,不過在船上並沒有發現任何人。 瑪麗.賽勒斯特號(Mary Celeste)是一艘前桅橫帆雙桅船。它曾經於1872年在大西洋上被人發現全速朝向直布羅陀海峽航行,不過在船上並沒有發現任何人。
  • 位於山東濟寧的微山湖下淹沒著一座古老的名城「留城」,這一滄海桑田的見證到底在向人們默默訴說著怎樣的記憶與教訓呢?
  • 在意大利都靈大教堂範圍之內的薩夫瓦公爵世家的一座小禮拜堂裡,保存的一塊14尺5寸長、3尺8寸寬的布,布上隱隱約約有一個人的前身和後身的影像。這塊布每一百年大約只拿出來公開展覽四次,每次展覽,遠近成千上萬的教徒都趕來瞻仰。他們相信布上的影像就是耶穌基督的真容。這塊布就是有名的「都靈聖體裹屍布」),也是基督教在全世界保存得最嚴密,引起最大爭論的一件遺物。
  • 元豐七年四月,蘇東坡在抵達筠州前,雲庵和尚夢到自己與蘇轍、聖壽寺的聰和尚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醒來後感到很奇怪,於是將此夢告訴了蘇轍,蘇轍還沒開口,聰和尚來了,蘇轍對他說:「剛才同雲庵談夢,你來也想一起談夢嗎?」聰和尚說:「我昨天晚上夢見我們三人一起去迎接五戒和尚了。」蘇轍撫手大笑道:「世上果真有三人做同樣夢的事,真是奇怪啊!」
  • 位於非洲中部的加蓬共和國(The Gabonese Republic),有個風景非常秀麗的地方——奧克洛(Oklo)。但是,奧克洛的聞名於世,並不是由於它的風光,而是來自於一個神祕莫測的「核反應堆」。科學家證實這是個20億年前就已運行的大型核反應堆,安全、穩定地輸出能量達幾十萬年之久…
  • 從古至今,從西方到東方,人類與星象似乎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在西方,有十二星座對應著人的命運、愛情、事業等,說起來只是星象學中的一種籠統而又粗淺的表現與運用而已;而近代發現的瑪雅預言,則是星象學深遠的運用了。反觀東方,幾千年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中的觀天術,卻遠遠超出西方文明的科技水平。例如:諸葛亮觀天象預知歸天日…
  • 知道關於印地安這個民族的神祕預言嗎? 許多人認為印地安人與亞洲黃種人很有淵源。在印地安人各民族中有許多預言和傳說,尤其是霍比(Hopi)部落,被喻為歷史的記錄者。他們通過口傳等方式記錄了許多古老的印地安傳說,著名的霍比預言就是其中之一。
  • 根據今天出爐的研究,古代挪威水手在雲朵遮住太陽和繁星時,用神秘的貓眼石定位航海的古老故事不只是傳說。
  • 當哈列斯頓細心研究了特奧蒂瓦坎的規劃和佈局之後公佈了一個極為驚人的發現:這個城的設計數據竟然是我們的太陽系軌道的縮影。特奧蒂瓦坎的建築物群氣勢龐大,特別是月亮金字塔和太陽金字塔。有人計算過,建造墨西哥特奧蒂瓦坎的太陽金字塔需要一萬五千工人連續不斷的工作三十年才能完成如此浩瀚的工程。很難想像一個二十萬人口的城市能夠有這樣的載負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