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共產黨好不好大家來評論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2月10日訊】共產黨六十年國慶前夕。我在京的房內半亱12點多被駐京辦與北京員警偷襲,我沒有犯法不願跟他們走,他們就十分兇狠打我幾耳光,再強按在地把我反戴手銬抓進右安門派出所關在地下室,亱裏3點半左右被押送進北京郊外五環位於紅寺村的「北京安元鼎保安中心」黒監牢,與各路被抓來的訪民,進去就被保安特保十分兇惡強行挨個捜身,我和大家的身份證,手機.都被搶走,裏面已有先被抓進的各地約五六十個男女老少訪民,最讓我難受看見的是,還有一個1歲多的幼孩與上訪的媽媽,還有一個正吃奶的嬰兒與媽媽關在裏面,幼兒天真無瑕的眼睛深深刺痛我的心,他們好殘忍,連小孩也要關押,小孩好無辜,好可憐。

在裏面不但吃的是沒有油水的饅頭鹹菜,而且還要限食限量,抬頭四望,裏面所有窗戶都被安上了大拇指粗的鐵欄杆,上面還複蓋著似小指粗的鐵絲網,只有一大門供他們出入,平時大門都緊閉,兩旁特保不分白晝的把守著。聽裏面的難民同胞說,要把我們關到十月底才交各地駐京辦押回老家處理,心裏的屈辱不斷湧上心頭,我們與牆外的人同是中國的公民,他們可以自由出入,我們訪民受盡了官府的欺凌,滿懷悲憤和血淚。不怕千山萬水與地方官府製造的千難萬險來到北京,那麼相信來投奔「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和國家,卻把我們最需要國家溫暖的,而且是為國家社會建設奉獻最大的工人,農民等弱勢百姓關押起來,不讓我們共同分享「國慶大典」為什麼會這樣?農民我真想不通。

好不容易熬過了三天三亱。感謝上帝給我了機會,讓我從黑監牢逃了出來,怕被再抓有家不敢回,為了活命四處流浪,撿廢品。一年多過去了。聽說當地還在四處找我去向,我從小就十二分熱愛的祖國為何變得如此冷酷,可怕,逼得我走投無路啊。

我家祖祖輩輩勤於耕耘,按時繳納農業稅交公糧,可是1995年10月14曰鎮政府為了小金庫亂收農業稅,把多年拋荒地的農業稅強加在我頭上,因我拒交這不合理的農業稅65元,鎮政府就濫用權力也不通過開庭審理就帶著法院,公安,區電視臺攝像等四十多人,帶著槍如狼似虎闖進我家來捜我身抄我家,把我剛滿五歲的兒子嚇得自那以後時常亱哭不止,他們把我家多年辛辛苦苦種果樹養豬積攢準備修房子的六萬元,當時藏在穀堆裏,也被他們抄走了,還把我錄了像,在區電視臺上把我家當成「抗交農業稅的典型」來播放曝光。

嚴重歪曲損害了我淸白農民做人的尊嚴!我一年四季辛勤勞動的農民有理變無理,不勞而獲囗稱的人民公僕蠻不講理變有理。農民我心中實難平,發誓一定要討回這個公道!自那以後我走上漫長十六年的上訪不歸路!從鎮政府到區政府,區政府到市政府,市政府到黨中央政府。我走了千百回,省吃借貸來給黨政府寄去了一千多封掛號與快件信,可都成了石頭進大海有去無回。

96年9月9日鎮政府裏的黨員幹部為了報復恐嚇我,喪盡天良駕著小汽車把我幼兒腿撞斷,顱內出血,逼得我05年1月,到重慶「兩會」找人大代表反映求援。農民我單純地想,人大的代表是我們百姓的貼心人,如果聽到我的反映一定會為我受害農民撐腰主公道!

開會前,我激動了好幾天,頭晚上一夜睡不著,第二天天不亮我起床就往外走,早飯也不想吃,趕往離我們山上住家大約40多公里外的市里開會地「重慶人民大禮堂」可是員警早已把會場週邊得水泄不通了,我與其他訪民被遠遠的隔開,我們人民的代表的影子我也沒見著一個,可是萬萬沒想到重慶北碚區公安局反給我扣上了一亇「欲見人大代遞交上訪材料」的罪名拘留十五天。想見我們人民的代表成了罪名,滿懷激動與希望最後變成痛苦與失望。我們人民的代表為什麼不能見。農民我心中久久難想通。前後因討公道還被拘留過兩次。

1999年12月北碚區法院糾正錯誤,為我出了司法建議<碚法函>12號,強烈指責鎮政府違法行政,應糾正錯誤。可是鎮政府目無法紀。蔑視法院,拒不執行。繼續仗勢欺壓我農民。十六年來在地方到黨中央府相關部門不知受了多少白眼。被踢了多少次皮球。被騙了多少次回地方解決。我的心一次又一次無數次被傷得血淋淋。

2006年12月我剛從北京上訪回家幾天. 就被當地四,五個黨員幹部與公安在集上當眾把我按在地上反戴手銬抓去勞教一年半。

在北碚區西山坪勞教所,山上山清水秀掩蓋著人間地獄,我-進勞教所就被黨的管教幹部唆使獄中圈養的四,五個打手把我毒打一頓直打到昏死過去。沒人為我看病,第二天醒來就成了奴隸,成為官府免費賣命幹活的機器,完不成任務就不許吃飯睡覺。因不服這非法勞教,與超時超負荷的折磨苦役,與管教對抗,遭來無數次皮水管。木板打屁股,還要脫了褲子打,打頭部,拳打腳踢臉和頭部,電線抽打全身,打手用手拐毒打我的後背心,疼得我半月不能平躺,還得幹活。不幹活就毒打後被單獨封閉關押過三次共三個月。

吃的是沒有油水的菜湯與旁人不吃的爛米飯。或一個不到二兩的又黑又硬的饅頭。在一次封閉中,我被毒打後把我扔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沒有被褥。沒有人來救治我。差一點就死在裏面了。全靠仁慈的上帝憐惜我,讓我活著走出了人間地獄!臨出獄官府還指派兩女來給我做所謂心裏諮詢,問我還上告嗎?並勸我不要吿了。我直接就對她們說,不還我公道,我就要告,告向全世界!

回到家中後,房屋破爛不堪,果樹凋凌。妻子已傷心遠離。兒子再一次手摔殘。不懂事的兒子不但不理我,還罵我是「罪犯」,怨兒子嗎?我不能!兒子也是受害人,年邁多病80歲的父母為了活命還掙扎在地裏勞作,這一片淒涼慘景讓我心如刀割,血淚如雨下。

可就這樣官府也不放過我,叫人監視我的住地。員警隔三差五來到我家來軟硬兼施恐嚇我,不准我再上北京告!他們狂傲的說道:你就是吿到天邊也是來求我。走了好幾次被追回,好不容易才逃出上京,09年六十大慶差一點再掉虎口。

如今,我好想回家看看,年邁多病的父母在盼著我回,特別是病重的80歲老父在念道著我,可是北碚西山坪勞教所地獄般的日子至今歷歷在目,對家鄉我深深渴望,但怕官府再陷我進地獄恐怖讓我卻步。爸媽,兒子只能在這裏向父母叩頭請罪了,兒子愧對您們了!只有懇請上帝保佑您們平安,健康,長壽!!

地獄勞教所給我身體留下嚴重後遺症,以前我扛挑一百多斤從家裏出門上下走3裏山路沒問題,現在稍做點事腰就痛頭發昏。天氣不好渾身就痛,特別在夜裏痛得翻來復去無法入睡,長期失眠,身體無力。心痛,頭痛,身痛,各種的傷痛,百般地折磨著我,腦海不斷地在思想連連,共產黨你教我從小就知道「你是我的爹娘,你是我的媽媽」,你為何讓我有家不能歸,父母不能相見,夫妻分離,兒子多次傷殘過早失學,一家四散,只有滿身傷痛伴我獨自孤苦流浪,流浪。

共產黨你好在那裏?你為百姓謀利在那裏?來北京的訪民為何越來越多?你讓多少百姓有家難回無家可歸?讓多少正直善良的人們遭打壓,送勞教送精神院,亂扣罪名判刑?你為何如此殘酷迫害生你養你的百姓大眾?現在報紙電視等媒體多數都昧著心說假話幫著你欺蒙世人,是你逼得我農民只有實話實說了!

2011年兩會前夕


公安決定處罰通知書

司法建議


搜查令


作者:肖成林

評論
2011-02-10 9: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