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四年的修煉歷程 超常奇蹟無數

吉林省大法弟子飛雲(化名)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歲。從九六年五月時就做輔導員,一直到今天還在做著協調員的事。我能走到今天,是我有一顆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心,不管遇到甚麼困難,我必須走正,按照師尊的要求做,正念正行。在這十幾年中不知碰到多少暴風驟雨,多少坎坷的處境,同時,十幾年修煉路上也遇到常人無法解釋的奇蹟無數。

一、九六年得法前後的兩個奇夢

沒得法前十天做了一個夢,我在外面看藍天白雲非常漂亮,看著看著就從青天上來了兩頂轎子,很高大的,特別好,不是人間的轎,離我不太遠就停下來,好像在白雲的籠罩中,就聽轎裏有人說甚麼,可我聽不清,然後,就看見從天上滾動著一些長方形的大石塊,一邊滾動一邊往下鋪路,根本沒人,一直鋪到我的腳下,這時我醒了,到白天找人圓夢,那人就說今年你有大喜事,真的到五月就喜得大法了。

得法後十多天又做了一個夢,我上學了,可有人說不行,在上學的路上使勁的追我,可他就是追不上,我走到不是這個空間的路,全像小米一樣的沙路,他剛要追上時,我就抓一把沙子往後一揚,他就後退遠遠的,再往前走路變了,變得那沙子像麵一樣細,也是黃色的,看上去這路真美,他又追上來了,我又抓一把麵沙往後一揚,他退得更遠,等我再回頭時他穿上一件紅色的袈裟追,他還是追不上,再往前走路就非常坎坷難走,這下他急了,變成一隻大蛤蟆一使勁跳到我脖子上騎著,我馬上用兩隻手抓住他的兩腳一用勁,他那兩腳全淌血了,疼的他直叫,「求你放了我吧,不追你了」,我就放了他,轉眼就到學校了,進了教室,我回頭一看他也來了,就有人說老師姓李,我就跟老師說一路上發生的事,老師說我來處理這事,給你一證書,你上大學吧,從這過去就是大學的學校,當時沒悟到,到九九年後才悟到的

二、十幾年修煉路上的奇蹟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時正是臘月天氣,一閉眼看見我家院裏開滿了五顏六色的花和結了許多果子,第二天我們十幾個同修去北京上訪了,我走時告訴家人四天必回來,一路特別順利。第二天中午到北京就直接去天安門打橫幅被綁架了,關進天安門派出所,晚上送到平古監獄住了一夜,天亮,七八點鐘放了我們三人,一點不差的第四天到家了,家人都覺得奇怪。

零一年的夏季,一天晚上十一點多鐘,我正睡的很香時兒子媳婦都跑來叫我說外邊來了四輛車,還有二、三十抓你的警察。我醒後心跳的很嚴重,可我馬上問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嗎?這一問就好像有一塊石頭從心裏落下去了,不跳了,當即求師尊加持弟子,發強大正念解體他們,不許他們進我家,因家裏資料太多了。說完後我就聽外邊惡警們亂叫怎麼沒有大門呢?快上前院問老太太在哪。我家孩子說,她不在這住,惡警就走了。天亮後我把所有的資料都送進同修家,這都在師尊的呵護下才能做到的,才能出現神奇事。

乙同修也是協調人,有大法項目時我倆經常商量,被他家鄰居告密三次,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呵護下有驚無險,我們出門和惡警走對面他們也看不見,都是很順利的脫險,這類奇蹟很多的。簡單的舉幾例,只要我們堅信師堅信法我們大法弟子都會有神跡的。我總覺得偉大的師尊就在我的身邊保護著我,惡警來抓我時師尊馬上點我有事,所有的資料都在家中放著,惡警來翻就是看不見,連個紙條都拿不走。因為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他們不配動神的東西。

零三年惡警在大街上綁架了我,惡警叫我坐老虎凳,還戴上手銬腳鐐,然後叫我說修煉的事和資料都在哪放著。我說在我腦袋裏裝著呢,把惡警氣得直翻白眼。打我不覺得疼,坐老虎凳也不累,我就一直背我會背的法。我知道師父在保護,這些都是師尊承受了,所以我求師尊加持我快點出去,我有許多救度眾生的事要做呢。惡警在審我時說給我判五年,當時我說:「你說了不算,誰也判不了我」。他說:「誰說算呢,你們師父說了算那」。我說:「對了」。這樣二十九天我闖出來了。

三、信師信法堅定的心

從九六年走進大法那天起,我對師尊發了願,不管時日長短有多困難,在這條修煉的路上,堅定的跟師尊走到底。修好自己放下生死這可不是嘴上說的,必須做到才行。

我過去看過觀音傳奇,濟公傳,耶穌傳,釋迦佛的故事,最後又看了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當時我是哭著看完這本書的。密勒日巴堅信師父那顆心實在太珍貴了。我們有幸得這麼大的法,是修宇宙大法,比他們修的法要大得太多了。師父講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是開天闢地頭一次傳這麼大的法。所以我就好好的深思,修這麼大的法,我想必須把這信師信法放到第一位,我就暗暗的下了決心,師父咋說就咋做,必須跟師尊走完正法的全過程。因我們就是助師正法來的大法徒,師尊把我們從地獄裏撈出來洗淨又帶著我們一步一步的往前修,時時刻刻都在呵護著我們,師尊為我們操盡了心。

九九年我就抄了三遍《轉法輪》,零九年又抄兩遍背一遍,我想把我的全部心血都撲在大法上才能修好,才能全部的把所有的執著心修掉。在這十年的風雨中,在被魔迫害時、在壓力面前每一步都得走穩,走正、走好,才能紮紮實實的走到今天,我決不辜負師尊對我的慈悲苦度,我只有學好法,心裏有法才能指導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啊!

四、流離失所一月闖出魔窟

在零二年十一月末,我地區大資料點被破壞的很重,資料點的同修都被綁架了,我也流離失所了,那時本地區把我說成是重點人物,下了通緝令。在我最難的時候外市的同修來把我接走了,可當時我地區一點資料也沒有了,那時我心裏真急呀,眼看來到年關同修手裏沒有救人的資料怎麼辦啊?我就跑了兩個市找大法弟子幫忙,把資料運回本地區給同修發下去,這都是在大法和師尊的保護下做成的。就在這最難的時刻有的學員不但不幫我,還說些不在法上的話,不讓同修接觸我怕有尾巴(怕特務跟蹤),當時給我增加很大的壓力,那時我的心裏真的不平衡了。我現在這麼難,你們怎麼不理解我呢?

一天下午,我就把《轉法輪》書中師尊的像打開放在眼前哭了一頓,我說師父啊,弟子沒做錯吧,為啥這麼難呢?晚上我就看師父的講法《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看一遍又看一遍,看到一點去關燈想睡覺,一看滿牆上棚上都是會動的古畫,古人穿著古裝特別好,到了三點鐘我睡著了,夢見一個大空場,全場都是大缸而中間是一個最大的,一層比一層小,突然腦子一閃,這不是師父在點我叫我增加容量嗎?我就選了中間最大的缸。當時醒來心裏就亮多了,心胸也好像開闊了,也知道向內找自己了,再做大法的事也順了,同修不再怕我了,也不說不好的話了,一切都圓容了。

過完年我又把資料點建起來了,也運作的很正常。我上街被惡警綁架了,押到公安局審了三天,我一直甚麼也沒說,他們就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晚上十一點左右,說外審,一開監門就把眼睛蒙上了,把我弄到車上不知走了多遠,停車後把我拽到樓上問我這是甚麼地方,我說不知道,他們說是警察一隊。把我關在鐵籠子裏坐在老虎凳上,手腳被銬的緊緊的,前胸被叉上一根鐵棍,人一動也動不了了。開始審問,做資料的錢是哪來的?你都認識誰?把本地區通緝的人的照片都拿來叫我認,我說一個也不認識。他們就開始打我嘴巴子。當時我沒疼可他們手疼的不行了,然後就拿來一根電線上面有二寸長的瓷頭,使勁的打我頭。當時瓷頭就打碎了,可我感覺好像打到鐵上來,把他們嚇得把電線馬上扔掉了,不打了。把我關一天一夜也沒審出甚麼,我就是背法(其實帶我去的地方是本地的刑警八隊)。

又把我押回看守所,過了幾天後又有二名同修被綁架也押在這裏,關到我們監室一個,我倆一見面同修就說咱們地區同修都為你發正念呢,我問同修這些天看沒看到明慧和資料,同修說啥也沒有啊,當時我的眼淚就流個不停。我立即求師父加持我,快點出去,這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有好多好多大法的事要做呢,我就在偉大師尊的呵護加持下,二十九天闖出來了。

五、嚴重過親情關和病業關

得法前,我身體非常不好,每年都得住院三、四次,得法後一個多月我的病全都不翼而飛了(那時最嚴重的脛骨骨質增生、低血壓、胃病、腸炎、關節炎等,脛骨骨質增生壓迫神經不能拎東西,全是麻木的)。

零四年,胸骨摔斷了,根本不能走路了,連坐著都不行了。親人來都說去醫院吧,我說修煉人沒事,那時我躺著整天就是背《洪吟》、發正念口訣,求師尊加持我,二十天就好了,能下地慢慢的走動了。到零五年末我的病業關特重,胃裏就像放了一塊大石頭一樣,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排便了,那時我肩負著很多人的資料,可我就是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我就聽師尊的誰也別想動我的命,師父給我的命師父說了算,我把大法放到第一位,我是帶著使命來的,必須完成,我就是躺著也得把同修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做完,一天都不能誤的。

零四年末到零五年末,不到一年我老伴去世了,我母親也去世了,一年後我女兒(是修煉人)讓魔鑽了空子把命奪走了。就在這最難的時刻我堅定的告訴自己我是修煉人千萬不能放鬆自己,要振作起來,我是帶著使命來助師正法的法徒,要想得正果就必須放下世間的一切,因我有信師信法的心,兩月後全都好了,最艱難的時候闖過來了,救度眾生的事一點沒耽誤。

六、提高心性與向內找

在十幾年當中做這麼長的協調工作,我也走了些彎路,總覺得自己文化低,年歲又大,當學員大小事都來找你問,當說甚麼的都有時,心裏就有些不太平衡。如學員與學員有矛盾來交流時我就想你們怎麼能這樣呢,都學法這麼長時間了自己能解決的事還找別人說。後來我通過學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知道了多向內找,才是提高的根本,這是師尊給修煉人的法寶,在修煉的路上保持經常向內找才能真正的提高和昇華。同修有矛盾來找我,這不是同修不對而是我沒做好不向內找,是我沒提高上來,根本就解決不好問題。現在同修碰到甚麼矛盾來找我切磋時,我先向內找是不是我自己做的不對了,然後再交流很順利的就解決了。只有向內找才能提高上來,只有向內找才能做好三件事,只有向內找才能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只有向內找才能把自己後天形成的一切觀念與執著修掉。向內找是提高心性的根本與保證,向內找與提高心性是緊密相連的,這是師尊給修煉人的法寶。

七、講真相救人與配合

從「七二零」後我就開始講真相,見人就講法輪功是冤枉的,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是修佛的。九九年末我們地區每天都發放幾千份真相資料,自己每天起早貪黑做真相資料、送真相資料,到現在又面對面的講真相救人。

今年在講真相做三退時,旁邊有一人就炸了,問我是幹啥的,當時我心裏沒想甚麼就隨口說了一句:我救人呢。緊接著那人說:啊,你是助人為樂呀。我說:是,就離開了。也有講不通的時候,你沒說通打下基礎可能別人再說就通了,也就退了。在十年當中做真相資料、送真相資料、貼不乾膠、掛條幅、送「福」字、神韻光盤、《九評》,沒有我這個老年弟子做不到的,一直到今天我想必須做到法正人間才行。

我修煉了十幾年,也做了十幾年的協調工作,在配合問題上我總覺得誰說的對就按誰說的做,沒有甚麼爭論的,每個人都是協調人,這是修煉不是常人中的甚麼事情。我們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不管做大法的甚麼項目,都得和善的配合好,你不能認為你是協調人就得聽你的,那不是修煉。修煉的人就得走修煉的路,現在我們地區在協調配合上做的更好了,從來不爭論,都默默的把自己該做的做好,把別人沒做好的默默的補上。

在這最後的時刻我們要做的更好,一步不差的跟著師尊走到法正人間,真正的做好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徒該做的,修得圓滿。

--摘編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個風華正茂的小姑娘,滿臉青春痘,真是把我們全家都愁壞了。
  • 秀秀問明情況後開玩笑地說: 「你請我吃頓飯,我給你五百塊錢。」
  • 每次妻子發完脾氣後,我們都能在笑聲中結束戰鬥。事後我總是調侃:你又大獲全勝啊!
  • 「我今天遇到哪路神仙了?獎了飲料還要送禮物,不要一分錢,天降大好事啊!」大姐很激動,帶著幾分意外和驚喜。
  • 女警察握著我的手沒有直接回答,說:你人太好了,你這朋友我交定了!你要有事不找我,我都得找你。
  • 我感覺眼睛裡像有個小鐵豆磨來磨去似的,疼的鑽心。
  • 修煉法輪功後,受益巨大,無以言表。折磨我多年的高血壓、心絞痛、神經性頭疼、頸椎病、腰椎骨質增生、關節炎、粥狀動脈硬化等都不翼而飛了,使我的心靈發生了巨變,心性得到了昇華。
  • 讓醫院用最好的技術、最好的藥給你醫治,也達不到這樣的療效,法輪功太神奇!
  • 學《轉法輪》從第三遍開始,我覺得我真的看到了一些法理,以後就再也放不下了,一直以來困惑我的人生和生命的問題在這裏找到了答案,我知道怎樣生活了,知道怎樣做人了,真的有一種找到生命歸宿的喜悅,因為我終於知道了人生存在的真實意義。和許許多多大法弟子一樣,我越來越深切的感到,我真的已經踏上了生命昇華之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