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

水都雨林
(clipart.com)
(clipart.com)
【字號】    
   標籤: tags:

女巫、野獸、天使、惡魔;紅的、黃的、綠的、澄的;熱情、活力、放縱、激情。你想要怎樣的臉孔都可以,在這狂放的面具嘉年華裡,千百種面具構成繽紛多樣、歡樂愉悅的畫面。

最早使用面具的應該是馬雅古文明社會中的祭司,他們戴上代表神的面具,轉達旨意來領導社會。而到了今日,面具的使用則更為廣泛。化妝舞會需要它來點綴,棒球捕手戴上它保護臉部,就連金凱瑞也需要它才能化身為搞笑的正義使者(注:電影“The Mask”『摩登大聖』)。

然而面具實際上意謂著一種角色的轉換。你挑選你喜歡的面具並且戴上,然後全然投入那個角色之中,暫時遺棄自己。這是一種自我的精神催眠,因為現實太令人沮喪了。所以你寧願相信你是個擁有超能力的超人,可以鋤強扶弱,贏得眾人的掌聲;或是主宰宇宙的上帝,無所不能、隨心所欲。

有形的面具可以幫助人逃離現實、釋放壓力,但是當面具摘下,幻想也應該跟著結束。但是總有些人欲罷不能、越陷越深。他們繼續在現實中帶著無形的面具,扮演著陌生的自己。欣喜的、怒駡的、友善的,但都是虛偽的。唯一真實的是那顆麻木的心。

前些時候,我站在鏡子前仔細端詳我的臉,喔,不,那不是臉,而是一層一層累積出來的面具。這些年來我已經習慣帶著它們。在開心的場合笑,感傷的時刻哭。我隨著人情的規則、氣氛的變化抽換我的面具,因時、因地制宜。於是我贏得友情,愛情,稱譽與欣賞。但卻失去了純真。

看著鏡中虛偽的自己,即使難過,臉上也沒有變化。我強忍著痛楚、試圖將它們一張一張撕下,只願能夠回到最初的童真。然而我卻發現當面具剝盡,我只有一張空白,沒有眼、沒有鼻、沒有嘴,應該說……,沒有臉。原來,虛偽早已入侵到此,腐蝕了我的五官,或是因為被我遺棄而退化了。我竟然天真的以為還能回到最真的淨土。想哭,也忘記了該怎樣牽動淚腺。

哭吧!也只能在心中哭了,哭完後,也許就真實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1年1月12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东侧,一座总高为9.5米的孔子青铜雕像在国家博物馆前落成。(大紀元資料室)
    1月30日,南方人物週刊發表署名」秋風」的文章,表示大陸長期以來對孔子的話語斷章取義,而罔顧孔子思想的基本結構,民眾受到嚴重誤導。作者幾年來研讀《論語》、研究西周、春秋歷史後,從幾個基本方面還原一個真實的孔子。
  • 社區教堂牧師考萨(Gloria Cousar)(攝影: John Yu / 大紀元)
    神韻兩年裡五度光臨華盛頓D.C.的肯尼迪藝術中心,獲華府主流人士好評如潮,人們口耳相傳,盛情推薦,掀起一股神韻熱。1月29日晚場,是神韻紐約藝術團今年在肯尼迪藝術中心的第五場演出。社區教堂牧師考萨(Gloria Cousar)與所有觀眾一樣,也被神韻展現的精美表演藝術和純正、深厚中國傳統文化內涵令觀眾折服,「我從未看過這麼精彩的演出,色彩令人驚嘆,舞蹈非常優雅,配合嫻熟。」
  • 善惡到頭終有報,然而每個人的情況都不盡相同,有德大的,也有德不大的,緣分也各不相同,神佛對其命運的安排也不會完全一樣,因此千萬不能因為一時沒有看到善報或惡報,而不相信因果報應之理。
  • 1945年12月1日國王喬治六世全家和其他王室成員出現在白金漢宮的陽台上。左三是伊麗莎白王后,也就是後來的伊麗莎白王太后,左四是當時的伊麗莎白公主,也就是現任女王。(AFP/Getty Images)
    英國影片《國王的演講:宣戰時刻》(The King's Speech,又譯《王者之聲》)是2011年奧斯卡獎的熱門影片,其中描寫了國王喬治六世,也就是現任女王的父親,是如何克服了口吃的毛病,在二戰爆發之際,通過發表廣播演說鼓舞英國人士氣的故事。
  • 上海楊浦區一棟私宅被暴徒野蠻襲擊的過程(網絡圖片)
    在胡錦濤訪美的前一天,1月17日一大早,在全球觀光客到曼哈頓的必遊之地,在有著「世界十字路口」之稱的紐約時代廣場上,十幾億中國人民被幾十個與他們幾乎「絕緣」的體育界、演藝界、商界和科技界等行業的名人「代表」了:大型戶外廣告電子顯示屏以每天300次的頻率,滾動播出由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炮製的60秒宣傳片《中國國家形象片—人物篇》,同步播放該片的還有華盛頓特區畫廊廣場上的大型戶外廣告屏,一直要播到2月 14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獨攬這筆無本萬利的廣告費後,高興得笑不動,持續四周在CNN的各個頻道向全球覆蓋播放濃縮版的30秒宣傳片。
  • 啟明大學名譽教授(聲樂家)柳忠烈觀看了神韻藝術團在大邱的第三場演出。(攝影:金國煥/)
    啟明大學名譽教授(聲樂家)柳忠烈觀看了在大邱第三場神韻晚會後表示,神韻演出「所追求的美麗是崇尚真實和誠摯」,「真實和美麗對人類最重要」,希望這樣的演出能更多的在韓國上演。
  • 中共是造假的「老祖宗」,經不起真實世界的檢驗,無法贏得不同膚色人們的真正尊重。 (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當造假成為一個國家的「商標」,那麼,要讓別人不另眼相看也難。 前一天讀報,說的是加拿大省提名移民計劃(PNP)申請人愈來愈多,且該計劃漏洞多,造假情況嚴重,讓加拿大駐中國和印度的各使領館耗費大量資源用於查核文件的真實性。由於加國移民法改革法案C-50推出後,聯邦技術移民門坎提高了,許多不符資格者改由省提名計劃提出申請,目前透過該計劃取得移民身分的技術移民已占全加技術移民總數的一半以上,投資移民情況也類似。經查核,大量移民資料造假的現象氾濫,而中國在造假的案例中穩穩占據「頭牌」位置。加拿大駐北京使館移民項目副經理史蒂雯(Martina Stvan)對省提名計劃存在的漏洞以及嚴重的造假情況表示憂慮重重,指他們不得不耗費大量資源用於防堵造假,如電話查核、與中國當局驗證文件真實性及實地訪查等,簡直成了專業「偵探部隊」了。
  • 俄羅斯最近與中國達成的石油管道修建協議引發廣泛矚目。有能源安全問題專家認為,這個計劃只是俄羅斯雄心勃勃的能源戰略的一個部份:它正在試圖全方位興建新的石油輸出基礎設施;而這樣的戰略將會對東歐、中歐,以至美國形成政策和經濟方面的影響。 (20110102-Russia-Oil-Export-112776429l)
  • 類似「我爸是李剛」這樣的流行語已經被網民發揮到各種場合。(網絡圖片)
    2010年即將結束,中國網民用各種調侃方式回顧這個充滿戲劇性的一年。天涯網友評選年度網絡十大流行語出台,在大學校園開車撞死人的肇事者雷人語錄「我爸是李剛」位居榜首。
  • 馬克.吐溫〈圖片載自維基百科〉
    小說是以十六世紀的英國為背景,但是他真正影射的卻是十九世紀的美國社會,反應了當時美國存在著嚴重的貧富差距。此外,在這部小說中,馬克.吐溫的文風已不只是當初那種幽默和犀利,而是混合著更多在成長過程中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