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鉈中毒女生朱令同班同學的匿名留言

更新: 2011-02-18 13:28:49 PM   標籤:tags: 朱令 ,
本文轉自互聯網論壇﹐僅為方便讀者,提供更多更快的信息。如果您發現有版權問題,請及時通知我們( editor@epochtimes.com )。

再也不能沉默了,看得眼睛都疼了,這麼好的生命被毀了,惡毒的女人們!

這個案件是集體作案。由於嫉妒和不滿朱令的晚歸,三個女生滋生共同怨恨,幾經商討如何整治的對策,當然最好的辦法就是如何讓朱令搬出去。

孫維本來就嫉妒朱令,特別是朱令音樂天賦很好超越了自己令自己沒了地位,這個是孫維仇恨朱令最主要的原因,從朱令幾次對父母說『好朋友反而感覺不好』能判斷出來,也怪朱令太大意,當孫維煽動大家說朱令不屑參加本班級活 動時朱令就應該看出這只披著羊皮的狼,還有那次孫維說朱令音樂不需要點撥了而讓老師將朱令座位搞到後排這件事更足以讓朱令知道孫維一直都不是將朱令當成好朋友的,而是十分敵對的,只是表面上哈哈好而已,這是孫維工於心計惡毒的一面(現實中這樣的人很多大家一定要認準)。

當大家討論如何解決朱令晚歸煩擾的問題時,孫維覺得時機來了,在群情激憤忍無可忍必欲去之而後快的時候,孫維提出碰巧自己這幾天在做金屬鹽的試驗,不妨利用鹽讓朱令拉拉肚子(說拉肚子無非是輕描淡寫鉈的毒性,說碰巧做試驗其實是蓄謀已久了),而讓朱令鬧幾天肚子錯過了考試以後再能錯過補考啥的就肯定留級了,屆時朱令必然搬出宿舍,朱令不能參加考試甚至留級也會讓三個女生減少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其實孫維在這個小集體的策劃中是心存私心的,她是想讓朱令錯過音樂會,當然也有阻止朱令發展消滅朱令優勢的念頭,不過那兩個女生估計也心知肚明這一點,共同的利益讓三個嫉妒怨恨的惡毒女人走到了一起,陰謀一拍即合,孫維對鉈鹽毒性的輕描淡寫,更讓另兩個女生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的,只是毒毒她而已,拉拉肚子排泄排泄就好了,當然對毒性最瞭解的當然是孫維了,這裡孫維再一次施展了陰毒的一面,借刀殺人阿,兩個女生就這麼被利用了,第一次投毒的任務分配是這樣的,由於大家都在氣頭上,孫維提議的自己負責拿另兩人負責投的事很快被接受,孫維甚至是眼看著舍友投的毒,以確保投毒了,期間不乏還會採用激將法啥的鼓勵舍友投毒而不是僅說說而已。

結果怎樣,很湊效,朱令勉強參加了音樂會但還是錯過了考試,事情到這個地步了,另兩個女生也怕了,妒火和怨恨也熄滅了不少,不可能再實施投毒了,但是孫維不這麼想,她嫉妒怨恨朱令太久了,音樂會也參加了,她是想讓朱令徹底留級甚至退學永遠退出音樂會退出班級,這樣她就顯出來了,再次投毒的提議沒有得到響應,這次她無論用甚麼激將法別人也不會被她騙了,其他舍友不敢了也不幹了,孫維親自出馬了,這廝下手可就沒輕重了,寧可多下也不肯少下,這也是孫維心毒而別的室友沒她心毒的一個佐證,也是朱令第一次症狀輕而第二次症狀重的緣故,終於,令令被毀了。

立案偵察後,公案很快掌握了真相,由於涉及到多人,清 華感到很丟臉,不想張揚出去;孫維家庭北京雄厚,壓著不讓進展;由於第一次投毒沒造成甚麼太大後果,能演出,頭髮也長出來了,而且投毒的提議者是孫維,最主要的是她是第二次唯一的投毒者,而正是這一次徹底導致了朱令的殘廢,孫維作為犯罪的提議者和主犯,而被清華大學扣發畢業證並封殺出國,而另兩個女生由於顧及學校名聲的原故沒做任何處分,清華大學和孫維家屬共同組繞了案件的進展。由事發的積極調查到事明後的失語和稀泥,清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一個美麗的生命換回來你暫時幾年的不被譭譽,但是沒有不透風的牆,正義在人心中,你能阻止別人的思考嗎?骯髒卑鄙的領導!還有那些所謂的高層,卑鄙無恥!

以上就是孫維在自己的聲明重所說的『 由於案情的複雜性´ 云云,試想她如果清清白白,怎麼知道案情極其複雜呢?她是知情者,而且越來越感覺大家都有投毒的份,不光我一個,這裡她將本來是自己要幹的事情變成了好幾個人一起擔當的事情,從而可能還很高興,從而心理上變得也很堅強,非常能夠頂得起那麼多年來的自責和壓力,也沒有太多的良心上的譴責,她本來就是想毀了朱令,現在她贏了她實現了,就這麼簡單,想必那兩位舍友也發現了自身的被利用吧,動輒就苦苦哀求大家放了她們,你沒做虧心事何必求大家放了你們,無非就是想利用時間的流逝來淡化心靈上的不安,不敢面對那段往事而已。

保住了孫維就能保住自己,孫維招了,必然供出她們幾個,一條繩上的螞蚱,雖然沒有孫維惡劣但的確太不光彩,一旦大白於天下,如何面對父母丈夫子女親戚朋友。只有躲躲躲,永遠的躲藏;沉默沉默沉默永遠的沉默,當然拉,偶爾也會跳將出來故作聰明似的昧著良心喊幾聲乾巴巴的此地無銀三百兩之類的話語和聲明,公安14 處的負責人說,"案件不好說不能說",有他娘的甚麼不能說的,無非是他們有苦衷,說了就載了一批人或一批單位,高層不讓查了,清華不讓公佈了,正好物證鏈也沒了,都在和稀泥,他們也沒法作為,都他娘的混求。

【轉】我是物化2班的團支書,我真的不忍心看到有關朱朱的所有東西,這些年來我一直生活在自責於內疚之中,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其實這件事要真的查出真相一點都不難,國務院督辦!我能說的就是當年朱朱第二次中毒孫維被傳的時候,院領導和系部召開了一次很秘密的會議,我是唯一一個參加會議的在校學生,也許他們知道通知我開會是個很大的錯誤,當中講了一會兒的時候系主任叫我回去了,但我在我所在場的18分鐘內,我已經知道內容大概了,我的任務是事件保密和按護全班同學,不准單獨核查和不准猜測議論,在會議中提到是孫主席指示的,而且有關方面在為維維準備出國手續,後來我知道是孫..。

到這裡大家心理也很清楚,這件事如果中央不出面的話,...朱事件只有沉冤!!!光憑一個貝志誠是不夠的。

這些年我沒有站出來,我有我的苦衷,包括我們2班所有同學。我們經常會收到拿我們自己性命和家人性命以及工作等等相關的威脅!株連九族大家或許只在電視上見過,可這些隨時可以發生在我們2班同學身上。

我希望中央能真的重視這個案件,還朱朱一個公道

*朱令鉈中毒事件

1973年出生的北京女孩朱令多才多藝,於1992年考入清華大學化學系物理化學和儀器分析專業。1994年冬和 1995年春,朱令至少兩次攝入致死劑量重金屬鉈鹽,第二次中毒後昏迷多日,幾近植物人。如今已經37歲的她生活不能自理,全身癱瘓、100%傷殘、大腦遲鈍,全靠年邁的父母照顧。然而究竟誰是「肇事凶手」,迄今仍是不解之謎。

鉈(thallium, Tl)是一種劇毒的放射性金屬,一般呈粉末狀或結晶狀,一公克即足以致命。鉈會阻斷人體對鉀的吸收,影響細胞生存,還會攻擊神經系統、胃與腎臟。其毒性不會立即顯現,中毒者通常要幾個星期後才會出現嘔吐、腹瀉、頭髮脫落、四肢末端有灼熱感等症狀。

*以下內容來自百度百科:孫維家庭背景
http://baike.baidu.com/view/166164.htm
  
為:孫越崎(孫維爺爺)——曾任民主革命委員會副主席,參加過辛亥革命。

  孫竹生(孫越崎長子 ,孫維伯伯)——西南交通大學機械系教授,機車車輛專家、教育家。我國內燃機車技術發展的開拓者之一。

  孫大武(孫維之父,孫越崎之子) ——民革中央委員

  孫叔涵(孫越崎女兒)——冶金部教授級專家

  朱丕榮(孫越崎女婿)——農業部國際合作司司長,教授級高級農藝師

  孫孚凌(孫越崎侄子) ——歷任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長,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副主席、常務副主席。第二至五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六屆、七屆全國政協常委,第八屆、九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孫允文(孫越崎侄孫女,孫孚凌女兒)——中國音樂學院圖書館館長,《歌劇欣賞》教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文化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