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頭翁:破綻百出自焚戲,翻新再曝中共醜

白頭翁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2月09日訊】2001年央視拍攝的「天安門自焚案」,破綻百出、謊謊難圓,在國內外被揭露的廣為人知。同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揭穿了自焚錄像的多處造假,並聲明:「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國(江澤民)政府……該事件是由該政府一手導演的。」在場的中共代表團啞口無言,自曝其醜。

最近,中共在網上翻炒一篇不敢署名的文章,但卻迴避了自焚偽案所有的穿幫漏洞,單單拿出了郝慧君、陳果母女自焚至今的慘狀,以此來掩蓋中共的罪行,企圖繼續愚弄民眾,栽贓法輪功。其實,這個翻新的謊言,早已捉襟見肘。

1. 披上羊皮的「中國關愛協會」

該文上來就打出「中國關愛協會」的旗號,如此慈善的招牌卻不敢提及代表姓名,更為異常的是連記者都不敢留名,突顯招牌下不可告人的隱情。

上網一查,就能發現「中國關愛協會」是中共禦用的官方組織「中國反邪教協會」的另一塊招牌。該協會在中共政法委和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指揮下成立,為批判法輪功、打擊其它信仰團體而炒作謠言,大造輿論,幹盡壞事,在國內外已聲名狼藉。該協會多級分會的負責人都被列入「追查國際」的追查名單。

2004年4月16日日內瓦國際人權會議上,該協會原秘書長、副理事長王渝生被7名律師以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煽動仇恨罪進行譴責和起訴,並提請檢察院拘捕,王渝生倉惶出逃,在聯合國再未亮相。2010年7月,該協會副秘書長程寧寧一行3人,在美國新澤西國際會議上的發言當場穿幫出醜,被揭開其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美國會議主辦方表示以後將不會再接受這類替中共迫害人民的「研究報告」。

可能自知名聲太臭,才抬出「關愛協會」的招牌來招搖撞騙。

2. 揭露陳果等真相的王博一家,被判重刑。

王博和陳果同在中央音樂學院讀書。王博向海外媒體證實:她1999年認識陳果的時候,陳已經不看《轉法輪》,也不認李洪志先生為師——她認為河南的劉雲芳才是真正的「高人」,還邀請陳果母女去河南聽劉講法。王博告訴她這樣非常危險,希望她不要再聽信劉的話,陳果根本不聽。

王博的母親劉淑芹也認識陳果。她也向海外媒體披露:陳果讓王博帶著母親到河南聽劉雲芳講法。劉淑芹不但通過王博制止陳,還在電話裡勸陳,陳聽不進去。後來陳果母女的言行,當時在河南,大家早都不承認她們是煉功人了。

可見陳果已經背離了法輪功,沒有聽王博母女的話才被劉雲芳利用,鑄成千古遺恨的。

王博母女作為自焚偽案的關鍵證人,被中央下大力迫害,中共希望王博配合製造假新聞來矇蔽世人。後來王博母女向國際社會揭露真相後,中共惱羞成怒,重判王博和她父母分別5年、4年、4年徒刑,想以此封堵真相之口。

3. 自焚策劃者劉雲芳,始終站在中共一邊。

在官方新聞稿中,陳果母親郝慧君的一句話暴露了底細:「劉雲芳他說他是,他自己那時候自稱他是師傅(李洪志),就是說,他前世好像是師傅(李洪志)。」

了解法輪功的人,都知道:凡是在法輪功中自稱是師傅的,都不是煉法輪功的,都是混進來禍亂的。這就暴露了劉雲芳打著法輪功旗號行騙的實質。

多篇報導中還提到:劉雲芳製作他「夢到自己自焚圓滿」的小傳單在法輪功中宣揚。但是,響應的人很少,這就更暴露了劉雲芳在打入法輪功內部搞破壞的面目——真正煉法輪功的都識破了他,只有追隨他這個師傅走的,背離了法輪功的人才被他騙了。

自稱師傅的劉雲芳,極力誘惑追隨者去天安門自焚圓滿,但到了現場他卻要開溜,事後劉解釋說自己心性不到位,沒他的追隨者層次高,所以自己放棄了自焚的念頭——多篇官媒這樣報導,只有一篇編造說:劉雲芳準備自焚被警察救下,和央視採訪自相矛盾。很明顯,劉雲芳在誘騙那些追隨者為他的目的獻身。這個目的是甚麼呢?我們再看:

官方報導:「自焚後,郝慧君與陳果還曾執著法輪功。已經與法輪功決裂的劉雲芳趕緊給她們寫了封信。」在劉的規勸下二人悔悟。

奇怪的是,在央視節目中,劉雲芳雖然以一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出現,但卻為中共說話,在中共大肆迫害法輪功,害死上千人的情況下,劉雲芳說自己在監獄裡充分享受人權,自由地信仰和煉功!完全為中共塗脂抹粉。

在央視焦點訪談中,劉雲芳先說自焚是為了圓滿升天,第二年,劉把自焚動機改編為「證實法」,第三年,劉又改目的為「說明真相」,完全緊跟中共誣陷攻擊法輪功的步伐。

這麼被人推崇的劉雲芳,在自焚前就背離法輪功在內部誘騙,自焚後赤裸裸地為中共的意圖服務。在自焚假戲多處穿幫被認定為中共一手導演的之後,不難看出劉雲芳在其中的使命。

4. 險惡的陰謀——中共誘導,蓄意栽贓

央視的自焚錄像,公開了王進東自焚的鏡頭,多處造假被識破,被認定為現場拍戲;公佈的劉春玲自焚的錄像,暴露了在視野內幾步一個軍警的嚴密防護下,一個便衣從容地現場攝像,另一個便衣猛擊劉春玲後腦生命中樞後從容消失;卻沒有公布郝慧君、陳果母女,和劉春玲、劉思穎母女經過十多分鐘走向廣場的錄像——這是一定能被廣場監控攝到的,但一定不能被公開,一旦公開,陰謀就徹底敗露了。

官媒報導,他們4人是一同打車到天安門,而且一同進入廣場。那天是除夕,上午人民大會堂開會,天安門廣場被封,中午才開放。郝慧君還說:「果果就穿了兩條單褲。另外,果果是在廣場邊的廁所裡已經把油都澆好了,洇透了。」了解當時情況的人都知道,那時天安門廣場是抓捕抗議的法輪功人員的地方,警力密佈,便衣遠多於遊人,特別是除夕的時候,幾乎沒有遊人。從廣場中心到達自焚地點的十多分鐘,這4人同行足以引起便衣的注意(當時法輪功3人同行就會被以聚眾罪名坐牢,普通人在廣場一坐就會被當成法輪功要打坐),何況她們身上浸著汽油,味道極大,很容易被發現,她們進入廣場中心坐好再開始自焚,中間沒遇到任障礙只能被解釋為:層層便衣把他們放進來。

同時,警察們準備好了數個滅火器,殺人的便衣打手準備好兇器,攝像的便衣調整好攝影機,央視記者準備好採訪抓拍的器材……所以才能1.5分鐘內把錄像上的編排演完。

巨大的陰謀!

所以郝慧君與陳果母女才被軟禁至今,只把她們作為人質來詆毀法輪功,不敢讓西方媒體公開採訪她們。

中共從來不把百姓的性命當回事。中共建政後為挽回國際形象拚命外援,如果1962年以前的外援的1/3用在國內,大躍進大饑荒中,那4千多萬人就不會被餓死。毛澤東對此卻輕描淡寫地說:「埋了做肥料算了」。至1976年結束的十年文革,中共為了內部爭權造成703萬人傷殘;773萬多人死亡,迫害波及6億人。1989年,中共為鎮壓反腐敗要民主的學生運動,派特務打死燒死軍人製造暴亂證據,為機槍坦克鎮壓學生製造藉口。2001年又設好圈套誘人自焚現場拍攝,然後以偽善的拯救者的面目出現,為鎮壓法輪功製造藉口。

中共60多年的「和平統治」下已造成8千萬人民非正常死亡,這建立在8千萬白骨上的邪惡政權,這宰割人民血肉的腐敗集團,才是萬惡之源。中共腐朽之極,天滅在即,如今翻炒自焚,沿襲鎮壓人民維護暴政的傳統,只能是加速滅亡,為日後對中共的徹底清算再添血債。@

評論
2011-02-09 3: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