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維穩費超軍費 中國怎麼了?(3)

高壓維穩,與民爭利,大陸官民之間高度對立,矛盾衝突一觸即發。(AFP)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3月14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我們接一位觀眾朋友電話,紐約的楊先生。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楊先生:你好,又見面了。是這樣的,就是說本來今天不想打電話,因為也不想經常被大家罵,然後對於維穩費,對這個事說實話也不太感興趣。我想說,如果在美國,美國的國會它設了一種比如說反恐費,我想大家會拍手稱快。那麼我覺得說中國…現在我想談的一個問題是,中國需不需要去維穩?

我在今年過春節的時候我有回家,我的父親他今年89歲了,我的其他兄弟姊妹他們也都在中國的農村。我的感覺是什麼?就是說中國的老百姓,比如說對中國官員的貪汙腐敗當然是深惡痛絕,這種事情我們不用講,但我覺得對於中國的老百姓而言,是要他們自己能掙更多的錢讓他們自己生活好一點,還是需要民主、人權、自由?我想中國老百姓現在更需要的是他們的收入多一點,生活好一點,而不是那些民主、自由、人權,因為它們不能當飯吃。

第二點,剛才看了一些你們的畫面,比如說一些維權的畫面,其中我看到3個兒童,第一個兒童他的頭上貼著什麼叫作「冤童」?第二個畫面是這個警察把兩個小孩子給帶走了。那麼我想問你們,如果說你們在座中的某一位有什麼冤屈的話,我想你會去申冤,但你會不會把你幾歲的孩子也帶上,這樣做應不應該?

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呢?中國的老百姓他有冤,但是中國的老百姓他在這方面是很不成熟的,所以我覺得是什麼呢?中國需要進步,當它的經濟再進一步,人民的素質再提高一步之後,談民主、人權這些,我覺得好;但中國的現在,我覺得首要的任務是發展經濟。好,謝謝你們。

主持人:好,謝謝楊先生。那我們來先回應一下楊先生他剛才所說的。

陳破空:楊先生剛才這番宏論讓我們感覺到非常有討論的空間。你說這個民主人權能不能當飯吃?那麼我可以反問一句,馬列主義能不能當飯吃?專制獨裁能不能當飯吃?另外,你把民主、人權這個概念跟吃飯這個概念對立起來,我可以告訴你,有民主和有人權能更好的吃飯。

比如說文化大革命,當時中國沒有民主、沒有人權,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人民沒有民主權力去阻止他,所以老百姓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如果當時中國人民有民主權力可以去阻止毛澤東那麼胡來,那麼中國人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不會付出那麼大的代價,這是其一。

其二,我們剛才已經講了,這些維穩費,這些軍費,這些「三公」費用如果用在老百姓身上,如果有民主監督的機制,有人權,有權力保護,老百姓可以說話,可以在互聯網上發表自己的聲音,可以通過選舉民意代表、選舉官員來體現自己的利益,那麼這些費用會用在老百姓身上,那麼你的父親也好,祖父也好,會過上更好的日子,幾倍的日子。

另外你剛才講了,你春節回家所看到的,你的父親也好,所謂的生活是不是要滿足,要更多的收入?首先一個,你的父親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他是被中共整整耽誤了30年,1949年到1979年,由於那樣的耽誤,那時候過得非常的窮,飢寒交迫,周遭也很多人餓死,所以今天他能夠穩定下來,有更多的收入,他就感覺到滿足了。事實上如果沒有那個30年,你父親今天的生活比那個時候好很多倍,這是一個。另外,如果把這些費用放下來,包括你父親能夠從中得到好處,你父親的收入會更多,也就是說民主人權確實能夠增加你的收入,而專制獨裁卻是會削弱你的收入,這是一個。

另外你剛才講到說,有人去抗議、抗爭,帶了孩子去抗爭。那麼我告訴你,共產黨在革命的時候甚至賣孩子。

陶鑄的夫人曾志寫了一本自傳,講她當時為了籌集黨費,把他們親生的孩子賣掉。那個孩子才一歲大的孩子,他們帶他去福建的一個公園玩了最後一次,為了黨組織籌經費,把自己的親生兒子賣掉了!她是為什麼?那樣的革命最後帶來什麼樣的效果?而她的兒子被賣掉之後,四十多天,又莫名其妙的死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這個楊先生,你可能也是當父母的,而且你上面也有父母,你忍心把自己的孩子賣掉嗎?或者你父母忍心把你賣掉嗎?僅僅是為了所謂的革命口號,專制獨裁嗎?

所以我想今天楊先生向我們提出的這些問題,這個完全可以對共產黨先提出來。另外,你剛才講到美國的反恐費,反恐費是通過層層的把關,國會就是民意代表,人民選舉出來的人民代表,他要進行審核;另外,反恐費是有它國際上的實際需要,發生了911這個恐怖襲擊,還有阿富汗的局勢等等。

而中國究竟出現了什麼?有戰爭嗎?有外來威脅嗎?還是說是怎麼樣?為什麼有那麼大的軍費?同時,你這個維穩費是怎麼來的?維穩費就說明老百姓對你不滿,你維持的是一個不穩定的局面。另外,你的三公費用9千億,公費開銷,公費的吃喝,公費的出國,這些費用哪怕拿出1千億,哪怕拿出其中一半都能夠讓民眾增加收入,過上更好的生活。我想楊先生對此完全可以深思熟慮。

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多時了,我們先接一些觀眾的電話。第一位是加州騰先生,騰先生您好。

騰先生:我講兩點,第一個就是,所有的世界上不安定的因素都是由獨裁者,野心家獨裁者所造成的,比如說兩次世界大戰都是由歐洲的一位野心家造成的,歐洲的殖民地,往外到處都可以發生戰爭、到處侵略是他們造成的。

還有一個例子,我說是野心家造成的。加拿大的魁北克省鬧了好幾回獨立,人家是民主國家,全民表決,全民表決如果是全民50%以上同意獨立就獨立,結果60%的人不同意獨立,還願意留在加拿大。為什麼要搞獨立?幾個當省長的或當什麼的人他想我當了省長,我不當總統好啊!小一點國家也是總統啊!這也是野心家搞的。那麼如果全世界都實行了民主,就不會有今天那樣的戰亂了,所有的錢都可以用在民生上了。

主持人:謝謝騰先生。因為我們還有其他觀眾朋友,所以我們每個人一分鐘。下一位紐約的周先生,周先生您好,請講。

周先生:剛才楊先生他說獨裁可以當飯吃,那麼北韓和南韓其實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大陸和台灣,如果大陸的人均國民收入達到台灣的一半,那麼大陸就已經超過美國了。台灣去年到美國來留學的是2萬5千人,也就是台灣的人口只有大陸的1/60,按照這個比例的話,大陸到美國來留學的應該是120萬左右。

另外一點,重慶那個文強,中央電台自己說他被檢舉的材料有一個卡車。那麼如果一個正常的制度的話,那麼根本不需要薄熙來來打他,他早就被揭發了。就像紐約州長帕特森就為了5張球票,他就被罰款六萬多美金。所以說一個民主制度可以讓老百姓過得更好。

主持人:謝謝周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您好。我想講兩點,第一個就是說維穩費的問題。為什麼那麼多人貪汙啊什麼的,明明知道,為什麼中央還要把那個錢發出去?就是它需要讓一部分的人得到既得利益,和它一樣,然後這些人才能保持這個政權,因為他是既得利益者。

第二個就是關於那個輿論控制的問題。因為共產黨上台,它就是靠輿論控制,然後它腐敗的東西不讓你知道,然後它去監督國民黨的東西,然後搞土改,就是槍斃地主,給農民甜頭,農民就比較短視,就拿小輪車把國民黨趕跑了,就是支持解放軍。然後上來以後進行土改,把土地又收回去了。現在中共政權就是最大的地主,對吧?它就是通過騙來取得政權,當然它嚐到甜頭一定要延續下去,所以說輿論控制到現在一直控制就是這個原因。我就講這麼多。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您好。中國怎麼了?中國民怨深重;中國怎麼了?訪民冤民遍地;中國怎麼了?民眾怒氣衝天;中國怎麼了?抗暴狼煙四起。

有人說維穩費是維黨費,很好!也有人說維穩費是鎮壓費,不錯!補充一點,維穩費,殺人費也!還有點時間再多說一句,楊先生,建議你到中國的有關部門提出你的意見。你看人家西方民主社會,我們要想發言,平台沒有過濾,什麼觀點都可以表述,那麼中共能不能這樣做呢?我相信如果你這樣說的話,恐怕你馬上進入黑名單,回國都回不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膽量去試一試?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的高先生,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你好。剛才楊先生提到一個小孩他的照片的問題,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當那個小孩失去了父親、當那個小孩失去了家庭,那麼他自己的小孩或者太太被打死以後,小孩去申冤,我看見申冤的那些照片主要是小孩、老太太、父母,這是三個最弱勢的群體,因為這三個最弱勢的群體反映了這個社會更黑暗,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所謂的經濟,他認為經濟上去以後,中國的經濟是很黑暗的。第一,房子只有70年;第二,中國吃的所有東西,不管是肉類、蔬菜類、加工類都已經(有)空氣質量的問題。曾經有個朋友問我怎麼不回北京看看?我說那兒沒有藍天白雲,中共破壞的整個地域和經濟是幾代人都彌補不起來的!

所以最後歸根結柢,所謂「和諧」、「維穩」都是近年來的新名詞,如果說只是民主政治,而不從道德上根本的,中國人在道德上的尊老敬幼,什麼一個一個黑色的社會需要保護,如果一個道德不重新回建的話,我認為這個社會永遠不會穩定,永遠是一個天天面臨崩潰的社會。

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我們再接最後一個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錢先生,錢先生您好。

錢先生:安娜你好,兩位嘉賓你好。我想說這維穩費應該說是共產黨的保命費,它們要是不保住自己的命,它們將來要送到審判台去,它們都要槍斃的!中共領導人都要槍斃!它們做的事情太多太壞了,殺了好多人,它們是再多的錢也要保住它們的命,就是拿這錢來保命費。

還有,我說楊先生這個人,他是在共產黨下面長大的,他大概吃過共產黨的好,沒有吃過苦,沒有受過冤,沒有吃過什麼批鬥,什麼都沒有,所以他不需要民主、不需要人權;人家吃過苦要講平等,有人權的人也要叫人家不要講,這是不可能的,這在美國是根本行不通的。在中國它要求人家冷靜下來,這樣不對,我認為這種說法完全不對!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錢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

李天笑:剛才紐約的周先生,他提到楊先生講的人權、民主、自由能當飯吃,實際上這問題很簡單,你不單是能當飯吃,人權是一個生命權的問題,是一個自由的問題。現在你要抗拆遷,把你抓到監獄裡面去;你要上訪,把你毒打一頓,甚至把你迫害致死。已經關係到你生命了,這不比你吃飯更重要嗎?

再有一個,中國這幾年的GDP這麼發展,但是人民的收入相對GDP發展是非常緩慢、少的,也就說大多數在這個發展中得到的好處、財富流到了這些貪官汙吏手上,變成了一個中共普遍腐敗的現象,但是這個得到什麼制約沒有?你沒有制度上的改變,你能夠制約嗎?人民能從經濟發展中得到更多的好處嗎?

還有一點,就是說你現在所有這些經濟不公也好,政策不公也好,為什麼會產生呢?不就是中國共產黨在台上嗎?它取得了這些公共資源的壟斷權,所以說在分配領域中才發生了這些所謂的拆遷,或者房價問題,或者是其他的各種問題都會產生,所以說你不把這個共產黨對資源的壟斷權改變為人民自己掌握這個資源的話,你怎麼能夠使人民的生活更好呢?這個很簡單的道理。

陳破空:我想說的是,最近中共的人大委員長,就是排名第二號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吳邦國一口氣講了5個「不搞」,說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思想多元化,不搞議會聯邦制,甚至於不搞私有化,甚至不僅要政治上限制中國,經濟上也試圖要限制中國。

他最後還說一句話:要保證權力牢牢掌握在人民手上。他實際上是隱瞞了一個字,他最後一句話應該說:要保證權力永遠「不」掌握在人民手上。因為要讓人民掌握權力,就要選舉,就要監督,就要制衡,就要新聞自由,就要互聯網公開。

所以吳邦國他們講這個話跟剛才觀眾所說的話是一樣的,因為中共它要保命,它要維穩費,它最怕清算,因為中共這個政權跟歷史上所有的,世界上所有的政權相比,它欠的債是最多的,人民債,它迫害死和屠殺、監禁了多少人,另外欠的就是貪汙腐敗,欠的經濟債有多大,所以它一想到這點,它們頭皮就發麻。

所以它們經不起失敗,它們一定要拿一筆高昂的費用,就是保護費也好,保命費也好,保障費也好等等,來維護這個政權的苟延殘喘,它根本道理就是防止清算,不惜拿整個民眾做賭注,中國不管怎麼發展,它就是不讓老百姓過上發達國家的生活。它就是號稱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然後把錢集中在自己手上,甚至大量的轉移資金,轉移子女。這就是中共維穩費的一些背後實質性的東西。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的評論,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還有觀眾朋友在線,很抱歉,時間的關係不能接您的電話了,如果您有其他的想法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維穩費超軍費 中國怎麼了?(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維穩費超軍費 中國怎麼了?(下)

評論
2011-03-14 10: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