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的一把泥土

默耕

(clipart.com)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風華的不再,歲月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長籠式的籬笆團圍著老厝的外庭(大埕),煙草蔓長,地不復見,冬日的雨後,再回故居,那一股散發出的泥土芳香,依然令人怡然自得。

故鄉,是人的落根處,不論花、葉飄的多高、多遠,總有一天要落葉歸根;正如蒲公英一樣,身會遊歷四處,可能遠走為事業打拼、為營造一個圓滿的家庭、為實現一個「異想天開」的理想,離鄉過於千百里,卻遲遲忘不了故鄉土地的呼喚、人情的溫暖,對故鄉的依戀之情油然而升。

走過他鄉,踏在異國的土地上,如詩如畫的風景優美至極,看在眼底,卻未能感同身受,埋藏在心中的落寞之情呼之欲出,從低緯度到高緯度,冬雨也轉化成冬雪,一股「低氣壓」盤據在心中,揮之不去。來到這個國度已有一百多個日子,回想當初自己就像小飛俠一樣,不顧一切地「投奔」到這裏求學,那時想像中的美好,已慢慢被消磨殆盡。

朋友說我是一個念舊的人,對故鄉的情懷深植心中,別人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我說:「故鄉的泥土特別芬芳」。還沒來到這裏之前,對「洋」字輩的事物就頗為不感興趣,看到年輕人抽洋煙,父老長輩常說:抽「長壽」比較習慣;看到年輕人喝洋酒,他們說還是「臺灣紹興酒」較甘醇,他們少於接收外來訊息對流行有著不同的解讀,從小就在這樣的耳濡目染當中學習、長成,根深柢固由此而生。

拿起臨行之前盛裝的一瓶泥土,在低溫的侵襲之下,裏面的水份早已乾涸,結塊的土壤在瓶面反光的映射之下,顯得特別耀眼,我被深深地吸引在其中。赫然間,我看到有人在泥土上栽種著萊豆(皇帝豆),阿福伯家的小黑在田梗間來回地穿梭著;瞬間畫面又轉到家中的庭院裏,矮牽牛花從泥土中蹦出,壺菊也不甘示弱地爭豔著,有一個背影在那兒澆水,那個人正是五叔公,瘦弱的身體,黝黑的皮膚,五十多年來下田耕種如一日,他,正是農民辛勤的象徵。

凝神了好一陣子,才能瓶中的幻影跳脫出來,遠從臺灣來到奧克拉荷馬市的土壤,喚醒了百天前的記憶;外面的冰天雪地,泥土被覆蓋住了,這把故鄉來的泥土顯得特別珍貴,我被上大衣,走到外面,將瓶中的泥土灑在外面的花圃裏,這裏是我暫時的家,花圃中放著故鄉的泥土,就如身處於故鄉的氣息當中,這一刻,四周好似與我很親近。

「人親土親」,生根的地方讓人特別動情,望著花圃中的「故鄉土」,有一股暖流正在我心中鼓勵波濤,慢慢地湧到臉頰,很像在提醒我:不要忘記故鄉的溫暖,終有一天要再回去拾起一把故鄉的泥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早織彩帶午編紗, 坐牛吹簫繞歸霞。 幼時登雲擦明月, 迷落春宵忘返家。
  • 唐代的邵謁,年輕時在縣裡做一名小吏,有一次被縣令當眾侮辱了,他於是刻苦自勵,用刀把自己的髮髻,割下一部分,放在縣城的六樓上,並發誓說:「如果不好好學習,有所成就,就讓我像這截髮髻一樣:為眾人所不齒!」
  • 踏上異國的征程, 常念久別的故鄉。 雖遠距千里, 仍隔海相望。
  • 2011年神韻巡演在加拿大藝術之都—蒙特利爾的第二場演出01月08日在藝術中心的威爾弗萊德-彼萊提爾劇場(Salle Wilfrid-Pelletier)上演。精采晚會不僅讓首次光顧的新觀眾讚不絕口,也讓連看幾年的神韻迷們流連忘返。
  • (大紀元記者貴遠編譯報導)數百年來,江油市的人們唯一值得誇耀的事情是這兒是詩人李白的故鄉,李白才高八斗、嗜酒如命,與西方的莎士比亞齊名。 因此,去年江油人打開電視看到一個生動的促銷廣告時感到非常震驚,廣告詞說:「李白故里,銀杏之鄉,湖北安陸歡迎您!」江油的領導人怒火中燒,採取了一系列行動:提起訴訟、發送叫停信件和赤裸裸的威脅等。
  • 陸小玉,台灣土生土長的女真人,也就是滿族,長大後嫁給台灣男人,往來經商兩岸,以父親回鄉探親拉開兩岸往來序曲,述說著夫妻協奏曲到婚姻變奏曲之演繹,請細賞外省第二代的「女人看中國」。
  • 邁恩費爾德(Maienfeld)屬於瑞士格勞賓登州(Graubünden),在瑞士的東南部。它深受世界各地尤其是日本遊客的喜愛,以葡萄酒和「海蒂的故鄉」而聞名於世。
  • 海外思故鄉,抬頭見月光。
    流離數十載,鄉音未曾忘。
    邪共假惡暴,華夏遭禍殃。
    屠殺八千萬,哀怨遍四方。
  • 故鄉的端午 記憶是
    吃粽子 采艾草
    賽龍舟做遊戲的畫面
    背景是漸行漸遠的童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