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靜:技巧與內涵

沉靜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3月19日訊】古典音樂是最抽像、精妙的藝術,承載著崇高的精神和豐富的思想感情,是充滿靈性和想像力的藝術,具有潛移默化、淨化靈魂的作用。

古典音樂演奏應是精湛技巧加深刻內涵的完美結合。

從小學起,勤學苦練,熟能生巧,技巧可以練就;而精神層面包括文化底蘊、人生情懷、宗教信仰等綜合素養,則需要經過漫長的積澱、陶冶和修煉,才能達到更高境界。

技術不錯,內涵缺失,這是很多中國年輕樂手的通病。就像中國電影27年沖「奧」失敗一樣,更多的是文化原因,意識形態的問題。

文化斷層

49年中共執政後一連串疾風暴雨式的政治運動,消滅了地主鄉紳、商人、中產階級;1957年把55萬知識份子打成右派,讓知識界萬馬齊喑,停止異議和思考;特別是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毀滅性破壞,中國傳統文化被攔腰砍斷,造成巨大的文化斷層。釜底抽薪,經脈盡斷,擁有五千年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的民族斬斷了文化根基、剷除了信仰。文化斷層標誌著社會公理解釋系統的崩潰,老百姓被充斥的黨文化洗腦,對獨裁暴君頂禮膜拜;八九「六四」的坦克碾碎了剛復甦的一點精神追求,一切向錢看,功利實用主義甚囂塵上,腐敗墮落,造假氾濫,僅抓住文化的一麟半爪裝點門面。

專制制度鼓勵道德低下和奴性。應試教育強行硬灌共產黨提倡的統一思維、標準答案,讓億萬學生死記硬背,培養出一群腦殘和憤青,連最基本的做人常識都不具備。不少人在西方社會裏生活了十幾年,思想卻仍滯留定型在幼年的洗腦謊言上。

無論是說《人民日報》61年沒假新聞的鄧亞萍,還是白宮紅歌門的郎朗都是如此。自以為是地做出與普世主流價值格格不入的黨文化言行,卻曝光了淺薄無知與媚權的醜態。

不少網友奉勸郎朗,不要只顧彈琴掙錢,趕快補補禮儀課!補真正的歷史課!
英國《金融時報》曾一針見血指出:中國2000萬琴童中,很多都是「有技術、沒靈魂」。還在盲目追風想把孩子複製成郎朗第二的家長們該醒醒了!

沒有文化底蘊,沒有和諧發展的人格及人文素質,充其量也不過是高強度的技能機器、熟練的樂手而已。演奏家要有深厚的文化內涵和藝術造詣,靠炫技、包裝炒作、趨炎附勢,不能成為真正的大師。

鋼琴詩人

聽74歲的傅聰演奏,你會感到一種返璞歸真的精神境界,深厚的中西文化修養,詩情畫意的東方古韻。

在這位「鋼琴詩人」心目中,莫扎特音樂簡單自然,那麼純潔,又那麼高,大慈大悲,與中國人天生的樂觀與哀而不怨的藝術有相似處。既像赤子之心的賈寶玉,對所有的人都充滿同情和理解;又像能上天入地的孫悟空,拔一根豪毛就可以千變萬化;而肖邦音樂中的「故國之情」跟李後主的詞是相通的;德彪西音樂裡的美學,就是那種「寒波淡淡起,白鳥悠悠下」的無我之境。

他認為,對音樂內涵真正的理解,而且真正有個性,有創造性,是一輩子的學問。

傅聰得益於父親傅雷的家教和熏陶,「父親說先要做人,然後才能做藝術家。藝術家的意思是要『通』,哲學、宗教、繪畫、文學……一切都要通,而且這『做人』裡頭也包括了做人的基本的精神價值。」

翻譯家、文藝評論家傅雷是中國最優秀的知識份子之一。讀過《傅雷家書》的人,都可感受到父子間的文化傳承,那種對藝術的大愛和真誠、拒絕諂權媚俗的傲骨、高貴的尊嚴和灑脫……與暴發戶般的郎朗父子形成鮮明對照。

誠實的勇氣

對於一個藝術家來說,獨立思考,明辨是非,忠於藝術,誠實的勇氣很重要。專制社會天天在教人撒謊,商品社會處處是名利的陷阱,世風日下,你也隨波逐流了,那就玷污了藝術。

羅斯特羅波維奇不僅是傑出的大提琴家,而且是藝術自由的堅定捍衛者、人道主義者。

1970年,他給《真理報》寫信公開聲援因揭露暴政而備受打擊的諾獎作家索爾仁尼琴,還義務庇護索爾仁尼琴在自己的別墅住了4年,潛心創作了著名的《古拉格群島》。此信在蘇聯石沉大海,卻很快刊登在《紐約時報》上,掀起軒然大波。羅斯特羅波維奇被趕出莫斯科大劇院,禁止出國演出,也不允許指揮樂團。

1974年,歷經重重艱難的羅斯特羅波維奇攜妻女逃到國外。他表示,寫了那封公開信後,問心無愧。不會為了回去而說一句謊話。1978年,他和妻子雙雙被剝奪了蘇聯國籍。

1989年11月,在被推倒的柏林牆邊,羅斯特羅波維奇凜然端坐演奏巴赫的大提琴曲。那雄渾莊嚴的琴聲和演奏者堅毅滄桑的姿影,成為震撼人心的歷史一幕。

1991年8月,羅斯特羅波維奇隻身趕回莫斯科加入抗議的人群,他手裡拿的不是大提琴而是一把來復槍。4個月後,蘇聯解體。

「良心是創作所必需的最神奇的力量。」這位生前死後都備受敬仰的音樂巨人如是說。

精神境界

托爾斯泰認為音樂的意義有二:一是理解人與神的關係,一是結合人與人的手段。前者是宗教的藝術,後者是社會的藝術。

此言甚為精闢,如果把神的牽引、啟示、賜福作為縱坐標,人類共通的情感、普世價值當成橫坐標,那麼音樂就是橫縱坐標交點串連的曲線。

文字有盡,音樂無窮。音樂比任何其它藝術有著更加自由的流動性、更深邃寬廣的拓展空間。無論是作品被奉為「音樂聖經」的巴赫,還是音樂天使莫扎特,最傑出的音樂家好像身上都有神的授記,肩負著把天上的仙樂連接傳達到人間的使命。

小提琴天後穆特說:「音樂可以讓我們更加接近上帝或者是超凡的存在……如果你信仰神的力量,就能夠創造出神聖的東西來。音樂是生命中的一個小宇宙,她比生命更美麗。」她把技巧自然地融入豐富的樂曲中,不是突顯自己,而是專注於音樂內在的典雅柔婉、質樸純淨。

古典音樂不是媚俗的娛樂,優秀的演奏家會引領著聽眾走向更高的精神境界。他們是潛心於音樂修煉的苦行僧,窮盡畢生之力向著那高潔美好的頂峰攀登。藝無止境,隨著閱歷的增長,對音樂的內涵體會越深,能更精確細膩地表達音樂的思想感情,磅礡與溫柔,清新飄逸又言之有物,真摯感人。

不信神的樂手怎能詮釋得了古典音樂裡的宗教情懷呢?在精神層面上的落差太大了。無神論堵死上天路,讓人沉迷於世俗的烏煙瘴氣中。傳統文化和道德摧毀殆盡,虛假邪惡的黨文化滲入肌骨,扭曲人性,缺少真情實意,技巧再華麗,怎奈內涵乾癟,不動人,難以共鳴。

君不見,一味沖速度、追難度,浮躁誇張,不過是在炫技、譁眾取寵罷了。無紮實功底,扭來跳去的拉琴,以性感撩撥觀眾的辣妹,早已是昨日黃花。傍權勢大腿、攫取最大利益的「御用琴師」,離藝術家風範相差十萬八千里。

演奏時的精神境界無法作假,而超越技巧的高尚境界才是藝術的精髓。

 

評論
2011-03-19 12: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