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脫胎換骨 像換了一個人

肚子裏的法輪24小時不停轉

法輪大法學員 河南仁衛
  人氣: 58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河南大別山區一小縣城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來歲了。一九九八年九月份開始修煉,至今已有十餘年了。

修煉前,我有多種疾病,特別是神經衰弱、神經性頭疼,令我痛苦不堪。每天靠吃安眠藥睡覺,否則就不能上班了。三叉神經性頭疼起來,使人難以忍受,痛得死去活來想立即死去。可是我看到面前年幼的兒子和老實的丈夫,我打消了一次又一次一了百了的念頭。西醫看了,看中醫,成天把藥當糖豆吃。氣功練了好幾種,結業證有好幾本,健身器也買了好幾個,都沒有把我的病治好。整日沒精打采,還滿臉的黑斑。年紀輕輕的,蒼老的像個老太婆。就這樣度日如年,痛苦的煎熬著。

九八年九月二十五號這天,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朋友介紹我煉法輪功,說法輪功很神奇。我一聽渾身一震,立即找輔導員借書看。當我手捧《轉法輪》翻開第一頁看到師父年輕、英俊、善良、慈祥的照片時,倍感親切、熟悉。我問:「這是師父嗎?我好像認識,好像在哪見過。」輔導員一聽立即問我:「你認識師父嗎?你見過嗎?想想在哪見過?」我想了好一會:「哎呀,想不起來了,反正我好像在哪見過。」拿著寶書,到辦公室迫不及待地看了起來。

中午下班回家吃過飯,就到床上休息,剛躺下,就感覺全身趴在一個大法輪上,同時嘴裏含一個小法輪,肚子裏有一個法輪,轉的風聲很大。我感覺很奇怪,這是怎麼回事?是做夢嗎?可我壓根就沒睡著,想睜開眼看看,可怎麼也睜不開。耳朵裏清楚的聽到鄰居家裏的動靜。不是做夢,管他呢,反正轉著怪舒服的。過了一會,風平聲靜,不轉了,我睜開眼一看,上班時間到了,就上班去了。

下午下班我把書帶回家,吃過飯,坐在床上繼續看書,到了九點一刻該睡覺了,我把燈一關,躺下剛閉上眼,又和中午的情況一樣,而且風聲比中午還大,客廳牆上的掛曆嘩嘩的響,床頭櫃上的報紙也被刮的呼啦啦的響。我心裏有點害怕,兒子在外地上學,丈夫也出差了,就我一人在家。心想,要是丈夫在家就好啦。就這樣想著轉著,不知不覺睡著了。這一夜我破例的沒吃安眠藥就睡著了,而且睡的很香。

早上醒來,我又拉肚子,雖然拉得很厲害,可我不難受,也沒影響我上班,反覺得精神百倍,而且我肚子裏的法輪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轉。我再接著學法,我全明白了。原來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身體,淨化身體。法輪也在給我調理。我高興、感激的心情是用語言所不能表達的。大地作紙,海水作墨也難以書寫我對師父的感恩。

第二天我找到輔導員說:「這本《轉法輪》是本無價的寶書,我可以買下來嗎?」輔導員說:「可以,還有幾本也是李老師寫的,你要嗎?」我說:「要,要,我都要。」我和她說了昨天的經過。她說我緣份不淺。通過我的修煉、洪法,有不少人都走入了修煉的行列。

從那後,我勇猛精進,和同修們比學比修,恨自己得法太晚。我如飢似渴學法。通過學法,我懂得了人生真諦,懂得了業力輪報,知道了當人不是目地,返本歸真才是目地。

通過學法,我的心性也突飛猛進。辦公室裏和我平時很要好的同事,突然有一天指著我的鼻子罵我。我牢記師父的教導:「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轉法輪》)她見我不還口,接著又罵我唯一的寶貝兒子,這下我忍不住了,還了她一句。她聽後就立刻說:「你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我一聽是呀,我是煉功人,我不該還口的。想起《轉法輪》書上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我馬上向她道歉,我說:「對不起,我剛才忘了我是煉功人,隨你罵吧,我不再還口了。只要你不生氣就行。」

同辦公室其他人看不下去了就說:「你罵她本人她不還口也就算了,可你還罵她兒子,她兒子也沒惹你,你自己也是有一個兒子,她也是一個兒子,你怎麼忍心,你太不像話了。」我對她們說:「沒事,沒事,你們不要說,讓她罵吧,只要她不生氣就行。」當我抬頭看她時,她氣得臉色蒼白。我知道業力落在她身上了,她真的很難受。我心裏說:「謝謝!」因我想起師父說的:「其實就是幫助你消業,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幹,心裏對你還挺好,不是這樣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轉法輪》)後來我主動和她說話,她連罵了好幾天,也就不罵了,我們倆又和好如初了。

由於我的心性提高了,功也長了,業力也消了不少。也深深體會到,師父在書中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所以在短短的時間內,我的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唯有頑固的神經衰弱症,在煉功的初期一次性地消了一個多月的業,一個多月雖然睡不著覺,但能吃,有精神不難受,沒有影響我上班。就是滿臉的色斑顏色更重。當別人指著我的臉說:「你看你是甚麼氣色?還煉,還煉,再煉你的小命就沒了。」我笑著說:「這是消業,是暫時的,我會好起來的。」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一個多月的晝夜不眠,我不著急、不動搖,闖了過來。

從那以後,我脫胎換骨,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臉色變得白裏透紅,精神百倍,幹活從不知累,扛起五十斤米袋直奔四樓。人年輕了許多,而且脾氣也變好了,能善待任何人,和婆婆、妯娌、叔侄、姑嫂之間關係都好了。他(她)們都認可大法後又都作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當我向別人講真相時,認識我的人都說:「你不用張口講,見你本人就知大法好。你的變化太大了。」所以,凡是認識我的人,我很容易給其辦了三退。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把《法輪功》看了十遍,明白了法輪功是非同一般的功法,既修又煉,重德行善,要做世界上最好的人。第一次師父給我清理內臟,表現是拉肚子、流眼淚、流鼻涕等。我記住師父的話:「有的人還會連拉帶」(《轉法輪》)。我一週沒有吃東西,也沒有吃藥打針,照常學法煉功,一週就好了。這次淨化身體後,我的皮膚變得白裏透紅。
  • 《轉法輪》中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確實是這樣的:有一次我在聽師父講法錄像時就聽見後背骨頭響,同修還說:「怎麼和破鼓似的。」第二天早起時肩胛骨縫內出現了一溜小黃泡,又痛又癢,我沒管它,照常煉功,結果只隔一天小泡就破了,但不流水而是結了血痂。從此我的肩周炎就好了,胳膊舉的又高又直,真是太神奇了。
  • …這麼大的手術,醫生準備了上千毫升血,結果手術中一點也沒用。手術後一週就拆線了,傷口長的平平的,幾乎沒有痕跡。兩個絕症患者,醫院判他們生命最多維持半年。可現在三、四年過去了,身體卻越來越好。
  • 這麼大的手術,醫生準備了上千毫升血,結果手術中一點也沒用。手術後一週就拆線了,傷口長的平平的,幾乎沒有痕跡。醫生說這是奇蹟,從來沒有的奇蹟。…兩個絕症患者,醫院判他們生命最多維持半年。可現在三、四年過去了,身體卻越來越好。
  • 我是雲南省的法輪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得法的經歷很不尋常。我現在的生命得之不易,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大法造就了我。我是在生不如死,痛苦萬分的情況下開始修煉,想想是多麼不容易啊。三次把大法告訴我,我才接受…
  • 丈夫常年有病,十年啞巴不說話,不能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天到晚睡在床上,和植物人沒甚麼兩樣。我得法的第二年,他也走進了大法中,學法一段時間,他在煉功點開口說話了,和正常人一樣,身體比以前更好。這真是鐵樹開了花,啞巴開口說了話。
  • 我大伯嫂親眼見到我身患股骨頭壞死和乳腺癌,都是修法輪大法出現奇蹟。在他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想起了我。…通過我修煉的實踐,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只要想煉,只要有一口氣就能出現奇蹟,就看他自己想不想學,想學就沒問題。…春波一天一個變化,煉功後的第二天就把眼罩摘下去了,眼睛也能看見東西了,越來越清晰,說話也清楚了,到了第五天就停藥不吃了,煉到十多天的時候,不但能自理了,還能幹家務活了。
  • 二零零八年,我丈夫突發心梗,送去醫院搶救,醫院發了病危通知。…回到家裏,丈夫對我說:「我也煉功,快來教我。」三個月後,在醫生指定丈夫手術的日子,我丈夫已能騎電瓶車在街上跑,同正常人一樣的生活。
  • 因腫瘤(癌變)已擴散,醫院鑑定我生命已到盡頭,當時體重只有三十多公斤,連翻身都需要人幫助…我就躺在病床上看書(轉法輪)學法,雙手比劃著煉功。經過短短的幾天,我擺脫了死神,身體奇蹟般的恢復過來了…
  • 我就對著患癌症的老父親耳朵上說:「爸,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全家人都跟著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著喊著,奇蹟出現了,我父親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並能說話了。我又放師父講法錄像,讓全家人一塊聽。幾天後,父親到醫院複查,癌症狀消失了。醫生嘖嘖稱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