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蘭:紅樓丫鬟之看平兒

作者﹕艾蘭
【大紀元2011年03月30日訊】紅樓夢中有四大丫頭,鴛鴦、襲人、平兒、紫鵑,在襲人之外,曹雪芹著墨最多的丫鬟就是平兒。

平兒是王熙鳳的四個陪嫁丫頭之一,王熙鳳是個醋罈子,容不得賈璉納妾。賈璉見了年輕女子,只要有幾分姿色就不肯放過。這四個丫頭死的死,走的走,只剩了平兒一個。鳳姐不想背上妒婦的惡名,也只好給賈璉一個侍妾做一下樣子。外面買來的如果和自己不是一條心,倒是個麻煩,自己的陪嫁丫頭比外面買來的放心,也容易把握,於是王熙鳳就讓平兒做了賈璉的侍妾。平兒對這個自幼便開始服侍的小姐瞭如指掌,以通房丫頭的身份,又要給鳳姐撐足面子,又不能和賈璉親近,更不敢生兒育女威脅到鳳姐的地位,還不能讓賈璉感到自己和他不是一條心。平兒的處境和能力通過賈璉的心腹興兒的口這樣說出來:「雖然平姑娘在屋裡,大約一年二年之間兩個有一次到一處,他還要口裡掂十個過子呢,氣的平姑娘性子發了,哭鬧一陣,說:『又不是我自己尋來的,你又浪著勸我,我原不依,你反說我反了,這會子又這樣。』他一般的也罷了,倒央告平姑娘。」你看,王熙鳳威風八面,唯一的一個顧忌的人不是賈母,不是王夫人和賈璉,卻是平兒。

平兒對鳳姐忠心耿耿,賈璉偷娶尤二姐,平兒知道後,趕緊把消息透漏給鳳姐;鳳姐拿著丫鬟的月錢放高利貸,平兒幫著鳳姐收利銀,幫著瞞過賈母、王夫人和賈璉……平兒對鳳姐的忠不是愚忠,而是一種理智的忠誠。

在蝦須鐲事件上、迎春的累絲攢金鳳、趙姨娘大鬧怡紅院、探春理家……,一系列事件上,無論甚麼場面,只要平兒一出場,馬上出現變化。在賈府,很多下人或者不得勢的主子動輒為了一點小利小事就爭得雞飛狗跳的環境中,平兒卻以本性中的善良和化干戈為玉帛的能力,平息了大觀園中的諸多紛爭。以至寶釵說要瞧瞧這丫頭的舌頭牙齒是甚麼做的;在平兒受了鳳姐的委屈時,李紈一直替平兒說話,寶玉也替平兒落淚。賈璉的心腹興兒也說平姑娘和鳳姐不一樣。

在玫瑰露和茯苓霜事件中,鳳姐要懲治下人,平兒勸鳳姐少得罪些人,保養身子要緊,巧妙的把事情的處置權拿到自己手裡。這一個案子,直接與柳家母女有關,還間接牽扯到探春。平兒對那些賄賂自己的媳婦婆子淡淡一笑,把事情暗地查訪明白,消解了這場廚房奪權的勾心鬥角的事件,洗清了柳家母女的冤屈,也保全了探春——這位庶出的、自尊心極強的小姐的面子,平兒把這件事處理得玲瓏剔透,滴水不漏,極符合賈府的大家風範。鳳姐弄權而平兒行權,一字之差便是霸道與王道的天壤之別。平兒若為正妻,可以修身而齊家,斷不至作出抄檢大觀園這樣不顧體面的事,當然也不會給賈府招來抄家的禍端。

在長袖善舞的理事能力之外,平兒身上最光彩照人的一面在於她的不嫉妒,平兒的世界裡,沒有敵人,這在對待尤二姐的態度上充分體現出來。平兒服侍了賈璉夫妻多年,鳳姐只讓她做通房丫頭,連個姨娘的名分都不肯給。賈璉偷偷娶的尤二姐,一進賈府就是姨娘,名分在平兒之上,尤二姐還懷了孕,如果生個孩子,地位更會在平兒之上,就是這樣一個直接威脅到自己的地位的對手,平兒對她卻沒有絲毫的嫉妒。鳳姐和秋桐都妒火攻心,極力虐待排擠二姐時,平兒對二姐的處境感到深深的同情,偷偷領著尤二姐進大觀園閒逛散心,用自己的私房錢照顧尤二姐的生活。在二姐死後背著鳳姐拿200兩銀子給賈璉為二姐辦理喪事。對自己的情敵、對手這樣發自內心的關懷,有幾個女人能做到?

平兒的出身讓她無法像鴛鴦一樣有選擇的餘地和勇氣,但是她把自己的權力發揮到最大,以上善若水的境界和潤物無聲的行事風格包容著身邊的人,但是從沒說過一句邀買人心的話,這更把平兒的人格提升了一個境界。有人讚譽平兒「不矜才、不使氣、不恃寵、不市恩、不辭勞怨,有古明臣事君之風」,甚是恰當。

平兒性情平和,處事公平,上天也給了她一個最公平的安排,在賈府抄家後由侍妾升為賈璉的正妻。正是應了李紈的那句話:你們倆(與鳳姐)很應該換個個兒才是。

美東時間: 2011-03-30 00:05:44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3/30/n3213404.htm
評論排行
評論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