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呵呵面對惡境 把法輪功的美好帶給人

半身不遂能站起、臨死活轉、拄了八年的雙拐扔掉了
大陸法輪功學員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功前我曾罹患股骨頭壞死和乳腺癌,修煉法輪功後重病不治而癒。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仍然堅持修煉,村長在大喇叭裏誣蔑我,鄰居堵門口罵我,他們還監視我,向派出所誣陷我、抓我。面對這惡劣的環境,我知道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處處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無論誰對我甚麼態度,我絕對不能發火急躁,總是樂呵呵的去面對,同時把法輪功的美好帶給周圍的人,讓他們也通過修煉法輪功受益。以下是幾個小故事:一、半身不遂的老人站起來了;二、準備料理後事的老太太活轉了;三、拄了八年的雙拐扔掉了。

一、半身不遂的老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們村的人都受電視、報紙等媒體造謠欺騙,對我煉功很不理解,特別是我進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勞教,他們就認為我不正經過日子。我還教本村一人得法修煉,他也兩次進京上訪後被非法關押,村民就認為我還害別人過不好日子。所以我周圍的人幾乎都罵我,村長在大喇叭裏誣蔑我,鄰居堵門口罵我,他們還監視我,向派出所誣陷我、抓我,面對這惡劣的環境,我不知道如何開創。那時候我就知道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處處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無論誰對我甚麼態度,我絕對不能發火急躁,總是樂呵呵的去面對。

我們村有一個老頭叫趙山(化名),他家特別貧困,得了腦血栓,落下半身不遂的後遺症,走路往前一步一步的挪腳,鞋經常掉了也不知道。他老伴嫌棄他,兒子遠離他,冬天家裏四處透風,因沒錢買煤,幾乎不取暖,只是燒一下炕,屋裏和外面幾乎是一個溫度。因沒有換洗的衣服,身上的味道幾乎讓人窒息。村裏沒有人愛搭理他。

在一個寒冷的冬天,我看見他手裏捧著三個啤酒瓶子倒在雜貨附近的雪地上,半天了也沒爬起來,我就上前把他拽起來,問他:「你怎麼不看病呢?」他說:「家裏窮的這樣,哪有錢看病。」我見他很可憐,就說:「你如果沒錢治病,就到我家,我教你煉功吧,總比這樣硬挺著強啊,而且大法很神奇。」他當時就同意了。

他來到我家,我讓他站在地上,他一條腿站地,另一條腿不好使,在地上直轉圈也站不住,我心想這怎麼煉啊?於是就給他拿了一本《轉法輪》,讓他回家去看。到了第三天我心想他那個樣子不能煉,我得把書取回來。我就來到他家,他說:「我夢見書裏的人(指李洪志師父)到我家來了,他問我幹甚麼呢?我說看書呢,那人說你好好看吧,你能行。」我聽他這麼一說心裏明白了,每個人得法其實都是師父安排的,師父都說行,我憑甚麼認為他不行呢?當時我說你下地我看看,結果他下地一下子就站住了,也不轉圈了。我更明白了師父已經在管他了,所以我就認認真真的教他煉功。當時他只能用一隻手煉,我和另一名同修一起教他。剛開始我們每天上他家接他到我家,煉完功學完法後再把他送回去。因為他家裏太冷腳凍壞了,他手腳不好使,經常便在褲襠裏,身上那個味啊,只要他一進屋,滿屋子臭氣,熏得我和同修透不過氣來,我和同修在他面前還不敢躲避,怕他看出來,就這樣我們堅持了一天又一天。

隨著他一天天的煉功學法,頭不疼了,身體也靈便多了,不用我們接送了。有一段時間他學到一半就不學了,往家跑,我們就問他老伴怎麼回事,他老伴說他要大便,因手不好使,就往家跑,半路都便在褲子裏。我們一聽知道了,等他再學一半要走的時候,我們就拽著他不讓他走,幫他解褲子,我們把他當作父親一樣照顧。後來他老伴也病重無人照看,就去了女兒家,他一人更是孤苦,大冬天的也沒人給他生火、做飯,我就讓他每天早上到我家吃飯,一直到晚上回家,他兒子全天幹活,只有晚上給他燒燒炕。同修們知道了這件事,用車送去了一大包棉襖、棉褲、線衣、線褲、內褲等衣物,還有棉被。就這樣他有換洗的衣服了,我們就再也不用每天聞那撲鼻的臭味了。就這樣照顧他一冬天,他的身體發生了神奇的變化,走路不用挪腳了,經常在院子裏把腳抬起來讓我們看。而且還不用吃藥了。

他的轉變村裏的人看在眼裏,對大法的看法開始轉變,原來罵我很兇的人別人告訴我,他和人說:看見沒有,要煉就煉法輪功,信法輪功就是比信別的強。連有其他信仰的人都說:「你們法輪功就是好,信我們的哪個做到你們這樣了?」別人見到我也說:「要不是你照顧他,教他煉功,這一冬天他早就凍死了,還能活到現在?」從那以後不了解法輪功的人說法輪功不好村民們聽到了都不允許,他們就會幫法輪功說公道話。

就這樣,我的修煉環境因老人身體奇蹟般的康復而徹底改變。我教他學功的時候並沒有想改變環境,當一個修煉人處處按照大法的要求去修煉自己的時候,環境自然就會改變,修好自己就能開創環境。

二、一個準備料理後事的老太太

有一次我去黑龍江省賓縣的娘家,母親告訴我,田叔(一個親屬)的岳母病危,由田叔和田嬸照顧,正準備料理後事,你看能不能救救她。我說只要她學就能好,因為我教過好幾個危重病人都好了,他們病重得不能煉功,我就手把手的教他們煉,也同樣出奇蹟。

我來到田叔家,看到他的岳母跪在炕上,趴在四個枕頭上,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氣,全身浮腫,打針都不排尿。我就和老太太說你煉法輪功吧,老太太馬上同意了。我就手把手的教她煉了八分鐘她就坐不住了,於是我就給她讀了兩段師尊的講法,她就要休息一會,我讓她把腿伸開躺下睡,她說不行,都這樣跪著趴著睡半年了,我說你把自己當煉功人沒事的,就這樣,我扶著她躺下,真啥事沒有。

第二天,我去見她好多了,就又教她煉一會兒功,教她打一會兒坐。第三天,我一進屋,老太太一邊用手揪著自己的肚皮一邊大聲嚷著:「你看,我的肚皮全消腫了,全身的浮腫都消了,現在也能吃能喝也能走路了。」

田嬸看到母親神跡般迅速的康復,當時就哭了,感激的對我說:「你要是早點來就好了,這回我媽不用遭罪了,這法輪大法太神奇了,要都像你這樣,咱全村都得信法輪功。」從那以後老太太做飯、餵豬、家務活都能幹了。一個要準備料理後事的老太太,煉法輪功後三天神奇康復的故事,全村認識老太太的人無不稱奇,無不讚佩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三、拄了八年的雙拐扔掉了

我一個朋友的四姐曾經是我們區醫院的護士,退休後在哈爾濱上門靜點。她親眼見到我得股骨頭壞死,曾痛苦的在地上爬來爬去,因煉法輪功在四、五天內神奇康復。有一次她在哈爾濱遇到一個得股骨頭壞死的患者,她得這個病八年了,走路拄雙拐一點一點的挪,四姐看到她那痛苦的樣子就和她說起了我的故事。她當時就和四姐從哈爾濱打車來找住在阿城城郊的我,找到我要和我學法輪功。因為她還做著生意,著急回去,學功不是一會能學會的,我就給她拿了一張教功帶光盤(光碟)和一本《轉法輪》,讓她回去自己照著煉。

等她們走後,我就想,他們這麼遠來學功,緣份難得,回去要看不懂教功帶學不會怎麼辦?我這不是不負責任嗎?我該怎麼辦呢?當時我家孩子小,還在吃奶,離不開我,但想到自己的責任,於是大冬天的我就抱著孩子坐上火車來到哈爾濱,找到她。

她看到我去了很高興,正愁不會煉功呢,晚上住她家不方便,她就安排我住她妹妹家。晚上我邊放師父的教功帶邊教她煉功,她妹妹沒事也跟著看,也跟著學,結果第二天早上她妹妹驚奇地發現自己得了多年的風濕病不翼而飛了,而我並不知道她有風濕病,她一大早就高興的一個勁的說大法太神奇了,說自己也要煉功。隨後把自己供了多年的狐黃的牌位給扔了。第二天午後我要回家,妹妹說甚麼也不讓我走,這時姐姐打來電話告訴妹妹她拄了八年的雙拐扔掉了,自己從二樓走到了自家的熟食店,她丈夫和她都高興萬分,連說大法太神奇了,告訴妹妹把我留下。

從那以後,姐妹倆都走入了大法的修煉,沐浴在師尊洪大的佛恩浩蕩中。妹妹從法中受益,她要把大法的恩德傳給親人,於是她又拿了師尊的教功帶和師尊書教哥哥煉功。家裏的親人即使不煉功的也都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全家人無不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大伯嫂親眼見到我身患股骨頭壞死和乳腺癌,都是修法輪大法出現奇蹟。在他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想起了我。…通過我修煉的實踐,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只要想煉,只要有一口氣就能出現奇蹟,就看他自己想不想學,想學就沒問題。…春波一天一個變化,煉功後的第二天就把眼罩摘下去了,眼睛也能看見東西了,越來越清晰,說話也清楚了,到了第五天就停藥不吃了,煉到十多天的時候,不但能自理了,還能幹家務活了。
  • 在修煉過程中法輪大法展現的神跡太多太多了,現僅舉幾例。我媽的家鄉許多人明白大法真相「三退」了,村裡今年竟然大豐收,苞米棒長得又大又好,連尖上都長棒子,而其它村甚至臨近挨著的地都減產…下著雨我還幹著活,我的手裂的口子居然長合好了,只半天的時間…電腦打印機沒開機也能打印…
  • 《轉法輪》這本寶書往屋裡一放,神跡就出現了…整整九個月我邊讀《轉法輪》,邊到修煉大法的人群中訪問,在交談訪問中,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談到修煉以後在自己身上出現過神跡:有祛病健身的方面的,有出現特異功能的,有開天目的,等等,確實使我震撼。
  • 二零零八年,我丈夫突發心梗,送去醫院搶救,醫院發了病危通知。…回到家裏,丈夫對我說:「我也煉功,快來教我。」三個月後,在醫生指定丈夫手術的日子,我丈夫已能騎電瓶車在街上跑,同正常人一樣的生活。
  • 由於自己對法輪大法的堅定信念,得到了師尊的呵護和點化,出現了許多神奇的事:手銬自己打開、老鼠啃掉了我腳底的「雞眼」、牙疼一夜消失、照片上的影像被抹掉…
  • 因腫瘤(癌變)已擴散,醫院鑑定我生命已到盡頭,當時體重只有三十多公斤,連翻身都需要人幫助…我就躺在病床上看書(轉法輪)學法,雙手比劃著煉功。經過短短的幾天,我擺脫了死神,身體奇蹟般的恢復過來了…
  • 看到父親修法輪大法後那麼難看的「啤酒肚」沒有了,心想這個功法也許可以幫我達成減肥的願望…第二天早上和父母一起煉功時,慈悲的師父打開我的天目讓我看到天上有一本大大的書,並借母親的嘴點悟我要看書。煉靜功時師父在腦海中告訴我怎麼才能脫離生老病死。
  • 我就對著患癌症的老父親耳朵上說:「爸,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全家人都跟著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著喊著,奇蹟出現了,我父親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並能說話了。我又放師父講法錄像,讓全家人一塊聽。幾天後,父親到醫院複查,癌症狀消失了。醫生嘖嘖稱奇。
  • 學法一年後,我第一次消業時,家人把我送進醫院。經全面檢查確診為:「腦栓塞」與「膀胱結石」兩種病。住院半月後,仍未好轉。這時,我突然醒悟:我是煉功人啊!哪是病啊!可消業這第一關我沒有過去。出院後,我加緊學法、煉功,同修也幫我在法上提高,很快我身體恢復了正常。
  • 我原來是一個掙扎在死亡線上的人,學法輪大法時間不長,師父就一次次給我淨化身體,我也一次次驗證了大法的神奇。…有一天在外乘涼,別人看見了我的肩膀右側長個大包,都說我有病,當時也沒把它放在心上,並在人群中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不是病。沒用多久,大包不見了。我從心裏更堅定了大法的神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