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在藝術中昇華(一)

藝術與道德面面觀
作者:周怡秀

西斯汀禮拜堂大天頂壁畫: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1376
【字號】    
   標籤: tags: , ,

現代藝術中普遍存在著這麼一種觀念:「藝術是主觀的,沒有絕對的好與壞的標準」,與之呼應的說法:「藝術創作是自由的,不應該受任何約束」。

確實,在令人目不暇接的當代藝術潮流中,無論從內容、媒材到表現方式,可說是百無禁忌,大有「語不驚人死不休」之勢。任何爭議性的題材,一旦跟藝術沾上邊,就被另眼看待,被無限寬容了;任何怪誕的表現手法,也能在「創新」、「突破」的名義下被「理解」和大力推崇。人們正因為看不懂這些「高深莫測」的前衛藝術,不得不謙卑起來,努力從中學習和體悟一番。藝評家們更挖空心思找出一些符合現代思維的邏輯,配合媒體的宣傳,從此樹立一個新的流派。

雖然現代藝術中也有具有巧思、美感或正面意義的作品,但是整個藝術的發展趨勢確實走向了漫無標準的、價值混淆的渾沌狀態。面對現代藝術,許多人並不是真的發自內心的喜愛或被感動。但潮流如此,也就順應和接受了。而且不論作學術研究的還是從事藝術創作的,若不涉獵一些現代理論或手法,還有被視為守舊派的顧慮。

我在法國求學時,曾在一個研究音樂和繪畫的教授家中作客,當他放鬆心情,放起了莫札特的音樂時,我想起他在課堂上關於現代音樂的長篇大論,就問他:「老師,您不是都聽現代音樂?」他的回答竟是:「噢,我受夠了現代音樂。」

另一個真實例子可以證明人們對「藝術」已經完全失去判斷能力。我任教高中的美術教室曾被老鼠肆虐,當時學校提供了一些粘鼠板,我就在上面放著小塊蛋糕作為誘餌。一個學生剛進教室,看到放在講台上的粘鼠板,就問:「咦,老師,這是誰的作品?」我大笑之餘「欣賞」了一下粘鼠板,還真有點現代藝術的味道。

那麼藝術到底有沒有標準或普世的價值?

在過去,人人都知道藝術追求的是「真、善、美」。從「美術」一詞的原義看,標準也是明確的。美術在英文叫Fine Arts(法文Beaux Arts),其中art一詞源自於拉丁文ars,意為「技巧」、「手藝」。Fine有美好、精緻的,善的涵義,所以美術應該是「創造精緻、美好的技藝」。而技藝(art)是有難度的,也就是有「基本功」的要求。而藝術表現美好,表現善,表現真實或真理,令人愉悅又能昇華,所以具有教化作用。

從宇宙規律看,任何事物順應宇宙、自然的法則,才能長久。所謂順天者昌,逆天者亡。藝術作為宇宙中人類文化的產物,也應該符合自然,符合人性(包括生理的和心理的感受),才能長久,跨越時空感動不同時代的人。古代的美學原則(均衡、和諧、比例、節奏……)都是符合自然規律的。可現代藝術潮流不斷地更新,卻壽命短暫;到目前為止,哪一件作品堪稱不朽呢?

再從過去公認的經典作品來看,無論是古希臘雕刻、文藝復興鉅作,……包括中國傳統藝術作品,我們都能找到一定的品質。例如:

• 嚴謹、準確或理性、邏輯。
• 符合人性,情感表達適度,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 符合自然規律(和諧、統一,節奏、均衡、對稱、比例……)。
• 理想化;汰蕪存菁,體現「真、善、美」。
• 富於精神內涵、體現出藝術家的修養。
• 雅俗共賞,甚至婦孺皆解,一如李白的詩、莫札特的音樂。

優秀的希臘雕刻多出現在神殿中,歌頌神或獻給神。右圖為《赫耳墨斯和嬰兒酒神》,藏於奧林匹亞考古博物館(Tetraktys/Wikimedia Commons)。左圖為「擲鐵餅者」雕像。(Livioandronico2013/Wikimedia Commons)
梵蒂岡宗座宮殿內的西斯汀禮拜堂。(公有領域) 

這些品質體現出來的不只是視覺感官上的美感,它完全像人的美德一樣具有感召力,令人心悅誠服並樂於親近,甚至使人得到精神昇華,這也正是藝術的真正價值所在。

藝術的不同層次

從藝術品表現的內涵來看,也有境界高低之分。雖然「境界」、「美醜」或「畫品」無法量化評價,但也存在著普世的基本認知而非毫無標準;而這「境界」之分也與道德價值息息相關。

• 最高境界 —追求永恆

不論在東西方,藝術的最高境界都在追求永恆的真理。這種永恆真理或具體化為神佛與天國;或抽象化稱為「道」或「法」。所以東方人講究「天人合一」,求「法」尋「道」。「道」或「法」就像宇宙的生滅運行的根本,無私無瑕,浩蕩無邊,包容一切。它遠遠超越人類情感,但因人也在其中,所以人也能感知。因此東方畫中即使不直接表現神佛,也經常隱含著修煉哲思。

邱馨賢女士發表的《解讀 北宋范寬谿山行旅圖》,值得讀者參考。圖為宋 范寬《谿山行旅圖》。(公有領域)

而在西方,古羅馬哲學家普羅丁(Plotinus,二零五~二七零年)認為:真善美統一於神,神就是美的來源。所以西方藝術家直接以逼真的手法來表現神或天國世界,來代表永恆的,至高、至善的真理。西方最偉大的藝術作品,也幾乎都是出現在神的殿堂裡。

希臘哲人柏拉圖的《文藝對話錄》還有這樣的說法:「每個人的靈魂天然地曾經觀照過永恆的真實世界……狂迷(少數先天感受力強)的人見到塵世的美,就回憶起上界的美……這些少數人每見到上界事物在下界的摹本,就驚喜不能自制……」

柏拉圖認為人的靈魂(元神)都是來自「永恆的真實世界」(神的世界)。而人間的美好事物,是在「上界」(天國)早已存在的人間「摹本」。由此引申,如果人間的藝術能夠使人回憶或感受到上界(神的境界)的美;即能夠呼喚人的神性、啟發人最初始、最純真純善的本性,使人淨化回昇,這樣的藝術就是最高境界的藝術。(註1)

達到這種境界的藝術並不多見,當代藝術中也就更少了。所幸近幾年來有巡迴世界各地的《神韻藝術團》,她是當代罕見能達到此一境界的藝術演出。除了帶給觀眾聽覺、視覺的極致美感之外,許多人感受到神聖信息的洗滌淨化,深感震撼。正如電影製片人N.Kahn所言:「如果這就是天國,請把我帶進去!」

• 其次— 崇高精神(sublime):

當然藝術也不一定要不食人間煙火,如神仙一般才能感動人。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人體認到,人雖是上帝所造,卻是世間的主體,人以自己的思想情感去認識神和自然,在現世的悲歡離合中淬煉生命、累積可貴的經驗。因此藝術便從歌頌神與天國延伸到現世的美好,包括人生的尊貴榮耀,高尚的情感,更包括德性、公義等普世價值。

法國畫家雅克-路易·大衛於1784年之作品,大衛《賀拉斯兄弟的誓約》,表現人類「犧牲小我」的愛國情操。(公有領域)

然而就像戲劇一樣,一帆風順的劇情不會吸引人,往往在困難和逆境中歷盡艱辛和考驗,激發出的生命能量才是最動人和可貴的。所以許多藝術作品從英雄、偉人的事跡中取材,表現了人性善、惡的對比和交戰、逆境中的高尚人性光輝、衝突與和解過程中的超脫與昇華,成為激勵人心的永恆明燈。因為德性、智慧與勇氣賦予了人類更大的尊嚴與榮耀,將人類由平凡提升至超凡。而通過藝術的淬煉,人的生命和價值更從有限延伸至不朽。

大自然使人自感渺小的同時,也擴大胸襟。Joseph Anton Koch (27 July 1768 – 12 January 1839) ,Der Schmadribachfall, 1821(公有領域)

此外,大自然的壯麗、無限、神秘與不可捉摸也是一種令人昇華的崇高力量,人在其中自感渺小,不自覺升起一股敬畏與謙卑之心,超然忘我的同時拓寬了心胸與眼界。所以,大自然也永遠是人類藝術的最佳範本。

第三種層次 — 表現自我

每個藝術家的作品中,必然帶有其本人的信息。從作者的人生閱歷、思想性格、品味愛好,到創作的態度與習慣,都是形成其作品個人風格的重要因素。也就是說,作者的「自我」早已經在作品中了,是無須刻意外求的。古人所說的「畫如其人」、「字如其人」也正是此意。

藝術家在創作中表現才華、思想或情感,與觀眾溝通,也是天經地義的。只是不同的心態與動機會造成不同的效果。假如是有為的,矯情的,媚態的,可能就不如自然的真情流露來的感人。

所謂「表現自我」,或在藝術創作中強調「獨創性」,也是在個人主義、浪漫主義興起之後的事。特別是到放棄客觀物象寫實的印象派之後,「個人風格」被越來越被強調,到最後成為評斷藝術品價值的重要標準了。在二十世紀以後的作品中,許多藝術家有意摒棄傳統,為了創新而創新,為了表現而表現,挖空心思標新立異。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表現自我」,就容易流於個人癖好或走極端,以至難有共鳴。所謂「自我」也要看是什麼樣的自我,是頹廢病態的?狹隘自憐的?狂妄浮誇的?還是光明磊落、友善為他的?就像人的品德一樣,如果藝術創作是為了求名求利、譁眾取寵,怎麼能是高尚的呢?又怎麼能真正的感動人呢?(待續)

註1:柏拉圖認為人的靈魂是不朽的,它可以不斷投生。人在降生以前,他的靈魂在理念世界(上界)是自由而有知的。一旦轉世為人,靈魂進入了肉體,便同時失去了自由,把本來知道的東西也遺忘了。要想重新獲得知識就得「回憶」。因此,認識的過程就是回憶的過程,真知即是回憶,是不朽的靈魂對理念世界的回憶。@*

責任編輯:鄭之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與南的藝術雖然有著先天的相異性,然而在二者相遇交流之後卻互補不足,相得益彰。在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影響下,北方藝術家對透視、解剖、比例和造形更為講究,使得寫實藝術更加為爐火純青;且在對外在形象逼真刻畫的同時,也不忘呈現人物的內在性格。如霍爾班(Hans Holbein d. J.)風格樸實卻又栩栩如生。
  • 威尼斯繪畫藝術自十五世紀後期風格已趨近成熟,到十六世紀達到鼎盛。藝術家之間多有師承關係,雖然日後各自發展出不同特色。後人把這時期威尼斯地區的藝術表現通稱為「威尼斯畫派」。
  • 荷蘭畫家維米爾作品:左圖《持水壺的女人》,右圖《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公有領域)
    關於荷蘭畫派大師維米爾,有一件趣事。二戰結束後的1947年,荷蘭的一份報紙做了個民意調查:在我們國家,你最喜歡的人是誰?排第二名的是一個叫做漢‧凡‧米格倫(Han van Meegeren)的人。他可說是史上最著名的「贗品大師」,以偽造維米爾的畫作聞名於世。
  • 在一個華麗的古代宮殿裡,夢幻般的宴會正在進行。青年男女們躺臥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戲。年輕的羅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著金色的長袍,俯臥在殿堂長沙發上,悠閒而漠然地注視著下方的賓客縱情在奢華的感官享樂中……花瓣不斷從空中飄散下來,這群青春男女們被包圍在繽紛的色彩、濃郁的花香與輕柔的觸感中……但這場景真的那麼浪漫有趣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