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神跡顯現 三個實例

法輪功學員 湖北麻城人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湖北麻城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說:「人類固有的舊觀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維方法後,很難接受新的認識。真理出現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產生一種排斥。」 ;「如果人類能從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人類就會有一個飛躍。」(《轉法輪》)自從我家請到大法書,我們誠心修煉後,在我家,我周邊發生的神奇事,大大小小,許許多多。下面僅舉幾例。

兒子的胃出血不吃藥,不開刀,好了

二零零三年兒子上高三的時候,開學不長時間,我發現他飯量減少了,人也慢慢消瘦了,睡眠也減少了,以前下自習總不看電視,後來一下自習就打開電視看到深夜,我叫他去睡覺,他說睡不著,經常只睡兩三個鐘頭就去上學。到後來總是下自習後按著胃部回家,我發現他大便拉出的都是醬紅色的血水,人更是瘦的皮包骨了。

我去學校給他請了假,要帶他到醫院去治療,他不去(他脾氣很倔犟)。說找醫生到家裏來看,他也不肯,實在痛狠了,就到附近的小診所搞點止痛藥吃。正在此時,他遠在國外深造的舅舅打來電話問他的學習情況,我就把他的身體現狀告訴他舅了。他舅舅驚訝的說:「他這可能是胃出血啊!」(他舅舅在國內是學中醫的,後來是研究腫瘤的)。我急切的說:「他犟著不肯去醫院,怎麼辦吶!」 他舅舅說:「不去也罷,去了醫院可能要把他的胃割掉!」我便問:「這和他爸爸那病有沒有聯繫?」(他爸胃癌,已於一九九六年去世)。他舅舅說:「那也不排除。」當時我就手腳無力了,整個人快崩潰了。

我急切的尋求能幫助我兒子度過難關的辦法,親戚個個找遍了,最後找到他姑媽家去想尋個辦法。述說了情況以後,他姑伯說:「你也別急,他姑媽看的那本書《轉法輪》,聽說是一個很會治病的李大師寫的。」

第二天他姑媽請來了書《轉法輪》,就放在我們家給兒子看,他姑媽隔天就來指導一下,並告訴兒子記住「李大師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每天沒事的時候就心裏默念幾十遍,並送給我兒子一個護身符,兒子如獲至寶,當時就把護身符戴在脖子上。自從看書後,兒子的狀況一天比一天明顯好轉,飯量逐漸增多了,睡眠也正常了,氣色也好了,一直到現在他吃酸的喝辣的,就像沒得過胃病一樣。

兒子的病雖然好了,他姑媽說要感謝李大師,但是我卻太上心,我想不吃藥,不打針,看個書就好病了?!這怕是自然好的吧。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愧對李洪志師父的慈悲苦度啊!兒子明明病成那個樣子,親眼見到他沒吃藥,沒打針,是看書後明顯好轉的,可就是接受不了,舊觀念固執到何等成度。

我滿身的頑疾都不治而癒了

二零零七年剛開春,一天早晨,我去上班,突然覺的身子晃晃的,下班時又有這感覺,晚上吃過晚飯吐了很多。女兒女婿就帶我去量一量血壓,結果高壓兩百了,低壓也到一百二,就在家附近掛了三天針就去上班了。一上班,血壓又升了,就到縣城大醫院去看專家門診,結果還是血壓時升時降,極不穩定,吃的藥換了幾十種,錢花了好幾千,上半年過去了,身體越變越差。同事們說,你這肯定不是單純的高血壓,很可能是內臟有問題,都建議我去省城名醫院去做個全面檢查。

直到六月份中考期間,女兒才有時間(她帶著初三的課)陪我去省城檢查,檢查結果是:肝臟上有大小不同的多個囊腫,膽上有息肉,胰腺從胰頭到胰尾有多個囊腫,腎上有一個瘤子,醫學上叫做錯構瘤(血壓不穩由此引起的),胃是二級深度糜爛,最要緊的是在肝、胃、胰這三處之間的網膜囊處有不少的積水。當時看了五個科,各個科的專家教授們看了這結果後,都不約而同的說,有積水必然有腫瘤,但腫瘤的具體情況,必須把積水抽出化驗後才得出結論,而這積水位置複雜,抽積水時一定要刺破一個器官(肝、胃、胰),都要求立即住院治療。女兒,女婿要去辦住院手續,我堅決不肯,女兒急的跳腳,但是我堅決拒絕(因我丈夫做過三次大型手術,結果還是人財兩空)。她們見我執意要回家,拿我沒辦法,就商量去用中藥治療,當即在省城醫院買了三千多元的中藥和中成藥,外加治療高血壓的藥,回家服用治療。

到十月一日期間,女兒又有三天假,就又帶我去省城名醫院複查,結果還是血壓沒降,做CT,積水沒消。還是六月份的那些專家,一致認為趕快住院手術治療,並對女兒說:「再不治療是很危險的!」我還是堅持:「就算你們辦理住院手續我還是要回家。」女兒女婿沒轍,又花五千元錢買了一大堆中、西藥回家調治。

二零零八年四月,丈夫的哥哥打聽到在他的下屬單位裏有一個人的親戚在省城醫院是個非常有名望的醫生,就帶來很多禮品,叫這個人帶我們一起去找他給我診治,經過各種檢查後,那積水還是沒有消。那教授說:「我們是熟人,你們大老遠來找我也不容易,我跟你說實話,你這病情不一般,非得住院手術不可,不然是有生命危險的。」我對他說了我的家境,他也很同情。我說:「那也只有順其自然了。」結果他花了很長時間,給我開了四張處方,我謝過了他,出了醫院的大門,這次我是下決心一粒藥也不買了。

這會兒我才回想起來了當年兒子胃出血的情景,想起兒子姑媽對我的勸說:「不管你信不信,你先看看書試一試,這也不要你一分錢。」回家後,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走進了大法。

我乾脆藥也不吃了,也不再去檢查,天天專心的看《轉法輪》。開始看時,心總是靜不下來,前七年後八年的事,不斷的往出翻。要麼就是拿著書(沒看之前人很精神)不一會就睡著了。後來問同修們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都說這是干擾,在他們的幫助下,也隨著看書遍數的增多,特別是看書後身體的那種舒服的感覺,真是難以言表。後來去醫院檢查,原來那一身的病,甚麼高血壓併發症,還有以前的手腳麻木、腰疼體脹、頸椎病、偏頭痛、息肉、囊腫、瘤子……都找不到了。身體上的巨大變化,使我對大法的認識越來越深刻了,逐漸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這樣幾年來,在李洪志師父的呵護下,我精力充沛,臉色紅潤了,我身邊的知情者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有幾人也相繼得法了。

四嫂起死回生

四嫂全家(丈夫、女兒、兒子)都在省城打工,四嫂就在那兒洗衣做飯。二零零八年八月份,四嫂突然子宮大出血,在省城醫院一檢查,結果是宮頸癌晚期,已經沒做手術的必要了,就在那兒化療,花去了六萬多元。出院時,醫生對四嫂家人說,再復發就沒治了。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嫂的病復發了,省城醫院不收,只好回老家的縣城醫院裏治療,盡盡心了。在醫院裏化療,頭髮都掉了,光禿禿的,人枯瘦如柴了,二十多天後連針也打不進去了。再後來已有上十天沒吃東西了,也沒大便了。醫生勸說四嫂家人拉回去辦後事,並說她連腸胃都不能蠕動了,免的在醫院多花錢,白費勁,最多也只能活半個月吧,絕對等不到十月份。

八月底,四嫂出院了,四嫂的弟媳把我的情況告訴了四嫂,說我就是看書(《轉法輪》)看好的,勸她不妨也試試吧!

四嫂求生的慾望很強(只有46歲,三個孩子只有女兒出嫁了,還有兩個兒子未成年),她當即要弟媳來找我要書。我怕四嫂執著病而影響大法的聲譽,我就跟她弟媳一同去,並講了這書的珍貴。四嫂說了聲:「我要看書。」雖然聲音聽起來氣如游絲,但很堅定。第二天,我送書去時,她想起來接書,但是卻掙扎著起不來。我把書送到她手上,她如飢似渴的看了起來。事隔一天,我去問問情況,四嫂哭著對我說:「我這麼多天沒拉大便了,怎麼昨天拉了那麼多血啊?!」我高興的說:「大好事,大好事啊,師父已經在管你了!」她無奈地說:「你還笑,我當時嚇的哭了,鄰居們都來看呢!」又過了兩天,我和我妹妹去上街,順便又去看看四嫂。四嫂說:「我昨天拉了很多像紅色的石子一樣的東西,打得便池裏叮噹響。」我說:「師父多慈悲呀!把你硬了不能蠕動的腸子推動了。」我妹妹一出四嫂的門,就說:「她那樣子怕是幾天的事了。」我說:「四嫂的心誠,師父只看人心,肯定會有奇蹟出現的!」我妹妹很不相信的說:「她要是好得了,那我也去煉法輪功。」又過了兩天,我去看四嫂時,她已經開始喝粥面上的米湯了,就這樣,一天比一天明顯的好轉,人也能走到屋外來了。

大概快二十天了,我又去看四嫂時,她要求學五套功法,於是我找到教功碟到她家,她家又沒有VCD,只有離她家有兩里多路的親戚家有VCD,我說把那VCD 借過來,四嫂不肯,怕弄壞了,她說:「我到她家去看!」我心裏一驚:「你這樣子能走那麼遠的路嗎?」四嫂堅持自己的意見,我被她的堅定打動了。結果她果真走到了兩里以外的親戚家,還邊看邊學了一下午,然後又走回家去了。這天下午她弟媳來看她,喊門也沒人應。第二天,弟媳來問她昨天下午怎麼睡得那麼沉啊?喊了那麼久都沒醒。四嫂說了昨天的事,她弟媳簡直不相信這是真的,四嫂是自己一個人走去的,又能自己回來,(當時還是很虛弱,樣子很難看)但事實卻是如此,她的弟媳真的難以置信,但這是明擺著的事實,誰又能說不是大法的神奇呢?

四嫂學法心誠,師父只看人心,所以神跡就展現在四嫂身上。到二零零九年元旦時,四嫂幾乎像沒得過甚麼病一樣了,他兒子在省城要買電腦,四嫂又搭車來,搭車去,到省城給兒子買電腦哩!四嫂的起死回生,使我妹妹也相信大法,走入了修煉。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連人帶梯子結結實實的摔在水泥地上,我當時就失去知覺,也不知過多長時間甦醒過來,醒後我想站,站不起來,這時我想起親屬告訴我的話:危險時,誠心念「法輪大法好」,一定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就念「法輪大法好!」一遍接一遍的念。不長時間我站起來了,直起腰了,在地上走了起來…
  • 去北京各大醫院找專家,教授看了個遍,最後診斷為:痙攣性斜頸,在網上查無任何藥可治,這種病在世界醫學史上也沒有幾例……認識我的人見到我就問:「脖子怎麼正過來的?吃甚麼靈丹妙藥了?」我都會大聲說:煉法輪功煉的。對方往往很驚訝,都說:這麼罕見的病一煉就好了?真神了,法輪功萬歲。
  • 《轉法輪》中告訴我們:「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我就是真真切切親身經歷的一個人。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上半年…
  • 第二天早上,五姨夫還昏迷不醒,我跟五姨說:你和俺表弟大聲說:李老師啊,俺全家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師您救救小孩他爹吧。五姨忙說:我念,我念。我又讓表弟給五姨夫念《轉法輪》聽,我相信五姨夫雖然昏迷不醒,可是他的元神明白。二姨也讓表弟喊:李老師救救俺爹吧。結果奇蹟出現了,丈夫在電話裏告訴我五姨夫起來吃了一碗飯,還說:「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 「我都是快要死的人,還有甚麼放不下的。你教我煉功學法吧。」村人說,我當時就答應了,可到家一想現在正是農忙季節,我的事情特別的多,就不想去教他,或叫別的同修去教他,又一想不對,是師父傳的大法救了我才有今天,師父叫我們救人,他主動要學還不教他,這也太自私了,一點慈悲心也沒有,這樣的思想能算大法弟子嗎?
  • 我兒子一氧化碳中毒,人活了,人們才想起來問救人的小伙子:你怎麼去拽宿舍的門?小伙子的回答令在場的人都吃驚不小:我睡得稀裏糊塗的,有人喊我,叫我去救某某(我兒子)!在場的人誰也不吱聲,愣愣地站著、互相看著,好像說:真有神!
  • 大法不但改變了我,還為我們家裏節省了不少醫藥費,過去除住院消費外,每季還要花三千到四千買藥。修煉到現在一分錢沒花過。現在我家裏活,地裏活都能幹,有時騎車子走幾十里都不覺得累。如果不是大法救我,不是師父救我,我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到今天。
  • 丈夫被強行送到醫院診斷結果為「肝癌晚期」,先後三次下病危通知。…在我丈夫可以坐起來後,夜間有機會就起來打坐煉法輪功。白天有時間就發正念。…後來醫生提出再做一次全面檢查,沒有危險再出院,讓醫生想不到的是,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這個結果讓所有參加會診的專家感到不可思議。
  • 早上醒來,我又拉肚子,雖然拉得很厲害,可我不難受,也沒影響我上班,反覺得精神百倍,而且我肚子裏的法輪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轉。我再接著學法,我全明白了。原來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身體,淨化身體。由於我的心性提高了,功也長了,業力也消了不少。也深深體會到,師父在書中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
  • 當看到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後,這一講也就看了一半。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剛有點睡著,腦袋裏突然像被白熾燈照射一樣,整個頭都是通亮的…就這樣我看一遍《轉法輪》身體就消一次業。時輕時重,反反復復。我也就越來越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