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血18年修大法痊癒女兒給我唸書得法輪

大陸法輪功學員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今年七十來歲,修煉前多種疾病纏身,特別是便血十八年的痛苦叫人飽受煎熬。保定、北京、石家莊的醫院跑遍,教授、專家也不知看了多少,最後的結果是目前國內外對我這種病沒有特效藥,治療無效還查不出病因。無奈下只好回家。

根本不知道師父早已幫我清理身體了

我正式到法輪大法的煉功點是九八年三月份,其實早在九七年春天,經一位同修大姐多次推薦、介紹、勸說,我請回《轉法輪》。因為當時沒有認真看書學法,就到煉功點學煉動作,三天後便血更加嚴重了。驚慌之下不煉了,把書存放在衣櫃底,根本不知道原來師父早已幫我清理身體了。直到九七年初冬我看起《轉法輪》才沒有間斷,九八年三月份到煉功點煉功。

向我推薦法輪功的同修大姐熱情、耐心、詳細告訴我大法的超常神奇,我終於明白了、相信了。下決心不論出現甚麼情況我也要修到底。沒想到三個月後,我所有的病都好了。這下震動很大。街坊鄰居、親朋好友凡是認識我的人對大法無不佩服。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使我周圍很多人都走入了修煉的行列。

我家裏的親人也更是如此。我的老伴因受無神論的毒害,從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可他親眼目睹了我身體的巨變。才知道原來是中了惡黨的毒。他也下決心修煉了。當時我坐不起來,自己看不了書,女兒在給我念《轉法輪》的過程中無意感覺自己腹部有法輪了。她也主動修煉上了。

現在我家大人、小孩已經是一個完整的學法小組了。不論是家人還是外人,凡是走進大法真心實修的都受益匪淺。不光是病好了,更重要的是家庭和睦、其樂融融。過去我和老伴整天爭鬥不息,我倆說話火藥味嗆人,現在全部消失了,都寬容大度互相尊敬。我們深知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真是佛法無邊。從此以後我們走到哪裏就把大法弘揚到那裏。

世人明真相得福報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一時間焚書、抓人,紅色恐怖使大法弟子喘不過氣來,我們都哭了。因為我當時怕心重,沒有到北京上訪,而是曾有一度(約一個月)不敢學法煉功,消極承受。這時一位同修大姐找到我家說:「你病好了,只管索取,現在大法蒙難,你不挺身而出,為大法申冤,保護大法,將來大淘汰時先淘汰你這樣的。」這如一重錘一下敲醒了我。從此我振作起來,開始投入到正法的行列。手寫大標語、投傳單、貼不乾膠,晚上租車上百里發放真相資料,白天、晚上,山溝小道翻山越嶺,嚴寒、酷暑都擋不住我們。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不論是熟人還是陌生人只要有機會從不放過。

特別是親屬,因多次反覆講使他們真正明白了真相,也得到了很大的福報。我的姨弟是個商人在縣城做買賣,他對我修煉後的身體巨大變化和為人處事的態度深有感觸,他明白我一切的變化完全來自於修煉大法的結果。他很贊同支持法輪功。

一次他和幾個朋友一塊喝酒,議論起法輪功,其中一人說法輪功不好,反對共產黨……我姨弟馬上站起來說:你錯了,共產黨不讓老百姓知道真實信息。你受騙了,我們村安了好多大鍋蓋(衛星接收器能收到外國台),政府人都給拆了,他唯恐老百姓知道它的實底,不讓老百姓有知情權,其實煉法輪功的都是最好的人,不信你們回顧一下你周圍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甚麼樣的?我姨姐就是其中一例,她煉功後多年的頑疾全好了,過去爭強好勝火爆的脾氣改了,和兒媳處的很和諧,和我姐夫打了半輩子嘴仗,現在是互相關照忍讓,處處為別人著想。共產黨的人殺人、放火、攔路、劫道、吃喝嫖賭、貪污腐敗你們說誰好吧?沒等他說完在場的人舉起手齊聲大喊:「我也加入法輪功!」

一天晚上他自言自語祈禱:李大師你老人家這麼靈驗,我有一事相求,我庫內壓著一部份核桃,找不到客戶,資金周轉不過,求師父幫我找客戶。第二天天剛亮,他一開大門,門前站著一位山東來的客戶找他收核桃,並說有多少要多少,這一下他更相信大法的威力。當晚他又祈禱說,我還有一部份桃仁幾年了也賣不了,請你老人家再費費心幫我找到客戶,第二天早上一開大門又有一個收桃仁的人,把他的桃仁全部收下,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得到了福報。

一天下午姨弟的一位鄰居跟他說,她的小孩多日發高燒,在醫院輸液半月了總不退燒,我姨弟告訴她,你別輸液了,回去教給孩子一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實意的念,肯定管用,你試試,反正也不要錢。孩子媽抱著一線希望誠念反覆念,結果晚上十二點孩子不燒了,天還不大亮孩子媽找到我姨弟說:「老張,你頂著神吧?真靈呀!」姨弟說:我頂甚麼神?是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你應該感謝李洪志師父才對。

一次我姨弟的一個同行找他聊天,乘他不注意把他被子底下藏著一本《九評共產黨》偷拿走了,姨弟認定是此人拿走的也無法直說,不願公開自己看九評。可幾天後這個人又來告訴他,說自己發大財了掙了一大筆錢,並說要分給他一部份,我姨弟很納悶為甚麼?說我不要。那人又說不要錢我給你買兩條好煙,以表謝意。也不願說破自己偷看九評得到福報。姨弟含糊其辭說,你應該感謝九評的作者才對。這些情況都是我姨弟親口告訴我們的,他說完後我的女兒接著他的話說:舅,你知道為甚麼會給你這麼大的福報嗎?是因你在酒桌上眾人面前大膽揭露惡黨的罪行,弘揚法輪大法的神奇,證實大法的美好而得到的福報。今後記住不求而自得。只要你弘揚大法、支持大法,以後的福報還會很多。大劫難來時你和家人都能平安度過,何樂而不為呢?

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三的晚上姨弟打來電話告訴我,我姨病的不行了,我姨八十歲,十多天不吃、不喝處於昏迷狀態,醫生告訴準備後事。十四早上,我和老伴去看老人。我走到床前我急忙緊貼老人的耳邊大聲告訴老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五六聲後,老人會說話了,還能聽出我的聲音,叫我的乳名,並說要吃雞蛋羹,一個雞蛋羹吃完了,又喝了一勺奶粉,中午又喝了一勺米湯,三次總共吃了有一大碗。姨弟說看樣子死不了了。三天後我又去看老人,他雙手握著我的手很有勁,意識很清楚,並告訴我是神佛救了她。我又教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高興的說記住了。去年八月十五我又去看老人,八十四歲了問她還念嗎?她說念,只要有一口氣我就念叨。這樣的實例還很多。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連人帶梯子結結實實的摔在水泥地上,我當時就失去知覺,也不知過多長時間甦醒過來,醒後我想站,站不起來,這時我想起親屬告訴我的話:危險時,誠心念「法輪大法好」,一定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就念「法輪大法好!」一遍接一遍的念。不長時間我站起來了,直起腰了,在地上走了起來…
  • 因左小腹長脂肪瘤,於2008年12月手術後又長出來了,肚子大的比懷孕兩個孩子還要大,體內的所有臟器沒有一個是正位的……學《轉法輪》、煉法輪功後,師父就管我了,給我消業,淨化身體,一天一個樣了。消業時我的身體就像一灘泥,滿屋子藥味,開始一夜排血水尿,接著半個多月裏每天排大便球,每個便球上都是沾滿爛乎乎的髒東西。排完後身體舒服得沒法說了。
  • 明明來到這個世上真不容易啊,我知道是大法救了他們母子倆!我想明明的到來也是為了喚醒妹妹,讓妹妹能接受大法吧。明明出生後沒喝過奶粉,有時給他奶粉他也不喝,後來才知道中國產的奶粉有毒,全家人都說這個小孩真不簡單,知道奶粉有毒所以不喝。
  • 自從我家請到大法書,我們誠心修煉後,在我家,我周邊發生的神奇事,大大小小,許許多多。下面僅舉三個實例。
  • 去北京各大醫院找專家,教授看了個遍,最後診斷為:痙攣性斜頸,在網上查無任何藥可治,這種病在世界醫學史上也沒有幾例……認識我的人見到我就問:「脖子怎麼正過來的?吃甚麼靈丹妙藥了?」我都會大聲說:煉法輪功煉的。對方往往很驚訝,都說:這麼罕見的病一煉就好了?真神了,法輪功萬歲。
  • 《轉法輪》中告訴我們:「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我就是真真切切親身經歷的一個人。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上半年…
  • 第二天早上,五姨夫還昏迷不醒,我跟五姨說:你和俺表弟大聲說:李老師啊,俺全家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師您救救小孩他爹吧。五姨忙說:我念,我念。我又讓表弟給五姨夫念《轉法輪》聽,我相信五姨夫雖然昏迷不醒,可是他的元神明白。二姨也讓表弟喊:李老師救救俺爹吧。結果奇蹟出現了,丈夫在電話裏告訴我五姨夫起來吃了一碗飯,還說:「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 「我都是快要死的人,還有甚麼放不下的。你教我煉功學法吧。」村人說,我當時就答應了,可到家一想現在正是農忙季節,我的事情特別的多,就不想去教他,或叫別的同修去教他,又一想不對,是師父傳的大法救了我才有今天,師父叫我們救人,他主動要學還不教他,這也太自私了,一點慈悲心也沒有,這樣的思想能算大法弟子嗎?
  • 我兒子一氧化碳中毒,人活了,人們才想起來問救人的小伙子:你怎麼去拽宿舍的門?小伙子的回答令在場的人都吃驚不小:我睡得稀裏糊塗的,有人喊我,叫我去救某某(我兒子)!在場的人誰也不吱聲,愣愣地站著、互相看著,好像說:真有神!
  • 大法不但改變了我,還為我們家裏節省了不少醫藥費,過去除住院消費外,每季還要花三千到四千買藥。修煉到現在一分錢沒花過。現在我家裏活,地裏活都能幹,有時騎車子走幾十里都不覺得累。如果不是大法救我,不是師父救我,我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到今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