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退」數字怎麼統計出來的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5月01日訊】三退」數字怎麼統計出來的(回顧文章節選)

湧動在中國大地的一股讓共產黨坐立不安的暗流。在默不作聲的外表下面,中共對傳《九評共產黨》勸「三退」運動的關注和焦慮甚至超過了下崗職工、上訪民眾和貪官污吏。另一方面,由於中共的強力封鎖,中國國內的很多民眾並不瞭解「三退」的具體情況,當第一次聽說「三退」人數,也就是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經超過千萬人的時候,震驚和疑惑在他們心中同時升起:這一切是真的嗎?如果「三退」浪潮是真的,那麼中共是否很快就要解體了?那麼中國在未來幾年是否將面臨巨大的社會轉型,如果是這樣,是否每個中國人的生活都會受到影響?要回答這一系列的問題,人們首先要弄清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三退」運動發展的真實狀況。

旁白:大紀元時報2004年底推出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從2004年12月3日開始,大紀元開始收取「三退」聲明,2005年元旦,50多人在大紀元上發表新年聯合退黨聲明,號召廣傳《九評》,一月份,趙紫陽逝世之時,告別中共的口號開始在世界各地出現,蔚然成風。「三退」人數在2005年4月21日超過一百萬;5月31日,超過兩百萬;7月15日,超過三百萬;8月30日,突破400萬;10月18日,突破500萬;12月1日,聲明「三退」的人數達到了600萬人!2006年1月8日,700萬。2月14日,800萬;3月20日,900萬。到2006年的4月25日為止,聲明「三退」的人數已經突破了1,000萬。那麼這千萬份聲明是怎麼統計出來的呢?

「三退」目前主要的渠道有如下幾種:一種是通過網絡,突破封鎖。通過網絡,把退黨的名單輸入到網絡上,直接發給退黨網站。第二種途徑是通過傳真,把退黨聲明打好或寫好之後,傳真給退黨服務中心。第三種途徑是通過電子郵件,突破網絡封鎖之後通過電子郵件把聲明送出來。還有一種渠道就是通過電話,退黨服務中心有很多條退黨熱線。另外世界各地還有很多義工在和中國大陸民眾聯繫。

退黨服務中心義工說:退黨的人有個人的也有集體的。集體的退黨有幾人,十幾人,也有上百人,一批一批地退。你像前些日子南方有一省市一次就有140人退出。農村,鄉鎮的多數是以真名退出的多。城鎮的以化名退出的居多。

還有一部份人士利用旅遊的機會,把他們的退黨聲明用信封裝好托他們的到海外旅遊的親人帶到世界各地的退黨服務中心點上、旅遊點上或《九評》點上,把他們的退黨聲明交給我們。除此以外,還有很多大陸的同胞沒有適當的渠道,由於中共拚命地封鎖,那很多大陸的民眾就把它張貼到公共場所。比如街道、政府部門的通告欄,有很多這樣的圖片。那最新反饋的是在人民幣上面,把他們退黨的聲明、口號寫在人民幣上,最近甚至有人用雕刻的方式把它刻在錢幣上。

旁白:「三退」的信息是發向全世界的,那麼在「三退」的民眾中,有多少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呢?這個問題,中共可能比普通民眾更加關心。最近,退黨服務中心和加州科學軟件公司聯合開發了一種網絡軟件,對大紀元退黨、退團、退隊網站進行連續多日實時記錄與分析,以下是他們的分析結果。

南加州QSD軟體開發公司劉傑森博士:我們軟體開發公司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和退黨網站的授權之下,開發了對退黨網站數據進行檢索,分類和分析的軟體。下面我們就來簡單介紹一下軟體的功能和檢索的結果。

在2004年12月4日到2006年6月27日期間,總的「三退」人數為11,366,927人,其中退黨人數是6,876,990人,占總的「三退」人數的60.5%。那麼這些退黨、團、隊的人群是從哪裏來的呢?根據我們的軟體分析,每一條「三退」聲明都有它來自的國家、地區、甚至城市。通過對整個11,366,927「三退」人數的分析,我們看到其中1,135萬是來自中國大陸,有16,289人來自中國大陸以外的國家和地區。

美國動態網總裁比爾‧夏:動態網是中國大陸網民通過突破網絡封鎖的工具發表退黨聲明的最主要的工具之一。通過我們記錄的數據來看,絕大多說發表退黨聲明的網民都來自中國大陸。少數IP地址是來自海外。但是這種我們估計很多也是大陸的網民通過海外的代理聯到動態網上。所以還是中國大陸網民在使用。通過我們對這些數據的分析,我們看到這些網民都是來自於大陸的不同的省份。包括很偏遠的,包括西藏,新疆等地區。其中比較多的有北京和東北三省。這些數據都發表在網上。

主持人:據退黨據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介紹,有很多從中國大陸打來的電話並不是一上來就要「三退」,而是諮詢信息,詢問為甚麼要退黨,從哪裏能看到《九評》等等。

退黨服務中心義工:我們一般的就是說,共產黨是反天,反地,反人性的。在歷史上,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它壞事做絕,罪不可赦,神要滅它,不是我們誰要滅它,是神要滅它。那麼天滅中共就要涉及到中共的黨徒。人要不退出來就是它的一分子了,也就成了眾神清除的目標。

記者:要是他不相信神呢?不相信這種說法呢?

義工:對,有的是不相信神的。不相信神的,在講的過程中就不太理解。有一次河南鄭州一個婦女打來電話,她說她看了《九評》覺得非常好,但是她身邊的人說天滅中共是迷信。我就問她:誰是天呢?她說:不就是老百姓說的那個老天爺嗎?我說你看有些報紙上也說了今天過年的時候,在北京有3萬多人排出2公里隊到北京雍和宮上香。我問她,你們那兒過年燒香嗎?她說,燒啊,都燒。我說國內的那些高官他們蓋房子不是也請人看風水,算卦嗎?她說,是啊。我說,他們不是不相信有老天爺嗎?可是他們不是也是求他們保佑嗎?我說這共產黨講無神論只不過是統治老百姓的工具。共產黨做盡壞事,天理不容。所以老百姓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可別給中共當陪葬品。後來我問她:你是黨員嗎?她說,是啊!我說那你就退了吧,為了你的安全,我們一般都是小名,化名都可以的。她說那行,你就幫我退了吧。她掛上電話不到半個小時又給我來電話說,我還有3個朋友看過《九評》都說好,我跟她們講了,她們也要退黨。後來我幫他們3個也起了名字把黨退了。

主持人:初次看到「三退」數字的中國大陸民眾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三退」人數真的有那麼多麼?我怎麼沒聽說過,好像我周圍的人也沒聽說誰「三退」了。

南加州大學公共政策博士研究生葉科:我覺得這也並不奇怪,因為《九評》和退黨的傳播方式是在網站上等等,還有現在因為中共的迫害好多人沒有公開。所以很多人退了,也許你身邊的人紛紛都退了,你也不知道。這是有可能的,這是它的一個特定的傳播方法……共產黨的理念現在在中國是崩潰的。從黨員這套系統來說,當初2001年江澤民到美國來訪問的時候,《華盛頓郵報》的一個記者問他,你相信共產主義嗎?江澤民的回答相當有意思,他說,我年輕的時候相信過共產主義。那麼也就是說,到今天為止,沒有甚麼中共的官員敢拍著胸脯真心地說,我信仰共產主義。這是從最高到最低都是這樣的。越瞭解共產黨內幕的人他逃得越是快。所以現在中國都是4.5百億,5.6百億的資金外逃,比外資投入的速度還快。最近一項調查表明,中國國內的黨組織,80%到90%都是癱瘓的。所以共產黨到今天沒有人信了,也沒有凝聚力了。那麼對這些人來說如果有一種有效的辦法讓他退的話,這個人數是相當大的。除了對共產黨不信的人以外,還有很大一部份人對共產黨是非常仇恨的。比如2005年,中國有3,000萬人次的訪民,這些人很多都是被壓迫得沒法活了,走投無路了才去上訪的。還有很多有意見的人他不敢去上訪,覺得上訪還更麻煩,那這些人還有多少?也就是說中國的冤民,對共產黨憤恨的人數是非常大的。那中國還有幾千萬的下崗工人;那中國還有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宗教人士,加起來也有幾千萬。那這個人數是相當大的,如果你給他一個辦法,讓他退的話,表達自己的心聲,我想他是比較願意的。

美國動態網總裁比爾‧夏:《九評》和退黨是中共在網絡封鎖方面最主要的目標。一方面是對電子郵件的封鎖。在我們給國內通過電子郵件發送《九評》的時候,我們發現國內對《九評》的電子郵件的封鎖是非常厲害的。特別是在「6‧4」前夕,中共發動了對網絡封鎖的一輪新的行動,大概有一個星期,國內的很多網民對上動態網和另外一個突破網絡封鎖非常重要的一個工具無界網都感覺非常困難。在這個期間,通過動態網發表退黨聲明的人數也有所下降,這就對退黨造成一定的影響。後來經過技術人員的一兩個星期的努力,大家又可以比較容易地上動態網了。

在過去一年多來,光天化日下發生的綁架幫助傳《九評》、促「三退」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有好幾千例,被綁架人數,已知的已經超過上萬人。我們曾經整理了一份有70多個迫害案例的文件交給計劃訪華的美國總統……

美國動態網總裁比爾‧夏:真正能夠有條件上網,能夠知道使用這些突破網路封鎖工具的網民的數量是非常非常小的。特別是對中共的歷史,本質認識比較清楚的人很多是中老年人,他們經歷的事情比較多,或者是一些經濟上,生活上比較困難的人,這些人要使用突破封鎖的工具都比較困難。其它的方式,像打越洋電話,或傳真,對他們來說也比較困難。所以所有這些因素導致退黨的渠道還不通暢。所以很多人想退黨,但是沒有渠道……

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很多人在想中共甚麼時候解體?我們退黨的臨界點在甚麼地方,我告訴大家現在我們有兩個臨界點。一個臨界點是中共崩潰的臨界點,一個是人們忍無可忍的臨界點。中國自己承認一年在大陸有8萬7千起群體性事件,群體性事件就是指民眾和官府之間的直接的衝突。高智晟律師到山西發現很多地區老百姓對中共的這種鎮壓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我們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沒有退黨的話,中共會不會解體。它一定會,但是也可能是因為經濟的崩潰,也可能是因為政治的崩潰,也可能是因為軍事的崩潰。老百姓對他們的忍耐到了極限,而出現了官逼民反的情況。

老子講過一句話,叫大軍之後,必有凶年。中國已經承受不起那樣大的動盪了,我們一定要趕在老百姓忍無可忍之前把中共解體掉。所以我們今天看到退黨千百萬,這是一個聲援的活動,也是個慶祝的活動。但對我們每一個人更是個敦促的活動。我們應該更廣泛地把《九評》傳出去,把退黨大潮更深入地更快速地進行下去。把中共徹底地解體掉。我們在跟時間賽跑,我們一定要搶到另外一個臨界點到達之前就把中共解體掉。這樣才能結束中共的一切罪惡。

兩千年前孫子講過「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就是說我跟你打仗,每仗必贏,這還不算最好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沒跟你打,你就屈服了,這才是最好的。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中國人將再次目睹這古老的智慧在人間展現。

轉自《世事關心》http://www.epochtimes.com/b5/6/7/11/n1381987.htm

評論
2011-05-01 8: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