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

神奇的汗衫 抵得住煤氣爆炸救我命

法輪功學員 湖北慧明

一件前後印著「法輪大法好」的汗衫抵得住煤氣爆炸救了我一命(攝影: 大紀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一九九八年的正月初二,我有幸得到了寶書《轉法輪》。當時我住在樓梯下,在微弱的燈光下,一夜到天亮,我一口氣把書讀完,只覺得這是一本好書,教人做好人的書。第二天早晨,我照例叼上根煙,覺的煙好像發霉了,只好扔掉。我多年的習慣是早晨起床後要一根接一根的抽煙,一連抽四五根,每天至少要抽三包煙。我回家新拆了一包煙,還是霉味,扔了。難道賣煙的坑我?我把煙散給來拜年的客人,他們抽了,都說煙好好的,是我的口味有毛病。

從此,我就不再抽煙了。初四還喝醉了酒,初五就滴酒不沾了,端起酒杯就作嘔,頭痛。一位同修恭喜我,說師父管我了。我自己也覺的法輪功太神奇了。一看書,我的煙癮酒癮就無影無蹤了。

得法兩三個月,我在建築隊幫小工,和水泥。我正彎腰和水泥,「咚」的一聲巨響,一隻泥桶從六樓扔下,正砸在我的頭上,我整個身子都撲到水泥堆裏,頭被砸進濕漉漉的水泥漿裏。旁邊的人驚叫著,把我拉出來,我的頭縮進胸部,在鎖骨以下,只剩下下巴在衣領下,當場吐了一口鮮血。工人們抱住我,把我的頭往外扯,嚇的不得了。我說:「沒事,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有師父保護。」他們幫我擦去頭上、臉上的水泥,扶我坐在椅子上。我喝了一杯糖水。頭有點暈。老闆嚇壞了,讓我休息,甚麼時候好了甚麼時候來,工資照發。我說:「沒事,一會兒就好了。」大約坐了半個小時,頭也不暈了,我就照常和水泥。工人們說:「老闆叫你休息,你就休息唄,反正一樣得錢。」我說:「我好了,能幹活了,你們放心吧。」在場的二十多個工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在十幾年的修煉中,我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幾次在邪惡的非法抓捕中走脫。所有事中最神奇的要算那件汗衫的故事。二零零三年,省城同修送我一件珍貴的汗衫。汗衫是白色的,左胸前印有紅色的五個正楷字「法輪大法好」,字不大,呈圓弧形排列,像一個美麗的徽章。後背正中印著「真善忍」三個鮮紅的大字,每個字有拳頭大小。我愛不釋手,穿在身上,騎著三輪車,走街串巷送煤氣罐。我當時靠幫人灌煤氣維生。

八月十日,我給一個用戶送煤氣罐。當時我戴著草帽,上身穿著這件印有「法輪大法好」的白汗衫,下身穿著一條化纖長褲,腳上穿著襪子和皮鞋。用戶說,煤氣灶打不著火,讓我給修修。我就開始調試。我弓著腰,左手扭煤氣灶的開關,右手扭煤氣罈子開關,調試了十幾分鐘,確實打不著火。突然,「銧」的一聲巨響,像打炸雷一樣,藍光一閃,我意識到煤氣爆炸了!在這一瞬間,我右手關緊了煤氣罈子的閥門,感覺全身劇痛,我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

我當時只有一念: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我走到街上,往最近的同修家走去。我感覺滿街人都在詫異的看著我。我也看了一眼,只見我的草帽只剩下兩圈,上身穿的印有「法輪大法好」的汗衫還在身上,只是變成了黃色的,下身的長褲不見了,只穿了一條短褲頭,汗衫的下擺罩在褲頭上,襪子沒了,穿著皮鞋。似乎聽到有人喊:「那個人怎麼像個神經病一樣啊!穿著褲頭和皮鞋跑到大街上了!」

我敲同修家的門,同修愛人開的門,她驚訝的問:「你怎麼啦?」我說:「煤氣爆炸了。」我感覺聲音有些顫抖,渾身火辣辣地痛,幾乎站不住。同修扶我坐下,這時我的眼睛看不見了。同修嚇壞了,他說,我整個人像根燒黑的柴頭,趕緊打 120,叫來救護車把我送到鎮醫院。醫生們都嚇壞了,從來沒見過這麼重的燒傷,他們束手無策,誰也不敢收我,要送我到省城燒傷專科醫院去。我心裏只有一念:「沒事,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會保護我。」我叫同修把我送回家。

同修們用擔架把我抬回家。聽他們說,我滿身起了雞蛋大的水泡,黑黑的,全身腫得發亮,樣子非常恐怖,慘不忍睹。我是個很堅強的漢子,儘管身上像千萬把刀子割一樣劇痛,我也一聲不吭,咬緊牙關,我不願給大法抹黑。我的老伴和兩個女兒哭個不停,來看我的女同修都哭了,同修們都鼓勵我,幫我發正念。

第二天,幾個哥哥和妹妹、妹夫、妻弟等十幾個親近親屬都聞訊趕來,執意要送我到醫院去。我對女兒說:「你在家裝個空調,我就在家裏調養。」當時正值三伏天,每天溫度高達三十九到四十度。親戚們都不同意,怕我死了。妹夫打 120把我拉到市醫院住院。市醫院的醫生診斷為:眼睛瞎了,沒救了;全身77%的三度燒傷;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醫生專門請教了省專科醫院研究治療方案,在病床上放了很多輸液用的玻璃瓶,把我赤身裸體地攤手攤腳地放在瓶上擱起來。除了汗衫遮住的地方,全身皮膚潰爛,晝夜不停的鑽心的疼痛。看過我的親友都哭了,一致認為我死定了。我只有堅定的一念:「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

第三天,醫生給我做手術植皮。手術做了五個多小時,手術期間,我迷迷糊糊的感覺自己飛了起來。往下看,看到幾個醫生在圍著一塊黑柴頭樣的「東西」忙碌著。我知道那是我的肉身。那已經不成人樣了,腫得變形。醫生把我頭髮剃光,揭我的頭皮植皮,揭了三次。醫生用刀子刮我身上的朽皮,像刮南瓜皮一樣,紫黑的爛皮,朽肉都刮下來,剩下紅赤赤的肉和小血管,像剝皮的兔子一樣。

我像一片羽毛,輕飄飄的往上筆直地飛,看到一層層的宇宙天體是那樣的美好殊勝,無法用語言形容。無論是山水 、建築,還是動物 、植物,都像玉石一樣透明發亮,而所有的物體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真善忍」字樣,每個字都像被太陽照射的露珠一樣,閃閃發光,「真善忍」的字遍布宇宙!我感覺到那麼的自在逍遙。我知道這是師父給予我的一切,我知道這是我的世界。我很清楚的要回來,完成我在人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兩個多小時後,我的元神回到肉體,感覺全身劇烈疼痛,每一秒每一分都那麼漫長。感謝師父讓我看到美妙的世界,我明明白白的承受人中的巨難,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我一定能走過去。

手術後,醫生用繃帶把我身上纏緊,三天後,用一壺兌了半包鹽的涼開水淋濕繃帶,然後往下撕,「滋──滋──」像剝皮一樣疼痛難忍。我咬緊牙關,雙手抓著鐵床,痛得像篩糠一樣不停的戰慄著。「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我只有這一念。

第六天時,像這樣的折磨我又遭了一次。我就再也不讓醫生纏了。醫生說我會感染,有生命危險,我說,沒事,我負責沒事。醫生說,也真是奇,這麼大的創面,人腫得都變形了,體溫卻是正常的,血相也是正常的,說我的體質真好。

住了七天,我強烈要求出院,醫生不肯,認為我出去肯定是化膿感染。我叫家人簽字,不要醫院負責,我自己負責,醫生才讓我回家,花了七千多元。

回家後,我又掛了幾天針,就堅持再也不打了。我每天二十四小時用mp3聽師父講法錄音,聽煉功音樂,我好想煉功啊!可是躺在玻璃瓶上動不了。身上不停的流水,水順著玻璃瓶流到床單上,每天換一條床單,床單打得透濕。

聽著師父的講法錄音,身體恢復得很快。十五天後,腫消了。

第二十天,我的眼睛又能看東西了!我能吃流食了。這時,前胸後背,兩隻手臂的上端,被汗衫遮住的皮都長出了嫩皮,紅鮮鮮的,像罩了一件汗衫一樣。這些地方的皮膚,當初也只是起泡,沒有植皮。看見的人都說這件汗衫是個寶貝,保護了我。

好不容易過了個把月,開始長皮了。長皮的過程也是非常痛苦:剛長出的皮紅鮮鮮的,像紙一樣薄。稍微一動,皮就斷了,撕得劇痛,流出淡紅的血水。一夜過後,它又像放乾的稀飯漿子一樣,又長出來了,然後又斷了,又長……唉,度日如年啊!噁……

四十天後,我能夠穿衣服了,生活能自理了,老伴去女兒家照顧女兒坐月子,我自己照顧自己。我的腳不能伸直,不能得力,我用高凳子撐著走路,樓上樓下的動。皮斷了又長,長了又斷,血水粘住衣服,就撕開,似乎劇烈地疼痛的不是我的肉一樣,看到的人個個都說我們法輪功弟子了不起。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煉功,再難我也要煉。十月份,我開始煉神通加持法。我先煉單盤。我的膝蓋一彎,膝蓋上的嫩皮就「叭叭」的斷裂,疼得直哆嗦,我也不管它疼不疼,血往下流,我也不管,橫下一條心,端起左腿就往上拉,腳上的皮,手上的皮,「叭叭」地斷裂,我也不管,就坐那兒聽煉功音樂。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打坐的時間一次比一次長,每天打坐,每天的皮都扯斷了,我也不管,就是要闖過去。

我靠著牆煉動功,一伸,關節窩的皮就「叭叭」地斷裂,流血,我照煉不誤,似乎流的不是血,而是水,裂皮,我照煉不誤,似乎撕裂的不是我的皮,而是撕張跟我毫無關係的紙。半個月後,我開始煉雙盤。這時,皮還是一碰就斷,撕心裂肺的痛,但不再流血了,腳是僵的。

我強忍著劇痛,硬是一分鐘一分鐘的延長打坐時間。同修們看到我痛苦的樣子,不忍心,勸我皮長好了再煉。但我想,等到皮長好了,就定了形了,就是僵硬的,成了廢人了。師父講過「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我就要按師父說的去做,否定那些不好的念頭:「瞎了,殘廢了,落疤痕」,就想著那一念:「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和保護。」

我雙盤煉功後,慢慢的疼痛減輕了,皮膚長好了。神奇的是,我臉上的皮膚完全康復,一點燒傷的痕跡也沒有,據同修們說,比以前還年輕些。身上白一塊花一塊的,在醫院植的皮都爛了,又重新長新皮,而且新皮是刺眼的白色。唯有被汗衫擋住的皮,一次就長好了,顏色白皙正常,可以看到明顯的汗衫的形狀。腳上可以看到襪子口和皮鞋的印記。十個手指甲曾經被燒得翹起來,像燒焦的塑料,卷曲了,慢慢地往前長,長出了十個新的指甲蓋。

事後聽說,這次煤氣爆炸的廚房、客廳所有的電線在那一刻都被剝了皮,主人當時在大門口都被燒傷住院。我單位有兩名同事被燒傷,都是三十多歲,一個是30%的三度燒傷,在省專科醫院住了一百多天,花了二十多萬,脖子還是歪的,破相了;另一個40%的三度燒傷,傷口感染死了。而我僅用了兩個多月就恢復正常,這都是大法的超常,師父的呵護啊!家人都悟到當時如果不去醫院,可能還恢復的快一些。

二零零三年的年底,我就帶著VCD和「風雨天地行」等真相光碟走村串戶。我的親戚、街坊鄰居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為後來勸三退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那件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的變黃的汗衫我珍藏至今。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些照片記錄的是一九九八年四、五月間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情況,有照片也有文字說明,主要方便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當時人們利用晨練時間,自發來到煉功點,人數或多或少,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靜靜地煉習五套功法,場面祥和平靜。煉功結束後,大家又靜靜地離開,準備上班。那是一段多麼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啊。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得法輪大法前,我有多種疾病。如:頸椎疼、腰、腿疼、尿頻、心律過速、心臟偷停等。通過修煉,這些疾病都好了。恩師保護的事例很多,下面僅舉幾例…
  •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在單位裏爭爭鬥鬥的,得理不饒人,都是出了名的,還覺得挺好的。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末,我參加了在長春工人文化宮舉辦的李洪志師父《廣州講法》錄像九天班時,我的世界觀真的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 奇蹟發生了,有一天我嗓子疼的很厲害,嗓子眼堵的很難受,我就到洗手池子去往外咳,居然咳出了一個異物,整體形狀是有八個形狀和大小都相同的像芝麻粒一樣的外表有乳白色薄膜的透明體,組成了一個菜花形狀的大個體。這個大個體的體積比黃豆粒略小一些,每個小個體都是橢圓形,這就是癌(後來詢問醫生知道的)…女外科醫生說那個黑色顆粒叫:「蒂」就是「根」。她從醫這麼多年從沒見過癌瘤能吐出來的,她是信佛教的,以前我跟她講過法輪功的真相,她看在我身上發生了這麼大的奇蹟,對我說:「你信的功真好,孩子,你信吧。」
  • 不相熟的外系同學特地跑來問她:「你皮膚怎麼這麼好!是用甚麼牌子的保養品啊?」江宛芸笑著回答她:「我煉法輪功啊!」江宛芸的父親看到身體不好的人,更是把女兒的例子拿出來談,總是勸人家去煉法輪功。江宛芸慨嘆:感謝命運的安排!走上法輪功修煉的這條路後,不只是得到身體的健康,更讓她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 人生都可能碰上溝溝坎坎、磕磕碰碰,有過不去的就是取命來了。古語雲:「人生一善念,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改變災難命運的最好辦法就是常存善念。請看幾個故事,您就找到了最好的護命辦法。
  • 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甘肅省舟曲縣發生特大泥石流,大片房屋被淹埋在泥石流之下,數千人喪生。災難無情,不過也有死裏逃生的幸運之人。
  • 二零零九年底,該企業一大型運貨車滿載貨物行駛途中,為躲避一機動三輪車急打方向,前輪爆胎後,翻入五六米深的路溝。單位領導聞訊後,帶領員工前去救援,驚人的一幕驚呆了大家,整個汽車大架扭曲,貨箱變形前擋風玻璃全部粉碎,而司機及二位押運員毫髮無損的站在那清理著貨物。大家不敢相信這眼前的事實,這麼大的車禍而三人卻毫髮無損,司機講述完全過程後,在場的人不可思議…
  • 我今年七十來歲,修煉前多種疾病纏身,特別是便血十八年的痛苦叫人飽受煎熬。…經一位同修大姐多次推薦、介紹、勸說,我請回《轉法輪》。當時我坐不起來,自己看不了書,女兒在給我念《轉法輪》的過程中無意感覺自己腹部有法輪了。她也主動修煉上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