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精彩網語 】新散文:中國的春天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5月15日訊】(編者按:大紀元定期把網友的留言收集起來,整理成文)。

中國獨特的體育運動:

領導是籃球,既要緊跟又要使勁拍;
群眾是排球,既要主動接球又要加強攔網;
工作是乒乓球,在檯子上來回推擋不能停下;
問題是羽毛球,一定要把它扣在對方場地裏;
棘手的事是網球,一定要大力扣殺;
調查研究是水球,半天不入門,而且水分還很多;
伺候領導是曲棍球,永遠要弓著腰跑來跑去

中國工會和外國工會的區別在於:中國工會主要組織看電影,國外工會主要組織罷工。

‘打江山的死了,保江山的老了,賣江山的發了,看江山的跑了,挖江山的富了,建江山的拆了,拆江山的升了,愛江山的關了,哭江山的壓了,坐江山的昏了,開寶馬女警花被姦殺了。這個國家就快完蛋了。’

我來替城管說句好話:城管其實好可憐的。拿錢比軍隊少,幹活比警察多,名聲比發改委還要臭。為掙倆喪盡天良的小錢,每天起早貪黑,用沾滿鮮血的雙手辛勤地勞動,還要擔心被各種反撲刺殺。這種斷子絕孫既沒出息又高危職業,還真不是一般畜生能幹得了…

中國最有名的學校:

最大的殺手培訓基地:駕校;
最大的失業培訓基地:高校;
最大的妓女培訓基地:藝校;
最大的文盲培訓基地:技校;
最大的流氓培訓基地:警校。
最大的恐怖培訓基地:黨校??

你們的與我們的

你們的辦公樓奢甲一方, 你們的公車橫衝直撞, 你們的老婆孩子多在西方, 你們的二奶小蜜也很囂張, 你們的住房有國家保障, 你們的待遇總在不斷增長, 你們的吃喝有公款抵帳, 你們的娛樂有賄賂獻上, 你們的私慾每天都在膨脹, 你們的衙門永遠高高在上, 你們的眼裏百姓是待宰羔羊, 你們的座右銘——金錢至上! 你們的外快撈得手都發燙, 你們的格言——有奶便是娘!

我們的供房必須像奴隸一樣, 我們的汽車得給你們避讓, 我們的工作是越來越忙, 我們的工資卻多年不漲, 我們的醫療教育越來越貴, 我們的食物越來越髒, 我們的苛捐雜稅越來越長, 我們的日子越過越絕望, 我們的冤屈已無處申張, 我們的權利已被你們遺忘, 我們民工活得像牲口一樣, 我們礦工每天都在面對死亡, 我們的父母被無情的下崗, 我們的子女就業非常緊張!

我們知道你們虛偽的模樣, 請不要把我們當傻子一樣! 你們的言語都是酒後失當? 你們的行為都是一時荒唐? 你們的孩子都是精英棟樑? 你們的腐敗都是個別現象? 華南虎完全是正龍不當? 礦難都只是礦主無證上崗? 毒奶是奶牛們產奶不當? 楊佳殺人全是無厘頭囂張? 股票暴跌你們監管有方? 銀行巨虧你們真的很冤枉? 你們的開發商瘋狂地明搶, 你們的政績因此而輝煌! 你們的喉舌集體道德淪喪! 你們的磚家叫獸喪盡天良! 你們的形象工程越建越「靚」,我們看像是婊子立牌坊! 你們的雞的屁年年看漲, 我們反而越來越買不起房! 你們說經濟增長世界第一, 而成果卻被你們一掃而光!

你們說房價永遠漲漲漲, 承諾的保障房卻像鼻尖抹蜜糖! 我們說房價太高買不起, 你們偏說我們是「持幣觀望」! 你們說我們是刁民暴民, 其實是你們隊伍裏有太多林嘉祥! 你們的處分不過是換個官當, 你們的失誤總是由我們買帳! 你們的政策從不考慮我們的主張, 你們想法和我們永不一樣! 因為你們權力來自組織上。 這曾經也是你們的政治主張, 難道掌權了就可以統統遺忘? 你們可以把我們帖子刪除, 但永遠不可能把我們嘴給堵上! 我們的選舉只不過是橡皮圖章! 我們其實沒有過高奢望, 窮人一直都很能忍讓, 你們說我們生活都已經小康, 到底還想要怎樣? 我們說人活著不能和狗一樣, 除了吃喝拉撒還得有一點思想, 民主自由是人類共同願望, 我們必須看到公平正義的希望, 你們難道就那麼自信, 我們不會做下一個陳勝吳廣!

當代散文:中國的春天 根據朱自清的《春》改編

盼望著,盼望著,東風來了,中國毒品的腳步近了。

一切都十分新鮮的樣子,欣欣然擺上了貨架。青菜朗潤起來了,魷魚漲起來了,辣椒的臉紅起來了。

荳芽偷偷地從豆殼裏鑽出來,嫩嫩的,綠綠的。水缸裏,池子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黃的,綠的,放一點無根激素、擱一點防腐劑,再來點尿素,綠荳芽白白的,黃荳芽胖胖的。

辣椒、豬肉,腐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爭著搶著趕趟兒。紅的蘇丹紅像火,粉的瘦肉精像霞,白的吊白塊像雪。饅頭裏帶著餿味兒,閉了眼,作坊裏彷彿已經滿是燻肉、麵包、果脯!案板上成千成百的蒼蠅嗡嗡地鬧著,大小的蟑螂爬來爬去。昆蟲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原料堆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爬呀爬的。

「中國食品很安全」,不錯的,像工商局的統計報告安慰著你。電視裏帶來些新調查的有毒食品的氣息,混著記者暗訪的味兒,還有各種有關有害食品曝光的新聞在網上醞釀。不法商販把加工點安在偏僻的地方,正規企業也來了,在原料裏填加各種有害的化學品,做出好看的食品,在大型超市裡賣著。換了加工後的包裝,這時候賣得格外的旺。

死豬肉是最尋常的,一進就是兩三噸。可別惱。看,做臘肉,做燻肉,變牛肉,加班加點地制做著。銀耳、生薑上全熏著一層硫黃,熏出來黃得發亮,工業鹽醃製的四川泡菜也青得逼你的眼。墨汁粉絲,有毒花椒,地溝油,製造出一碗色澤鮮艷的麻辣燙。放眼去,醫院裏,廁所邊,有吃了有毒食品患病的人;還有喝了三聚氰胺的小孩,結著石,憋著尿。他們的頭髮,稀稀疏疏的,在雨裏靜默著。

超市裡的有害食品漸漸多了,吃有害食品的人也多了。城裏鄉下,家家戶戶,老老小小,都趕趟兒似的,一個個都吃過了。積攢積攢毒素,借點藥費,各看各的一份兒病去了。「製造食品在於放藥」,剛起頭兒,有的是技巧,有的是原料。

草莓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裏腳都是毒素泡的,它生長著。

饅頭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回收著,染著。

中國食品像隱秘的殺手,有層出不窮的花招和手段,引著我們死去。

評論
2011-05-15 10: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