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延軍教授暢談天下事:在美國遇神

餘音

孫延軍教授暢談天下事(圖: 希望之聲)

  人氣: 145
【字號】    
   標籤: tags:

今天我們要探討一個特別的話題:孫延軍教授在美國遇神的傳奇經歷。

孫延軍,畢業於吉林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學位。他是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北京市高校師資培訓中心特聘專家,他擁有國內外學術領域的多種學術頭銜。他以對中國佛教禪宗的深入研究,撰寫了中國宗教心理學領域的第一篇博士學位論文。孫教授於2008年獲北京市政府重點學科基金資助,赴美國進行宗教心理學研究。作為一個職業宗教學者,他對人類的信仰體系可謂見多識廣,而且對中國傳統文化有全面、系統、深入的研究。

在信仰自由的美國,孫延軍因為見證了神的存在,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中。5月裡正值5.13法輪大法日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60歲華誕,同時也是大法洪傳19週年紀念日。在這樣一個普天同慶的日子,我們來和孫教授共同分享他在美國見證神的存在,並走入大法修煉的心路歷程。

主持人:您是什麼時候開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
孫教授:我得法非常晚,是於2009年在美國開始修煉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您現居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您能否告訴我們,您現在是哪一種居民身分?
孫教授:我現在是美國的永久居民。我明白您這個問題的意思,您是在問我:是不是以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分,獲得了在美國的合法居留權,對吧?在這裏,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我不是以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分獲得在美國的合法居留權的。當然我知道,以法輪功修煉者的名義申請在美國避難,相對容易。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當初通過律師遞交移民申請的時候,還沒有走入大法修煉。

主持人:我們知道,法輪大法是1992年春天5月13日的時候,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國東北的長春市正式傳出的。到現在已經是19年了。19年前的春天您在長春市居住嗎?
孫教授:我當時在長春,那時我很年輕,春天的時候,我正在位於長春市的吉林大學攻讀中國古典哲學方向的碩士學位。92年的夏天我獲得碩士學位後,就直接留在吉林大學哲學系任教,一直到1999年夏天調入北京工作之前,我都在長春市居住。

主持人:那您當時是否聽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法?是否見過李洪志大師呢?
孫教授:很遺憾,我沒有那麼幸運,我當時沒有聽過講法,也沒有見過法輪功創始人。我知道法輪功創始人曾經在長春市解放大路的一棟普通民宅中居住過,我過去也曾在長春市解放大路的一棟舊的學生宿舍樓內居住過。這棟學生宿舍樓,當時叫「解放大廈」(順便說一下,在1989年民主運動的時候,這棟樓是當時長春市學生民主運動的中心),即便是這樣,我也沒有機緣拜會法輪功創始人。

主持人:那您是什麼時候開始知道法輪大法的?按您剛才講到的,您從1992年春天到1999年夏天都在長春市居住,我們知道,這段時間,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傳播非常迅速,長春市得法的人特別多,而且創始人還多次在吉林大學講過法,吉林大學的很多師生都走入了大法修煉,而您當時竟沒有得法!但到了美國之後,您很快就走入了大法修煉!我想,很多人對此會感到疑惑不解。您能談談這其中的緣由嗎?
孫教授:您這個問題很複雜。我能得這個法,非常不容易,經歷了一個漫長、艱難而曲折的歷程。我先講一下,我在中國大陸為什麼沒有得法。我想主要有這樣幾個方面的原因:首先,我當時對流行的氣功功派有負面看法。其次,我本人所具有的宗教和哲學學術背景,阻礙我認真地去了解法輪功。第三,因為我在學業和事業上持續成功,使我非常自負,不能真正虛心接受別人的善良建議。第四,中國大陸長期的意識形態控制,使我把很多現象視為迷信,根本就不相信。

主持人:當時氣功正風靡中國大陸,您怎麼會對氣功產生負面看法呢?
孫教授:開始的時候,我對氣功是很著迷的。大概是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就迷上氣功了。剛才我們是從1992年說起的,事實上我在1985年的時候就從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考入了吉林大學哲學系。從85年秋到99年夏,我一直住在長春市。記得1986年的時候,我在長春市四分局附近的一個書攤上看到了一本《氣功與科學》雜誌。那裏面有關氣功的種種神奇描述深深地吸引了我。以後,凡屬有關氣功方面的雜誌和書籍我一定要閱讀,我自己買一部分雜誌,也到圖書館借閱雜誌。那光看也不行啊,那得練呀!於是就自己照著書練,一開始,什麼功法都想試一試,但馬上發現有很多流行功法有點吹牛,說理也不清楚,實際練起來和它們介紹的情況大相徑庭。由於我在大學本科學的是哲學,我還特別喜歡中國古代哲學,後來我在學專業課時,對有關佛教和道教的內容就特別重視。我發現大多數氣功功法都是從古代宗教典籍上東抄一點,西摘一點,拼起來的。或者,只截取古書中的一段。很多氣功師,也沒什麼真本事,就是為了出名、賺錢。我就想,有跟他們學這功夫,那還不如自己去圖書館讀《大藏經》和《道藏》呢!

主持人:後來您去讀《大藏經》和《道藏》了嗎?
孫教授:當然去讀了!但發現很難讀,第一是內容晦澀,第二是東西太多。好在有老師指導我,有圖書管理員幫助我,再多、再艱澀的東西我也能找到學習的路徑。我知道不能全看,得找重要的東西看。這麼多功法,不能都練,我得選最好的功法去練。大家知道,《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只是一個石猴,人家開始求仙訪道的時候,還知道只求長生不死之術,而一般的世間小道人家還不學呢!後來我經過認真研究發現,只有兩類功法值得學,一是佛家的禪定,再就是道家的內丹。由於我當時對宗教修煉知識一知半解,比較佛道兩家,我認為佛家雖然能練出特異功能,但最終身體還是死了。道家不僅能練出特異功能,而且能延長壽命。所以道家更好一些。於是下定決心以修煉內丹為主,同時,我認為,如果佛教和印度瑜伽的修煉法門中有可取之處,也可以在修煉內丹時借鑑。

主持人:既然您想修煉內丹,那您對神仙是怎麼理解的呢?您當時相信神仙是真實存在的嗎?
孫教授:我當時認為神仙只是修煉出特異功能的人,他們比別人活得時間長一點,或者壽命是別人的幾倍時間長,但最終也得死。比如張三丰的一生,宋、元、明三代都有記載。大概活了二百多歲。至於說萬劫不死,不可能!而輪迴轉世、天國地獄之說,不過是怕人類道德敗壞,嚇唬人們的。但這種說法對形成良好的社會風氣有正面作用。從大學時代,一直到來美國之前,我都是這樣看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內丹修煉在中國古代源遠流長,修出了許多大覺者,如果能修煉圓滿也不錯,那您當時修煉內丹了嗎?
孫教授:我嘗試修煉了一段時間,練過氣功的人都知道,有些功法是要意守的。但由於我當時很年輕,心態不穩,常胡思亂想,而用意又太急,太執著於意守,結果弄得頭昏腦脹、精神萎靡。後來打了兩個多月太極拳,才算把身體恢復過來。通過這件事,我體會到,修煉內丹需要安靜的條件,而在學生宿舍是不行的。同時心態要好,而我當時的心態不穩定。還要有明師指導,因為有些問題我還沒有弄清楚。我決定,在年輕的時候先把修煉內丹的詳細方法、步驟搞清楚。同時多讀一讀儒、釋、道三教的經典,把心態修養好。等到我年老退休之後,有空閒時間了,再專心修煉也不遲。為了給我的這段修煉經歷做總結,我的本科生畢業論文的選題是,從哲學的角度,闡釋被古人尊為丹經之王的《周易參同契》。題目是:《人類文明的新大陸--對氣功古籍〈周易參同契〉的哲學思考》,請當時在吉林大學研究道教的一位老師做指導,畢業論文被評為優秀論文。

主持人:那您當時有沒有讀過《轉法輪》這本書?
孫教授:我在吉林大學,連續讀書、工作。在法輪功開始傳播的時候,就聽人介紹過法輪功,但我當時對流行的氣功功法已經沒有任何興趣了。95年的時候開始有學友極力向我推薦法輪功,但我想,我的專業就是研究如何修煉的,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呢?有些研究自然科學的人練法輪功,我認為是因為他們缺乏人文科學的知識;有些哲學教授練法輪功,我認為這些人不懂中國文化;後來,有些研究中國文化的人也開始煉法輪功,我認為這些人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解不全面、不深入,對中國傳統宗教修煉法門不懂,才做這樣的選擇。我私下認為,對流行的事物,一定要保持足夠的冷靜。直到1999年上半年,我將要離開長春赴北京工作之前,才粗略讀了一遍《轉法輪》。當時我有一位師長,學問很好,人也很好,我很尊敬他,他極力向我推薦法輪大法,並贈送了我一本《轉法輪》,記得是藍皮的,前面有法輪圖形後面有一朵蓮花。並再三囑咐我「一定要連讀三遍」。我盛情難卻,只好硬著頭皮讀了一遍。

主持人:您當時讀完《轉法輪》之後,有什麼感受?
孫教授:因為我當時生活閱歷太淺,對學問的看法也過於偏執,並且由於學業和事業一路順風,不免躊躇滿志、目空一切。我當時還不懂得,什麼樣的道理才是最好的道理;也不明白,對於一個道理,什麼樣的表達方式才是最好的表達方式。我當時認為什麼樣的書才是好書呢?就是那些讀完了得琢磨一段時間的書才是好書,另外語言表達也要精美。比如,《道德經》開篇就講,「道可道,非常道」,像這樣的話您得尋思半天才會明白一點。或者您得反覆看,才能明白個中道理。另外,我過去看的一些丹經,諸如《周易參同契》和《悟真篇》等,都是用精美的韻文或詩詞寫成的。我認為這才真叫有水準。初讀《轉法輪》之後,我發現這也寫得太簡單了。文字淺顯,看一眼就明白,不用思忖。裏邊使用的一些概念,也都是民間流行的,不用特別解釋。唯一可取之處,就是這部書通篇都在勸善,讓人做好人。我當時就想,我的那位師長還讓我連讀三遍呢!這樣淺白的書,讀一遍就全明白了,讀三遍,那也太耽誤時間了。反過來又想,這本書既然讓人做好人,而且還有這麼多人信,這對提高整個社會的道德水準肯定有好處。這樣,我也不能說這本書不好。後來,我的那位師長就和我聯繫,問:「我送給你的《轉法輪》,你讀完了嗎?」,我說:「讀完了」。又問:「讀了三遍嗎?」我猶豫了一下,回答說:「是三遍」。他接著問:「感覺怎麼樣?」。我說:「寫得好,我到北京去練!您放心吧!」事實上,我當時內心裏根本沒有把這本書當回事。我記得,我是1999年7月5日到首都師範大學報到的,然後就是暑假。開學以後,中共已經開始鎮壓法輪功了,當時掀起了全民揭批法輪功運動。從那時起,到我來美國之前,我再也沒看過大法書籍。

主持人:您當時參加批判法輪功了嗎?,您對這場批判怎麼看?
孫教授:我沒有寫文章,但當時黨內有討論會,我當時是黨員,按規定需要在會上表明態度。因為,我當時不信神,也不明真相,所以我大體是這樣說的:「法輪功肯定有良好的祛病健身效果,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多人跟著學。學法輪功的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如果說,法輪功宣揚有神論,是愚昧的迷信。但是現在我們用自然科學道理來批判法輪功的做法也很愚昧。信仰和當代自然科學並不在一個層次上。一個層次需要修身、養性、領會、體悟,而另一個層次需要觀察、試驗、測量、推理。信仰領域的問題,還是要用信仰的方法來解決。我們應該認真研究信仰領域的基本規律。而我們現在是用一種愚昧來對抗另一種愚昧,都不可取。」當時,我們學校一看我的表態,就知道我不是法輪功學員。因為,當時中共當局發現,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不管在人前還是在背後,決不會說法輪功不好。所以,我在這場政治運動中算是過關了。一直到2008年我來到美國之前,這個基本認識都沒有改變!

主持人: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問您,您的專業領域是宗教心理學,您的研究物件都信神,而您卻不信神,那您以您的不信神的心理,怎麼能準確察知信神者的心理呢?
孫教授:您這個問題,宗教心理學界是這樣解釋的,即:信神者,或特定信仰體系內的人,從心理學的視角來研究這種信仰本身,能準確描述相關信仰活動的心理體驗;但不信神的人,或者信仰體系之外的人,他用心理學的方法來研究相關信仰,能保證研究結果的客觀公允。所以,學界認為,兩種方法都有價值。

主持人:通過您剛才的回顧,我們可以看出,您的思想意識,和法輪功修煉者的思想意識,是有巨大差異的。那您到美國後,究竟是什麼機緣使您的世界觀在短時間內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並最終走入大法修煉之中呢?
孫教授:我來到美國後,在最初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裏,內心深處發生的變化可以用翻天覆地、驚心動魄來形容。其中心路歷程的曲折、複雜,難以盡述。簡單地說,有這樣非常關鍵的幾步,決定我最終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第一,通過再讀《聖經》,體驗到了神的真實存在。第二,通過閱讀《九評》,對中共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並認為法輪功群體值得尊重。第三,通過看《神韻》,受到巨大的心靈震撼,消除了對法輪功的隔閡。第四,通過接觸法輪功學員,感受到了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境界,我為他們的虔誠、善良所感動。第五,再讀《轉法輪》,幡然醒悟,過去對宗教信仰中的許多疑問,都得到了圓滿解釋。

主持人:看來,信不信神的真實存在,是決定您對法輪大法態度的一個關鍵問題,您能否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您是如何從一個無神論者,最後變成有神論者的?
孫教授:我於2008年4月3日來到美國夏威夷大學訪學,作宗教心理學研究。搞這個領域的研究不能只讀書,還得深入美國的宗教生活,就選了當地的幾個教堂去參觀。後來一位牧師,看我對基督教感興趣,就送了我一本英文版《聖經》;而一位虔誠的華裔女士,送給了我一本中文版《聖經》。我就對照閱讀。計劃在離開美國返回中國大陸之前,把《聖經》讀幾遍。我過去在中國也讀過《聖經》,感到他只是西方文化的象徵。但在美國讀《聖經》,感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當我讀完《馬太福音》的時候,我深深為耶穌基督的智慧所折服,感到耶穌講的道理平易而深刻,是濟世救人的肺腑之言。我猛然醒悟耶穌的道理是真實的,耶穌的故事也是真實的!根據我對宗教的研究和理解,耶穌的神跡也不難解釋。當我確信這一點之後,我的內心瞬間體驗到一種平安喜樂的感覺,這種感覺竟然持續了數週時間。我感覺我周圍的世界比以往美妙了許多。後來,我在教堂中和一些年長的虔誠基督徒作印證,他們也都有大致相同的經歷。於是,我體驗到,神是真正存在的!

主持人:既然您在讀聖經的時候,獲得了這樣深刻的體悟,那您當時為什麼沒有加入基督教會,接受洗禮,並變成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呢?
孫教授:因為,我是研究宗教信仰和修煉的,我自己對這個領域有很多需要解開的疑惑。讀完《聖經》之後,我覺得還有許多疑問需要進一步探討,以求得更圓滿解釋,所以,我當時沒有變成一個基督徒。但我的世界觀確實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主持人:您的這段經歷真是很寶貴,看來信不信神,把人分為兩個世界,有天壤之別啊!那您是怎樣讀到《九評》這本書的呢?當時讀《九評》有什麼感覺?
孫教授:我讀《九評》是因為朋友的提醒,有些朋友看我初到夏威夷每天閱讀資料,忙忙碌碌。就對我說,您在美國,只有幾個月的時間,您怎麼能看完這麼多資料呢?你應該把中國大陸看不到的資料收集好,拷貝下來,回去慢慢閱讀。我一聽,對呀!但現在學術論文都有資料庫,在中國也可以查找。那什麼資料是看不到的呢?後來一想,中國大陸禁止出版的資料才是我看不到的。根據朋友的建議,按我的這個學科的性質,收集一些有關法輪功、基督教家庭教會、西藏流亡政府的資料,可能回去會有用。法輪功在海內外影響最大,我就決定,先看法輪功的。在大紀元的網站上,我發現《九評》這本書被放在了顯要的位置,我想,應該先讀一讀。我一讀,感覺很震驚,法輪功竟能寫出這樣好的書?因為我在中國大陸經常給雜誌和出版社審稿,什麼樣的論著有什麼樣的水準,我還是有判斷能力的。另外,我又想,共產黨這樣壞嗎?是不是因為法輪功反共,故作這樣的誇張呢?因為美國沒有資訊封鎖,想求證什麼,比較容易。找資料一印證,發現《九評》講的都是真的。我意識到法輪功不簡單,裏面真有人才,非等閒之輩,值得尊重啊!後來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在《九評》的影響下,我於2009年初公開聲明退出了中共。

主持人:您剛才講,您通過看神韻,受到心靈震撼,消除了對法輪功的隔閡。您能具體談談這個隔閡到底是如何消除的嗎?
孫教授:應該說,看了《九評》,您不得不尊重法輪功;看了《神韻》,您不得不仰視法輪功!我在吉林大學哲學系主講了7年美學課,對文藝是有發言權的。我在北京也現場見識過許多高水準的文藝演出,但這些表演,在藝術格調上和神韻無法相提並論。2009年3月31日,我在檀香山有幸第一次欣賞《神韻》,《神韻》純正的藝術內涵,無與倫比的藝術格調,精湛的藝術技藝,使我受到了巨大的心靈震撼,我為我們華人能有這樣高的藝術成就,而感到由衷的驕傲和自豪!我特別喜歡其中的一個節目,叫《婆羅花開》,我感到這個舞蹈聖潔美妙、超凡脫俗。我過去在讀佛教經典的時候,多次讀過釋迦牟尼有關:優曇婆羅花三千年一開,屆時法輪聖王下世度人的預言。我當時認為,這只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傳說而已。後來聽說,現在優曇婆羅花已經開了,但我不知是真是假。看完《神韻》後,我特意仔細搜集、甄別了有關優曇婆羅花開放的各種資訊。最終我確信,真有優曇婆羅花,而且真開了!看來,不僅耶穌的事蹟是真的,釋迦牟尼的事蹟是真的,那法輪聖王也是真的!我就琢磨,難道當年釋迦牟尼的預言就應在法輪功上?要說影響大、傳播廣、傳播迅速,那其他信仰體系是無法與法輪大法相提並論的。但我轉念又一想,即便釋迦牟尼的預言應在法輪大法上,但法輪大法這個法門本身究竟高明到什麼程度?這是個問題!我據十年前初讀《轉法輪》的印象,對這一點,還是持保留態度的!但毋庸置疑,《神韻》晚會確實拉近了我和法輪功修煉者的距離。正是因為看了《神韻》的緣故,從那時起,我認為,我和法輪功修煉者是同一類的人。後來紐約和DC的法輪功學員紀念4.25十週年,舉行大型集會,邀請我參加。我認真思考了一下。覺得法輪功學員虔誠、善良而又才華橫溢,我應該見見他們,應該交這樣的朋友,就去了。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您接觸到法輪功學員後,您感受到了他們的修煉境界,您能否舉一個具體的例子,談談您從他們身上,到底感受到了什麼?
孫教授:紐約法輪功學員紀念4.25集會之後,由於太忙,大家當天中午都沒吃飯,有個法輪功學員就邀我們幾個人一起去一家中餐館用晚餐。我盛情難卻,只好客隨主便。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我出外講學或遇上學校公務,也經常到飯店聚餐,但中國大陸的飯局吃起來很累,因為大家總是各懷心腹事。所以說,我每次吃飯前,落座之後,總是先把在場的每個人的心理推斷一番,以免在和他們交往中產生失誤,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但和法輪功學員在一起吃飯,我什麼都沒有想。吃完飯後,我猛然一驚!發現自己這次竟然沒有揣測大家都在想什麼?我一個人,在這樣陌生的環境中,為什麼不作戒備呢?我反覆思考後,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就是因為,我和這些人在一起有安全感,和法輪功學員相處的氛圍是和諧的、美好的。這種氛圍,是在海外的任何一個華人團體中都沒有的。法輪功學員可信、可靠!當然,法輪功學員的優秀品質很多,我不能逐一道來。

主持人:您在什麼時候開始重新讀《轉法輪》的?您這次從《轉法輪》中究竟領悟到了什麼呢?
孫教授:4.25和平抗暴十週年集會過後的第二天,有法輪功學員就問我:「您看過《轉法輪》沒有?」我客氣地說:「十年前看過一遍,是讓人做好人的書。」法輪功學員對我說:「看一遍不夠,這部書不僅是讓人做好人的,是讓人修佛的。」勸我說:「您再看一看,肯定不一樣。」我想,盛情難卻,那就再讀一遍吧!這次,打開《轉法輪》,開篇是《論語》,一讀,發現短短的幾段文字氣勢恢弘、意境非凡。我就想,這得什麼樣的胸襟、氣魄、境界才能寫出這樣的文字呢?十年前的時候,我怎麼就沒有這種感覺呢?我意識到,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十年前的我了。我經過十多年的教學、科研的經驗積累和生活歷練,加上我為社會不同階層、不同職業、不同地域、不同群體的人講過課,我的見識已經遠非當年可比。已經知道,最好的表達方式,就是用最淺白的語言講最高深的道理。真相的大門已經對我豁然敞開!第三天,我在DC,在一位學員家裏,讀到《轉法輪》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我馬上意識到,這段文字,如果沒有真切的修煉體悟,沒有見過相應境界,是寫不出來的。看來這部法是真的!後來,我回到夏威夷後,一口氣讀完其餘部分。感到我在過去有關修煉問題、宗教信仰問題的許多疑問,全部得到了圓滿解釋,這部書確實是用最淺白的語言,講了最高深的道理,可謂天機盡洩!我當時立即就產生了一種緊迫感。我想,我怎麼這麼不幸呢?十年前我為什麼就沒看出來這些內容來呢?同時又感覺到很幸運,我畢竟今天看出了門道,得到了這部上乘大法!那就趕緊修吧!從此,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後來,我反覆讀《轉法輪》,發現每讀一次都有新的啟發,直到現在,依然如此。和十年前初讀《轉法輪》相比,我現在感到,這部經文的高深道理、豐富內涵,值得我永生領悟!

主持人:從您明白了真相,走入修煉,到今天,您在修煉中體會到了什麼呢?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
孫教授:首先說明一點,我很慚愧,我不夠精進,我的修為很淺。但我也確實體驗到了很多美好的境界。我的體會很多,很難盡述!我只從諸位朋友易於理解的角度出發,講幾點。第一,就是用真、善、忍的原則處理世間的任何事務都能得到好的結果,甚至很尖銳的矛盾都能善解,心態變得越來越平和。第二,我感覺身體變得越來越輕,過去的許多不適,不翼而飛,精力十足,思維敏銳。第三,我感到宇宙萬物都是有生命的、有靈性的、和我都有親和感,我每天都生活在美妙的意境之中。第四,我對道德原則能堅持、在生活習慣上能自律。而在過去,我雖然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比如我希望自己像孔子那樣仁愛、像佛蘭克林那樣勤勉,可我做不到!我在首都師範大學帶研究生的時候,一般新生入學的第一次課,我不和他們探討專業問題,而是和他們討論道德行為規範,並把孔夫子的《論語》和《佛蘭克林自傳》作為必讀書推薦給他們,而且強調要把堅守道德律令的重要性,擺在專業學習之上。希望他們以此為借鑒,建立起每個人自己信奉的道德行為規範。但我發現,一個不信神的普通人,堅守道德律令是很困難的。但現在,如果我發現自己在思想和行為方面,有什麼地方不符合「真、善、忍」原則的時候,我馬上就去改正,而且也能改正。以上,就是我在修煉中的初步體會。

主持人:聽了您的這段在美國遇神的傳奇經歷,真是曲折複雜。您通過艱難求索,終得正法的心路歷程,一定會給我們很多有益的啟發。好,謝謝孫教授!
孫教授:謝謝主持人!謝謝朋友們!

--轉載自希望之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勤得利農場位於黑龍江省東北端,臨近中俄邊境,民風淳樸。雖然有些偏僻,法輪大法的洪恩也澤被了那一方水土、那一方人。因祛病健身有奇效,一九九七年正月開始,大法在勤得利農場迅速傳開,受益者日眾。以下是當年大法在那裏弘傳的一些故事。
  • 採訪者的話:在我周圍,有很多學術界、科技界的專家、哲學博士,碩士、教授都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雖然走進修煉的緣由不盡相同,但是,他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都很大。而且,他們都經歷了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卻依然堅持修煉,對法輪功的信念毫無動搖。是甚麼力量使他們在巨大壓力和困難面前能夠堅守信念?法輪功到底怎麼樣,能讓這些有思想、有頭腦的學者專家堅信不疑?帶著這些疑問,我採訪了幾位哲學博士、教授和專家,希望通過他們的修煉經歷和心路歷程,解開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輪功真相。
  • (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法輪功在中國曾經在7年內吸引上億人修煉。中共1999年開始對法輪功全面污蔑宣傳及鎮壓後,法輪功學員已經持續12年以和平的方式向世人講真相。法輪功學員需要以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在社會及家庭中都體現出這一理念。
  • (大紀元記者夏墨竹澳洲墨爾本採訪報導)她曾經是大地主的千金,抗日戰爭結束時差點被日本兵用槍打死,蘇聯紅軍來了,大馬隊搶劫了她家的煙酒還有小雞,連同幼年的她一起綁在馬上擄走。幾經生死的她成年後被中共政權打成「黑五類」,成為地富反壞右的狗崽子,背著黑鍋被鬥了幾十年。往事不堪回首,對未來,已是花甲之年的她也未抱希冀。1999年7月法輪功在大陸遭到中共鎮壓,同年12月,66歲的劉祥女士在中國偶然間瞭解到法輪功,她如獲至寶,開始修煉法輪功。
  • 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60歲華誕。一位法輪大法老學員,曾多次見證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大陸傳法的經歷,他說,“每次當我沉浸在幸福的回憶中時,都會看到一些神奇的景象,或聽到一些美妙的音樂。”今天這個特別日子,他寫出以下回憶中的點滴,和世人分享。
  • 一九九四年七月五日,正值大連二期班師父講法傳功期間,突然來了一對法國來的父子,神情焦急的請求見師父,他們家的小孩得一種病,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就像植物人一樣,到處尋醫,均無辦法。後來到教堂祈禱,請求主的幫助,得到神的啟示,孩子的病只有正在中國傳的法輪功能治。…電話打通了,那邊的家人說:「今天早上八點左右,只見一道金光從外面進來,直射到孩子身上,不一會兒,孩子就睜開了眼,說『媽媽,怎麼了?』接著孩子就會動了,還能下地走了。」
  • 母親說:「昨晚我做夢,來了個唐僧打扮的師父教我煉功,還帶了個瘦男孩。」 玉梅心頭猛地一震,她忽然想起母親從小就信佛、敬佛,心地善良又能吃苦,難道這就是高人點化嗎?
  • (大紀元記者陳璐溫哥華報導)定居在加拿大溫哥華的楊女士來自北京,今年73歲了。她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初經朋友介紹,得到一本《中國法輪功》,打開以後愛不釋手,一個晚上就看完了,感覺書裡講的道理太好了,這就是她一直以來想要找的功法。她說,“我有幸聆聽了師尊早期的傳功講法,得法後,不管經歷了什麼磨難,我都沒有動搖過”。
  • 法輪功給世界中上億人帶來福音,從一九九三年以年世界各地政府、團體表彰法輪功給世人帶來福音,累計各界褒獎有1632通、支持議案有313件、支持信函有1154封以上。但是,世界上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的真相,甚至被中共惡黨國家機器的邪惡謊言欺騙而不自知,故特編輯此專輯,從史實讓人能了解法輪大法真相,從而發現一條生命真幸福的道路。…(本篇)每當捧起《轉法輪》,讀到第三講,「我們上次在吉林大學辦班時」那一段法,作為吉林大學大法弟子,我們都感到格外幸運和榮耀。
  • 我像一片羽毛,輕飄飄的往上筆直地飛,看到一層層的宇宙天體是那樣的美好殊勝,無法用語言形容。無論是山水,建築,還是動物,植物,都像玉石一樣透明發亮,而所有的物體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真善忍」字樣,每個字都像被太陽照射的露珠一樣,閃閃發光,「真善忍」的字遍布宇宙!我感覺到那麼的自在逍遙。我知道這是師父給予我的一切,我知道這是我的世界。我很清楚的要回來,完成我在人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