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倒銅旗

秦瓊鍥而不捨用雙鐧砍倒銅旗
袁榮易
  人氣: 159
【字號】    
   標籤: tags:

《秦瓊倒銅旗》這齣戲在京劇裏幾乎已消失,然而在台灣的北管戲裏卻非常盛行,唱的是崑曲「十牌」,包括【新水令】、【步步嬌】、【折桂令】、【江兒水】……等,為南北合套中的一種,在京劇裏有些武戲也用到,如《乾元山》、《石秀探莊》、《淮安府》等,有人簡稱此套數為「新步折江」,乃取前四曲之首字也。其中的南曲原屬仙呂宮,與雙調北曲合成一套,所以此套數也叫「仙呂入雙調」。

台灣的《秦瓊倒銅旗》出自潮劇,潮劇源流非常古老。潮劇大鑼鼓戲《秦瓊倒銅旗》是從西秦戲傳奇武打和白字戲鑼鼓伴樂脱胎而來。在台灣六、七○年代以前,電視尚未流行的時候,廟會慶典總要請戲班演戲酬神。所有北管戲班都會演《秦瓊倒銅旗》,有一句台灣俗諺說:「懶懶馬也有一步踢,歹歹戲也會一齣倒銅旗」,意思是說再怎麼差的戲班,也都會演《倒銅旗》這一齣好戲,就像一匹馬也懂後踢;此二例在比喻一個人再怎麼差,也有一些可取之處。

《秦瓊倒銅旗》是如此普遍,在大的廟會上,甚至是「雙演」:就是搭兩倍大的舞台,中間隔著樂隊(文武場),同時兩組人各自演《秦瓊倒銅旗》,觀眾聚集觀賞可達一、二萬人之多。
此戲最大吸引人之處,應該是秦瓊連續四遍的雙鐧舞,也稱為「鐧套」,配上演員高唱、樂器演奏、鑼鼓喧騰。一種磨礱砥礪、不屈不橈、奮戰不懈的表演「科儀」,就能夠那麼感動人。秦瓊堅持把銅旗敲倒,就像台灣人創造經濟奇蹟的能量一般:人民天生具有一種不辭辛勞的「打拼」精神。


羅成知道來倒旗的是表兄秦瓊,脫隊到西圍面見秦瓊。

其實,最後銅旗如果沒有裴元慶鬼魂來幫助,用火炮炸死銅旗陣內埋伏的眾多兵馬,秦瓊一定會分身乏術、力竭而亡。而銅旗陣若不是由羅成指揮,他命令躲在旗斗裏的兵不許施放冷箭,秦瓊也不可能成功。這劇的編法,有點出乎人的意料。秦瓊付出的是「不退縮」,其他麻煩事,似乎由神給安排好了,自有適當的人去承擔、去解決。


《秦瓊倒銅旗》秦瓊穿元帥服上場

故事是講隋末之時,李密投奔瓦崗,程咬金讓位給李,李封秦瓊為掃隋大元帥,命其破五關。秦瓊一路連破三關,到泗水關時,靠山王楊林(楊義成)奉隋煬帝之命擺下銅旗大陣,並修書羅藝請求相助,羅藝命子羅成前往助陣,羅成行前問母親,才知來倒旗的乃是表兄秦瓊,母命其暗助之。


秦瓊單人騎馬持槍來到銅旗陣。延樂軒演出,北藝大傳統音樂系同學支援。


秦瓊手持雙鐧。雙鐧之柄久未使用已龜裂,演員只好在較高之處執拿。


秦瓊轉身舞鐧。


秦瓊第一次未將銅旗擊倒,回過身看著銅旗,想著怎麼把它擊倒。


秦瓊對著銅旗下梢攻去。


秦瓊舞動雙鐧,再次對銅旗猛攻。


秦瓊攻打銅旗下梢。


羅成先至西圍面見秦瓊,告以銅旗陣之機關及破陣之法。守銅旗將軍東方白與東方紅,先在校場與羅成操兵排陣,當守護銅旗時,羅成命令二將不可用亂箭傷人,二將對羅成始起疑心。秦瓊四番倒旗未成,最後獲故戰友裴元慶之亡魂相助,銅旗遂倒,羅成與秦瓊再殺二將,終得破陣。


秦瓊攻打銅旗又一次失敗,他仍發揚蹈厲,不肯休息。

《秦瓊倒銅旗》影響所及,其它戲種也紛紛仿傚,如台灣著名布袋戲演師黃海岱(五州園掌中劇團),十八歲第一次擔任頭手,演出的就是《秦瓊倒銅旗》。晚年他在公職人員選舉場合示範布袋戲表演,也喜歡手擎秦瓊布偶,唱著《秦瓊倒銅旗》戲中的崑曲。


.清末版畫,羅成協助秦瓊共同擊倒銅旗。雙方背後各有屬於自己的大隊人馬。

此外,台灣北部「正一派」道士熟習北管,也吸收一些戲劇表演程式,例如「禁壇結界」科儀借用《秦瓊倒銅旗》的表演程式,「飛罡進表」科儀引用北管戲「跳臺」的表演程式,而北管絃譜及吹譜也成為科演的過場樂,並將北管鑼鼓配合上頌經的唸白與做表,顯得氣勢不凡。有些法國人喜歡道士,花幾年時間學會這些科儀,回去當了法國道士。反而我們自己不認真,只當成是迷信、是賺死人錢用的,不當一回事,這些文化沒人關心之下將迅速的消失。再過一陣子,兩岸的人偶而聽到《倒銅旗》這個辭彙,可能是一臉茫然,不知那是甚麼東西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獅子樓》包括武松訪鄰告狀、殺西門慶這些情節。水滸傳改編的京劇,如《翠屏山》、《時遷偷雞》,《烏龍院》等與水滸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個性的發揮上,深具戲劇張力,編劇者可說是一位飽經世故、卻又不落俗套的達人。戲中配搭一個小小的角色,都讓人覺得興味盎然。蓋叫天口訴「粉墨春秋(二)《獅子樓》」(《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講到《獅子樓》主要是文場子,顯現武松的理智性格,這些文場子戲如不能演得俐落,後面《獅子樓》與西門慶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為兄報仇的「義兒」(意義、層次), 因此交代「義兒」很主要。俗話說:「學會前文義,才知後文通」,蓋叫天的武松戲,比起別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這個「義兒」。
  • 戲曲演出的長短,其實與演員的詮釋能力有關。尤其從「摺子戲」裏,最容易看出由演員所決定的時間感。今天介紹《七郎托兆》這個摺子戲,單獨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時,主要是看主角楊七郎的表現,他花臉虎虎生風的唱腔,與父親楊繼業陰陽兩隔,急著安慰父親,並辭別父親,其中唱到:「孩兒我再不能多行孝順,再不能與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與爹爹牽馬墜蹬,再不能統雄兵去把賊平」,感人落淚。在此情境中,演員較有發揮,時間的感覺就不一樣。如果少唱(俗稱「馬去」)兩句,立刻會變得太短。
  • 京劇《打姪上墳》,又稱《狀元譜》。由打姪、上墳兩個段落所構成,兩個段落分別講了兩個風俗習慣,一是「開倉放糧」,一是「清明掃墓」。這齣戲,簡而有力說明文化的力量,幫人達到連繫、溝通、互動。人與人的裂痕,藉此得以彌補。族群或社會出現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攜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環境調整變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