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靜:簡愛的尊嚴

沉靜

女主角簡愛由新生代女星蜜雅娃絲柯思卡(左)擔綱(圖/原子印象提供)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19日訊】從1847年夏洛蒂‧勃朗特的小說《簡愛》問世以來,就贏得了一代又一代讀者的心。迄今為止,《簡愛》是被改編次數最多的文學名著,已19次搬上大銀幕,9次拍成電視劇,還有各種話劇、歌劇、芭蕾舞等版本。

觀眾耳熟能詳的故事,書迷倒背如流的台詞,翻拍率如此之高,珠玉在前,能否超越的挑戰巨大,但仍有電影人情有獨鍾、知難而上,影迷們鑑賞品評、樂此不疲,這就是經典不朽的魅力。

2011年新版的《簡愛》(Jane Eyre),在把握原著精髓的基礎上有所創新,令人驚喜。影像細膩生動,既有哥特風格的驚悚迷離,又有唯美的詩情畫意。每個鏡頭都很講究,爐火或燭光映襯下,人物面部輪廓有著油畫般的質感。男女主角形神兼備,激發出奇妙化學反應,又能互補平衡,演來令人信服。總之,我看得津津有味,再一次地共鳴感動。

開場出新意

沒有平鋪直敘,影片匠心獨具地以簡愛從莊園出走開始,引發懸念和思考,直接切入簡愛的精神實質。

那是最艱難的時刻,剜心透骨的抉擇,但她還是毅然決然地走了。

狂風暴雨,電閃雷鳴。這位披斗篷的年輕女子,在無邊蒼涼的荒野踽踽獨行。她側臥在青石上哭泣,肝腸寸斷;躺在搖曳的荊棘草叢間眼淚長流,孤絕淒楚。那種天地同悲、萬物感應的情景,震撼又壯美。

俯瞰鏡頭下,在泥濘的十字路口,小小的身影舉步彷徨,隨即,她果斷地踏上正前方的路。

走啊走,又冷又餓,發著高燒,一次次跌倒,咬牙掙扎著爬行,她昏了過去。牧師聖約翰和妹妹收留了她。

病榻上的簡,腦海中閃回著過往經歷:寄養在舅媽家被虐待的童年,在孤兒院長大的少年,18歲時到桑菲爾德莊園當女孩阿黛拉的家庭教師,與主人羅切斯特相戀,卻發現羅切斯特已婚有瘋妻的事實。重創下的簡,不顧羅切斯特的苦求,拒絕做情婦,黯然出走。

穿越時空的精神美

比起以往的大齡成熟版,來自澳洲的米婭,離18歲的簡愛最近。緊抿的嘴唇,清澈的眼神,柔弱的身姿,那種看似平淡安然、卻暗香內蘊的古典,很特別。恍若從時光隧道走出,鬢髮上還掛著維多利亞時代的露珠,樸素清新,又帶有幾分神秘和力量。

在英國小說史上,簡愛是第一個不藉助外貌身材,僅以人格尊嚴和心靈美贏得愛情的女主人翁,並且成為穿越百年時空綻放異彩、深入人心的女性典範。

「你以為我會留下來,成為你覺得無足輕重的人嗎?你以為我是一架自動機器嗎?一架沒有感情的機器嗎?……你以為我窮、低微、不美、矮小,就沒有靈魂、沒有心嗎?你想錯了! 我跟你一樣,是有靈魂的,也和你一樣有一顆完整的心!如果上帝也賜予我財富和美貌,我一定會讓你難以離開我,就像我現在難以離開你一樣!我現在跟你說話,並不是通過習俗、慣例,甚至不是通過凡人的肉體,而是我的靈魂在同你的靈魂說話,就像你我都將經過了墳墓,同樣地站在上帝的面前,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平等的!」

這就是簡愛,毫不諂媚的堂堂正氣,尊嚴平等、心魂相系的愛情宣言。羅切斯特與簡愛在犀利對答中撞擊出火花,發現並敬重彼此最深邃的特質。

簡愛遵循由上帝頒賜、人類法律認可的傳統婚姻形式。當他們正在教堂舉行婚禮時,羅切斯特隱藏的秘密被揭穿了,她的自尊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雖然倍受磨難的孤女多麼渴望愛的溫暖,割捨此生難覓的至愛知己多麼痛苦,但無論如何也不能沒有道德底線和人格尊嚴。那從心底裡發出的聲音振聾發聵:「越孤單,越無親無故,越無人依靠,我越是要尊重自己。」

不在愛的名義下苟且,放棄垂手可得的富裕實惠的生活,「雖千萬人吾往矣」,如此隱忍決絕,這位小女子堅毅強大的精神力量,令人欽佩。

簡愛的出走和回歸都獨具個性,充滿純真堅強的精神美。

在鄉村小學任教不久,簡愛繼承了叔叔的一筆遺產,由貧變富。聖約翰向她求婚,但簡愛拒絕了這樁體面的婚姻。她的尊嚴不是虛榮,她很清楚,那不是愛,只是友情。她是個尊重內心感知的誠實女性。

冥冥中傳來羅切斯特深沉的呼喚,神秘的心靈感應,讓簡愛回到桑菲爾德莊園,但見昔日古堡已成斷壁殘垣的廢墟。瘋女人縱火後墜樓而亡,為救瘋妻,羅切斯特身殘目盲。兩個歷經滄桑、真誠相愛的人擁抱在一起,從此,簡愛和羅切斯特再也沒有分開。

簡愛的現實意義

經典之所以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是因為探討的是人類永恆的課題。160多年來,簡愛的生命力之所以如此頑強,是因為她代表了女性自尊自強、不卑不亢的高貴品質,捍衛人格尊嚴、追尋真愛的精神價值。

世風日下,在這個嫌貧愛富、笑貧不笑娼的時代,中國女性正在加速墮落。小三凶猛,二奶遍地,搭順風車,走捷徑,鵲巢鳩佔。有老婆、有孩子算甚麼,流言蜚語更不怕,少奮鬥20年,也要搶到董事長夫人的寶座。

傍大款,嫁豪門,財貌、權色交易,女主播、女明星的示範效應,更有拜金女在徵婚節目中叫囂:「寧在寶馬車裡哭,也不在自行車上笑」,頓時火遍大江南北,成為時髦女郎的擇偶標準語。很多女大學生理解《蝸居》中的海藻,寧可做貪官宋思明的二奶,也不嫁80後。

如此惡俗、寡廉鮮恥的社會風氣,讓很多有女兒的父母憂心忡忡,拋出個「女孩富養論」,說省得沒見過天,幾件高檔時裝、名牌包包,就被大款搞定,經不起誘惑。我說叫女孩子看看《簡愛》吧!那個貧寒的孤女是怎樣對待的。

那些橫刀奪愛的小三們,捫心自問:如果他窮困潦倒、風光不再了,你還會伴隨在他身邊嗎?如果他殘廢失明,在最困難的時刻,你會跟他結婚、像簡愛對羅切斯特一樣照顧一輩子嗎?

 

評論
2011-06-19 2: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