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淤泥而不染的信貸科長

明慧網通訊員湖北採訪報導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北宋理學家周敦頤在《愛蓮說》中說:「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在當今中國大陸物慾橫流,腐敗成風,道德墮落,無官不貪的現實社會裏,還真有纖塵不染,潔身自好,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獨善其身的堂堂君子嗎?下面我們先給您講述一位銀行信貸科長是如何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脫出來的真實故事。

隨波逐流的他從黃粱美夢中驚醒

八十年代初,本文中的主人翁從銀行專業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一個偏遠的郊區,短短五年時間,他就從最基層的營業所,一直調到區支行,最後上調到市分行;同時,由於工作出色,很快由一名普通的信貸員被提拔為全市金融系統最年輕的信貸科長,並評為經濟師;他的工作經驗還被總行向全國推廣,央視和地方電視台都紛紛作過報導;由他主筆撰寫的論文還在全國一級的學術刊物上發表,並被當地金融學會評為一等獎;他還先後被省市政府部門授予各種榮譽稱號等等。

一時間真是躊躇滿志,好不春風得意。眾所周知,銀行的信貸人員由於掌管貸款的發放權,是一個令貸款單位和個人都爭相巴結和討好的「財神爺」,也是一個令外界羨慕、油水豐厚的美差。

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這個不給好處不辦事的現實社會裏,這名信貸科長當然也不例外。每當發放貸款時,要麼是企業老總親自派小車來接,要麼就是自己打的到企業報銷。到貸款企業後,上的是高檔餐館,抽的是名煙,喝的是名酒;酒醉飯飽之後,還要唱卡拉OK,甚至由企業出錢出人陪著打麻將;有時晚上還要公費桑拿,請小姐按摩或參與其他娛樂活動;每次貸款企業送的禮品和紅包要是少了還不滿意,不然,下次再來貸款一定找點岔子折騰企業,或借故拖延貸款時間。

在個人修養方面,也養成了愛佔便宜的陋習,因公出差報銷路費時,也乘機將私人搭乘車船的票混在一起報銷,佔公家的便宜。在男女關係上,儘管表面上沒有明顯的越軌行為,但內心深處卻是不潔淨的。由於好色之心不去,每當上街、逛公園和上商場,看到漂亮的小姐、女士總是想入非非;到南方一些城市出差,總是想方設法在當地購買一些黃色錄像帶回來。

因精神空虛,他的業餘時間大多都是在麻將桌上度過的。口頭上說是為了消遣好玩,實質上每次都是抱著想贏錢的慾望在賭。贏了還想再贏,輸了又想趕本,賭癮越來越大,以致影響家庭關係。記的有一年「五一」放長假,他在同事家整整連續打了三天三夜的麻將,期間妻子和小孩多次叫他回家,他都置之不理。打完麻將回家時,妻子將大門反鎖,不讓進屋,他就用磚頭將門砸開,進屋後對妻子和小孩又打又罵,差點鬧得家庭破裂。

九十年代初,中國大陸也開始發行股票,並建立了股票交易所,不少人一夜之間成了百萬富翁。在發財夢的驅使下,他也開始跟風玩起了股票。不僅把自己全部積蓄投入股市,還把親朋好友的錢也借來炒;不僅跟自己炒,還幫別人炒;因炒股小有名氣,最後還被推薦給全行職工集體炒股。結果,偷雞不成,倒蝕一把米。不但發財夢沒圓成,反而栽了大跟頭。一次他在借用個人賬戶以集體名義透支炒股時,虧損了近四十萬元。最後,單位不但不認賬,反而將其定性為挪用公款,要個人賠償全部損失。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通過這次慘痛的教訓,他冷靜的開始了對人生意義的思索,人究竟為甚麼活著?人生的目地究竟是為了甚麼?人除了滿足吃喝玩樂,升官發財的物慾之外,冥冥中是否還有超越世俗的精神追求?於是,他逐漸對算命、風水、周易預測和氣功等中國傳統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洗心革面,脫胎換骨,返回真正的自我

一九九五年十月,他在一家書店詢問老闆:「在您書店裏這麼多氣功書中,您認為究竟哪一種氣功最好?」書店老闆毫不猶豫的就給他推薦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年底他又在另一家書店買到了《轉法輪》。法輪功給他最初的印象是:過去幾乎所有的氣功書都是由人代寫的,唯有法輪功的書是氣功師本人所寫;法輪功還是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直屬功派,這在他以前所接觸的氣功中還沒見到過。但由於他當時還在練另一種氣功,所以,直到一九九六年四月才正式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第一天到煉功點,輔導員剛剛教完五套功法的動作,他就提著褲子往廁所裏衝,後來看書才知道是師父在給他清理身體。不久他又帶著五歲的女兒斷斷續續看了李洪志師父《濟南講法錄像》的第二講和第六講,僅僅聽了李洪志師父說的「人的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這一句話之後,他就立即改掉了二十多年的不良生活惡習,很快去掉了色慾之心。

當年回老家過年,晚上他在床上打坐時,幾歲的女兒就在他身邊摸來摸去。第二天早上一問才知道,原來女兒看了師父關於「天目」的講法錄像後,就可以看見另外空間的景象了,小孩看見父親打坐時身上一塊一塊的黑東西在往下掉,她不知道那是在清理身體,往外排業力,就用手去摸,結果甚麼也沒摸著。

修大法之前他患有胃炎、偏頭痛、肩周炎和低血糖等各種慢性疾病,讀初中時就被確診為鼻中隔偏曲,按照醫生說只有動手術才能勉強治好。煉法輪功不長的時間,他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再也沒有花國家一分錢的醫藥費,也沒有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喪失嗅覺功能的鼻子,也靈敏了,連辦公室牆角有一個煙頭的味道都能聞出來。而且精力充沛,工作效率高,別人要幹好幾天才能完成的工作,他卻只要半天時間就能完成,並很少出錯。他不僅自己達到無病的狀態,就連家裏的妻子和小孩都很少生病。

過去人們只知道氣功是用來祛病健身的,後來又經過反復學法,通讀《轉法輪》,他才逐漸明白真正的功法是要修心性的,只有嚴格的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做,才算是一個真正修煉的人。於是,他乘車主動購票,有時發現售票員多找了錢,就如數退還;按單位財務制度規定,每月可報銷幾十元的車貼,可他不但沒有在單位報銷一分錢,還自掏腰包支付差旅費;每次乘車,直到車上所有的人都有座位之後,他自己才找空位坐下,但一見到老人、病人、孕婦和抱小孩的就主動讓座。有一次給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大爺讓座時,老大爺深有感觸的說:「現在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一萬個當中也難得找出一、兩個來呀!」有天下班,在公汽車站,兩輛公汽超車搶行,將一位騎自行車接小孩放學回家的老大爺夾在兩輛車中間,爺孫倆虛驚一場,鎮定下來後攔住汽車,非要司機賠錢不可,司機又死活不肯,雙方僵持了好長時間。不僅堵塞了交通,乘客們也怨聲載道。最後還是他拿錢給老大爺,才化解了這場矛盾。

除特殊情況外,他再到企業基本上都是自己掏錢搭車或騎自行車;不再接受企業的公款吃喝、賭博和其它娛樂活動;對所送禮品、禮金一概婉言謝絕;有時與行領導一起到貸款企業或下級單位,實在無法拒絕的禮品,就叫隨行的司機拿走,不好退回的禮金就捐獻。一些不理解的人說:「你們領導都拿了,你還怕甚麼?」他說:「我是法輪功學員,請你們能夠諒解。」

修煉後,他還戒掉了打牌賭博的惡習。每天下班幹完家務事,一有空閒時間就看書學法。以前他在家裏說一不二,動不動就打人罵人。現在反過來了,妻子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跟他發火,甚至動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總想還手,漸漸的能夠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家庭氣氛也變的越來越和諧了。有一年,他父親住院動手術,無論是住院治療期間,還是出院在家休養期間,他妻子從沒有去看過一次。而他妻子母親病重住院期間,他一下班就拎著水果到醫院去看望岳母,回家後還要煮稀飯或下麵條送到醫院,親自餵到岳母嘴裏。餵完飯和藥,他又打來熱水替岳母擦背、洗腳,攙扶岳母上廁所。這是連她自己親生女兒都不願做的事情,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婿卻自覺地做到了。

在一九九八年那場歷史罕見的大洪水中,他曾經先後五次向災區人民捐款捐物。當他看到每天電視中,既沒人組織動員,也無人統一號召,卻有成批的法輪功學員自願向災區捐款,而且不記名、不圖報,只署名「法輪功學員」。他也深受感動,趕到武漢電視台捐獻了五百元現金,正當記者準備採訪他時,他寫下「法輪功學員」五個字就匆匆離開了。殊不知,那時正值他一生中經濟最危機的時刻,因為過去一位委託他炒股的朋友,正請「黑道」的人拿著刀和錘子等凶器到他家討債,逼他退還炒股虧空的十萬元錢。除了將其家用電器等值錢的物品全部搬走外,每月還逼他從近千元的工資中拿出六百元還債,並威脅他說:「如不按期償還債務,就將你全家殺光!」假如不是修煉法輪功,要是沒有一顆大慈大悲的心,一個過去就連幾毛錢的小便宜都不放過的人,能在一家三口人的性命都面臨嚴重威脅的緊急關頭向災區人民無償捐款嗎?

九十年代末,幾乎全國每個單位都在搶房改的末班車,突擊進行貨幣分房。他們銀行正好新建了一幢二十層的宿舍樓,有電梯、冷暖氣、冷熱水等公共配套設施,室內還由單位統一免費裝修。按照打分標準,他完全可以分到三室兩廳共計一百多平方米的新房。可他考慮到自己三口之家,現有的兩室一廳共計七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已經夠住了,跟社會上那些缺房戶相比已經是在「天堂」了。因此,他連申請都沒有寫(這也是全行唯一夠標準而沒有要房的員工)。行領導一再找他談話,問他要不要房子,他都婉言謝絕了。他妻子得知此事後,便跟他大吵大鬧,並跑到單位領導那裏,說要跟他離婚,要他們單位另外給她分一套新住房。後來,經過他反覆耐心的講「知足者常樂」的道理,才打消了他妻子要房的念頭。過後,好多人得知此事都百思不得其解,甚至罵他是一個「苕」;也有人說「如今不少人不該他得的東西還要削尖腦袋弄來,你卻該要的不要,該得的不得……」。豈知只有淡泊名利,才能體會人生真味。

風雲突變,救度有緣

一九九九年七月,出於對法輪功道德力量的恐懼與妒嫉,一貫信奉「假、惡、暴」的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以「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功舉起了屠刀,與以往中共發動的歷次整人運動一樣,再次給法輪功也編造了包括自殺、他殺、有病不吃藥和天安門自焚等在內的欺世謊言,矇騙了無數善良的民眾,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無端仇恨。

二零零零年五月,為了消除某些國家領導人對法輪功的誤解,同時呼籲政府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他便以自己修煉前後身心變化,道德昇華的事實,依照憲法和法律賦予的權利,向國家信訪辦寫了一封公開信,發表在海外媒體上。結果,被當地公安以「莫須有」的罪名綁架、抄家,並監視居住一年。還曾兩次被當地國保大隊和「六一零」綁架到洗腦班,毆打折磨。儘管邪惡之徒軟硬兼施,喪盡天良,但始終都無法動搖他對法輪功的堅定信仰。

也有不少洗腦班工作人員在與法輪功學員實際接觸一段時間後,很快就識破了中共的彌天大謊,認清了中共的流氓嘴臉,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甚至偷偷的開始學法煉功。

有一個社區主任是位非常單純的中年婦女,由於受中共謊言的欺騙,原以為法輪功學員都像電視上妖魔化宣傳的那樣。因此,剛到洗腦班做陪教時,嚇得連續三個晚上躲在床角連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的盯住房間裏每個學員的一舉一動,唯恐自己隨時被住在一起的法輪功所害。後來,經過細心觀察,又聽這位法輪功學員講述自己親身的修煉經歷,才發現原來自己上了中共喉舌的當,法輪功根本不像電視上宣傳的那樣。便開始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

另外一名武裝部長的哥哥是市政法委書記兼「六一零」頭目,從九九年七月開始,就一直參與策劃、指揮對全市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洗腦班這位學員與其他學員一起配合,給武裝部長講了不少善惡有報的故事。最後,這位武裝部長不但自己記住了大法好,還答應去勸說他的哥哥也不要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

公道自在人心,法輪功讓人們變得道德高尚、潔身自好,這是億萬法輪功學員通過修煉實踐證實的。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看了一遍煉功帶,感覺動作很複雜,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較簡單,我對照一下煉了一遍,感覺心裏很舒服,於是我又用心的煉了一遍,這次一煉非同小可,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穿過我的手心,這股能量非常強大,連身體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來,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停止了煉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場。從那天以後我正式開始修煉了,我以後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 弟弟加大油門往出衝時,突然看見眼前一個黑影騰空而起,弟弟心裏納悶,看看這是個甚麼東西突然出現在眼前?把車停下剛要起身下車,猛不丁回頭看到後車座上傻愣愣的坐著一個陌生男人,給弟弟來了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想這是哪跟哪?我又不認識你,你怎麼跑到我車裏來了?
  • 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十三年了,身心巨變,感恩之情無法言表,下面按時間先後介紹幾個我見證的神奇經歷。
  • 被迫離婚後,馨琳仍以修煉人的寬容胸懷善待婆婆等人,看待先生外遇所生之子如己出。作為一位遵循「真、善、忍」法理的真修者,陳馨琳獲得前夫的尊敬。十四年來的歷歷往事娓娓道來,馨琳的語氣仿佛事情是發生在別人身上似的祥和平穩。
  • 在中國目前這個物慾橫流的環境,也是修煉的好環境,在心性上,幾乎每天都存在過關與考驗。下面所述都是本人的親身經歷或體會,寫出來與共同交流。…明朝的方孝孺是歷史上唯一一個被滅了十族的人。以下所述的就是和其有關係的輪迴事件。
  • 學法輪功不久,有一次聽到師父的講法錄音。心想:「我聽師父的話,不把自己當成病人,我是煉功人。」就這一念,奇蹟發生了…師父沒吃我一口飯、沒喝我一口水、沒有要我一分錢,把我從死神手裏奪回來…
  • 法輪功到底怎麼樣,能讓這些有思想、有頭腦的學者專家堅信不疑?帶著這些疑問,我採訪了幾位博士、教授和專家,希望通過他們的修煉經歷和心路歷程,解開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輪功真相。今天訪談的是中國大陸某高校數學博士。…修煉生活那樣平平常常忠,就突然感受到了那種能量,祥和慈悲。只有經歷了才知道,這種感受是那樣的強烈,常人中的那些享樂中的、情感上的、名利上的美好的感受,相比之下變的那樣的渺小。
  • 離開課只剩五分鐘了!在急得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不顧一切的跳上講台,跑到後台去找老師。當我第一眼看到老師──慈眉善目和書上的照片一樣。我立即上前問道:「您是氣功師李洪志老師嗎?」老師答道:「我就是!」我跟老師握手後就向老師簡短的介紹了老伴的情況。老師說:「我不治病。」我馬上急切的向老師說明:「我們不是來治病的!在半個多月前我們就開始看您的書,聽您的講法錄音了。知道您辦班不收重病號。但她一不患精神病,二不癱瘓。能夠堅持學習,我們是來要求學功的!」
  • 這些照片記錄的是一九九八年四、五月間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情況,有照片也有文字說明,主要方便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當時人們利用晨練時間,自發來到煉功點,人數或多或少,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靜靜地煉習五套功法,場面祥和平靜。煉功結束後,大家又靜靜地離開,準備上班。那是一段多麼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啊。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