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笑蜀:李承鵬衝冠一怒為尊嚴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25日訊】李承鵬最近有點受傷,為他的兒子珂仔。有家企業先滿腔熱情地許諾給珂仔贊助,後來卻不能兌現。不是企業不講信用,而是企業遭到壓力。壓力來自官,屬於不可抗力,企業只好變卦。

怎麼給兒子解釋呢?李承鵬遇到了問題。他並不缺錢,據透露,他一年的總收入在80萬上下,每年捐出去的錢在40萬左右。相比而言,企業給珂仔的那點贊助幾乎可以說微不足道。

但是李承鵬很看重那筆錢,因為珂仔很看重。在珂仔、因而也是在李承鵬的眼裡,那筆錢的重量是不能用錢做標準去估算的。它意味著承認,意味著希望——無須勞駕舉國體制,市場經濟時代,有潛力,有奮鬥,就會有機會,李娜的成功就是證明。李娜能,堂堂男子漢珂仔也能。珂仔這麼自信,李承鵬當然也這麼自信。

對於躊躇滿志,渴望振翅而飛的珂仔來說,那筆贊助來得何等好啊,簡直就是送東風。但正所謂希望愈大,失望愈大。板上釘釘的贊助,竟轉眼煙消雲散。這對天真爛漫的珂仔來說,該是何等的難以理喻,何等突然的打擊。但更難受的是作為父親的李承鵬:不僅要遭受同樣的重創,而且,他完全沒有準備:該如何給珂仔解釋,讓自己既不至於撒謊,又不至於傷害孩子幼小的心靈呢?

激憤之餘,李承鵬網上發飆了。他知道他不討某些人的喜歡,但無論如何他不會想到,代價會落到他的兒子身上。

那麼李承鵬到底做了甚麼會走到這一步呢?據他自己交代,無非因為他要參選某城市的基層人大代表,要做夠資格的十三億分之一的國家股東。單從理性經濟人的角度考慮,他其實沒必要招惹這麻煩。要知道參選多累啊,他要走訪N多街道,要調查N多社區,要記錄下每個選民的追問和囑托。把那些時間精力用到走穴上,該換來多少鈔票啊。何況,除了經濟損失,還有忒多莫測之險呢。

不划算,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划算,是很不划算。

但是,且不談性情之人李承鵬如何固執,一旦動了真性情九頭牛也別想拉他回來。更重要的是,他不缺錢。他大把大把錢救助貧弱,已經說明相對內心的審美需求,錢真的不算甚麼。相對一個公民的尊嚴,相對十三億分之一的國家股東的尊嚴,錢當然更不算甚麼。

所以李承鵬才那麼投入。他風塵僕僕走街串巷,他全神貫注側耳傾聽,他甚至不惜主動地而且是謙卑地聯繫當地公僕,試圖溝通和互相理解。這一切不為別的,只為了尊嚴,只為了爭回選票的尊嚴,進而,爭回作為一個公民的尊嚴。

作為一個公民的尊嚴,這其實不是李承鵬個人的追求。唐福珍不缺錢,只考慮錢的話,縱然賠償不公,她的小日子仍可以過得很好,根本犯不上自焚。只考慮錢的話,錢明奇的小日子也能過得不差,根本犯不上10年上訪。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的浙江松陽村民李體法,多次短信抨擊松陽當局環評作弊,當然更不是為了錢。這樣的例子,還可以羅列很多很多。

這是社會矛盾和衝突的劃時代的轉折。過去的社會矛盾和衝突,性質比較單純,一般都因利而起因利而散。當下不然,當下很多社會矛盾和衝突看起來爭的是利,實際上往往爭的是口氣,實際上往往爭的是尊嚴。有如當地村民之評價錢明奇:他「不缺錢、不為錢,只要理。這是他從小而來的脾性。」這不足為怪,古人早就預見到了,即所謂「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榮辱者,尊嚴之謂也。

這意味著甚麼?這意味著李承鵬不孤單,他的背後,是千千萬萬覺醒了的公民,千千萬萬對尊嚴分外敏感的公民。對尊嚴的這種敏感,或者說對尊嚴的這種需求,必須要有相應的制度去呵護。只有能夠呵護這種需求的制度,才能得到千千萬萬公民發自內心的認同,也才可能是有尊嚴的制度,穩定的制度。

李承鵬參選的全部意義正在於此。他是用實際行動,傳遞千千萬萬公民對於尊嚴的渴望。這渴望賦予李承鵬以強大動力,所以他才能完成個人轉型,從原來文字上的指點江山,轉到現在的身體力行,不屈不撓,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相形之下,用影響珂仔前程的手法狙擊李承鵬,則不僅有低俗之嫌,恐怕也沒多少用處。這不,珂仔剛在這座城市失去了贊助,馬上從那座城市得到了新的贊助。這正是當下中國的一景:多元的社會有無窮的夾縫和機會,只要足夠堅韌,總可以東方不亮西方亮。

也就難怪,剛做獅子之吼的李承鵬,很快又出現在長沙的快女盛會上,歡樂而陽光。為甚麼不這樣呢?畢竟,以審美的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怎樣辛苦都有愉悅,都有滿足。雖有不快也是暫時,如風中烏雲,可以一吹而散。

那麼,何妨告知珂仔真相,同時請他相信,沒有誰能夠阻擋他,因為,沒有誰能夠阻擋地上的春風和天上的陽光。

謹以此文,祝福珂仔,祝福李承鵬,祝福所有為尊嚴奮鬥的公民。

評論
2011-06-25 2: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