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散文】泰山日出

文/徐志摩
    人氣: 45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29日訊】我們在泰山頂上看出太陽。在航過海的人,看太陽從地平線下爬上來,本不是奇事;而且我個人是曾飽飫過江海與印度洋無比的日彩的。但在高山頂上看日出,尤其在泰山頂上,我們無饜的好奇心,當然盼望一種特異的境界,與平原或海上不同的。果然,我們初起時,天還暗沉沉的,西方是一片的鐵青,東方些微有些白意,宇宙只是——如用舊詞形容——一體莽莽蒼蒼的。但這是我一面感覺勁烈的曉寒,一面睡眼不曾十分醒豁時約略的印象。等到留心回覽時,我不由得大聲的狂叫——因為眼前只是一個見所未見的境界。原來昨夜整夜暴風的工程,卻砌成一座普遍的雲海。除了日觀峰與我們所在的玉皇頂以外,東西南北只是平鋪著瀰漫的雲氣,在朝 旭未露前,宛似無量數厚毳長絨的綿羊,交頸接背的眠著,卷耳與彎角都依稀辨認得出。那時候在這茫茫的雲海中,我獨自站在霧靄溟蒙的小島上,發生了奇異的幻想——

我軀體無限的長大,腳下的山巒比例我的身量,只是一塊拳石;這巨人披著散發,長髮在風裏像一面墨色的大旗,颯颯的在飄蕩。這巨人豎立在大地的頂尖上,仰面向著東方,平拓著一雙長臂,在盼望,在迎接,在催促,在默默的叫喚;在崇拜,在祈禱,在流淚——在流久慕未見而將見悲喜交互的熱淚……

這淚不是空流的,這默禱不是不生顯應的。

巨人的手,指向著東方——

東方有的,在展露的,是甚麼?

東方有的是瑰麗榮華的色彩,東方有的是偉大普照的光明出現了,到了,在這裏了……

玫瑰汁、葡萄漿、紫荊液、瑪瑙精、霜楓葉——大量的染工,在層累的雲底工作;無數蜿蜒的魚龍,爬進了蒼白色的雲堆。

一方的異彩,揭去了滿天的睡意,喚醒了四隅的明霞——

光明的神駒,在熱奮地馳騁……

雲海也活了;眠熟了獸形的濤瀾,又回覆了偉大的呼嘯,昂頭搖尾的向著我們朝露染青饅形的小島沖洗,激起了四岸的水沫浪花,震盪著這生命的浮礁,似在報告光明與歡欣之臨蒞……

再看東方——海句力士已經掃蕩了他的阻礙,雀屏似的金霞,從無垠的肩上產生,展開在大地的邊沿。起……起……用力,用力。純焰的圓顱,一探再探的躍出了地平,翻登了雲背,臨照在天空……

歌唱呀,讚美呀,這是東方之復活,這是光明的勝利……

散發禱祝的巨人,他的身彩橫亙在無邊的雲海上,已經漸漸的消翳在普遍的歡欣裏;現在他雄渾的頌美的歌聲,也已在霞彩變幻中,普徹了四方八隅……

聽呀,這普徹的歡聲;看呀,這普照的光明!

這是我此時回憶泰山日出時的幻想,亦是我想望泰戈爾來華的頌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林小凡紐約報導)2011年6月25日下午,紐約林肯中心內,神韻藝術團的第三場演出結束。晚會的純善純美使得在場每位觀眾都被震撼,並為之熱烈鼓掌。
  •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判入獄三年半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將於本月底刑滿出獄。他妻子曾金燕兩個月前攜同4歲大的女兒搬到深圳暫住,以防當局在胡臨出獄前把她們軟禁。但深圳的房東7日突然要求她搬遷,令她母女頓感徬徨。
  • 初夏時節,和親朋好友出去野餐郊遊,然後一起看日落,或者下班後獨自欣賞晚霞,是件浪漫愜意的事情。那麼在慕尼黑市內哪裏看日落比較好呢?
  • 台灣珍珠奶茶連鎖店「日出茶太」的百香果汁,被驗出含有塑化劑。「日出茶太」香港發言人說,香港分店的原材料都來自台灣,全香港25家分店都已經停售「百香果系列飲品」,並把疑似有問題的「濃縮百香果汁」,送到經過認可的化學檢驗所進行化驗。
  • 【大紀元5月2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管瑞平苗栗縣25日電)住在苗栗縣大湖山區的新移民之子邱柏偉,儘管家貧仍努力向學,課業成績名列前茅,獲推薦今年總統教育獎選拔,乖巧懂事的他,最大心願是帶中風的父親到花蓮海邊看日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