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出洗腦班 破除勞教迫害

河北大法弟子 正心(化名)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六一零」和鄉政府的人把我劫持到一個外地的洗腦班。在路上我一直發著正念,覺得師尊就在我身邊,而且有一種聲音「有驚無險、有驚無險」。

這是一個非常邪惡的洗腦班,當時有一個軍人大法弟子在這被打斷了腿,一個教師大法弟子頭被打了一個大窟窿。到那後他們把我雙手銬在床上,我當時心裏沒有怕,思想中都是在發正念,外面一個非常邪惡的人叫喊著「就是欠揍」,可是他一直在門口轉就是沒敢進屋。第三天他們把我雙手反銬在椅子上,一直到下午也沒敢動我,而我一直都聽到美妙的音樂聲。忽然感覺到一個聲音「四天」我覺得是師父在點化我。

晚上他們又把我帶到另一間屋子,邊喝酒邊商量怎麼整人,我不知道甚麼時候睡著了,醒來時沒人了。我又想起了「四天」,心一震我該走了,我覺得手銬銬的不緊,就把手脫出來一隻,用這隻手按住手銬把另一隻手也脫了出來。桌上有杯水我喝了兩口,就出了屋。院北邊有一排樹,我就到最牆角的一棵那裏,用手攀樹腳蹬牆攀上四米多高的牆翻了出來。出來後我覺得不能讓他們追來,應該定住他們就說了一聲「定」,他們一直沒有追來。

天很黑我也不知道方向就一直走,天亮了我到一家人家要了點水喝,問他們鐵路在哪邊,他們指給了我。我就沿鐵路一直往南走,我知道順鐵路就能走回去。我當時兜裏還有二十元錢和一個小本的《精進要旨》,餓了就買兩個饅頭吃,累了就坐在路邊學法。開始走特別累,後來想起師父講的「神足通」的法就感覺不累了,而且越走越快,一百多里路就這樣走了回來。

回來後我聯繫到了本地同修,我被安排到資料點,我和另一同修負責向本地和外地一些地方送資料。通過加強學法,我意識到我有一顆很重的私心,「我要救度的是我世界的眾生,我要圓滿的是我自己的世界」。這都是「我」和「自己」,我問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是怎樣的心態?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我的一切都應溶於法中,無私無我為法負責。這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做到的。

那時邪黨要開「十六大」了,迫害形勢很嚴峻,那段時間不時聽到有同修被綁架,身邊的同修今天看到了,明天就有的看不到了。好幾個資料點被破壞,經常搬家,我住的地方剛搬走兩天,就被破壞了,有兩位同修被綁架。恐怖氣氛令人窒息,我們的資料點被迫搬到了外地。我們往回送資料,當時壓力確實很大。但我心中就是有一念,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我就是要完成我的使命。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是最偉大的一切。目前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最神聖的,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眾生,你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創造未來。」(《致紐約法會的賀詞》)是師父在鼓勵我。就憑著這正念兌現著自己的誓約,我走過了那段最殘酷的時期。

二零零七年我去同修家,被惡人告密,國保大隊來了十幾個人,搶劫了電腦、打印機等設備,還有一些大法書籍和資料,並把我綁架到國保大隊。我當時就是有一念,不允許邪惡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不允許迫害我和眾生。結果對我還很客氣,第二天把我送到看守所,所長特意來看我,並說可能要把我怎麼的。我說:「他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在那呆了七天,給幾個犯人做了「三退」。

第七天他們把我帶回國保大隊,說要勞教我一年半,讓我在勞教書上簽字,我拒簽,我說:「我沒有犯罪,根本就不應該被勞教。」他們還是把我往勞教所送,在車上我想,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師父說:「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到了那給我檢查身體,各項都合格,只有心律過快。可送我去的人找勞教所的人說,我有嚴重心臟病叫他們別收我。就這樣又把我帶了回來,回來的路上他們說:「你應該送我們一面錦旗。」我說:「寫甚麼?」他們說:「大法弟子護衛者。」一個說:「還是別。」我說:「我送你們平安吧,好人一生平安!你們抄走的東西裏有護身符,你們帶上,還有《九評共產黨》回去你們都看看吧,有多少錢也不如平安好。」他們都默默的點著頭。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尊做的,我只有一顆信師信法的心,就憑著這顆心和在法中修出的正念,闖過了一次次關、難,顯現著大法弟子證實法的神跡。當然我有很多地方還沒有做好,但是只要我們在法上就一定能做好。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體悟到了法輪功的非凡,就嚴格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無私的照顧癱瘓在炕上的婆婆。伺候婆婆兩年多,每次去之前的不公平、不願意、嫌髒的心理就慢慢變得淡了,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心真的變得善良了許多:以前對老人的嫌棄、責備的心理都沒有了。那時我就想:大法師父真好!法輪功真好!我的丈夫因為看到我煉功後的轉變,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 法輪功師父在書中說:「但是人們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業沒還又造下新的業力,使社會世風日下,人人為近敵,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現在的人怎麼了?現在的社會怎麼了?人類這樣下去危險至極呀!」(《精進要旨》〈病業〉)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句句震動我的心,他平衡著、善解著所有生命的關係,那麼慈悲,那麼無私,那麼打動人。
  • 俗語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家在湖南小縣城,化解不開的矛盾、醫不好的病痛在以前都是我家的難事。現在,我家有十人先後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個個身體健康,人人都感到很幸福。我曾苦苦追求金錢和物質享受,如今看看我家的幸福事,那是多少金錢買不來的福氣啊!
  • 修煉後在我身上明顯的感到兩個方面的變化,一個是餐館經營的變化,再一個是身體上的變化。…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飄來無數的法輪,全都是無色的,我停下腳步,激動的看著他們朝我飄來,越來越近,慢慢的他們全都飄到我的身前,我看著他們在我的身前不停的飄來飄去,突然從裏面飄出一個有拳頭這麼大的一個法輪直接飄進我的身體,我看著他慢慢的進入我的小腹。
  • 這是大陸一位銀行信貸科長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脫出來的真實故事。…妻子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跟他發火,甚至動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總想還手,漸漸的能夠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煮稀飯或下麵條送到醫院,親自餵到岳母嘴裏。…餵完飯和藥,他又打來熱水替岳母擦背、洗腳,攙扶岳母上廁所。這是連她自己親生女兒都不願做的事情,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婿卻自覺地做到了。…
  • 我看了一遍煉功帶,感覺動作很複雜,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較簡單,我對照一下煉了一遍,感覺心裏很舒服,於是我又用心的煉了一遍,這次一煉非同小可,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穿過我的手心,這股能量非常強大,連身體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來,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停止了煉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場。從那天以後我正式開始修煉了,我以後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 在中國目前這個物慾橫流的環境,也是修煉的好環境,在心性上,幾乎每天都存在過關與考驗。下面所述都是本人的親身經歷或體會,寫出來與共同交流。…明朝的方孝孺是歷史上唯一一個被滅了十族的人。以下所述的就是和其有關係的輪迴事件。
  • 這些照片記錄的是一九九八年四、五月間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情況,有照片也有文字說明,主要方便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當時人們利用晨練時間,自發來到煉功點,人數或多或少,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靜靜地煉習五套功法,場面祥和平靜。煉功結束後,大家又靜靜地離開,準備上班。那是一段多麼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啊。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不相熟的外系同學特地跑來問她:「你皮膚怎麼這麼好!是用甚麼牌子的保養品啊?」江宛芸笑著回答她:「我煉法輪功啊!」江宛芸的父親看到身體不好的人,更是把女兒的例子拿出來談,總是勸人家去煉法輪功。江宛芸慨嘆:感謝命運的安排!走上法輪功修煉的這條路後,不只是得到身體的健康,更讓她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