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陝法制班餓死退伍兵 公安稱不知情

胥靈申、胥靈勇、母親和大哥(網路圖片)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明報導)陝西省城固縣法制培訓班採用全封閉、暴力、饑寒的殘酷方法對付上訪者,致使退伍軍人胥靈軍被餓死。當地民眾稱之為「法西斯集中營」。7月16日,大紀元記者致電城固縣公安局,對方則表示不知情。

胥靈軍的兄長胥靈勇向大紀元記者揭露法制培訓班黑幕時說,在法制培訓班常常有人因飢餓暈倒,吃在嘴裡的爛橘子都要被看管者掏出來,還伴隨打罵、體罰;冬天只准穿單薄的衣物和涼鞋。在飢寒交迫和強壓下,弟弟胥靈軍依然用軍人的正氣制止暴力,而他自已則遭到更多的折磨。


死者胥靈軍當兵時的留影。(家屬提供)

昔日為國扛槍 今日被中共餓死

胥靈勇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和弟弟都是退伍軍人,因轉業回地方單位後雙雙失業,由此去北京上訪,2009年6月被截回來後關押在這個學習班。

城固縣法制培訓班從2008年5月成立的,這是一個全封閉的、秘密的、殘酷折磨訪民的「法西斯集中營」。當地政府用這種殘酷的方式以達到息訴罷訪的目的,有的即使妥協寫了保證也不放過,直至被暴力、寒冷和飢餓折磨致死,他的兄弟胥靈軍在這裡被折磨了9個月零4天後死去。

胥靈勇揭露說,這是當地政府非法的、慘絕人寰的制民政策,而負責人關鑫磊是罪魁惡首。關鑫磊在毆打其他訪民時,胥靈軍有種軍人的正氣敢於去制止和抗議,有一次關鑫磊正在暴力毆打一女訪民,胥靈軍撿起一塊磚頭砸在關的肩膀上,胥靈軍因此受到更多的折磨。

胥靈勇還說,他們倆兄弟剛進「集中營」都被先餓四天,以後每天只限吃二兩食物,被關押的人全都餓得骨瘦如柴。有一次在倒垃圾時,胥靈軍看到半個橘子,已爛得發霉,撿起來就塞進嘴裡,看管人員發現後硬從胥靈軍嘴裡把橘子掏出來。還有一次,胥靈軍看到走廊的桌子上撒有幾根麵條,撥拉到碗裡,結果被關鑫磊把碗打翻在地。

2009年冬天,胥靈軍和其他人仍穿著T恤衫、單褲和涼鞋,許多人腳後跟凍得流血,家裏的禦寒物品都送不進去,看管人員頂多找幾件單衣薄褲的給他們過冬。

胥靈勇向記者泣訴說,2009年10月,有7名傷殘退伍軍人被解決了安置問題釋放了,他倆兄弟也該是安置政策內的,同樣寫了不上訪的保證,但關鑫磊卻瞪著眼睛說:「要用最原始的辦法對付你們兄弟倆。」2010年3月17日,胥靈軍忽然盯著鐵窗外發芽的樹冠說了三遍「杏花開了,紅紅的」 ,晚上弟弟想喝水被拒絕,異常吃力地爬上床睡去,就再也沒有爬起來。

胥靈軍被餓死的事件被曝光後,大陸網站相繼刪掉文章。記者致電城固公安局電話,值班警察回答,她不知道法制培訓班的情況以及餓死人的事情,相關領導不在辦公室,無法回答具體問題。


胥靈勇從法制學習班出來,入院搶救後的留影。(家屬提供)

司法無公正 江澤民的遺產

安徽異議人士馬糧鋼表示,執行暴力路線的地方政府,在沒有法律法規和明文政策允許情況下,用流氓暴力方式制民,但常常被中央政法委用冠冕的稱譽來表彰和激勵黑惡的一面,之所以關鑫磊餓死人也不受查處,使整個政法系統隨著黑惡勢力運轉,如對胥靈軍的屍檢報告被做假,不准拍屍體照片,毀屍滅跡、公安、檢察院不作調查、法院不立案不作答覆等,導致非法機構繼續行惡,已將中共的黑惡鏈暴露得淋漓盡致。

維權人士陳先生表示,江澤民和周永康之流使整個司法系統流氓暴力化,對付訪民的法制培訓班是從鎮壓法輪功學員的610洗腦學習班複製出來的,另一個政法系統的一個黑惡機構。

由於中共凌駕法律鎮壓法輪功學員,導致各級政府無視法律進行流氓執政,而產生大量冤民。中共為了維穩,控制訪民與控制法輪功學員一樣,去北京上訪超過一定數量就掉烏紗帽,這是中共對各級政府的維穩策略,並暗示各級政府,控制可以不擇手段,因此產生黑監獄、法制培訓班、「法西斯集中營」。

他還說:「中共統治集團將為江澤民個人意志推行的、至今還在延續的、凌駕法律的黑惡暴力政策付出巨大的代價!」

評論
2011-07-17 12: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