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天行:震撼人心的「雲南宣威暴動遺作」

邢天行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7月21日訊】奴隸解放者進行曲——宣威暴動遺作

同胞們,快振作起來,
莫再唉聲歎氣把頭擺,
趁這還有一口氣的時候,
把那騙子手趕下台,
向殘酷的暴君討還血債!
聽,無數的冤魂在呼喚,
看,滿身的枷鎖幾時開?!
起來,起來,奴隸和罪人們快起來,
踏著父母兄弟的血跡,
一定要拼出個人活的世界!

弟兄們,快團結起來,
莫再受騙互相戕害,
把槍口一齊指向黑暗的統治,
打碎這塊騙人的招牌,
我們再也不能忍耐!
聽,戰鬥隊號聲多響亮;
看,人民的力量翻江倒海!
起來,起來,兄弟和姐妹們快起來,
唱起最後勝利的凱歌,
迎接那民主自由的時代!

全世界,讓我們攜起手來,
莫分彼此各守疆界。
今天是我們遭受殘酷的奴役,
明天便是你們的禍患,
快撲滅這專制獨裁。
聽,正義的呼聲起四海,
看,神聖的戰爭已經展開。
起來,起來,全球的朋友快起來,
高舉友愛正義的旗幟,
共同來討伐這妖魔鬼怪!

上面這首歌詞,是一個偶然的機會,聽一位老者張正吟誦,他說是大躍進期間雲南宣威暴動時的遺作。張正在文革期間被關押在雲南某監獄裡,跟幾個被以宣威暴動嫌疑人罪名抓捕的人關在一起,他們提到宣威暴動的一點情況和這首歌。張先生記憶力非常好,尤其是對音樂歌曲情有獨鍾,而且張先生覺得這首歌最能代表他的心聲,所以,這首歌詞就在他的記憶中生了根。

幾十年過去了,中國表面上改革開放,似乎進步了,而中共仍然在一如既往地踐踏人權,殺人本性絲毫沒變。每到紀念六四被殺害的愛國民眾日,每當看到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報導,每當聽聞中國各地因強拆而發生的命案,聽到維權律師遭受的迫害……這首歌就會在張先生心裏復活起來。

張正說,不知道這首詞的作者是誰,那時候在監獄裡也不敢交談太多。宣威暴動發生在「三年災害」期間,大躍進搞公社,公糧餘糧都被拿走了,比如說畝產一千斤,可是謊報一萬斤,所以糧食就都被拿走了,百姓沒吃的,餓死很多。當時中共還命令老百姓修水庫,進山裡修水庫,不准回家。可是修水庫的人每天干十多個小時,又沒甚麼吃的,餓死很多,累死很多。

帶領修水庫的區委書記領頭造反了,手下十幾個民兵都跟著。所謂暴動,其實根本也沒殺人,只是宣稱不幹了,不修水庫了。民兵手裡有槍,上級命令他們開工,他們也不動。老百姓都反感中共搞大食堂、不管人死活大修水庫。那個區委書記也就是為老百姓做一回主。可是這樣的事情,不聽共產黨的話,被中共認為是反共的暴動,一定要剿殺。雲南部隊的王瑩山帶著四個團到宣威,當場殺了很多人,那十幾個民兵和區委書記都被殺了。冤殺的人不少。有幾個人當時被抓,不是事件的直接參與者,被一直關押在監獄裡審查。他就是從他們那裏聽到了這首歌。

張先生說,因為中共瞎折騰搞大食堂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激起民憤,當時雲南貴州很多地方發生暴動。這些不可能出現在中共的報紙上,都是小道消息,但是非常準確,傳這種小道消息,被知道也是很危險的,那可不是兒戲。除了宣威暴動,還有貓鼻子水庫暴動,八一暴動等等。

「領導暴動的幾乎都是共產黨自己的人,他們發現共產黨搞欺騙,人們成了奴隸,實在受不了了。」「1962年鎮雄八一暴動,準備在」八一「那天暴動,但之前被出賣,20多個人被抓,頭頭是解放初期鎮雄縣農會主席的兒子於民權,被槍斃了,他是紅五類。還有一個女教師,戴著腳鐐。被拉出去時,她臉上帶著微笑。我看著她從我的牢房前走過。我不認識他們,而且有軍人看著我,也根本不可能說話。」

「八一暴動」事件,張先生瞭解上述情況,是因為他本人就是被這件事冤抓的。7月22日那一天,他從昆明回鎮雄探望母親,被視為是「上面」派來的(搞暴動的特派員),被抓。他父親是中共雲南邊縱游擊隊的一個頭目,但是很多為中共打下西南立了功的人,包括他父親,在中共肅反時,被以莫須有的反革命罪名殺害了。他伯伯曾跟隨孫中山搞革命,姑媽在法國留學,後來去了台灣。他根本不認識他們倆。但是,因為這樣的背景就被抓了。幸好當地參與八一暴動的人沒有一個認識他,他也不認識他們。無辜被關一年多後,被釋放了。

對張先生提到的暴動情況,筆者搜索了一下資料,幸運地是查到了不多的但是很可靠的信息資訊。雲南省中共的一些文件中就有蛛絲馬跡。

昭通市貓鼻子水庫位於魯甸縣城北部鐵廠鄉黃泥寨村,工程於1958年12月開工,1959年12月竣工。《昭通地委關於昭魯二縣結合部暴亂事件的情況報告》,說的就是貓鼻子水庫暴動的事情:1958年11月25日晚,雲南昭通地區昭魯二縣結合部4個區、20個鄉,發生「土匪暴亂」。他們提出「反對三化」、「反對公共食堂、反對託兒所」「反對日夜苦戰」的口號。公安部隊組織力量即時圍殲。「歷時5天,共捕獲匪180多人,其中公開出面暴亂的50多名。打死12人。」

1960年11月30日《關於宣威反革命暴亂案件的調查報告》中寫道:「1960年12月24日晚,雲南省宣威縣阿都公社發生了反革命暴亂,波及增平、翠華、兩個公社……暴亂涉及13個管理區的37個生產隊,共417人。其中生產隊長以上的幹部及財貿人員、小學教員138人,占暴亂地區幹部總數的9%。其中有公社黨委委員2人、支部書記7人,黨員47人,團員45人。……25日我部隊到達後匪眾即鳥獸散。26口叛亂基本平息。……叛匪番號叫作『中建中央司令部雲南分部』,號稱4個團。暴亂起來的是一個『團』。其餘在宣威的寶山、雙河等6個公社,及鐵道兵五師24團所屬的民工中建立的三個『團』,共2000多名匪徒。在暴亂前夕被我一網打盡。到11月25日止,主要匪首除徐汝俊1人被斃以外,全部捕獲。」

「在這次暴亂中,反革命分子針對三面紅旗和我們工作中的缺點,提出一些政治口號欺騙群眾。如,『實行第二次土改,平分土地到戶,不交公糧,不賣餘糧』、『解散公共食堂,糧食分到戶,隨便吃飯』、『恢復自由市場,不要糧票、布票、飯票』,暴亂來以後,又提出『土地回老家,土地各還各』等口號。」

「根據我們的調查,暴亂地區的群眾對我們工作中的某些缺點是有意見的,主要有這樣一些問題:1,糧食統管。群眾說:「口糧三百二,牆上一行字。」群眾的口糧自己看不到,摸不著,只是掛在牆上的一行字。2,食堂辦得不好。管理不民主,不公佈賬目,吃飯不公平。山區居住極分散,有的住家離食堂二三里,最遠的二十里,還不准代老人打飯回家去吃。3,共產風,搞「萬頭養豬場」平調了生產隊和社員的豬,收回了社員開的小片荒地。4,生產指揮上要求「規格化」、「一字平」,該鋤草時公社讓搞積肥突擊運動;該收莊稼時公社讓割茅草。5,幹部作風不好,脫離群眾。」

從上述中共下級對上級的報告中,可以看出,老百姓在中共的奴役之下民不聊生、苦不堪言,提出的口號也都是最起碼的解決生計和生存的問題,希望能拿回一點自己原有的人權。這些人當中領頭人不乏中共的「先進份子」黨團員和幹部,他們是從現實中認清了中共的欺騙,帶頭起來搞「民主」,要「自由」。但是,被中共的精兵迅速撲滅。中共為了給自己的血腥鎮壓合法化,把暴亂的原因說成是:「地富反壞右」等壞分子帶領土匪叛亂。

資料記述,僅1960年,「西南三省發生大小暴亂12起,其中四川5起,貴州5起,雲南2起。」 其中,「1960年6月,貴州省江口縣農民大量餓死,在死亡線上掙扎的農民起來暴動。帶頭人當中有人民公社的黨委書記。暴動很快被現代武裝的軍隊平息。曾開倉放糧的縣長飲彈自盡……」至今,這些被殺戮的覺醒的中國抗暴人民,仍然被污以反革命叛亂和土匪暴亂等罪名。

張先生還提到那個時期四川的一個大屠殺,現無法查到記載。他說,四川成都一個監獄的犯人暴動,十幾個犯人搶了槍造反,驚動中央,出動精銳部隊,一個傘兵部隊,一兩萬人,空降下去,屠殺,打得瓦片橫飛。對外宣稱「萬人宣傳隊」。

以宣威暴動為代表的大躍進時期的民眾抗暴活動,是中共建政後實施一系列暴力殺人和共產治國後出現的第一次抗暴。那是血淚吶喊,是痛苦的痙攣,是魚死網破的掙扎……

歷史沒有走遠,卻已經被遺忘,歷史雖然被遺忘,但是新版抗暴悲劇卻仍在不斷上演。近幾年中國大地上因為土地強拆、環境污染、毒食品、貪官污吏欺壓良民、官匪惡警串通一氣逼死良家婦女等等惡性事件引爆的群體抗暴事件此起彼伏,一律遭到中共的鎮壓,一概被強加莫須有罪名,遮人耳目混淆視聽。

宣威暴動遺作,讓後人一窺當年抗暴者的風采。「奴隸解放者進行曲」字字震撼人心,看這些詞語:「一定要拼出個人活的世界!迎接那民主自由的時代!共同來討伐這妖魔鬼怪!」今天讀來,宛若現在被奴役的中國人的心聲。歌詞顯示:當年抗暴者已經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也清醒地看到中共是自由民主的敵人,中共是妖魔鬼怪。這種胸襟、見識和深度,是今天的抗暴者們多數難以企及的。這首詞,讓我看到了真正中國人的血性,那些優秀的中華兒女,面對中共暴政,拒絕被洗腦和奴化,以「不自由毋寧死」的氣概,即使是以卵擊石也在所不惜。

蒼天有眼,這首暴動遺作重見天光,謹此祭奠那些被中共暴政奪去了生命的人們!謹此獻給今天被奴役的中國人!

儘管赤手空拳的反抗敵不過鐵甲鋼盔的橫行,但這恰是認清中共的時候。到了今天,貌似強大的中共,實際到了因作惡多端而行將被上天毀滅的末日,忍耐無需多久,良方只有一個:擦亮雙眼,放棄幻想;廣聽真相,破除謊言;呼朋引伴,凝聚正念;退出中共,迎接新天。

評論
2011-07-21 2: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