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澳的維權建國故事

【新紀元】「國中國」王子密碼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7月23日訊】為了保衛家園與基本生存權利,西澳一個農場主人倫納德依循法律與心靈之聲,以一己之力和平地抗衡澳洲聯邦政府,幾經波折,如有神啟,最終順利脫離西澳與澳洲聯邦,建立私人國家——赫特河公國。

此事發生在40多年前的澳大利亞。緣於民主憲法的保障,倫納德從小民「維權」登上君主制王國的首座,但因為沒有收到神要他成為王者的旨意,他不敢自稱為國王,始終以王儲稱號自居。

從脫離澳洲聯邦到獨立建國,倫納德一路領受到高層生命的意志,與生俱來神奇的數學天賦,也開啟了他探索生命本源奧祕之旅……

建立私人國家 赫特河公國獨立史話
文 ◎ 李曉宇、布倫頓 攝影 ◎ 林文責


倫納德親王的赫特河公國領土。

當農場權益受到西澳政府的致命侵害,土地主人倫納德藉助法律專長,依循內在精神醒覺的力量引導,在歷經與澳洲政府的無煙硝戰爭之後,順利脫離西澳和澳洲聯邦,獨立成為赫特河公國。

在西澳首府珀斯西北約595公里的海岸線附近,有一片18,500英畝(約75平方公里)的肥沃土地,土地的主人倫納德.喬治.卡斯勒(Leonard George Casley)育有7個兒女,28個孫子女,22個曾孫子女。1970年4月,因為農場的權益受到西澳政府的致命侵害,他宣佈脫離西澳和澳洲聯邦,獨立成為赫特河公國。

如今在這片國土上,大約居住有30人,但是海外擁有赫特河公國護照的卻多達13,000人。


赫特河公國一迎賓亭。

30個國民,為小麥收購配額上告女王

在1969年之前,卡斯勒(Casley)家族已經購買並在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了二十多年。

然而1969年11月,他們收到西澳政府配發的小麥收購配額只有1,647蒲式耳(一蒲式耳相當於8加侖,或36.4升),如果按照這個配額出售他們的小麥,他們要分500年來收割一年的小麥,也就是說,他們一年的產量是政府收購量的500倍。

出售1,647蒲式耳小麥配額所得款項總額還不夠支付他們使用的兩輛四驅拖拉機的貸款利息。沒有收入、也沒有任何補償可供一家人生存下去,更遑論利潤。

農場的主人倫納德也是一名律師,面對這種困境他想到的是上訴。他發現,西澳政府的小麥配額行動實際上沒有法律依據。不過那時議會正在討論「小麥配額條例草案」,這一草案中有兩項條文是他最為關切的:

一、對於政府分配的小麥配額,不得上訴;
二、因配額而蒙受的損失政府不給予任何形式的補償。

這些條文與英國女王提出的侵權法相衝突,被視為企圖否定公民的法律權利,倫納德覺得必須在政府通過這項新的草案之前提出強烈抗議,否則連抗議的機會都不會有了。

於是他便向小麥配額委員會、西澳州長和西澳總督道格拉斯.肯德魯爵士(Sir Douglas Kendrew)提交書面抗議,小麥配額委員會和西澳州長沒有給他任何答覆。但身為爵士的肯德魯是倫納德的好朋友,於是西澳總督關注此事,他呼籲西澳的農業廳長給予建議。不過,總督隨後傳達了廳長的建議——卡斯勒的小麥配額維持不變。

走到這一步,「不當得利」的法律就適用於這種情況了,這一法律規定:「如果某些東西被不公正的拿走,必須作出相應的補償。」還有女王的侵權行為法也充分適用。

要改變總督的決定是個棘手的問題,然而又不能不做,因此,倫納德決定上訴到女王陛下那裡要求獨立。這樣才能引起實質的關注,再加上「不當得利」的申訴,就會引起進一步的關注。

於是他向西澳總督提交了爭取獨立的申訴,這招果然管用,第二天廳長們就開始行動了。兩周之後,一個新的草案提交到議會,根據這一草案,西澳政府有權收回農地,那麼西澳政府收回卡斯勒家族的土地將成為法律。

卡斯勒一家這時不只是嚴重關切,而是嚇壞了。於是他們召開了家庭會議,考慮到局勢的嚴重性,他們在這次會議上討論了一項法律——自我保護國際法(International Law of Self Preservation),其中規定,如果經濟一直受到威脅,並且面臨失去土地的危險,就可以組成自我保護的政府。於是他們決定行使這項權利,發出一個正式的獨立通知。因為一旦決定獨立出去,一切西澳的行政法、法律規定都將立即停止生效,而必須重新立法。

脫離澳洲

1970年4月21日,他們向西澳州長大衛.布蘭德(Sir David Brand)爵士、西澳總督道格拉斯.肯德魯爵士、澳洲代理總理約翰.麥克尤恩(John McEwen)和澳洲總督保羅.哈斯勒克(Sir Paul Hasluck)提交了一份脫離國家的正式通知。

這份文件包含兩部分:第一部分是脫離國家;第二部分是他仍將效忠於伊麗莎白女王二世,請女王陛下授予其主權。女王根據皇家特權可以直接接受(其脫離),而不必考慮西澳部長們的意見。這是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極少的使用特權的機會之一。

西澳總督立即與他的祕書和倫納德召開了會議,討論的問題是這個小小的國中國的潛力。澳洲總督保羅.哈斯勒克爵士寫信給倫納德,要求他在澳洲聯邦政府答覆之前什麼也不要做。對此,他欣然同意。隨後澳洲代理總理寫信說他不能干預倫納德獨立之事,該信件被抄送給澳洲總督保羅.哈斯勒克爵士。哈斯勒克爵士隨後在回信中寫道,聯邦(政府)干預獨立事件是違憲的。

於是倫納德回應說,根據澳洲代總理不干預獨立的這一承諾,不容反悔法此時完全適用。英國的《威斯敏斯特規約1931》第九條闡明,聯邦憲法允許聯邦(政府)放棄憲制權力來解決問題(《威斯敏斯特規約1931》在英聯邦的歷史上有著重要意義,它規定大英聯邦各國均有平等的制憲權利,奠定了聯邦各國和英帝國之間的持續關係的基礎),西澳憲法第61條闡述了相似的內容。那麼前面澳洲代總理已在信中承諾不能干預獨立一事,澳洲總督則在信中明確了干預獨立是違反澳洲憲法。這樣一來,根據不容反悔法,此後在倫納德獨立一事就不應該有任何爭議了。

在與保羅.哈斯勒克爵士的書信討論後,西澳總督道格拉斯.肯德魯爵士提出,無需通過英帝國規約或驗證文件來確認獨立的有效性,在這種情況下獨立的有效性來自正式行使居留權。

從共和制到君主制

脫離澳大利亞聯邦和西澳州之後,倫納德的家人,也是他的國民,推選他做這個國家的領導人,並組建起赫特河省政府,同時也設計了國徽標誌,剛開始時他們實行的是共和制。


國旗國徽。


脫離後不久,澳洲總理換屆,新總理威廉.比利.麥克馬洪(William Billy McMahon)上任後即表示,他不承認赫特河省的獨立,並寫信給西澳州長並授權西澳政府處理這件事情。「你知道,聯邦政府回過頭來授權於州(西澳)政府,這是非常罕見的。」

面對著突如其來的反擊,倫納德想到了另一部法律——《英國叛國法》(British Laws of Treason),根據這一法律,任何協助一個事實上是王子的人獲取他的職位者,不能被控叛國罪;而任何人如果要阻止一個事實上的王子履行他的職責,可以被控叛國罪。為了獲取這一法律的保護,他們將自己國家的名稱從赫特河省(Hutt River Province)改為赫特河公國(The 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倫納德成為親王(His Royal Highness Prince Leonard of Hutt),他的妻子成為王妃(Her Serene Highness Princess Shirley)。他笑著說:「所以,如果麥克馬洪要阻止我的話,他可能被控叛國罪。」


倫納德親王。

然而故事還沒有結束,等到澳洲再下一任總理約翰.馬爾科姆.弗雷澤(John Malcolm Fraser)爵士上任後,有議員向他建議讓稅務局追倫納德使其破產。針對此,倫納德立了三個案子準備上訴,然而與此同時,澳洲檢察官保留的資料突然全部消失。倫納德覺得澳洲政府在對他實施冷戰,於是他決定直接向澳洲宣戰,並且很快給澳洲總督下了宣戰書。

之前嘲笑他、說他不理智的澳洲政府再不敢嘲笑了,三天之後,他又給澳洲總督下了停戰書。當然並沒有真的發生戰爭,但之後倫納德正式劃定了赫特河公國與澳洲的邊界。


赫特河公國大門口。

感應超自然力量的支持

倫納德對《新紀元》記者說:「整個脫離澳洲的過程,我覺得不是自己控制刻意怎麼去做,而是有另外的高層生命在控制我,一般人無法理解。我就是有那種感覺,感到有什麼東西(在指引我),如果我不順著(那種指引),就會覺得頭脹。如果我順其自然,一切就那麼美好,事情也很容易辦。」「就比方說當我決定脫離澳洲時,每個人都覺得不可能,我妻子也說我會惹禍上身的。但我自己覺得沒有人動得了我,我非常自信。我不用計算,我就是知道。你知道嗎?那是一種內在的精神的醒覺。」


倫納德親王的各種成就徽章。


陸軍徽章。

國防軍徽章。


砲兵徽章。

第一個北美皇家衛兵的徽章。


談到為什麼稱自己為親王或王子(Prince)而不是國王(King)時,倫納德說:「國王是神授的,一個人成為國王,是神叫他做的,他會聽到神告訴他說『你統治這裡』。」「但神沒有叫我這麼做,我沒有聽到來自上帝的囑託。我管制這一方土地完全是基於人間的法律與道義來維護自己的權益,所以我不能稱自己為王者。」

倫納德說自己和妻子是英聯邦的子民,他們寫信給伊麗莎白女王要求加入英聯邦,最後他們回信說:「不行,你不合格,你到我們網站上看看(怎麼樣才合格)。我看過他們的網站了,我們是夠格的。但是加入英聯邦,只要聯邦國家裡面有一個反對就不成。所以顯然澳大利亞無疑總是會投反對票。」

獨立之後,澳洲政府也不再向他徵稅,並且在信中說:「你不再是澳洲居民,不徵收所得稅(You have been deemed to be a non-resident of Australia for income tax purposes.)」。西方人常說,活著就得繳稅,不過倫納德一家可能算是個特例吧。


澳洲稅務局承認赫特河公國的非澳洲居民地位——不用向澳洲稅務局交稅。

有意思的是,儘管沒有很多國家承認其獨立,但倫納德持赫特河公國護照已經遊歷歐洲、太平洋諸島國、新加坡、希臘、以色列、黎巴嫩、埃及、印度等諸多國家。在波蘭的世界地圖上,澳洲大陸上除了印有澳大利亞這個名字之外,赫特河公國赫然在列。

任何人可以遞交材料申請赫特河公國的護照,全世界共有13,000人持有赫特河公國的護照,倫納德親王還組織這些人參與世界各地的公益活動。赫特河公國在西澳內陸的居民大約30人,儘管他們還是在澳洲的超市買東西,但他們的確也有自己的政府辦公室、郵局、貨幣(包括硬幣和鈔票)等。貼上赫特河公國的郵票的信件也能寄到目的地。


赫特河公國政府辦公室和郵局。


赫特河公國貨幣和visa戳及郵戳。


結束採訪時,倫納德親王沒有忘記在記者的澳洲護照上蓋章印上出入赫特河公國邊境的日期,並且帶點黑色幽默的笑著說:「以後你每次離開澳洲,澳洲海關都會看到這個章的。」◇


倫納德親王與遊客合影。

===============================================================

悠遊數字王國 能量與精神密碼
文 ◎ 李曉宇、卡爾 攝影 ◎ 林文責


倫納德親王接受《新紀元》記者採訪。


倫納德親王不但擅長法律,還擅長數學和物理,近30年來他一直浸泡在他的數字王國裡。他所思考的問題是:在我們這個常規的世界裡,一切事物似乎都有一定的模式,那麼是否存在一些模式,它們構成了更高級的超凡的世界呢?

倫納德親王似乎感受到自己與宇宙的創造性能量有著某種崇高的聯繫,30多年來,他一直利用他熟知的數學和物理學的邏輯和推理進行一項很少為外人所知的研究:上帝是否存在?如果存在的話,那麼祂是以何種形式存在?

見到倫納德親王,無需多言,就能感覺到他的精神活力。倫納德不是宗教人士,不過他認為,在所有宗教裡面,佛教的法理最接近真理。


倫納德收藏的中國畫:天門。他認為,佛法最接近真理。(倫納德提供)

經過30多年的研究後他發現,神是宇宙中一種創造性的能量,這種能量遍佈整個宇宙空間,無處不在。

奇妙的數學頭腦

他的研究始於對一些古老概念的梳理。在他的研究論文《上帝的真實性》(The Reality of God)中,他指出,在字典裡,上帝/神(God)的定義是這樣的:「任何超自然的、不朽的生命,他具備特殊的能量來控制人類的生活和各種事務,以及自然過程。」所以他認為宗教中常說的只有一個神的說法首先就不符合這個古老的概念。

「很多古老的概念,尤其宗教中的概念,已經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但是,要讓它與自然和科學(他這裡的科學主要是指數學和物理)對應起來,那麼,2000年前的這些古老概念需要更新。」

「當你在做數學或物理學研究時,對於很多概念你不能隨意破壞,除非你能代替它們。斐波納契數列與所有生命物質的結構都有關係,然而,沒有人能夠解釋它為什麼存在。斐波納契數列早在斐波納契之前在古代中國就已經被人認識到了,只是斐波納契更突出的開始使用它,所以才廣為人知。」

「在我的一本書中,我給出了一個數學公式證明,每一個人,包括你和我,身上都蘊含著精神能量。其中數字26是精神能量,數字28是普通能量,數字27是它們的連接器,26、27、28是自然常數(NC)。」

問他是如何發現這些公式的,他解釋說,他用心靈的眼睛,再加上潛意識的幫助。他說:「我歷來對數學感興趣。經常是一個問題進到腦子裡,潛意識就會開始工作,如果三天之內解決不了,我就會覺得頭脹。而要停止頭脹卻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駕車到農場去。一旦我上了車,一打開鑰匙啟動車子,腦子就清醒了。然後我邊開車腦子邊計算,9位數乘以9位數,然後回到家,進到辦公室就把答案寫下來。即使晚上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我的腦子也會繼續在那裡算數。我人在看電視,可我的腦子卻在算數,我的潛意識像電腦一樣,一直在那裡工作,即使我並不想要它做事,也是那樣。」

「我是一個愛探求問題的人,16歲時在辦公室裡工作,如果那天很安靜沒什麼事的話,我會去讀議會的一項法令,只是感到讀書挺有意思,似乎就喜歡那樣。」

能量常數26、27、28

倫納德親王發現,如果給英文中的26個字母賦予數值1至26,即A的值為1、B的值為2、C的值為3……一直到Z的值為26。那麼精神(Spirit)一詞的數值是91(19+16+9+18+9+20)。而上帝(God)這個單詞,每個字母的數值加起來的和是26;把這個規則應用到猶太教的上帝(希伯來語中的耶和華)這個詞中,也得出26的和數,這非常有趣。

他以26為基數,得出與斐波納契數列對等的一個數列,把它命名為倫納德親王數列,各列的數值分別如:13、26、39、78、156、234、390等,如果把這些數分別除以91(精神)和常數28,會發現一個驚人的現象:除以91得到的每一個結果都包含142857(如圖);把同樣這些數除以28,所有的結果也都會包含142857。然後他將我們日常事物如人(Man)、牛(Cow)、樹(Tree)等等單詞的數值除以28,所得結果也全都包含 142857。


倫納德親王數列研究論文。

他認為142857(所有數字累加之和是27)就是神創造自然界的能量密碼(Creation Code),它存在一切事物中。如果他把常數28用26代替,那麼得到的結果中都包含153846(所有數字累加之和也是27),他稱其為精神密碼(Spiritual Code)。二者之和為296703(所有數字累加之和也是27),就是精神和創造之間的連接密碼(Bonded Code)。26是精神自然常數(Nature Constant of Spiritual),28是創世的自然常數(Nature Constant of Creation),27是連接數(Binder)。

倫納德親王數列

倫納德的這項研究在他脫離澳洲三年後即已開始,當時他的一位讀聖經的朋友、來自昆士蘭州、也是赫特河公國公民,請求他幫忙列出《聖經啟示錄》中的數字,因為他知道倫納德擅長處理數字。

「那時候到現在我都不是聖經的讀者。我並不學習或讀《聖經》,只因為他是我的公民和朋友,他要求我做。我做了一些研究,寫了34頁的文章交給他。但是我自己卻產生了新的想法——精神是否真實存在?讓我們看一看,並找出真實的答案。就這樣,我開始要研究精神的存在。這是研究你看不到、碰不著的東西,你想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那時我認為重力也是看不到摸不著的,可是它在起作用,所以我們就相信它的存在。但是它在哪裡?是什麼?所以既然重力可以研究,那麼精神也可以研究。」

可是怎麼研究呢?倫納德認為一切都是可以進行數學計算的,於是他就從計算開始。他將英語單詞轉換成數字。如前所述,26個英文字母,從A到Z,分別賦予1 至26的數值(《牛津大詞典》也是這樣排的,A-1,B-2,C-3等)。他發現上帝(God)這個單詞,每個字母的數值加起來的和是26;把這個規則應用到猶太教的上帝(希伯來語中的耶和華)這個詞中,也得出26的和數。適用於其他宗教也如此,這非常有趣。那麼上帝不就是精神嗎?

作為一個科學家,他立刻想到這(26)是否代表某種能量,既然是能量,就會有一個波頻。以26為基數將這個波頻圖畫出來,他得到的是與斐波納契數列完全相對應的一個新的數列,他把它命名為倫納德親王數列(Prince Leonard Series),這個數列緊接著26的下一列數是78,78轉為英語單詞是人體的細胞(Body Cell)。

眾所周知,斐波納契數列被公認與所有生命物質的結構都有關係,例如人體從肚臍至頭頂之距離和從肚臍至腳底之距趨近於該數列的前後兩項之比(即黃金分割),向日葵的種子螺旋排列99%是Fn。還有蜜蜂的繁殖規律、樹的分枝、菠蘿上的菱形鱗片排列、松果上的鱗片排列、蜜蜂的家譜、鋼琴音階的排列以及花瓣對稱排列在花托邊緣、整個花朵幾乎完美無缺地呈現出輻射對稱狀……所有這一切都表現出這種數學模式。

倫納德不願意談論他自己親身經歷的精神現象——比如特異功能,他說:「如果你談那些的話,一般的人會把你當作一個怪人。」所以在他有關上帝真實存在的論文中,他盡量保持純粹的數學和物理推理。但他表示如果真正要探討靈性的話,可以更深入。

倫納德確信,中國文化有更崇高的精神內涵,他說他從自己感受到的氣和道能夠體會到一點,非常耐人尋味。他說在脫離澳洲的過程中,他一直感到有一種更高的力量在支持他。從地方議會到西澳州到聯邦政府,他一路不戰而勝。


倫納德親王(右)給格雷姆王子頒發智慧和學習獎狀。


倫納德親王和伊安王子。

人最重要的是行善

梵蒂岡曾邀請倫納德親王分享他的精神發現。記者問他有何心得,他認為教會實際上銷毀了古代文明中很多精深的神聖教義,他說:「教會是人在運作的(組織),而人做了很多很壞的、愚蠢的事情……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梵蒂岡也不比常人強。實際最重要的是行善,但他們並不總是這樣。」

「物質中的所有微粒都是有靈性的……宇宙的旋轉就是一路通向最終的智慧。」

倫納德還很擅長「外交」辭令,在伊朗分享他的精神發現就是一個最微妙的例子。眾所周知,如果有人膽敢說與官方伊斯蘭教義相悖的話,很可能被追殺。而他是這樣對一個伊朗的代表說的:「你拿我這本書,理解它,然後你們就可以教給美國人一些東西了。」結果伊朗人說:「哦,對,沒錯。選舉結束後,我們會看看。」

倫納德對記者說:「你看,沒有追殺令,儘管我也告訴了他們,他們錯了……使用外交式的態度始終很重要。現在,他們願意我寄書給他們。」

倫納德現在正著手寫一本有關人體的新書。他說:「那有點像如果你有一輛車,你需要知道它是如何運作的。那我有一個身體,我想知道它是如何運作的,我想瞭解我自己……我要將我知道的傳授給其他人。」

倫納德認為,現在我們的大腦已經變得程式化,被訓練成按照一定的方式去思想,要改變這些還不容易,但年輕人可能會好一些。所以他計畫在赫特河公國境內的海灘附近創建一所大學,教授與精神世界相關的數學。◇


倫納德確信,中國文化有更崇高的精神內涵。圖為他所收藏的中國瓷器。

本文轉自233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35/index.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1-07-24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