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九評共產黨》研討會問答選登

袁紅冰教授以及藏族、維族代表、答疑選登

2011年6月19日,在澳洲悉尼的艾市菲(Ashfield)天主教俱樂部舉辦了《九評共產黨》研討會。(攝影:袁丽/大紀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7月30日訊】(大紀元澳洲悉尼記者站報導)2011年6月19日下午,悉尼大紀元時報及悉尼退黨服務中心共同舉辦了悉尼《九評》研討會。會上的聽眾和與會發言人互動熱烈,藏族代表及維族代表用親身的經歷澄清了中共邪黨一貫使用欺騙隱瞞的宣傳製造漢人對其他民族的偏見和敵視。以下是部份答疑:

西藏農奴到底有沒有?

聽眾甲:我有一些關於西藏的問題,就是1949年以前的西藏到底是怎樣的?按照中共的宣傳資料所說的,1949年以前西藏是非常黑暗的,95%是農奴,5%奴隸主掌握了全部財富。造成了西藏人愚昧,貧窮,非常迷信。而且將農奴們的人皮剝下來,還將人的頭蓋骨砸下來點天燈等等,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聽眾乙:他說的問題我可以補充一下,1960年的時候,在北京的民族宮舉辦了一個「平定西藏叛亂」 的展覽。剛才說的東西都在那裏,我親眼看到牆上掛著一家人三張大小不同的人皮,夫妻倆加一個孩子。還有放在籠子裡的像石帽子一樣的刑具,據說將這種石帽子壓在人的頭上,在重量壓迫下,人的眼睛就會自動掉出來。當時看到這些東西後,我就在想,西藏的農奴主怎麼會用這麼殘酷的手段去統治農奴呢?可是等我以後到國外後,接觸了很多西藏朋友,感覺當年看到的很可能是中共故意搞出來的假東西。


2011年6月19日,在澳洲悉尼的艾市菲(Ashfield)天主教俱樂部舉辦了《九評共產黨》研討會。當天的主講嘉賓之一藏人團體的代表東珠瓊培。(攝影:夏青/大紀元)

東珠瓊培(藏人代表,根據英文回答翻譯): 這個問題提得很好,非常感謝!達賴喇嘛曾經說過,從1949年往前將近一個世紀都是戰亂和存在奴役的時代。可是呢,關於西藏有多少農奴主奴役多少農奴這種說法,卻是共產黨捏造出來的。因為西藏是信佛的地區,信佛的人是講善的。共產黨所說的那些「奴役」 的事實都是假的,如果大家在電影電視看到中共播放的鏡頭,那是高科技編造出來的,不是真的。

我曾經問過我父親,能否回憶一下1949年以前關於西藏奴役的情況,他說:是有個別奴役現象。他說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當時西藏有四、五千回教人,其中有來自印度等地的。當時藏傳佛教的達賴喇嘛對他們非常尊重,這些回教人可以在西藏按自已的生活習慣去做生意,去舉辦葬禮,給他們很大的地方去建造墓地,這些都跟藏人自已的風俗習慣很不一樣,可是藏人對他們的文化都很尊重。除了回教人,西藏還有少量的天主教的人,如果西藏人喜歡奴役別人這種做法,那為甚麼不將這些人數不多的外來人變成奴隸呢?這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達賴喇嘛當時卻保護了這些外族信仰的人,因為擔心他們的信仰不同,走到哪都可能會碰到不喜歡他們信仰的人。如果西藏人對外族信仰的人都這樣保護,怎麼又會對自己藏人搞一些奴役制的東西呢?當時的西藏確實有一些有錢人家有自已的家奴,但絕不是中共說的95%,連5%都不到!藏傳佛教是講善的,非暴力的,怎麼會有這麼大比例的奴隸呢?所以這些數據都是中共在造謠。

1950年以前的西藏確實是一個黃金時期,人們非常快樂,非常自由,想去哪就去哪,做甚麼生意都可以,不同的只是沒有現在的汽車、高速公路和直升機等等而已。

中共將達賴喇嘛污蔑為奴隸主,可是我們看看事實!別說海外的藏人,就是中國大陸以內的藏人,幾乎每人都供著達賴喇嘛的肖像,都在祈禱,希望達賴喇嘛能夠早日重返西藏。如果他是一個奴隸主,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想念他,盼望著達賴喇嘛返回呢?而且我們還看到一個事實,無論在西藏,四川還是其它地方,都有許多藏人抗議中共,如果達賴喇嘛真如中共說的那麼邪惡,為甚麼人們不去抗議達賴喇嘛,反而去抗議中共呢?我是一個藏人,現在生活在澳洲,應該是生活得很安閒愜意,為甚麼還要關心西藏呢?因為那裏出了很大的問題!那裏存在著非常大的不公平對待!

最後我還要說一下,非常感謝袁紅冰教授,他對西藏的歷史作了很深的研究,是西藏歷史最好的參考人。

袁紅冰教授解答「一個中國」的問題

2008年6月4日,在此同一地點,前北京大學法律系教授袁紅冰教授,談到他調查和研究了西藏的歷史,從公元7世紀 – 也就是西藏的王娶了中國的文成公主那時起,直到由中國共產黨接管西藏,他說,沒有歷史證據證明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所以如果您對此問題有任何誤解,請您自己進行調查,用你的智慧,用你的知識,用你所有的資源,及你的朋友,不要只聽信共產黨。


2011年6月19日,在澳洲悉尼的艾市菲(Ashfield)天主教俱樂部舉辦了《九評共產黨》研討會。著名的中國流亡作家、法學家、《台灣大劫難》、《台灣大國策》一書的作者袁紅冰教授是當天的主講嘉賓之一。(攝影:夏青/大紀元)

袁紅冰教授談到了中共將自己銷售到外面的世界,中國共產黨已經基本摧毀了中國這一偉大民族。我過去告訴世人:今天沒有名字叫中國的那樣一個國家,因為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屬於中共的,中國大地上沒有保留原來的中國,所以我們要把中國人的中國找回來,我們不需要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共借國家名義套在我們脖子上的枷鎖,人們得不到任何東西,人民解放大軍他們強迫人們服從。所以你和你的朋友,最好利用兩邊的所有資源,聽聽藏族人,聽聽中共政權,聽聽你的朋友,還有西方人,最後再作出你自己的判斷,這是最好的。

袁紅冰教授說:2008年堪培拉奧運火炬接力時,我見到了很多揮舞紅旗的學生,他們中有些人非常凶猛。我跟一個男孩一個女孩交談了,他們高喊「一個中國,一個中國」,我說「一個中國」的口號是好的,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口號,但如果你想要一個中國,首先必須解決了新疆問題,解決西藏問題,解決內蒙古的問題,解決漢族人的問題等等。如果不解決這些問題,「一個中國」只是一個宣傳口號,它將永遠不會得到實現。這個年輕的小伙子說:怎麼才能解決這些問題?我告訴他們去西藏。首先要找出問題,進而解決問題。如果中國共產黨解決不了此問題,那麼我們會轉向尋求中國人民的幫助。正如我剛才所說,西藏問題是中國人民的問題,所以最好的辦法是進行調查研究,然後作出您自己的判斷。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會與在座的朋友們在北京相見,也就是沒有中國共產黨的新北京!謝謝!

中共對維族的屠殺

聽眾: 聽說八十年在新彊喀什地區發生了一次非常殘酷的屠城事件,中共一直在封鎖消息?


2011年6月19日,在澳洲悉尼的艾市菲(Ashfield)天主教俱樂部舉辦了《九評共產黨》研討會。當天的主講嘉賓之一澳洲維吾爾族協會主席艾拉(Mamtimin Ala)。(攝影:夏青/大紀元)


艾拉(維族代表):這是一個發生在八十年代未的事件。在喀什地區下面一個縣的叫做阿克塔的地方,當地民眾組織了一個抗議中共暴政的遊行。在這些民眾準備遊行之前,其中有一個維奸,將整個計劃偷偷告訴給了中共,然後中共提前做好了準備,當地民眾仍然按計劃開始了他們的遊行。以後發生的事情是:中共不但殺光了所有參加遊行的人,還將那個地區的所有人,無論婦女、孩子、老人全部殺光!當時我在南彊上高中,我們一些學生們也想組織一些抗議中共暴政的行動,但當時的環境很緊張,到處都是中共的軍隊和公安警察。

這是一起非常嚴重、非常殘酷的大屠殺事件!因為當時中共屠殺涉及的範圍太大了,連我們都聽到了槍聲和直升機的聲音,中共想要完全掩蓋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有一個漢族人,他當時是一名軍人,參加了中共軍隊的屠殺行動。他後來在美國的一次聽證會上作證,揭露了那次大屠殺事件的真相。他一直在自已的內心感到非常的內疚,因為中共當時確實屠殺了很多無辜的維族人。

剛才袁教授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中國人民對自己國家的歷史責任。有一個著名的英國作家他的名字是吉卜林(Kipling),他曾說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話,就是白人的負擔(white man』s burden),白人的負擔,意思是白人有一種歷史的責任,就是白人有將白人的文明傳播至世界野蠻的地方的歷史責任。所以,剛才這位朋友提的問題從某種意義上與此相關。我見到過許多我的中國朋友,他們說,中國人通過經濟投資發展了新疆。事實上,我們並不認為我們需要這樣的發展,因為它是有毒害性的,這種做法正在破壞我們的文化。正如中國人不會接受日本或美國通過經濟投資方式來推行他們的文化,然後完全替代了中國自己的文化那樣,我們也有同樣的感受,這是我的主要觀點。那些以歷史責任為藉口,而實行在該地區的野蠻行為的人,從某種意義上是侵略了歷史責任。這些人說甚麼:我們可以幫助你,或者可以給你錢… … 然後你必須保持沉默,這樣的邏輯,恰恰就是我們拒絕接受的,這是我的觀點。

在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以後,到目前為止有接近一億中國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全球各地的《九評共產黨》研討會都得到了許多人士的支持和關心。

評論
2011-07-30 3: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