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魔窟

黃岡大法弟子
【字號】    
   標籤: tags: ,

那是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上,兒子和女兒倆家都在外打工,我一人在家照顧四、五歲的外孫和孫子。突然六個惡警闖進我家。我問他們來幹甚麼,他們齊聲回答:來看看你呀!我說:我與你們不同道,誰要你們看!其中一個回答說:某部隊有人報了你傳法輪功資料給她。我一口否認,這時又進來六個惡警,十二個惡警沒出示任何證件就非法抄家,兩個孫子嚇得發抖,我護著兩個孫子,心裏很平靜的一直發正念。有個姓佔的惡警說:我看你是黃鶴樓的麻雀,膽子還不小!我說:「我師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有甚麼怕的?」

他們在我家上上下下翻了兩個多小時,就是翻不到師父的法像。到晚上十一點多鐘,他們強行綁架我,可憐兩個孫子在家無人照顧。

我進了魔窟第二天,公安局、610和某部隊政治處的惡警一起來提審我,要我交待所有資料來源和我平常的行蹤,與哪些法輪功學員來往等等,我甚麼也不說,他們每隔一天提審我一次,不管邪惡之徒如何打罵我,我就是不配合他們。審了半個月,他們覺的沒戲,說我頑固不化,要將我升級審理。同時,他們將我兒子從深圳騙回,威脅欺騙我兒子交了幾千塊錢,還要我兒子做我的所謂「轉化工作」。他們還想利用我對孫子的親情來誘惑我出賣良心。我嚴厲的說:你們這幫人真是喪盡天良!我沒做壞事,你們為甚麼要迫害我、迫害法輪功?他們沒話回答。

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將我換了一個地方非法關押。還是二、三天大審一次,說我再不交待就判我十一年刑,他們再一次把我兒子騙回家,他們又騙走我兒子幾千塊錢,兒子怕我被勞教,天天求我「轉化」,我平和又威嚴的對他們說:我生為大法來,死為大法走。有個姓陳的惡警說:你當面說不煉,回家再煉。我正告他們說: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不做苟且偷生的人,你們說了都不算。說完我馬上回到監號裏去。

裏面的犯人讚揚的笑著說:你這老婆婆被提審回來還笑瞇瞇的,我們要是被提審嚇得兩腿發抖。我就趁機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回家也要學法輪功。

我正念正行闖出了魔窟,平安回家了。這一切都是師父慈悲賜予我的智慧和力量。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 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行醫的真正本領,這不是靠我醫術解決的問題,而是靠大法法力幫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醫術是無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會給病人帶來很多痛苦。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讓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環境中救人。行醫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六一零」和鄉政府的人把我劫持到一個外地的洗腦班。在路上我一直發著正念,覺得師尊就在我身邊,而且有一種聲音「有驚無險、有驚無險」…
  • 我體悟到了法輪功的非凡,就嚴格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無私的照顧癱瘓在炕上的婆婆。伺候婆婆兩年多,每次去之前的不公平、不願意、嫌髒的心理就慢慢變得淡了,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心真的變得善良了許多:以前對老人的嫌棄、責備的心理都沒有了。那時我就想:大法師父真好!法輪功真好!我的丈夫因為看到我煉功後的轉變,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 法輪功師父在書中說:「但是人們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業沒還又造下新的業力,使社會世風日下,人人為近敵,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現在的人怎麼了?現在的社會怎麼了?人類這樣下去危險至極呀!」(《精進要旨》〈病業〉)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句句震動我的心,他平衡著、善解著所有生命的關係,那麼慈悲,那麼無私,那麼打動人。
  • 俗語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家在湖南小縣城,化解不開的矛盾、醫不好的病痛在以前都是我家的難事。現在,我家有十人先後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個個身體健康,人人都感到很幸福。我曾苦苦追求金錢和物質享受,如今看看我家的幸福事,那是多少金錢買不來的福氣啊!
  • 修煉後在我身上明顯的感到兩個方面的變化,一個是餐館經營的變化,再一個是身體上的變化。…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飄來無數的法輪,全都是無色的,我停下腳步,激動的看著他們朝我飄來,越來越近,慢慢的他們全都飄到我的身前,我看著他們在我的身前不停的飄來飄去,突然從裏面飄出一個有拳頭這麼大的一個法輪直接飄進我的身體,我看著他慢慢的進入我的小腹。
  • 這是大陸一位銀行信貸科長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脫出來的真實故事。…妻子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跟他發火,甚至動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總想還手,漸漸的能夠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煮稀飯或下麵條送到醫院,親自餵到岳母嘴裏。…餵完飯和藥,他又打來熱水替岳母擦背、洗腳,攙扶岳母上廁所。這是連她自己親生女兒都不願做的事情,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婿卻自覺地做到了。…
  • 我看了一遍煉功帶,感覺動作很複雜,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較簡單,我對照一下煉了一遍,感覺心裏很舒服,於是我又用心的煉了一遍,這次一煉非同小可,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穿過我的手心,這股能量非常強大,連身體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來,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停止了煉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場。從那天以後我正式開始修煉了,我以後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 在中國目前這個物慾橫流的環境,也是修煉的好環境,在心性上,幾乎每天都存在過關與考驗。下面所述都是本人的親身經歷或體會,寫出來與共同交流。…明朝的方孝孺是歷史上唯一一個被滅了十族的人。以下所述的就是和其有關係的輪迴事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