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韓戰軍人離退待遇被冒領 死不入土討公道

王國川的傷殘軍人證件(圖片:當事人提供)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8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樂報導)曾參加過朝鮮戰爭的安徽省蕪湖離退休軍人王國川,人事檔案被「失蹤」,退役軍人待遇被冒領。27年的維權上訪無果,84歲去世時留下遺願稱:「遺體不火化不入土,直到討回公道。」目前他的遺體已經在蕪湖縣殯儀館停放210多天。

王國川,1949年5月入伍。曾在朝鮮上甘嶺戰役中身負重傷,被評為三等乙級殘廢,榮譽軍人,立二等功;1953年6月復員回鄉。

檔案離奇失蹤 30多年上訪無果

1984年,王國川的檔案在廣德縣民政局離奇失蹤,之前所有享受退役軍人的國家級應有待遇突然停止發放,醫保和退休保養也被取消。他成了一名社會無業人員,晚年得病無錢醫治。他生前一直蟄居在一間簡陋的出租屋內,靠社會救濟艱難度日。他得病期間曾多次向廣德縣民政局負責人救助無果,最終在簡陋的出租屋度日至離世。

王國川獨子王勇為討回公道而四處奔波,他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介紹,王國川符合國家落實政策範圍,宣城市地委負責人曾出一協辦函給蕪湖縣政府,通知廣德縣民政局協助辦理、安排他到民政局任職一事。當時,此事由政和鄉黨委書記周正德經手負責。

他說:「當年父親在宣城地委的協辦函發出大半年後才知道此事,找周正德核實後,周說:『當時我是接到此通知函,但我忘了。』此事就石沉大海。之後,縣紀委來領導在鎮和鄉大會指出:周正德范了兩大錯誤,一、貪污公款8000多元。二、一位建國前參加革命的老同志為甚麼不給他辦理民政局任職一事。」但該領導最終也沒安排落實王國川的退役待遇問題。

此後在1984年至1990年期間,王國川父子走訪縣民政局和市委組織部無數次,但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

王勇說:「在1991年,蕪湖縣信訪局負責人解釋,可能負責檔案工作的人,誤把父親的檔案為無價值材料銷毀。但在蕪湖縣民政局檔案室內,依舊擺放著王國川的檔案袋,但袋內除了一張落款於1991年的借條外,已空空如也。」

在2000年,王國川寫材料向安徽省委組織部申訴,該處的一位姓任領導電話通知王勇說:「根據你父親的情況,1984年就應該落實政策,然後享受離休待遇,現在首先要找到你父親的人事檔案。」

在2003年,王勇請律師再次到蕪湖縣民政局檔案室,查王國川檔案內容,發現裡面除了一張王國川用香煙盒紙寫的退職申請書,別無他物。該退職申請書經與王國川親筆字鑑定後,確認為偽造的。

據王勇介紹,其實還有一種方法完全能證明他父親的服役過程,只要蕪湖縣民政局安排工作人員到王國川曾經服役的部隊核實他的檔案內容,同樣可以證明他之前的服役期的歷史記載。王國川父子曾無數次到蕪湖縣民政局提出此要求,均被該局負責人拖辦此事。

王勇透露說:「父親的檔案是有意被調離給另一個人冒用了,該冒名頂替的人已經享受我父親27年的離休待遇和35年的工齡待遇。」

「父親由於打仗身患殘疾,常年都穿著條棉褲。他平常只能幹輕微的農活,大家的日子過得十分艱難。他每月靠領取200元人民幣的社會低保度日。對於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對待,他看得很淡。在2010年6月18日,他因腦出血住院治療。期間,我曾多次到民政局請求解決父親的治病醫藥費問題,均無人理會,父親最後因我無法再承受沉重的治療費用,只好出院回出租屋等死!」

王勇無奈的說:「是地方官員違法亂紀,貪污腐敗,官官相護,欺下瞞上迫害我父親到這種地步。現在是民告官,太難了。27年來,父親和我相依為命。」

法院判決 如同虛設

在2005年,宣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蕪湖縣民政局對王國川的檔案丟失負有直接責任」。但最後,蕪湖縣民政局仍然沒有官員出面解決王國川的檔案丟失的善後問題。王國川向安徽省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期間曾進行五次上訴和三次申訴,均無果。

在2009年8月份,王國川父子到北京信訪辦上訪,接訪人員表示非常重視王國川的恢復待遇問題,但每次信訪辦反饋回縣民政局就沒有下文。他們曾經無數次到北京信訪辦反映情況,結果都石沉大海。

在2011年3月6日,王勇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遞交他父親的冤案,在五月和七月再次到北京高院查詢對其父親案例的核實情況,但信訪辦的負責人都以核實進行中為由把他打發走了事。

王勇說:「我對父親的冤情得不到解決非常氣憤。我想通過司法渠道,但是他們不受理,把問題推給信訪辦。而信訪辦又反饋,他們無權處理,得找司法局方能拍板。中國再縱容這些腐官,還有希望嗎?」

評論
2011-08-15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