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份子放下名利 體悟人生之樂

文天成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中有不少是教師、學者等知識份子。對他們而言,職稱、名譽曾經是非常重要的追求目標。修煉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事呢?

一位中學老師在修煉法輪功前為了自己的臉面 ,讓有點權勢的大哥為自己買了個中級職稱。但是沒想到剛拿到中級沒多久,他就得了風濕性坐骨神經痛。中醫、西醫、偏方都曾試過,可是都無濟於事。病情還由腿侵蝕到心臟,遇上雨天,坐立不安,苦不堪言。

在九九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他的風濕性坐骨神經痛竟然不治而癒。而且在閱讀了《轉法輪》後,他認識到自己當年買職稱的行為是為了爭名奪利,為了臉面,把自己身體搞得一團糟,真是得不償失。

從零三年開始他就有資格申請高級職稱,零六年的時候,高級職稱還意味著更多的工資。但是修煉後的他在如此名利的誘惑下始終堅信《轉法輪》中講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心中根本就沒有以前的那種托人送禮、拉關係、走後門的想法。一連幾年,都是這樣。

直到零八年,校長讓所有有資格的老師都提出申請,他才報名高級職稱的評審,在交上材料後就一如既往的上課,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沒有背景、沒有請客送禮的他拿到了職稱。校長在教師大會上談到:人家平時不爭名,不奪利,讓教啥就教啥,也從來沒有怨言,更沒找我談過,職稱就應當給人家!

他能做到不爭名利,任勞任怨,就是因為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

一位文學教授也有類似的經歷:「知識份子最大的執著就是名,當然有名就有利。這集中體現在評職稱上,為了提職,你爭我奪,苦苦相鬥。有甚者不惜偽造材料,剽竊他人成果,恨不能踩著別人往上爬。修煉大法前,我也曾去爭,沒爭上,心裏不平衡。修煉大法後,知道修煉人要去掉名利之心,也就不去想它了,因為該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我也不要,結果反倒順利評上了。前幾天,院裏來電話說:『要申報資深翻譯家,咱們院就你行,你來報吧。』我說:『我都七十多歲了,退了休了,還要那個名幹甚麼,讓別人報吧。』對方說:『真是高風亮節,淡泊名利。』」

另一位數學博士在修煉法輪功後,感悟到放下名利情後的生活其實並不是平淡無趣的:「修煉的生活其實很豐富,會感到生活得更充實了。就是一些不經意間的感受,是那樣的強烈真實,表面還沒甚麼表現,就那樣平平常常,就突然感受到了那種能量,祥和慈悲。只有經歷了才知道,這種感受是那樣的強烈,常人中的那些享樂中的、情感上的、名利上的美好的感受,相比之下變得那樣的渺小。」

他嚮往的生活是:「經歷過後更加懂得了感天地之恩,敬神向善,珍惜生命,樂觀無私,淡泊名利,高貴向上。它不應該是封閉,不必是世外桃源式的。」對待生活中出現的麻煩,他體悟到:「麻煩都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的觀念與周圍的因素擰勁了。如果當時沒做好的時候,過後冷靜了,就用對的道理歸正自己。」

這樣的故事還很多,正如一位法學博士說的:「看了《轉法輪》之 後,我覺得法輪大法講出了‘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和真正的做人道理。大法讓人明白了人為甚麼會有所得,為甚麼會有所失,為甚麼會遇到不幸,人與人之間為 甚麼會發生矛盾。大法告訴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事總是考慮別人,遇到矛盾找自己,與人為善,慈悲待人。重要的是,大法不但告訴人要做好人,而且講明白了為甚麼要做好人的道理,真正給人提供了‘安身立命之本’。」

很多人在明白了這些後,發自內心看淡了名利,獲得了輕鬆愉快 ,無求自得的快樂。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層次上修煉,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靈性的發展。我接觸了很多種宗教和精神運動門派,但是每次嘗試之後我都失望地發現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輪功的內容,我開始讀,就停不下來了,這感受太令人震驚了,因為我就像接通了電源開關一樣,我讀的越多,越覺得法輪功的教導很有道理,能夠走進我的內心深處。
  • 塞班島的天氣經常酷熱難耐,把他曬成了一個黝黑的水手,十多年的磨礪把懵懂無知變成了成熟練達。和其他八零後的獨生子來說,他的經歷簡直就像電影裏面的驚險故事片,但是這確實不是故事片,而是一段真實的經歷。
  • …裏面的犯人讚揚的笑著說:你這老婆婆被提審回來還笑瞇瞇的,我們要是被提審嚇得兩腿發抖。我就趁機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回家也要學法輪功。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 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行醫的真正本領,這不是靠我醫術解決的問題,而是靠大法法力幫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醫術是無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會給病人帶來很多痛苦。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讓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環境中救人。行醫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六一零」和鄉政府的人把我劫持到一個外地的洗腦班。在路上我一直發著正念,覺得師尊就在我身邊,而且有一種聲音「有驚無險、有驚無險」…
  • 我體悟到了法輪功的非凡,就嚴格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無私的照顧癱瘓在炕上的婆婆。伺候婆婆兩年多,每次去之前的不公平、不願意、嫌髒的心理就慢慢變得淡了,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心真的變得善良了許多:以前對老人的嫌棄、責備的心理都沒有了。那時我就想:大法師父真好!法輪功真好!我的丈夫因為看到我煉功後的轉變,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 法輪功師父在書中說:「但是人們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業沒還又造下新的業力,使社會世風日下,人人為近敵,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現在的人怎麼了?現在的社會怎麼了?人類這樣下去危險至極呀!」(《精進要旨》〈病業〉)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句句震動我的心,他平衡著、善解著所有生命的關係,那麼慈悲,那麼無私,那麼打動人。
  • 俗語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家在湖南小縣城,化解不開的矛盾、醫不好的病痛在以前都是我家的難事。現在,我家有十人先後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個個身體健康,人人都感到很幸福。我曾苦苦追求金錢和物質享受,如今看看我家的幸福事,那是多少金錢買不來的福氣啊!
  • 修煉後在我身上明顯的感到兩個方面的變化,一個是餐館經營的變化,再一個是身體上的變化。…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飄來無數的法輪,全都是無色的,我停下腳步,激動的看著他們朝我飄來,越來越近,慢慢的他們全都飄到我的身前,我看著他們在我的身前不停的飄來飄去,突然從裏面飄出一個有拳頭這麼大的一個法輪直接飄進我的身體,我看著他慢慢的進入我的小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