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健:三退等講真相活動是在拯救國家 幫助人民

張健

2011年3月27日,在紐約聲援9,000萬退黨團隊的遊行人群中,有許多中國人專程來辦理退黨。(攝影:戴兵/大紀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8月04日訊】(編者按:知名民主人士張健近日在法國巴黎接受了大紀元特約記者周亦菲的采訪,談到他對九評、三退等的看法。以下是採訪的整理筆錄。)

許多年來,我們很多朋友不斷的試圖通過講真相,通過宣傳中共這個邪惡,中共這些倒行逆施的行為,讓更多的人能夠覺醒、認識到他們應該退出中共,這個方法應該是很有效果的,但是也受到很多阻礙。

但是我想說,最大的宣傳莫過於中共自己給自己的宣傳,或者說自己給自己埋的坑。

最近這幾年我們看到,在中國大陸發生許許多多的我們稱為「天災和人禍」,但是我們也看到更多的、所謂的天災的後面隱藏著更多的是「人禍」,因為在這樣一個專制的體制裡,我們會看到他們為了自己、維護黨國的利益,維護這個利益集團的利益,他們不惜犧牲老百姓的生命為代價。

中國改革開放這麼多年,30年的改革開放之所以、所謂取得這麼多的發展,每一個進步裡都是有壓制、壓抑和破壞中國人權的,以這樣的代價為前行的動力的。

最近我們看到溫州人、他們很多人在海外成為了老闆、在中國也做生意,好像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但是最近發生的高速列車在溫州境內翻覆,死亡和受傷的人裡多數是溫州人,之後我們又看到救援的場面,有一點很清楚,中共首先是以非常草率的方法完成了救援。已經公布沒有了生命跡象之後,一個特警隊長抗命,然後從火車裡又重新救出了一個小孩,小女孩。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在廣大的新聞記者之下。

我們甚至看到中央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在播報這個消息的時候都在流眼淚,都對中國的鐵道部和政府提出了從生命的角度上來看待國家的發展的這樣的呼聲,而一些地方電視臺和地方的媒體也勇敢的對中國社會進行批評。更多的溫州人,無論是海內和海外的,特別是在海外的,以前都是紅色政權支持者,甚至是傻傻的、愚昧的支持,這一次都憤怒了。

從這一點上我們看出來,共產黨給自己所埋的坑會更深刻。那麼在這樣一個專制社會裡,倒楣、下一個也許就會輪到你。是這樣的一種狀態。所以說共產黨這些年在中國大陸的倒行和逆施、用謊言和暴力所維繫的這樣一個政權,越來越透過《九評共產黨》、透過大家宣傳,退出共產黨。透過這些年來國內外這些朋友和媒體的推動,讓更多的人認識如果在中國不結束中共一黨專政,不徹底的和中共劃清界線的話,那麼很明顯,這個國家就會遭到塗炭,這裡的人民就會受到傷害。

我們國家的未來,如果在共產黨這樣的統治之下會走到一個更加危險的邊緣。我們今天無論是退黨、退團、退隊還是其它的這種揭露共產黨、講真相的活動,實際上就是拯救國家,幫助中國人民。是這樣的一個過程。

前一段我們已經看到,就是在挪威也發生了槍擊事件,但是我們看到發生槍擊事件的時候,整個國家是那麼的和平和穩定,就是他們的首相在接受採訪的時候都說,既然恐怖分子懷著這麼大的仇恨來面對、來殺戮他的同胞,那麼我們所有的挪威人團結在一起,我們就會有無盡的愛來面對這樣的仇恨,而且我們還看到恐怖分子殺人之後,在那一個小島上,直到現在,挪威的警察和工作人員還在進行搜救。在法國也發生過,曾經有一架飛失事,已經一年多了,法國政府投鉅資都在找尋屍體和黑匣子。

而中共這一次在溫州高鐡這個人為的災難面前,使將近幾百人受傷,目前它公布的已有四十多人死亡,它是草草的收場,草草的把一些車體掩埋,有些車體裡邊還有受傷的人或者是死亡者的殘肢斷臂,他們就草草地這樣做,對很多失蹤的人員沒有進一步的關注和搜尋。這就可以看見,同樣做為一個政府,做為一個執政黨,面對人民的生命的時候,在自由民主的國家,是如何的關注,如何的真正把生命放在第一位,而在一個專制集權的國家,如何的視生命如草芥。

所以更多的生活在歐洲的華人,通過這個對比,如果他們稍有一些客觀精神的話,他們就知道會怎麼樣的,而且在海外,這次有大批的溫州人,這事情又發生在溫州,他們歷歷在目的看到這一點,所以說這樣鮮明的對比會使他們認識到,共產黨到底是代表著偉大光榮正確,還是代表著虛假醜惡暴力,很明顯,後邊的虛假醜惡暴力更可從共產黨今天的執政者的實際行動中看出來。我們無論從溫家寶如何溫馨的去展現這個政府的所謂「以人為本」,這沒有用的,整個這個國家的體制是在走向崩潰的邊緣當中;整個國家的道德淪喪到社會的最低點;整個國家的文明已經倒退到歷史最差的階段。

今天,包括中國大陸的經濟乃至一切,也都在高度的通貨膨脹中,中共不斷在掩飾它這些本來的面目,我想在未來不久的一兩年,應該在中國這片土地上會發生很多深刻的事情。

但我們唯一悲哀的是,許多人還沒退出中國共產黨,許多人對中國共產黨還抱有一些幻想,最後,這樣的人我估計會和共產黨一塊被埋葬的,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我們前段時間看到埃及的茉莉花顏色革命,在這場革命當中,我們看到埃及和敍利亞,包括突尼西亞,包括利比亞的許多老百姓,他們不但透過互聯網,號召更多的北非國家的國民、網友,能認識到專制這樣的一個邪惡集團,也認識到這樣一個專制政權對他們這個國家和民族所造成的災難,我們稱之為網絡2.0時代的革命,而且他們不但在網上說了,宣傳了,而且還親身實踐和親身做了。他們走上街頭,由開始的幾十人、幾百人、再到幾千人、幾萬人、幾十萬人,在犧牲了數百人、數千人的代價後,我們看到突尼西亞和埃及獲得了自由和民主,而專制者被繩之以法,或者畏罪潛逃,我們看到整個國際的大趨勢,能夠在一片被認為民主凍土的北非甚至阿拉伯世界,一些伊斯蘭教的國家,都能夠開放出自由民主的茉莉花,那很明顯,前一段在中國大陸展開的,儘管規模不夠大,形勢也不夠嚴謹的一個大範圍的茉莉花行動,儘管現在走向了低潮,但我們能看到中共是如何的恐懼這件事情。

這麼多年,包括我們退黨、退團、退隊等等這些活動,我想更多人覺醒,再下一步很重要的是他們如何的從網絡、從自己虛擬的這種範圍之內走上街頭,走上實際的行動當中,能夠對中共專制利益集團以自己文明的、和平的、理性非暴力的形式,展現自己真正的不滿。

我覺得這是下一步、無論是退黨行動,還是在中國從事的自由民主運動,都是應該很注意到的。中國老百姓必須要從網絡走到現實,必須要從虛擬的空間走到真實的空間,必須更加聰明和智慧的去衝擊和揭露這樣一個專制的利益集團。這樣的話,我想才能夠真正的有思想、有準備的去面對中國這樣一個民主的、自由的嶄新的未來。

真正的回到這種傳統文化上的時候,那麼我們說怎麼樣去熱愛一個國家和民族?很多人愛國,像中共的很多青年人舉著小紅旗,到處扯著脖子吶喊、臉紅脖子粗的,什麼反對「帝國主義」,反對這個,反對那個,反對藏獨、疆獨等等等。中華民族的文化本來是一個更加多元的,它可以和各個民族的文化可以共存,甚至是相互包容。

中共在統治中國這麼多年的時候,可以說在中國一直橫行的,既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這個傳統文化的精華部分,也不是現在西方文明的什麼精華部分。我們今天看到中國這個社會,道德底線拉到最低,一個很重要的狀態表現是什麼呢?就是我們所繼承的是我們儒家文化、或傳統文化中最糟粕的這些,和西方文化中最糟粕的這些結合在一起,又加上共產專制這個黨文化所有的邪惡部分。這三股力量交接在一起,在我們中國就會產生了更多的邪惡的、酷毒的、嫉妒的、紛爭的、沒有文明的這樣一種狀態。

真正的愛國就愛自己的真正的民族的文化,當然這些人都沒有中國的文化,只是馬克思。我們說這個曾經拜了撒旦邪教的這樣一個教主,所創造的這樣一個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然後這些人引進到中國,在中國這個範圍之內不斷的去教導這些小孩,讓他們也是在邪教的這種狀態下不斷的學習,那你琢磨他們能不邪惡嗎?一定是很邪惡的。他們能不會抵擋正義和良知的力量?當然會的。

所以說,透過《九評共產黨》,透過對黨文化的揭發、披露等等,這一系列的這種活動可以純潔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純潔那些人內心的狀態,讓我們中華民族能夠真正有一個回歸。我想在這個方面也起到一定的作用。

「退」的過程當中,也使得許多人第一個變得反思,第二個在退的過程當中,我覺得這些人、許多人也鍛練出自己的膽量。因為常常面對共產黨有時後就會恐懼的,因為什麼呢?你心中還有這個東西。而且這個東西實際上它潛移默化、對你有深刻的影響。如果你真正的從它退出來的時候,你會發現那一刻,它就是過去以前好像你膜拜的一個偶像一樣,它不斷的控制著你,好像是不斷的在那裡威脅你,當有一天你站起來,你發現這偶像就到了黃昏的時候。

這些年來在中國,包括在海外所推動的退黨、退團、退隊的活動可以說是風起雲湧,特別是我們最近知道,退黨、退團、退隊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一億人,我這些年來一直都是支持這一項運動的。為什麼呢?因為我覺得在這樣一個專制的,而且邪惡的中國大地上,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夠退出中共這個邪惡的利益集團,更多的人能夠透過這件事情認識到,只有當他們離開這個邪惡集團的時候,他們才會有一個新生,自己會在這個德、智、體方面有一個新的發展。

我們也注意到了無論在網絡上、還是以實名的方式,有許多的人勇敢的站出來退出中共,這也證明了中共現在這些年來越來越江山日沒的一個景象。

評論
2011-08-07 1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