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總有人問「共產黨甚麼時候垮?」

——法國三退義工劉大姐的故事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8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妮法國報導)8月7日,大紀元網站累計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超過了一億。這歷史性的一刻,體現了一億中國人的勇氣,而這背後,也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五載的堅持

一頭烏黑的長髮,圓圓的臉龐,皮膚細嫩而且白裡透紅,說起話來底氣十足,初次見到劉大姐的時候,怎麼也不相信她已經年逾六旬。她說自己修煉法輪功,每天在工作之餘除了學法、煉功,還有持續地給國內打電話,告訴同胞共產黨「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的本質,幫助他們盡早脫離與中共及其組織的關係。

劉大姐生活在法國,她說,不管晚上睡得多晚,每天早上五點準時起床,開始一天的工作……無論怎麼忙,自己一定要趕在11點前拿起電話往國內打,因為中法間有6、7個小時的時差,下午太晚就無法打電話了,而往往每次拿起電話,一說就是幾十分鐘,甚至一、兩個小時,為此,劉大姐常常連午飯也忘了吃。

忍辱負重為哪般

劉大姐今年57歲,東北人,2006年因參加兒子的婚禮來到法國。期間周遊歐洲各個國家,途中多處遇到法輪功學員在向民眾講真相,她激動之餘,曾天真地問對方:「你們在這講法輪功的事情,不怕警察來抓呀?」也是因為煉法輪功,在國內工作單位面對種種高壓,甚至被邪惡的迫害,一時間來到西方民主自由社會,劉大姐無法相信自己所目睹的這個信仰自由的環境。

適應了自由的環境,劉大姐開始向國內打電話,告訴同胞真相。她淡淡地說,打電話的時候,常常會碰到從頭罵到尾的人,「無論對方怎麼辱罵,我也得告訴他中共的邪惡,希望他能醒悟,為自己選擇未來。也有人對三退不理解,提出許許多多問題,我都一一做解答,跟對方說明白。」

除了打電話,劉大姐一有時間就出門發《真相報》。一次,在巴黎購物中心拉法耶特門口發報紙的時候,路過的一名中國「大款」遊客一副大有瞧不起的態度,並諷刺的說要給劉大姐小費,劉大姐謝絕並放慢心情說,「請別誤會,我來這並不為了賺錢,其實,來這裡給你們送報紙的人,有許多都是有學識的人士,咱們都是同胞,只是希望把一份敢言、說真話的報紙送給你們,希望你們好好瞭解在國內無法知道的事情。」

只要有機會碰到中國人,劉大姐堅持把三退的消息告訴他們,希望他們抹去共產邪靈獸的印記,保住生命真正的平安。

30年老黨員 一朝驚醒夢中人

在國內時,劉大姐在科研單位工作,單位的領導曾對她說,要問一百個人,一百個人都會說你是個好人。

那是2005年初,劉大姐看到了《九評共產黨》一書,自1975年入黨,當了30年的黨員,她一邊看《九評》一邊心跳個不停,被中共的邪惡欺騙震醒了,回想自己之前的經歷,忽然明白了一些曾經想不清楚的問題。於是,劉大姐決定要把《九評》告訴給身邊的同事和親朋好友。也正是在那時,中共對《九評》的出現害怕得隻字不提,還搞起所謂的「保先」運動。劉大姐也因此一再目睹中共表一套、裡一套,謊言撒盡的邪惡本性。

「共產黨甚麼時候垮?」

但凡經歷過中共多次運動的親朋好友,看完《九評》後,都對劉大姐說,是這樣的,其實我們知道的比《九評》所說的更嚴重。

劉大姐的婆母曾告訴她,過去有這樣的例子:黑龍江某地區在三反、五反的年代,真的是把所謂的「地主」倒掛拴在馬尾巴上,讓馬飛奔,拖得人腦漿紛飛致死,殘酷之極。

如今,隨著三退大潮的推進,劉大姐以前的同事、朋友都會悄悄地問:「共產黨甚麼時候垮?」

評論
2011-08-08 12: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