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洪傳

大法緣2:聞法見喜三娣的故事

法輪功學員/笑梅

大法洪傳,得法機緣神妙、修煉體會深刻改變修煉者的人生。(攝影: 吳柏樺 / 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說起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哪,有時可真是說不清。這有緣的人,說不定哪天就碰上了。就說我和三娣吧,她是廣東人,而我是地道的北方人,如果在中國,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認識的,可是,我們竟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在加拿大見了面兒,還成了朋友。

這一晃也快十年了,那是2000年的2月, 剛移民到加拿大,因找不到專業的工作,就去做小時工。這種工作實際上就是按小時去照顧一些老弱病殘的人。

一天,我按著服務公司給我的地址,叩響了李老太的公寓房門。迎接我的是一張快樂開朗的面孔,她一看到我便大聲說:「哎呀,原來是你!快請進。」 她的熱情讓我有點納悶,我以為南方人就是這樣說話的,也沒有太在意。

進去之後才知道剛才給我開門的是三娣。三娣的媽媽李老太因患了一種小腦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可老太太偏偏喜歡乾淨,女兒三娣也是五十歲的人了,光照顧她的生活已經很累了,實在沒有力氣去收拾家了。況且三娣自己家裏也有一大堆的事。我二話沒說,就從爐灶開始清理衛生,三娣像是找到了救星,一下子靠在沙發上,左手習慣性的揉著右肩膀。她那張快樂的臉龐突然像是陰了天一樣,變得痛苦不堪。「啊喲, 我這個肩膀啊,不知怎麼辦才會好過一些,酸痛得讓人煩心。」 她自己邊揉邊嘮叨。「哎,你是學醫的,你知不知道有甚麼好辦法治療這種老傷啊?」

我停下來,喘口氣, 對她說:「我是醫不治己呀。我原來就是有腰痛病的,在北京大醫院都沒有甚麼辦法可治,理療也不過緩解一陣子,過後還是酸疼得難受。」

「那你現在呢?我看你不像有腰疼的樣子。」
「現在當然沒事了,早就好了。」
「那你是怎麼治的?」 三娣一下子從沙發上起來走近我。
「煉功啊。」
「甚麼功?」
「法輪功。聽說過嗎?」
「法輪功這麼好啊?我早就聽說中共在鎮壓,但不知道這功會這麼好,快告訴我怎麼煉,先不要幹活了。」
「明天吧。我先把衛生搞一遍再說。」

第二天,我又簡單的將李老太家裏收拾了一下,三娣就拉著我講法輪功的事。

我說:「其實也沒有甚麼,開始我也是不信氣功的,因為有病亂投醫嘛,正好我的一位老同學在國外,知道法輪功很好就寫信告訴了我,我就在我住的大院裡找到了煉功點。誰知沒煉幾天,磨了我二年的腰疼就沒了。為了證實這件事,那天我還破天荒的擦了家裏的所有地板。所以不信也得信哪。」

聽到這兒,三娣的眼睛亮了起來,拉著我的手:「快來教教我怎麼個煉法。」

從那天起,我除了幫著收拾房間衛生以外,就是教三娣煉功。
煉完功,三娣就自言自語的說:「不知道這麼好的功法,江XX為甚麼要鎮壓呢?真是想不通啊。」

我問她:「你的先生同意你煉法輪功嗎?」

三娣笑了:「你猜他說甚麼?他說,只要是江XX那個蠢東西反對的,一定是好事,去煉,去煉啦,肯定是好的啦。」

三娣自從煉功修心以來,身體一天天見好自不必多說,在我停了這份工作之後,我與三娣的緣一直沒有斷,好像我們之間有一種心靈感應似的,經常在我想起她的時候接到她的電話或她來我家坐坐。

沒過多久,三娣就在電話裡告訴我說,她出去工作了,去餐館裡幫一位朋友。 因為身體好了,在家呆著反倒煩悶得慌。老闆娘一見三娣變了樣兒,還能幹活了,就好奇了。一聽三娣說煉了法輪功,她簡直不敢相信,因為她在中央四台上看到的法輪功都是些殺人放火的瘋子,她的朋友三娣怎麼可能煉上法輪功呢?

三娣說:「快不要看那些假新聞啦,你看我就夠了嘛,這才是真法輪功喲。」老闆娘這下明白了,她一明白可好了, 餐館裡再來熟悉的顧客,老闆娘就開口了:「要想健康啊,還得煉法輪功,瞧,三娣現在多有精神哪,五十多歲了,體型還保持得像年輕人。」

又過一陣子,三娣來我家,講她去另一個城市為高齡的舅舅祝壽,舅舅家老老少少有二十幾口人呢,見了三娣就問她,為甚麼原來病奄奄的,現在怎麼變得這麼精神了?她的回答很簡單:「煉法輪功啦。」 然後舅舅家老老少少都圍著她學打坐。

過了二個月,三娣說她剛從英國回來,她的一位好朋友正在那裏探兒子。那位朋友有病,三娣就教她煉功。她的朋友吃驚極了,「原來法輪功這麼好,那中國政府一定搞錯了。」

還有一次三娣陪先生到外地談生意,她在外面等著,坐煩了,她就坐在連椅上盤腿打坐。感覺真舒服,不知過了多久,一睜開眼, 眼前站著一位白人中年婦女,她說,她已經等了很久了,看到三娣那種祥和的神態,她就想學打坐。三娣告訴她:「你去當地找煉功點吧,我不是這兒的。」 那位女士說:「我也是從這兒路過。我是XX市的。」 三娣一聽笑了: 「怎麼會這麼巧? 我也是那裏來的。」就這樣,三娣又結識了一位與大法有緣的人。

就這樣的故事多著呢,說也說不完。

三娣現在和先生過著充實而幸福的生活, 生意越來越好, 她也越來越忙,我問她可否吃得消,她說:「我是煉功人還怕這點苦嗎?」

想起第一次見到三娣時她靠在沙發上的樣子,再看看眼前這個精力充沛的三娣,真是變化太大了。而這一切的變化都起始於那一天,我去她家照顧她母親的那天。三娣經常不厭其煩的回憶當時的情景:「當時我見到你真是好親切好親切,你真是把這個法送到我家裏來啦。真的很好。」三娣說個不停,六十歲的人了高興的卻像個孩子。

--轉載自明慧廣播電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大法緣》系列就是大法洪傳中神妙的得法機緣和深刻的修煉體會的真實故事。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大法緣》系列就是大法洪傳中神妙的得法機緣和深刻的修煉體會的真實故事。
  • 在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中有不少是教師、學者等知識份子。對他們而言,職稱、名譽曾經是非常重要的追求目標。修煉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事呢?
  • (shown)在殘酷的迫害中,我走過了常人無法承受的歲月,正信正念中時時都顯神跡。常人是絕對承受不了連續長達半個多月日夜不睡覺的摧殘,在折磨中我看來還白裏透紅…神看護的人是不同於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跡隨時顯現。
  • 修煉以後,我知道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緣份促成的。今生我們能成為夫妻,那該是多大的緣份啊,我得好好珍惜。而且師尊教導我們修煉只能向內找,向內修,要多看別人的長處。而且師尊自己那麼高層次高境界的覺者,在這個末法時期卻要救度這些即將被舊宇宙淘汰的生命,師尊從沒有因為我們在人世間迷的太深,污染太重而瞧不起我們,對當今世上那些敗壞的眾生與世人,還在用他自己巨大的承受和無法想像的付出來盡力挽救…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層次上修煉,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靈性的發展。我接觸了很多種宗教和精神運動門派,但是每次嘗試之後我都失望地發現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輪功的內容,我開始讀,就停不下來了,這感受太令人震驚了,因為我就像接通了電源開關一樣,我讀的越多,越覺得法輪功的教導很有道理,能夠走進我的內心深處。
  • 塞班島的天氣經常酷熱難耐,把他曬成了一個黝黑的水手,十多年的磨礪把懵懂無知變成了成熟練達。和其他八零後的獨生子來說,他的經歷簡直就像電影裏面的驚險故事片,但是這確實不是故事片,而是一段真實的經歷。
  • …裏面的犯人讚揚的笑著說:你這老婆婆被提審回來還笑瞇瞇的,我們要是被提審嚇得兩腿發抖。我就趁機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回家也要學法輪功。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 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行醫的真正本領,這不是靠我醫術解決的問題,而是靠大法法力幫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醫術是無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會給病人帶來很多痛苦。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讓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環境中救人。行醫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