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評論》

伍凡:溫家寶《求是》文章道出中共經濟的內外交困

溫家寶撰文警告,發達國家的失業率高及政府債務危機等四大因素,可能影響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圖為2004年上海的一個建築被人工爆破。(Getty Images)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1年09月12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253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溫家寶求是》文章道出中共經濟的內外交困。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他這篇文章發表在9月1日的中共中央的雜誌,叫《求是》雜誌,題目叫做「關於當前的宏觀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這篇文章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自我吹噓的成就部分,是聊備於無,是對解決中國實際經濟問題沒什麼幫助的。第二部分是中國經濟正受到國際社會四大危機的衝擊,尤其講中國經濟受到了威脅,這威脅是來自於國際的。第三部分是講中國經濟困境、國內的因素和狀況。

我們分析一下,為什麼溫家寶在這個時候要寫這篇文章呢?是他個人的意見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的或多數人的意見呢?根據中國國內的一些資訊和國外的一些分析看來,這篇文章不是溫家寶個人的意見,而是一個集體的意見,把中國國內目前經濟困難的狀況,向中共黨內表露,所以他就登在一個黨的刊物上,而不是登在一個媒體上。

這篇文章的主要讀者對象是誰呢?首先,第一個是中共的高級、中級的各階層的領導官員,讓他們知道中國現在的經濟狀況究竟是多大困難,他們要共同負責任。第二個,他的對象應該是給國際上的經濟學家、專家,以及關注中國經濟發展的各國領導人。他這樣想要達到一個什麼目的呢?在我看來,就是讓這些讀者們知道,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觀點來看,現在中國的經濟所遭到的困難,首先是來自於國際而不是來自於國內,他這樣的做法就是把責任要推到國外。

經過08年到11年,3年的的抵抗國際金融風暴,貿易蕭條經過3年之後,情況是好還是壞呢?結果情況比過去更糟,糟在哪裡呢?通貨膨脹產生了,物價高漲了,出口減少了,資金流動現在某些地方資金鏈中斷了。而第二個金融鏈,地下錢莊蓬勃興起,這也是對中共是個很大的威脅。這些狀況是在3年前預料不到的。3年之後投入了那麼多錢,4萬億直接投資、11萬億的貸款,造成的結果是失業人口增加、中小型企業大批的倒閉。所以這個狀況他現在要向中共黨內作出一個交代,他不能往臉上打板子,不能打自己的屁股,要把這個責任指向誰?指向國際。

那好,溫家寶是怎樣把這個責任轉移到國際上?他指出:第一,一些國家經濟正式回落,例如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美國經濟成長率,遠低於去年第四季度的水平,而歐元區一些受主權債務危機困擾的國家,經濟依然低迷,外國的經濟發展的速度下降,威脅到了中國的經濟。

第二,全球通膨壓力加大,資金流通性過剩的影響日益突出,通膨成為新型經濟體普遍面臨的突出問題,也就是說全世界無論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就是發展中國家也都存在著普遍通貨膨脹的壓力。

第三,發達經濟體的失業率居高不下,經濟成長缺乏動力,特別是美國、歐元區和日本的當前失業率,均尚未恢復到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的水平。第四,政府債務風險持續激烈,例如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赤字,連續3個會計年度都超過了1兆美元。在歐元區一些國家的政府債務規模,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持續上升。

所以這4個因素都成為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危機因素。溫家寶這樣寫的:受美、歐等國經濟、社會等因素制約,主權債務問題在短期內很難緩解,這將明顯拖累世界經濟復甦進程,因為中國是以出口為導向的一個經濟,他大部分的生產能力是為國外的市場所服務的,而國外受到上述的債務、就業率、發展速度以及他們的赤字等等影響了國際貿易,外國不買中國貨,並且減少到中國來投資,這就造成了中國目前經濟最大的困難的因素之一。上面講的是國際因素。

那麼我們來看看,如果你沒有國內因素,那些國際因素能起作用嗎?不會起作用。所以國內的因素是什麼?溫家寶自己承認,國內的經濟矛盾問題不少。溫家寶在文章裡是這麼寫的:除了一些長期存在的體制性、結構性問題之外,經濟運行中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主要是經濟增速緩慢回落與物價較快上漲交織在一起,使宏觀調控的難度加大;房地產市場成交量萎縮、房價僵持不下、房屋竣工量增速下降;一些中小企業受多重因素擠壓經營困難;節能減排形勢十分嚴峻,部份高耗能行業生產有所反彈;出口增長面臨的外部環境趨於嚴峻;食品安全等民生領域還存在一些民眾反映強烈的問題。他把重要的一些矛盾都用幾個字濃縮起來,但實際上裡面問題非常嚴重。

我們從這段話可以明顯的看到,中國的經濟已經處在一個滯脹狀態。什麼叫「滯脹」?「滯」是指發展停止了,或著下降了;「脹」指的是通貨膨脹。這是個非常麻煩的問題。你既不發展而又通貨膨脹,並且物價還高漲,這就造成什麼結果呢?經濟力下滑,工廠倒閉關門,工人失業增加,而同時通貨膨脹高漲不下,物價普遍上漲,這就造成了民眾生活問題和社會動盪不安。這些問題是連續發生的,並不是突然之間產生的。

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看,半年之前也就是3月6日,溫家寶在全國人大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他怎麼談到中國國內的經濟問題呢?他這樣講:我們清醒的認識到,我國發展中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依然突出,主要是經濟增長的資源環境的約束強化,投資與消費關係失衡,收入分配差距較大,科技創新能力不強,產業結構不合理,農業基礎仍然薄弱,城鄉區域發展不協調,就業總量壓力和結構性矛盾並存,制約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依然較多;服務業增加值和就業比重、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沒有完成「十一五」規劃的目標。一些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沒有根本解決,主要是:優質教育、醫療資源總量不足、分布不均;物價上漲壓力加大,部分城市房價漲幅過高;違法徵地拆遷等引發的社會矛盾增多;食品安全問題比較突出;一些領域腐敗現象嚴重。

各位聽眾你看看,這半年前所存在的問題,到了半年之後,9月1日寫的文章裡面,一個都沒減少,並且還增加了新的問題。可見中國的經濟形勢發展是越來越糟而不是越來越好,還解決不了問題。

那我們談談溫家寶連年來一再指出,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幾個制約的大的問題,指的是什麼呢?「三不」:不協調,不平衡,不可持續。這是什麼呢?他說最大的問題是城鄉不平衡,地區發展不平衡;最大的不協調問題,就是內需和外需的不協調,投資和消費的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是最主要的問題就是中國的人口資源、能源、環境壓力很大,這些都是制約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

可是到了今年的4月14日,溫家寶對國務院的參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座談會中的講話,他又增加了一條。過去講「三不」,他現在講「四不」,叫做社會經濟發展的不穩定,不協調,不平衡,不可持續,又增加了一個不穩定。整個社會經濟發展不穩定,不穩定表現在哪裡呢?維權抗暴運動,少數民族邊疆地區的反抗,以及普通民族包括中產階級、包括公務員反抗,包括在大連的PX工廠以這樣一種危險的生產區域,包括溫州的動車撞車事件,都引起了老百姓普遍的反抗,社會不穩定。這些不穩定,包括經濟社會發展。

那麼溫家寶從今年3月到現在9月,半年來他看到這些問題,那麼他抓什麼矛盾來解決呢?他去抓哪些呢?他還堅持這樣講,他說堅持宏觀調控的取向不變,把握好宏觀經濟政策的方向、力度和節奏。那麼「宏觀調控」指的是什麼?按照溫家寶的思路,他講要穩定物價的總水平,也就是要壓制通貨膨脹,減少貨幣流通。在他認為,這是宏觀調控最主要的方向,其他小芝麻、小西瓜我沒辦法解決,他抱個大西瓜,去宏觀調控貨幣流通量,壓低通貨膨脹壓低物價。

在他認為這是一個最主要的矛盾,如果這個問題不能解決,那麼社會就不穩定,就會引起動盪,這個政權就不穩定。所以溫家寶為什麼……他講過通貨膨脹上升,物價暴漲,再加上貪官污吏,這兩者結合,就會造成社會不穩定,社會動盪,就會政權不穩定。而這些現象現在通通存在,並且還在加劇而不是減少。那麼他這樣做,造成了一些什麼結果?

他為了減少貨幣流通量,抓這個主要矛盾,出現了什麼?中央銀行和地方銀行,有30%的存款被凍結了,這一凍結以後,他通過提高利息6次,提高銀行的儲備金的儲蓄率從16%增加到21.5%,地方銀行、中央銀行同時進行。這樣的話,他總共凍結了多少資金呢?凍結了3.2兆人民幣,全部凍結不准動。

那麼這個現象,你把錢存進去不准用,就造成了全國範圍內的錢荒,沒有錢用啊,這就變成資金鏈斷裂了,這是人為造成的。為了要降低通貨膨脹,為了要降低物價,硬生生的把錢凍結起來不准用,減少貸款。這樣的結果,就在今年夏天,《南方週末》這個報刊在全國各地進行了調查訪問,發現全國出現錢荒。3年前完全相反,3年前,這個錢多的把腳都給淹蓋了;而現在是到處借錢借不到錢,這就造成很嚴重的後果。

第一個後果就是實體經濟,尤其是中小型企業的民營經濟,缺乏資金流通、缺血而大批倒閉;另外一方面,又造成了地下錢莊、高利貸的這個行業蓬勃發展。因為中國的經濟不會因為你銀行不貸款我不活了,他還要活下去,那怎麼辦呢?大家就開始我湊錢你湊錢,從標會開始,從標會就發展到地下錢莊,地下錢莊就發展到第二經濟鏈,這個在這1、2年來在全國範圍內蓬勃發展。他針對的就是你中央銀行、地方銀行不貸款,那麼我就找錢,把錢集中起來。那麼以什麼為龍頭呢?以浙江溫州這批過去炒房團、炒煤團這批人,形成了地下錢莊的龍頭。他們手上自己個人有錢,又從國外調錢回來,他們從歐洲、美國調錢回來。

第三,地方銀行入股。地方銀行入股達到了多少程度呢?據最近的資料透露,他們已經有3萬億以及3兆人民幣投入到地下錢莊,這就跟3年前,08年底溫家寶下令直接投資4萬億,投到「鐵、公、機」,這個規模差不多啦!過去是4萬億,現在3萬億。我相信這個數字還會增加,很可能會達到4萬億投入到地下錢莊,為什麼?這個現象出來了,因為你溫家寶要斷糧解決通貨膨脹。由於溫家寶採取了減少銀行貸款,收緊銀根,回籠鈔票,造成相當大的地區資金鏈斷裂,所以這個地下錢莊自我解決問題的金融鏈就出現了。

剛才我講了,他的資金來源第一個就是炒房團、炒煤團的「溫州之痞」,以他們這些財團為骨幹,把國外的錢調進來,再加上中共的地方政府,從各個角度介入進來,介入到3萬億人民幣,可能這個還會上升。他們這樣做,等於相當程度上代替了國家銀行資金鏈的作用;他不這樣做,中國經濟會敗落的更快。這裡邊的利潤非常高,國家銀行的年利息是6.5%,而地下錢莊利息不等,分地區、分行業、分對象、分借款的長期和短期。

最少的地下錢莊的利息,年利息12%,就是一個月1分利,有的到2分利,那就24%,高一點的30%~50%,甚至有的地區達到100%,就是我借你1百萬,你明年還我2百萬,這個利潤這麼高啊!所以形成中國出現一個奇特的怪象,房子買不起,鈔票不夠買不起,買股票是穩輸不贏,那錢怎麼辦呢?要找個地方去投資啊,相當人就投資到地下錢莊,這第二經濟鏈通過親朋好友的介紹、通過銀行系統的介紹,就加入到這裡頭來。他們很得意能夠得到很好的回報,最少比存銀行錢要高出好幾倍,所以他們很滿意。但這裡面風險非常大,一旦最後一張牌,就是借錢的人還不起錢的話,那前面的牌全部倒了。有人就擔心中國這樣一個龐大的地下錢莊,會造成類似於美國的次級貸款風波,你錢收不回來,很多人會破產要跳樓自殺。

中國的經濟金融走到這個地步,怪誰呢?為什麼會造成這麼個結果?在我看來,一個政權你不能控制金融系統,而由第二個金融系統來代替相當大的功能,這非常危險。因為第一沒有法律保證,第二沒有監控,第三隨時會發生事情,逃跑、落腳、上吊自殺,資金鏈馬上斷裂。所以為什麼現在在全國民事訴訟中,金融系統的問題特別多,所以這個問題發生,到了8月24日王岐山出來講話,他到甘肅視察的時候,他講現在要嚴厲打擊非法資金集資,非法資金傳遞,講的就是這個地下錢莊。

但是話講回來了,你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銀行不起作用,各個中小型企業借不到錢,人家要活下去,那他們就自我解決,自我集資,他們願意承擔風險,你去打擊它,那不是把中國的資金更要造成斷裂了嗎?

溫家寶的目的想要打壓通貨膨脹,而現在第二個資金鏈,地下錢莊出現,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首先,所有的中小型企業生產的成本增加了,另外貸款利息增加了,那麼成本一增加,銷售物品的價格就會上升,這一上升,就等於是通貨膨脹增加,而不是減少。第二,所有的資金鏈的巡迴周轉的路線增加了,加長了,那麼它的成本也就增加了。今後每一到手,每一道關,都要燕過拔毛,都要增加成本。這個成本轉移到誰手上?轉移到貸款人手上,轉移到消費者手上,所以金融成本增加,金融流通路程增長,所以它的危險就增加,任何一個環節斷了,那麼它就會出現資金鏈斷裂。

這麼一個外向的地下錢莊盛行全國,不但沒有減少通貨膨脹,而更增加了通貨膨脹的危機。所以溫家寶你是經濟總管,又是金融總管,現在中國的經濟和金融走 到這個地步,你該不該負責任啊?在我看來你應該負責任。可是溫家寶他把這篇文章登在《求是》雜誌上,這是個黨刊,主要的對象是共產黨員看的,共產黨高級、中級幹部看。他的目的是說,現在中國出現了這麼多問題,經濟和金融問題,不是我溫某人一個人要負責,現在政治局都同意我的觀點,大家共同負責,你們這些地方官員也要負責。如果地方官員都是一再強調地方利益、地方財政、土地財政、高利貸財政的話,那最終經濟崩盤,金融鏈斷裂,共產黨垮台,你們大家都得不到好處。

這個攤牌擺在共產黨官員所有人的頭上,所以這篇文章有那麼點含意,攤牌的含意,給中共政權發出一個嚴重的警告。這個警告再發了多少次,喊「狼來了!狼來了!」最後狼真的來了,誰來打狼呢?誰來救百姓呢?沒有了。

問題是為什麼會走到這個結局,為什麼?我過去常常問胡溫兩個人,你們發展經濟的目的是什麼?你們控制了全國的資金、資源、土地、財產,發展經濟,究竟是為了什麼?他們不會直接回答我。可是我們可以看得到,中共它的經濟路線是為政治服務的,為維護中國共產黨這個政權服務的,是為太子黨這些大官僚們服務的,不是為平頭百姓服務的。

你可以從這個經濟路線延伸的經濟政策上,資源分配、財富分配、工資政策上以及社會政策上可以充分看得到,這個經濟路線絕對了它下面所有的政策,這些政策你看到國進民退,國營企業吃掉民營企業。

國營企業不要上繳利潤,除了繳稅之外,不上繳利潤。國營企業賠本,有財政部補貼,所有的民營企業有這種特權嗎?沒有。工資的分配,國營企業的工資是民營企業的3倍、5倍、10倍那麼高,這是他們的特權。國營企業壟斷了所有賺錢的行業,石油、石化、鋼鐵、電訊、鐵路、航空,都是由國營企業壟斷,並且由太子黨壟斷,土地名義是國家的,而實際是共產黨的,也是官員的,掠奪土地成為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

所有這些政策都是來自於那個經濟路線,現在好處共產黨占盡了,壞處都給老百姓了。那麼現在結局出來了,結果是什麼?結果走到現在,溫家寶出來寫文章告訴大家:各位,經濟狀況非常壞,你們要看著辦!如果經濟狀況壞到我溫某人明年辭退以後,下台了,我不做了,李克強做了,那你們去找他麻煩,不必找我麻煩了。

那麼這個經濟形勢會好轉嗎?不會好轉,因為國際形勢越來越惡化,而中國的經濟已經跟國際社會緊密結合,綁在那個車上,你下不來,要靠出口,出口減少,你現在再要投資救中國經濟,已經不可能了。

所以這張牌打出來,也就是這篇文章寫出來是告訴各位,你們各自為好,現在形勢不妙,看看如何度過難關,各位自己看著辦吧!我看共產黨在今後經濟不能好轉,繼續這樣惡化下去,而由高利貸來興起代替銀行正常功能的話,那隨時會產生金融崩潰,誰倒楣?普通老百姓倒楣,而國外的資金它不會拿回來。國外的3.2 兆,哪怕一半是外國人的,還給外國人,它手上還有至少1兆資金,共產黨這些高官們可以有資金在外國享受寓公的生活,逃跑到外國去,這是他們打的算盤。

中國經濟走到這一步完完全全失敗了,失敗的原因就是共產黨不願意改革,不願意進行政治改革。那麼現在另外一點,世界銀行行長佐力克(Robert Zoellick),9月1日訪問北京有5天,在訪問之前他做了一個講話,說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已經消失了,如果再走以出口為主,這麼樣高的生產能力,消耗到國外的這條路子,已經不可能了。今後10年之內,如果中國的生產模式不改變為內需的話,中國經濟會出大問題。

所以佐力克要求中國改變生產模式,正式提出來了,而這個壓力壓在胡溫頭上。中共能改變生產模式嗎?他自己口頭上也講,喊了多少年改不動,地方政府不肯,中央政府中間也有些人不肯,他們要回到毛澤東路線,要走「一大二公」的路線。

好,這樣下去的話,反過來會影響到全世界,所以世界銀行行長非常著急。可是中共這些頭頭腦腦,他們採取拖死狗的方法,拖一天是一天,他們無能為力,救不了中國經濟,更救不了中共。這是目前的狀況。溫家寶寫這篇文章告訴大家最終狀況就是如此。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評論
2011-09-12 12: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