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呻吟語 (三十七)

明‧呂坤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9月22日訊】

品藻

獨處看不破,忽處看不破,勞倦時看不破,急遽倉卒時看不破,驚憂驟感時看不破,重大獨當時看不破,吾必以為聖人。

聖人做出來都是德性,賢人做出來都是氣質,眾人做出來都是習俗,小人做出來都是私欲。

漢儒雜道,宋儒隘道。宋儒自有宋儒局面,學者若入道,且休著宋儒橫其胸中,只讀六經四書而體玩之,久久胸次自是不同。若看宋儒,先看濂溪、明道。

一種人難悅亦難事,只是度量褊狹,不失為君子;一種人易事亦易悅,這是貪污軟弱,不失為小人。

為小人所薦者,辱也;為君子所棄者,恥也。小人有恁一副邪心腸,便有一段邪見識;有一段邪見識,便有一段邪議論;有一段邪議論,便引一項邪朋黨,做出一番邪舉動。其議論也,援引附會,盡成一家之言,攻之則圓轉遷就而本可破;其舉動也,借善攻善,匿惡濟惡,善為騎牆之計,擊之則疑似牽纏而不可斷。此小人之尤,而借君子之跡者也。

此藉君子之名,而濟小人之私者也。亡國敗家,端是斯人。明白小人,剛戾小人,這都不足恨。所以易惡陰柔陽只是一個,惟陰險伏而多瑞,變幻而莫測,駁雜而疑似,譬之光天化日,黑白分明,人所共見,暗室晦夜,多少埋伏,多少類象,此陰陽之所以別也。虞廷黜陟,惟曰幽明,其以是夫?

富於道德者不矜事功,猶矜事功,道德不足也;富於心得者不矜聞見,猶矜獲見,心得不足也。文藝自多浮薄之心也,富貴自雄,卑陋之見也。此二人者,皆可憐也,而雄富貴者更不數於丈夫。行彼其冬烘盛大之態,皆君子之所欲嘔者也。而彼且志驕意得,可鄙孰甚焉?

士君子在塵世中,擺脫得開,不為所束縛;擺脫得淨,不為所污蔑,此之謂天挺人豪。藏名遠利,夙夜汲汲乎實行者,聖人也。為名修,為利勸,夙夜汲汲乎實行者,賢人也。不占名標,不尋利孔,氣昏志惰,荒德廢業者,眾人也。炫虛名,漁實利,而內存狡獪之心,陰為鳥獸之行者,盜賊也。

圈子裡幹實事,賢者可能;圈子外幹大事,非豪傑不能。或曰:「圈子外可幹乎?」曰:「世俗所謂圈子外,乃聖賢所謂性分內也。人守一官,官求一稱,內外皆若人焉,天下可庶幾矣,所謂圈子內幹實事者也。心切憂世,志在匡時,苟利天下,文法所不能拘,苟計成功,形跡所不必避,則圈子外幹大事者也。

識高千古,慮週六合,挽末世之頹風,還先王之雅道,使海內復嘗秦漢以前之滋味,則又圈子以上人矣。世有斯人乎?吾將與之共流涕矣。乃若硜硜狃眾見,惴惴循弊規,威儀文辭,燦然可觀,勤慎謙默,居然寡過,是人也,但可為高官耳,世道奚賴焉?

達人落葉窮通,浮雲生死;高士睥睨古今,玩弄六合;聖人古今一息,萬物一身;眾人塵棄天真,腥集世味。陽君子取禍,陰君子獨免;陽小人取禍,陰小人得福。陽君子剛正直方,陰君子柔嘉溫厚;陽小人暴慶放肆,陰小人奸回智巧。

古今士率有三品:上士不好名,中士好名,下士不知好名。上士宜道德,中士重功名,下士重辭章,斗筲之人重富貴。人流品格,以君子小人定之,大率有九等,有君子中君子,才全德備,無往不宜者也。有君子,優於德而短於才者也。有善人,恂雅溫樸,僅足自守,識見雖正,而不能自決,躬行雖力,而不能自保。有眾人,才德識見俱無足取,與世浮沉,趨利避害,祿祿風俗中無自表異。有小人,偏氣邪心,惟己私是殖,苟得所欲,亦不害物。有小人中小人,貪殘陰狠,恣意所極,而才足以濟之,斂怨怙終,無所顧忌。外有似小人之君子,高峻奇絕,不就俗檢,然規模弘遠,小疵常類,不足以病之。

有似君子之小人,老詐濃文,善藏巧借,為天下之大惡,占天下之大名,事幸不敗當時,後世皆為所欺而競不知者。有君子小人之間,行亦近正而偏,語亦近道而雜,學圓通便近於俗,尚古樸則入於腐,寬便姑息,嚴便猛鷙。是人也,有君子之心,有小人之過者也,每至害道,學者成之。

有俗檢,有禮檢。有通達,有放達。君子通達於禮檢之中,騷士放達於俗檢之外。世之無識者,專以小節細行定人品,大可笑也。上才為而不為,中才只見有為,下才一無所為。

心術平易,制行誠直,語言疏爽,文章明達,其人必君子也。心術微暖,制行詭秘,語言吞吐,文章晦澀,其人亦可知矣。 有過不害為君子,無過可指底,真則聖人,偽則大奸,非鄉願之媚世,則小人之欺世也。從欲則如附羶,見道則若嚼蠟,此下愚之極者也。

有涵養人心思極細,雖應倉卒,而胸中依然暇豫,自無粗疏之病。心粗便是學不濟處。功業之士,清虛者以為粗才,不知堯、舜、禹、湯、、夔、稷、契功業乎?清虛乎?飽食暖衣而工騷墨之事,話玄虛之理,謂勤政事者為俗吏,謂工農桑者為鄙夫,此敝化之民也,堯、舜之世無之。

觀人括以五品:高、正、雜、庸、下。獨行奇識曰高品,賢智者流。擇中有執曰正品,聖賢者流。有善有過曰雜品,勸懲可用。無短無長曰庸品,無益世用。邪偽二種曰下品,慎無用之。

氣節信不過人,有出一時之感慨,則小人能為君子之事;有出於一念之剽竊,則小人能盜君子之名。亦有初念甚力,久而屈其雅操,當危能奮安而喪其平生者,此皆不自涵養中來。若聖賢學問,至死更無破綻。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用四條竹木棍作成方架,把蠶紙高掛在通風、避光的房梁上。下面不要放桐油、煙煤燈,冬天不要被雪光照映,否則蠶種就會變成空卵殼。遇到下大雪時,趕快收藏起來。下完雪,繼續懸掛,直到臘月浴種後收藏。
  • 聖人不示人以難法,其所行者,天下萬世之可能者也;其所言者,天下萬世之可知者也。非聖人貶以徇人也,聖人雖欲行其所不能,言其所不知,而不可得也。道本如是,其易知易從也。
  • 夫子豈真欲如此?只見吾道有起死回生之力,天下有垂死欲生之民,必得君而後術可施也。譬之他人孺子入井與已無干,既在井畔,又知救法,豈忍袖手?
  • 伊尹看天下人無一個不是可憐的,伯夷看天下人無一個不是可惡的,柳下惠看天下人無個不是可與的。浩然之氣孔子非無,但用的妙耳。
  • 之;世人棄愚,而君子取之;世人恥貧,而高士清之;世人厭淡,而智者味之;世人惡冷,而幽人寶之;世人薄素,而有道者尚之。
  • 形生於氣。氣化沒有底,天地定然沒有;天地沒有底,萬物定然沒有。
  • 先天立命處,是萬物自具的,天地只是個生息培養。只如草木原無個生理,天地好生亦無如之何。天地間萬物,都是陰陽兩個共成的。
  • 舟中失火,須思救法。象箸夾冰丸,須要夾得起。相嫌之敬慎,不若相忘之怒詈。士君子之相與也,必求協諸禮義,將世俗計較一切脫盡。
  • 善用明者,用之於暗;善用密者,用之於疏。你說底是我便從,我不是從你,我自從是,仍私之有?你說底不是我便不從,不是不從你,我自不從不是,何嫌之有?
  • 聖人處小人不露形跡,中間自有得已,處高崖陡塹,直氣壯頄皆偏也,即不論取禍,近小文夫矣。孟子見樂正子從王驩,何等深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