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黨比黑社會還黑!」青島法院見聞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9月21日訊】據明慧網報導,青島市法輪功學員楊雪豔,以自辦美術班教學生畫畫為生,於2011年5月13日被青島市嶗山區中韓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9月9日下午被非法開庭。目睹法院開庭踐踏法律的行徑,楊父從法庭出來時憤怒的大喊說:「共產黨比黑社會還黑!」

中共不法人員定於9月19日下午2時30分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第一法庭,再次對楊雪豔非法開庭。

楊雪豔,女,今年40歲,家住青島市市北區夾嶺溝小區。與朋友合作開辦中、小學生美術班。中共邪惡之徒以查水錶電錶為名,闖進其家非法查抄、綁架楊雪豔。非法抄走的書籍有《轉法輪》幾本、《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十幾本,一些法輪功真相小冊子,還有一些空光盤盒等物品。楊雪豔平時生活工作用的筆記本也被抄走。目前楊雪豔仍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

楊雪豔的家人為其請的律師,被青島市嶗山區檢察院、嶗山區法院肆意無理阻撓。他們肆意剝奪律師查閱案卷的權利,阻止律師與楊雪豔會見。具體事實已在明慧網報導(請見明慧網2011年9月5日-《青島美術教師楊雪豔被綁架 「六一零」阻律師辯護》2011年8月14日《美術教師楊雪豔被綁架 中共阻律師辯護》等報導)。

當楊雪豔的「案卷」移交到青島市嶗山區法院時,法官高萍曾經告知律師到法院閱卷。當律師到達法院時,高萍卻突然變臉兇惡地說:「我們接到幾個電話,你不能閱捲了」。(可能是真相勸善電話)律師又來到青島市大山看守所要求見楊雪豔時,遭到門衛的無理阻撓說:「必須有司法局的證明信才能見面。」這一切的真正幕後黑手是當地「610」和政法委。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楊雪豔的父親決定自己為女兒辯護。

9月8日,楊雪豔的父親還有家人與律師一起來到青島市嶗山區法院(邪惡對楊雪豔非法開庭的前一天),要求律師為楊雪豔辯護。法院門衛以法官都在開會為由,阻撓律師進入法院。他們又來到嶗山區法院信訪部門得到的回答是:「他們不在。」楊雪豔的家人以理說服信訪接待人員,這才無奈給高萍法官打了電話。但是高萍只是在電話裏說:「這是上面的意思,要不你找司法局。」律師對高萍說:「是你阻撓律師辦案的,我要起訴你。」這時高萍卻掛斷了電話。9月9日楊雪豔的父親給嶗山區法院李庭長打電話,要求家人旁聽楊雪豔開庭過程。李庭長在電話裏說:「你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下午開庭時再辦旁聽證。」

9月9日下午2時,對楊雪豔非法開庭,現場有法警和警察20多人,阻撓律師辯護,和楊雪豔的家人旁聽(當時楊雪豔的母親、丈夫、妹妹、妹夫、和其他一些親朋好友都在現場)。楊雪豔的父親以辯護人的身份到庭為楊雪豔辯護,法院只准楊雪豔的妹妹一人到庭旁聽。楊雪豔的妹妹來到「法庭」卻看見已有一些人在旁聽,原來法院以事先安排好了旁聽的人。楊雪豔的妹妹問旁邊一個看似在政府部門工作過的旁聽人員:「你認識楊雪豔嗎?」那個人尷尬的坐到了一邊。

「開庭」過程中「法官」多次打斷楊雪豔父親的辯護。一次楊雪豔的父親準備發言,話還沒有出口,「公訴人」就舉手向「法官」抗議。楊雪豔的妹妹抑制不住激動和憤慨的心情說:「還沒說話呢,你抗議甚麼。」這時一個法警走過來對她說:「再這樣就驅逐你出庭。」楊妹對在場的人說:「作為一個記者,對今天的事我感到汗顏,我一定履行一個記者的職責。」楊雪豔的父親怒斥「法官」法外施法。楊雪豔在庭上說:「真、善、忍叫人做好人,沒有錯,修煉法輪大法無罪。」

庭外律師對阻撓進庭的法警說:「即使江青、納粹都有人辯護,你們有甚麼權利不讓人辯護。」

楊雪豔的母親更是哭的癱倒在地,幾次拼盡全力想進法庭看一看自己的女兒,都被法警強行攔在門外。楊母對在場的人說:「真、善、忍有甚麼錯,我女兒沒害過人,好人被關,壞人沒人管。是不是我們沒有給當官的送禮?你們都有兒女,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在場的民眾有的敢怒不敢言,有一位婦女默默地流淚。在場的一個法警欲搶走楊雪豔妹夫的手機,被楊的家人以理抗拒,場面形成對峙。而那些警察卻對楊雪豔的家人肆意的拍照和錄像。後來那些在場的警察灰溜溜地走了,那些所謂的旁聽人員也不露聲色地走了。

楊的家人、朋友看到這一幕後說:「若不是親眼所見,真沒想到有這麼黑暗。」

(責任編輯:林淑芬)

評論
2011-09-21 8: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