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和威廉

大法緣6:同修一部法 千里結緣的伴侶

笑梅

大法緣深深,千古等待《轉法輪》。(攝影: 吳柏樺 / 大紀元)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女兒曾聽過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的兒童節目,那個講《小木偶皮諾喬》的明薇姐姐著實讓她喜歡,聲音甜美,講得生動又活潑。我就想了,有這樣純美聲音的人一定是心底善良修煉有素的人,講起自己的故事也一定會津津有味吧。前些時候,有朋友向我推薦說,有一個叫黛安的大法弟子就是早年在中國大陸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曾親自參加過李洪志師父在國內辦的傳法班,她那裏一定有好聽的故事。電話聯繫上之後,我一聽聲音,就感到耳熟,就問她,你是不是主持一個兒童廣播節目? 她說,「是啊,你怎麼會知道呢?」我說,我的女兒很喜歡小木偶的故事,她笑了,說,「那就謝謝我的小聽眾給予的鼓勵嘍!」原來那位明薇姐姐就是這個黛安。

接著,黛安就用她那甜美溫和的聲音跟我講起她自己的故事來。黛安出生在北京,父母是退伍軍人。在她還上大學的時候,受父母的影響,認識一些有信仰的朋友,也開始練習氣功。在這樣的朋友圈子裡,人們談論的話題與受到的無神論教育是不同的,比如講到人生無常啊,生死輪迴呀,業力輪報呀等等。 那時候的黛安很年輕,身體也沒有病,只是在練習氣功的過程中尋找著甚麼。

因為認識的朋友都喜歡氣功,所以氣功界裡發生甚麼事,又有哪位大師來了,又有甚麼好的功法啦,大家都會互相傳。一九九三年的夏天,黛安聽朋友說,有一位李洪志大師傳的法輪功很好。可不巧的是,那個時候李老師在北京的最後一期班剛剛結束。後來黛安就從朋友那裏得到《中國法輪功》這本書,她一看就覺得與其他的功法很是不同,看了也很舒服,就想,甚麼時候這位李大師再來,我想見他一面。

她說:「這個給了我與其他的學說根本不同的概念,而且明確的說人為甚麼要修煉,修煉的神奇以及特異功能。以前的一些困惑,比如某個作家也寫一些氣功的東西,會讓你覺得非常的玄,即使你相信它是真的話,可是它又沒有一個解釋,這個功法就很不同,而且我看了以後也很舒服,所以我才說:這個大師要來的話我想見他。」

於是黛安就叮囑朋友,等李大師再來的時候,一定要告訴她。功夫不負有心人,一九九三年底,黛安得到了一張東方健康博覽會的入場票,在那裏,她第一次見到李洪志老師。當時的情景至今還記得清清楚楚。

「當時已經聽過一次講座,或者已經在北京參加過師父面授班的人他們又來聽講座,所以人非常多,很多人都想往前坐呀,要親眼目睹大師的風采。後來師父就來了,他就講了講甚麼是氣功啊,法輪功是甚麼?他會給學員甚麼東西。這個中間呢還有一個老人,就是師父幫他調治好病的一個人,他非常激動,他就跑到台上去,非常激動,說話都不連貫了,就講師父怎麼幫他治好病的過程,怎麼挽救了他的生命,他特別激動,大家就跟著鼓掌。」

沒過多久,也就是一九九四年的一月,法輪大法在天津的第一期傳授班開始了。在大學裡做老師的黛安正好是寒假,就和母親一起去參加了。在天津,黛安發現學法輪功的人幾乎是來自社會各界。

「到天津之後呢,大家反應都是很熱烈的,我們在旅社裡也碰到學功的人,也聽說,在北京有些需要工作的人,他們專門租了那個長途車,每天往返。下班之後他們趕來天津,第二天早上再趕回去上班,或者是晚上很晚的時候趕回去,有很多人是這樣的,來回跑,為了得這個法,為了來聽這個講座。我和鄰座位的人也有清華大學的學生,好像那個人後來還受到迫害,所以就是在這個圈子裡吧會看到社會各界的人。」

聽完李老師十天系統的講法,黛安明白了氣功就是修煉,不但要練動作還要修心性。

「我能夠感覺師父講得非常透徹,不會有人比他講得再透徹了,而且又淺顯易懂,而且師父他一直在講修心性,修真善忍,這個呢我自己也很明確,我也知道了不是說只煉動作,還有心法呀。」

當時的北京,修煉法輪功的人有相當一部份是年輕又有學歷的人。他們還組織了年青人的學法小組,大家在一起學法交流,黛安就親自參加過。這樣的經歷,真令我這個當年就居住在北京的人羨慕。

「在北京,我參加過北京青年學法小組,就是北京的一些年輕人他們自發的組織起來,大家都是年輕人更可以無拘無束的談一談,修煉對於年輕人的意義和影響,還有年輕人怎麼看待心性上的磨擦呀等等。 因為北京很大嘛,這些年輕人跑很遠的路從北京不同的地方來的,有的跑很遠的路。有一次是在協和醫科大學的實驗室,因為有人在那兒工作,我們就去那兒和他們一起學法交流,當時還背法。就感覺那麼年輕的人哪,有的還不到二十歲,都是專業人士,有醫生,有年輕的美術家,還有外企的呀,都很年輕,好像都不到三十歲的。

學完法交流完了,我就坐公共汽車回家,路也挺遠的,很晚了,我是覺得這樣的人生很有意義,覺得不空虛,覺得這樣一群人在一起討論的是自己怎麼樣做一個好人,會談自己有甚麼執著心哪,是不懶惰啦,就是覺得很純潔。」

在大法的修煉中,黛安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她的生活也因修煉正法而變得積極又樂觀:

「人生會有苦難,會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這些都有原因,如果是沒有原因的話呢大家就會覺得很悲觀,覺得生活是不公平的。但是這個功法就會告訴我,一切事情的因緣,你做了壞事就會得到報應,那麼,你今天的不如意可能就是以前做的不好的事情,那麼我就可以非常平靜、非常理智的面對一些坎坷,那麼也由此可以想到,從此以後我就應該做一個很善良的人,就不要再為自己種下下一輪的惡果,我覺得這樣對我的人生就會有很大的積極作用的,如果大家都做這樣的人,整個社會就會很美好的,而且我看到我周圍的同修啊他們也都是努力的這樣做的。所以我會覺得我處在這麼一個積極的團體當中,圈子當中,大家彼此的影響都是很積極很樂觀非常正面的,這是何樂而不為呢?」

就在黛安和北京的一些青年學子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同時,在大洋彼岸的美國,法輪功也開始走入了美國的大學校園。

一九九五年夏天的一個傍晚,在美國中部的一所大學校園裡,一位來自新加坡的青年學子威廉,無意中在校園裡發現了一張傳單,傳單上簡單的介紹某天幾點,在哪個教室有人要介紹法輪功,他覺得挺好奇,就把傳單收好。

咱們順便說一下,法輪功當時主要在中國大陸傳播,有一些父母煉了之後覺得很好,就寫信或者打電話告訴他們在美國的孩子,說這個功法很好,你們也煉吧。這些在美國學習或工作的人呢學了之後確實覺得很好,就熱心的介紹給周圍的同學朋友。剛才威廉看到的那張傳單就是早期在美國校園裡舉辦的介紹法輪功的講座。

威廉按照傳單上的時間去參加了,很自然的就學了起來。之後他還在大學附近參加了美國學員組織的煉功點、學法小組。

一九九六年的七月二十八號,李洪志老師去新加坡參加新加坡法輪大法佛學會的成立典禮。威廉正好博士畢業後回到新加坡,也有幸參加了,親耳聆聽了師尊講法。

而在北京的黛安很快就看到了朋友帶回去的有關這次法會的錄像,當她看到海外也有這麼多人修煉大法,很是激動:

「九六年的七月二十八號,師父就去了新加坡,參加了新加坡法輪大法佛學會的成立典禮,我先生(註:當時兩人還不認識)也參加了。當時我是在北京看到有朋友帶回去的錄相,我們也看到有一些新加坡的學員代表在佛學會成立典禮上,師父講法之後,他們也上去談一談自己的修煉感受,那麼我們在北京的學法點的同修呢看著挺激動的,啊,海外也有同樣的人,他們也能講出在大法中受益的這個體會。」

令黛安意想不到的是,一年半之後,她自己竟然來到了新加坡,而且與那位在美國得法的年青人威廉結為伉儷,同修一部法,成了真正志同道合的伴侶。

「當時我也沒有想到,一年半以後,我就到了新加坡,和當地的學員一起學法煉功十多年。剛開始的感覺特別激動,就是沒有想到一個完全在不同的文化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新加坡籍的人,有很大部份是說英語的,那麼他們也煉法輪功,我和他們一起坐下來靜靜的學法,每週學法煉功組織很多活動,我們教功,所以覺得非常有意義的。」

聽眾朋友,黛安和先生得法的故事就講到這兒了,如果您有機會去新加坡,沒準兒還能在公園裡遇到他們呢,到時候可不要忘了您是通過「大法緣」結上的緣喲!

--轉載自明慧廣播電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我的心目中,蓮成是一位傳奇式的人物,他是中共的老黨員,曾擔任中共黨校的副校長;後來,他開始研究氣功,是延吉市氣功協會的副秘書長;再後來,他變成了一位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是延邊地區法輪大法輔導站總站長。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他變成了中共全國通緝的重要人物。又是經過一番周折,他終於來到美國這片自由的國土。這一系列的變化,讓人不得不產生強烈的好奇心,想瞭解其中的因緣變遷以及他的心路歷程。
  • 二傻子到了德國…「後來突然間,我的嘴呀先說了一句話,我說,求佛加持我今生成佛。…然後我腦子裡一反映,這就是我要的,這太好了!這就是我要的,哎呀,當時真的很開心!然後,差不多過了二個多月,我得遇了法輪大法。」大傻子志遠到了以色列他是以國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人…一位同修來到以色列後就從網上找到了志遠的電話,和他取得了聯繫。二個人到一起之後,就商量著怎麼樣把大法傳給更多的以色列人…
  • 法輪功從一九九二年的春天開始公開傳出,人們通過人傳人、心傳心,在短短的幾年內,修煉的人數劇增。我本人就是其中的一個。那是九六年的秋天,我還在北京,收到一位在美國的朋友的來信,向我介紹法輪功。他在信中說,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上,法輪功還講真、善、忍,單憑這一點就了不起。
  • 如果是件與您生命息息相關的大事呢,那麼造物主就將這個機緣一次次的送到您的面前,就像劃火柴一樣,劃一次點不著,再劃一次,二次,直到把您心中那個久遠的記憶打出「火」來。我的朋友麗嘉與法輪功的緣份就是經過了三次才接上緣的。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大法緣》系列就是大法洪傳中神妙的得法機緣和深刻的修煉體會的真實故事。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大法緣》系列就是大法洪傳中神妙的得法機緣和深刻的修煉體會的真實故事。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大法緣》系列就是大法洪傳中神妙的得法機緣和深刻的修煉體會的真實故事。
  • (shown)阿亮回憶,以前熱愛氣功,但是沒有真正的師父教,還一度練站樁練到昏過去。因新唐人節目而得法,現在煉法輪功,他感覺很踏實,因為修煉後會遇到甚麼問題,要怎麼修煉,《轉法輪》等經書裏都詳細明白地交代,更重要的是有真正的師父--李洪志師父在。他本著《轉法輪》的法理修煉,身心有了巨大的改變,先他後我,職場工作愉快,深刻了解得失之理,放下利益之心。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大法緣》系列就是大法洪傳中神妙的得法機緣和深刻的修煉體會的真實故事。
  • (shown)「忙碌了一天的丹麥法輪功學員像往常一樣來到一起,閱讀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在座的有中國人,也有西方人,每個人讀得都很認真,聲音整齊,語氣祥和,每個人都在用書中闡述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怎樣提高自己的道德、怎樣為他人著想、怎樣在遇到矛盾時找自己。…98年當時法輪功也開始在海外傳播,一些金髮碧眼的學員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十分嚮往,對於中國更是懷著深深的敬意,因為那裏是法輪功的發源地。一九九八年聖誕新年期間,三十多位來自美國、瑞典、挪威、芬蘭和丹麥的法輪功學員,利用難得的假期,千里迢迢到中國,參加與中國學員的學法交流活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