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還原歷史系列】

林輝:五個大右派為何永不能被「糾正」?

林輝

人氣: 38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9月24日訊】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蘇聯的斯大林去世後,繼任的赫魯曉夫於1956年初做了《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報告,內稱斯大林是暴君、獨裁者,進而掀起了揭發、批判斯大林的運動。蘇聯對於斯大林的批判引起了東歐國家的變化,其中以匈牙利知識份子為主導的要求改變共產黨的領導最為激烈。蘇聯為此出兵鎮壓,而中共則支持鎮壓。鎮壓導致2萬多匈牙利人死亡。

與此同時,毛和中共對政治、文化的高壓和快速實行經濟國有化、農業集體化造成的問題,引發了人民的不滿,特別是知識份子的不滿。毛不想放棄斯大林式的獨裁統治,因此擔心中國也會發生匈牙利事件 ,是以決心消滅不滿情緒,特別是來自知識份子的不滿。

毛為此採取了「引蛇出洞」的方式,號召中國的知識份子和群眾「幫助共產黨整風」。當時有幾句鼓勵人們鳴放的說詞,叫做「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決不秋後算帳」。毛甚至還提出要出版《蔣介石全集》,並允許罷工、罷課。

在中共的「熱情鼓勵」下,一些知識份子信以為真,開始給中共提意見;但是還有不少人對中共的「誠意」表示懷疑。事實證明,懷疑中共的人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那些相信中共而提了意見的人全部倒了霉。

在知識份子充滿熱情的給中共提出各種意見之時,毛和中共的屠刀開始舉起。1957年6月初,中共中央的黨報《人民日報》已悄悄開始變調,如6月7日的文章就說「共產黨的領導下不容動搖,社會主義方向不容模糊」。6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黨發出毛親自起草的《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份子的猖狂進攻的指示》,宣佈:「這是一場大戰(戰場既在黨內,又在黨外),不打勝這一役,社會主義是建不成的,並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險。」毛在這一天開始正式指揮反右鬥爭。

反右運動至1958年5月結束,其結果是:定為右派集團22,071個,右傾集團17,433個,反黨集團4,127個;定為右派份子3,178,470人,列為中右1,437,562人;其中,黨員右派份子27萬多,高等院校教職員工右派份子3萬多,高等院校學生右派份子2萬多。在運動中,非正常死亡4,117人。很多人被下放到農村勞動教育,這些人和他們的子女都不可以上大學或參軍,他們也失去了勞保、公費醫療等。

1978年,在時任中央組織部部長胡耀邦的努力下,99%以上的右派被「平反」,並恢復了當年的級別、工資等;但有五位中央級大右派卻「維持原案,只摘帽子,不予改正,不予平反」,即便他們早已遠離塵世。他們是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彭文應和陳任炳。是甚麼原因讓他們「享受」如此特殊的「待遇」?不妨看看反右前他們都對黨提了怎樣的建議。

章伯鈞當時任交通部部長、民盟副主席,他真誠地相信毛和中共,不僅在統戰部召開的會議上向中共提出了批評,而且提出了「政治設計院」的構想。他表示,「現在工業方面有許多設計院,可是政治上的許多設施,就沒有設計院。我看政協、人大、民主黨派、人民團體,應該是政治上的四個設計院。應該多發揮這些設計院的作用。一些政治上的基本建設,要事先交給他們討論,三個臭皮匠,合成一個諸葛亮。」「現在大學裡對黨委制很不滿,應該展開廣泛的討論,制度是可以補充的,因為大家都是走社會主義的路。這樣搞,民主生活的內容就會豐富起來。」「國務院開會常是拿出成品要我們表示意見,這種形式主義的會議可以少開。」「鎮反、三反、肅反中的遺留的問題,黨和政府應該下決心檢查一下,檢查要有準備,要好好作。」……

很快,章伯鈞的發言被刊登在《人民日報》上,這成了其劃為右派之首的罪狀和定性材料。1958年1月26日,章伯鈞所擔的所有職務被撤銷,文革中更是遭到了殘酷的迫害。1969年5月17日,因胃癌病逝。其女兒章詒和在回憶父親時道:「劃右以後,他從一個忙碌的政治家變為孤獨的思想者。從此,靈魂在自己軀殼裡無法安放。」受父親牽連,章詒和在文革中以「現行反革命罪」被判刑二十年,坐牢十載。

而當時的森林工業部部長、民盟副主席羅隆基為了解除知識份子對中共的擔心,便提出了一個辦法,要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會議成立一個委員會來保證這一點,而且建議全國上下都成立這種委員會,不但審查過去運動中的偏差,為過去受了委屈的人平反,而且可以制止以後可能發生的對批評者報復的事件。這就是著名的「成立平反委員會」的主張。但本意是消滅知識份子中的「反黨份子」的毛和中共,根本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方案。

反右開始後,在毛親自撰寫的社論中將右派的進攻,指向「章羅同盟」,而事實上,在民盟,章羅關係形同冰炭。然而,這並不妨礙羅隆基成為全國聲討的「大右派」。在淒苦中,羅隆基於1965年鬱鬱而終。

與章伯鈞的「政治設計院」、羅隆基的「成立平反委員會」並稱為著名的三大右派言論的「黨天下」,來自於時任《光明日報》總編輯的儲安平。

在中共的「真誠鼓勵」下,天真的儲安平也積極行動起來,不僅派出大批記者到一些大城市採訪,召開專家、學者座談會,鼓動他們向共產黨提意見,還親自安排版面發表了多篇措辭激烈的文章。6月1日,他自己還在召開的一次座談會上作了發言。

儲安平說:「這幾年來黨群關係不好,而且成為目前我國政治生活中急需調整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的關鍵究竟何在?據我看來,關鍵在『黨天下』這個問題上。」「黨這樣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樣的思想,從而形成了現在這樣一個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

更讓與會者震驚的是,儲安平還把批評的矛頭指向了毛澤東和周恩來,並且甚為不恭地稱之為「老和尚」。「共產黨是一個有高度組織紀律的黨,對於這樣一些全國性的缺點,和黨中央的領導有沒有關係?最近大家對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見,但對老和尚沒有人提意見。」 他想向毛、周請教的問題是:「為甚麼現在的國家高級領導人中沒有一個黨外人士?」

儲安平的「黨天下」言論和對毛、周的批評,不僅當時就引起了激烈的爭論,而且隨後為其引來了滔天大禍。據說毛澤東一連幾天都沒有睡好覺。

反右開始後,妻子與儲安平離婚,子女與其劃清界限,同事紛紛「檢舉揭發」,批判與控訴鋪天蓋地,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不久,他被免去《光明日報》總編輯、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職務,並被打成了「大右派份子」。他在被下放到西山的一個農場2年多後,允許回到了家中。他在家關門讀書、寫字,除了幾個親近的朋友外不和外界來往。

可惜好景不長,1966年文革一開始,儲安平就被揪了出來,又成了批鬥的對象,不僅被勒令每天打掃街道,而且飽受了紅衛兵對他的打罵、侮辱。8月底,儲安平投河自殺未遂。9月後,人們再也沒有看見他的身影。公安部門曾組織了一個專門的調查組,尋找儲安平的下落。但兩年過去了,他仍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最後只好作為懸案擱起來。是自殺、被打死、出家……至今仍無定論。

時任中央民盟委員、民盟上海市支部副主任委員的彭文應因有「嚴重反黨言行」,被劃為大右派。其言行包括「社會主義社會中,官多了,官僚主義也多了。如何制止官僚主義?只有民主!」 「現在大家過的是『矛盾世界』。前些日子是『太平世界』。」……1957年遭到批判後,其病妻鄧世琳受驚嚇身亡,1958年4月,彭文應被撤銷一切職務,並取消原有的工資津貼,但他仍拒不認錯。1961年,其次子彭志平自殺。1962年12月15日,彭文應因心包炎敗血症,死於上海廣慈醫院,終年58歲。文革時其墳墓被掘。

5個中央級大右派中唯一一個活著看到自己沒有被「平反」的人是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陳仁炳。1957年,他提出「反對鄉原態度,提倡賈誼精神「,而被曾任《解放日報》總編輯的張春橋在其寫的題為《陳仁炳的「另外一條道路「是甚麼?》一文中點名,後來又在毛《打退資產階級右派的進攻》一文中被點名。1990年去世。

除了上述5人外,曾在反右中發表驚世駭俗演講的北大林希翎的「右派」冤案,也直到其2009年去世也仍然沒有被糾正。

為何中共對於這6個人如此特殊對待?除了他們反對一黨專制的「反動」言論外,還有兩個重要原因。一是不能全面否定反右,因為當時鄧小平就是中共中央反右領導小組組長,比毛還積極主張擴大打擊。他自知罪責重大,若全面否定反右,鄧小平自身也難免被追責。二是平反中阻力很大,曾參與當年反右的很多人都成為了各級部門的實權人物,他們害怕自己被追責。

如今,當年被打成右派的很多人早已做了古。或許,在這些人走完人生的最後一刻,他們才明白,是誰害得他們這麼慘。

評論
2011-09-24 10: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