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9‧11」反恐新思維 十年看中共和美國角色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9月24日訊】(編者按:美國十年反恐,到底是否正確?成效如何?當年大陸憤青幸災樂禍,如今卻公開道歉,這背後是如何轉變的?中共支持恐怖分子,外界掌握了哪些證據?請看《新紀元周刊》2421期封面故事):

十年淚猶在 神給我們力量 王淨文
善惡對峙 「9‧11」反恐戰爭反思 齊先予
中共支持恐怖分子的證據 王樺
「反美憤青」道歉的原因 李貝利
9‧11」新思路:網絡比軍隊更有力 王華

遇難者家屬默默聚集在十年前痛失親人的紐約世貿中心遺址,「9‧11」悼念儀式上,美國總統奧巴馬朗讀了《聖經‧詩篇》第46篇:「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即使山崩地裂,我們也不害怕。」遇難者家屬除了悲傷和思念,只有對親人和上帝的愛,人們的眼中沒有恨。問受難家屬恨穆斯林嗎?他們的回答驚人地相似:「如果恨的話,他們(恐怖分子)的目的就達到了。」

人類歷史是一部善惡較量史。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要實現「上帝保佑美國」的祈禱,美國就得肩負起「世界警察」的職責。「9‧11」恐怖分子藉由襲擊美國來挑戰世界良善價值。走過十年反恐之路,如今中東的恐怖分子基本被消滅,美國能否認清比恐怖襲擊更嚴重的還有國家恐怖主義,繼續扮演好上帝賦予的國際警察角色?

十年淚猶在 神給我們力量
文 ◎ 王淨文

十年過去了,淚猶未乾。

2011年9月11日,天還沒破曉,肅穆的人群已經陸續來到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遺址前。那一對高410多米、建成僅28年、一度是全球最高建築、象徵人類現代文明的紐約地標性大廈:雙子星大樓,早已是樓去人亡,空留兩潭淚汪汪的人造湖水。


紐約民眾哈德遜河畔點燃河燈悼念「9‧11」遇難者,企盼世界和平。(攝影:戴兵)

在十週年紀念活動當天,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歐巴馬,Barack Obama)夫婦和前任總統喬治‧布希(布什,George W. Bush)夫婦、「9‧11」死難者的家屬和大批民眾,默默地聚集在這個令美國人痛徹心腑的地方,紀念這場人類最大恐怖襲擊的受害者。在六度默哀的寂靜中、在 「9‧11」孤兒的悼詞裡、在兩位總統誠摯的言辭中、在留有親人足跡和名字的傷心斷腸處,任憑三千日月的流逝,都抹不掉人們痛失摯愛的傷痛。當遇難家屬輪流把每位遇難者的名字逐一念出時,整個紐約都充滿著淚水,全美國都沉浸在悲傷中。


奧巴馬總統夫婦與前總統布什夫婦出席上午在紐約世貿大廈遺址上建立的「9‧11」紀念碑前的紀念活動。(Getty Images)

十年前,19名基地組織(al-Qaeda)恐怖分子分別劫持了四架美國民航客機,兩架撞毀了象徵美國經濟實力的紐約世貿中心南、北兩座大樓,第三架撞向美國國防部所在地華盛頓五角大樓。最後一架密謀撞向美國政治中心的白宮或國會大樓,最後因乘客阻止,墜毀在賓夕凡尼亞州尚克斯維爾。

紐約的悼念儀式從8時30分開始。奧巴馬總統朗讀了《聖經‧詩篇》第46篇:「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即使山崩地裂,我們也不害怕。」布希總統則誦讀了林肯總統在南北戰爭時期寫給一位兒子戰死沙場的母親的信。

無一例外的是,遇難者家屬的表情除了悲傷和思念外,只有對親人和上帝的愛,人們的眼中沒有恨。很多人問受難家屬:「你們恨穆斯林嗎?」他們的回答竟也驚人地相似:「如果恨的話,他們(恐怖分子)的目的就達到了。」

奧巴馬:美國精神不會改變

奧巴馬在各種紀念活動中表示,美國的兩場反恐戰爭是必要而且正確的。「2001年9月12日,我們一覺醒來,發現邪惡近在咫尺,未來充滿不確定。接下來 10年,對美國人而言生活發生劇變。我們面臨了戰爭和衰退,激烈的辯論和政治分裂。」但美國走過來了。未來世代的美國人將造訪「9‧11」事件紀念碑,「他們會知道,沒有任何事情能擊垮真正美利堅合眾國的意志。」「他們會認為我們堅持信念;我們經歷痛苦的打擊,而後更加茁壯。」

奧巴馬還強調,十年中恐怖分子無法改變的是美國人的道義精神。「我們永遠無法讓那天喪生的人死而復生,也無法讓後來戰爭中犧牲的美國人回到家人的懷抱。然而在今天,值得我們記住的是沒有改變的事情:我們美國的特質並未改變。我們對美國的信仰誕生於一種永恆的理想,那就是每個人都有自治權,那就是所有人生而平等……這樣的信念歷經淬鍊和試驗後更加堅韌。」

布希:「第三架,那就是在宣戰」

在離開白宮的當天,小布希總統就開始撰寫自傳《抉擇時刻》。用他的話:「這是一次難得的、對自己在位8年的認真反省。」書中回憶「9‧11」事發當天早上9點,他正在佛羅里達薩拉索塔縣布克小學給學生朗誦兒童讀物《寵物山羊》,9:03,第二架飛機撞入世貿雙子樓北樓,當白宮辦公廳主任在9:07分告訴他:兩架飛機墜入雙子樓、美國遭襲擊時,布希的臉「唰」地一下白了。

前往機場的路上,當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賴斯打電話告訴他又有一架飛機撞入了五角大樓,布希回憶道:「我的想法清晰了,第一架可能是個事故,第二架就肯定是襲擊,第三架,那就是在宣戰。」在空軍一號專用飛機上,他打電話告訴妻子:「如果我回白宮後有飛機來襲擊,那我所能說的就是我希望自己當天讀了《聖經》。」

由於安全因素,布希直到當天晚上才返回白宮。在隨即的電視講話上,這位新上任8個月的總統,用《聖經‧詩篇》23篇上的話語安慰國民:「今晚,我請求大家為所有悲痛的人,為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們,為所有感覺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脅的人禱告。那位超乎我們眾人之上的大能者會安慰他們,因為祂通過《詩篇》告訴歷世歷代的人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被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9月14日,布希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的演講中說道:「上帝所創造的這個世界裡存在道義。悲痛、悲劇和憎恨只是暫時的,而良善、追憶和慈愛永不止息,生命之主擁抱著所有死去以及所有悲痛的人。」

正如《上帝保佑美國》這首美國國歌所唱的,美國是個靠信仰立國的國家。從最早的「五月花」清教徒為了信仰自由,從歐洲飄泊萬里來到一個不毛之地,到今日絕大多數美國人依然相信「在人類之上還存在著更高級的生命時刻護衛著人」,傳統美國人在其人生關鍵事情上都是依靠神的力量來行事的。十年來,美國人走過了一段艱難的歲月,他們的故事告訴我們:當危難發生時,請將目光投向那宇宙的主宰,神會給你力量。

「美國市長」朱利安尼

出席世貿遺址十週年紀念會的,還有因「9‧11」的傑出危機處理能力而榮登《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的時任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9‧11」撞擊後,布希總統因安全理由不得不被空軍一號載著全美到處飛,朱利安尼第一時間出現在電視上,他以平穩的語調不斷安撫人們,並一直重申,不要將恐怖分子與穆斯林民眾一視同仁,大家要冷靜面對、和平相處,共度難關。這番話在當時那種混亂場面下有效避免了可能擴大的流血衝突。

與此同時,他馬上開始全面的部署並疾步向世貿大廈前進。他如果是早去幾分鐘或者說世貿大廈其中一個晚倒幾分鐘,他就會被埋在廢墟中。當時他調動了二十多個單位的消防隊員衝進大樓,第一時間進行搶救。結果在大樓倒塌時,343名消防隊員為救他人而獻出了生命。

隨後他連續3天3夜沒有闔眼的一直堅守在第一線。他頭帶安全盔、表情嚴肅的現場指揮畫面,被傳送到全世界,讓人們見識到美國鐵漢的堅毅和沉著,為他贏得「美國市長」的美譽,他也一度成為呼聲極高的美國總統候選人。

普通美國人:友愛是做人原則

110層高的世貿大廈南北雙子星大樓,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企業共計1,200多家,平時有5萬人上班,每天來往辦事的業務員和遊客約有15萬人。幸虧襲擊時是早上8點多,樓內人員不太多。生命危險之際,只見人們按照以往消防演習指定的路線,排成隊從緊急疏散樓梯往下走。沒有人奔跑,也沒有人大喊大叫,每層樓的消防負責人或公司負責人,都在組織指揮自己樓層的疏散,老人、女士被優先撤離。

只能容納兩人並行的樓梯,還像倫敦等大城市的升降傳送帶一樣,一邊始終暢通著,以便消防員和緊急救援人員上下。由於大家的鎮定,良好的秩序使很多人幾乎錯覺為是又一次消防演習。不過人們撤離的速度很快,等大樓倒塌時,大部分人已撤離,包括一位坐輪椅者也被同事們扛了下來。最後犧牲人數降到了2,500多人,其中有消防隊員和負責指揮來不及撤離的領導們。

在「9‧11」當天,紐約撤離還創下了另一個奇蹟。世貿大樓倒塌後,紐約市中心曼哈頓的數百萬人四處奔逃,當幾十萬人跑到曼哈頓南端他們才意識到,這裡是個小島,大橋還在遠處。

網絡流傳的一個真實短片介紹,船長阿多利諾先生回憶當時情景:「看到人們無處可逃,我回頭跟老婆說:「我得去做點什麼。」她看著我說:「你能做什麼,你瘋啦?」「我要開著船去曼哈頓救人。」「他們再襲擊怎麼辦?」「那我也沒辦法,但是我得做我應該做的,誰也攔不住我。哪怕救下一個人,就少一個人受罪,少一個人死。」

所有有船的人都這樣想。於是一下來了很多船,在不到9小時內,讓近50萬人免費坐船離開了曼哈頓,使其成為人類船運史上最大的一次水上疏散,超過二戰時敦克爾大撤退,那時33.9萬英法軍隊,用了9天才全部撤離。

打第一個電話的「9‧11」華裔英雄

「我的妹妹鄧月薇(Betty Ann Ong)是美洲航空公司11號航班的空姐,那架飛機就是第一架撞向世貿中心北大樓的。她是第一個向飛行指揮中心報告飛機被劫持以及機上情況的人。」在「9‧11」事件十週年紀念活動後,來自舊金山的華裔人士鄧達民這樣對《大紀元》記者講述道。


來自舊金山的HarryOng(鄧達民) 先生(右四)和家人、朋友前來祭拜小妹鄧月薇(見鄧先生胸前的像章)。(攝影:杜國輝/大紀元)

鄧達民回憶說,他們一家生長在舊金山華埠,「一家人非常團結和氣,兄弟姊妹相親相愛、互相扶持。小妹在美洲航空公司任職14年,工作勤奮努力,遇難時45歲,已經是乘務長。」

「以前我們父母曾開一間雜貨店,一天小妹在看店,進來一群幫派分子索要『紅包』,小妹拒絕了,他們就把槍口頂到小妹的頭上,父親從廚房出來跟幫派分子說:『你們可以得到錢,但是不要碰我女兒。』小妹從小就是一個勇敢的人。她第一通電話就是報告飛機被劫持了。這是乘務員的專業素養。」

鄧達民最後補充說:「聯邦『9‧11』事件委員會特認定她為美國英雄,因為她打出的第一通電話,提醒人們飛機被劫持。」他希望十年後的今天,大家能反思究竟有什麼沒做好,希望再看到「9‧11」後人們互相幫助的景象,同時還要感謝那些軍人,是他們的犧牲使人們得以享受自由。

在「9‧11」遇難者中有超過90個不同國家的公民,其中華人有至少27人,也有報導說高達54人。很多美國華裔表示,「9‧11」不是美國和賓‧拉登的戰鬥,而是文明和野蠻的戰鬥,「9‧11」那天狂歡叫好的人都屬於野蠻人,還沒發展成具有人類基本同情心的文明人。◇

「9‧11」恐怖襲擊的美國損折

2001年9月11日早晨,四架美國民航飛機被劫持。

8:46,世貿中心北樓被撞,

9:03,世貿中心南樓被撞,

9:37,華盛頓的五角大樓被撞,

10:03,原定撞擊目標是國會大廈的第四架飛機,由於乘客與恐怖分子搏鬥,最後墜毀在賓州。

世貿中心的雙子星大樓分別在被撞56分鐘、102分鐘後坍塌,它們坍塌的碎片嚴重損壞臨近的世貿中心7號大樓,令其在下午5:20坍塌。雙子星大樓坍塌原因主要是飛機內滿載的航空煤油傾瀉進入大樓引起大火,高溫軟化了支撐大樓的鋼筋骨架,最終導致雙子星大樓在重力作用下坍塌。

死亡人數:世貿中心死亡人數2,751人;五角大樓125人;賓州墜毀的飛機256人。

紐約市在「9‧11」事件後一個月的經濟損失高達1,050億美元。

世貿廢墟清理出的瓦礫:150萬6千多噸,清理廢墟花費:6億美元。

美國在「9‧11」事件發生26天後開始對阿富汗進行轟炸;2003年3月,伊拉克戰爭開始。兩場戰爭中6,000多美國士兵陣亡,包括利息和醫療護理費在內的戰爭費用,已達到4萬億美元。美國國會研究部估計,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直接耗費1萬3千億美元。


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貿中心遭飛機撞擊後起火燃燒。(AFP)

=========================================================

善惡對峙 「9‧11」反恐戰爭反思
文 ◎ 齊先予


「9‧11」表面上是針對美國的襲擊,實際上是邪惡對善良的攻擊。(AFP/Getty Images)


在歐美左派掀起的反戰浪潮下,人們對「9‧11」恐怖襲擊引發的兩場6年多的反恐戰爭進行全方位的反思。從襲擊的實質、應對措施、戰爭是否必要、如何作戰、勝利的標誌、付出的代價、取得的成果、以及未來之路如何延伸等,都成爭論焦點。

野蠻攻擊文明 邪惡襲擊良善

恐怖分子為什麼要襲擊美國?西方有人說是因為美國的外交政策失誤導致的,中國有人說是美國霸權主義遭到的報應,也有人拿出哈佛教授亨廷頓(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的「文化衝突說」,認為是西方文明和伊斯蘭文明衝突的結果。不過極端恐怖分子並不能代表伊斯蘭文明。恐怖分子不但傷害了西方人,也傷害了穆斯林人。

以曹長青為主的很多政論家分析說,極端伊斯蘭原教旨的興起,不是因為美國做了什麼,而是因為以美國所代表的西方文明的存在,像一面鏡子,照出極端伊斯蘭主義的焦慮和絕望。他們不是遵循正確的道路做自身改革,而是出於妒忌,把自身的貧困歸罪於西方的富強,把攻擊西方作為他們欺騙愚弄穆斯林人的口實。

為什麼恐怖分子首先瞄準美國呢?正如義大利名記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所說,這些恐怖分子要摧毀的是美國的文明,一旦美國倒下了,歐洲就倒了,世界就倒了。所以這場跟極端伊斯蘭原教旨的戰爭,是保衛西方文明、捍衛我們生活方式的戰爭,是我們自由人生死存亡的選擇。正如在我們生活的社區裡,那些主持公道、仗義勇為、敢於跟黑幫爭鬥的人,往往是第一個遭受黑幫打擊報復的人。人們形象地把美國的國際形象和責任描述成「國際警察」,哪裡有問題,美國就應該到那裡去主持公道。

人類無論有多少不同的價值觀,但歸根結底可以分成兩類:善的和惡的。如何區別善惡呢?簡單地說,善的會珍惜愛護生命,而惡的就會殘害生靈。「9‧11」表面上是針對美國的襲擊,實際上是邪惡對善良的攻擊。聽任邪惡當道,那就是在自毀人類,助紂為虐。

消滅邪惡的必要性

「9‧11」後布希總統宣佈將發起「反恐戰爭」以「消滅國際恐怖主義」。反恐戰爭包括三個內容:一是阻止基地組織、塔利班等恐怖分子發動恐怖襲擊;二,在全球傳播「自由與民主」理念;三,終結那些支持恐怖主義的「邪惡軸心國」的現有政權。為此,美國的歷史進入了又一個新階段。

2001年10月,美國派出10萬士兵發起了對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的軍事攻擊,當時85%以上的美國人支持這一行動,因為塔利班拒絕提交「9‧11」嫌疑犯賓‧拉登(本‧拉登,Osama bin Laden)。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戰爭爆發。由12萬美國部隊、4.5萬英國部隊、2000澳大利亞軍隊和200波蘭士兵組成的聯合部隊正式對伊開戰。初期雙方一度在海岸線處於膠著狀態,三週後美軍進入巴格達,伊軍便隨即兵敗如山倒,伊拉克民眾夾道歡迎美軍的到來幫助他們推翻了殘暴的薩達姆‧海珊(薩達姆,Saddam Hussein)政權。2006年12月30日,伊拉克新政府依法審判並對薩達姆執行了絞刑。2010年8月18日,伊拉克戰爭正式結束。

面對久拖不決的局面,少數人開始質疑開戰的必要性,不過更多人認識到,假如沒有美國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崇山峻嶺中搜捕恐怖分子,破壞他們的網絡,迫使他們東躲西藏,這些恐怖分子還會製造出更多的破壞。當時很多人擔心美國會再次經常性地遭受恐怖襲擊,但事實上由於美軍的行動,在過去十年裡,美國沒有再發生任何一起大的恐怖襲擊事件,儘管恐怖分子13次試圖再度出手。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珍妮特‧納波利塔諾在「9‧11」紀念活動上表示,「9‧11」是一座活的紀念碑,十年後的今天,美國比以前要堅固得多。這都歸功於美國採取了強有力的阻止行動。


紐約民眾世貿中心遺址紀念「9‧11」十週年。(攝影:戴兵/大紀元)


專制是恐怖主義滋生的溫床

美國反恐戰爭有三方面內涵,其中包括徹底剷除滋生恐怖主義的土壤,於是美國發起了對伊拉克薩達姆政權的攻擊。人們看到,同樣都是穆斯林,為什麼土耳其、印度、印度尼西亞等國沒有出現賓‧拉登式的恐怖分子呢?因為這些國家都是民主制度,專制才是產生恐怖的溫床。

當時布希總統和美國防部長倫斯斐(姆斯菲爾德)以為能像以往那樣速戰速決,於是在阿富汗圍剿恐怖分子的同時,拉開了對伊拉克獨裁政權的戰幕。與以往不同的是,反恐戰爭具有更高的難度,它面對的是完全隱身在暗處的、分散游離的多個小群體,就像當年中國的游擊戰一樣,要讓大象打蚊子,是很難做到速戰速決的。

最可惡的是,恐怖分子不但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自願充當「聖戰」的「人肉炸彈」,還故意殘害平民。每次與聯軍交戰時,他們故意把婦女、兒童和老人綁架到戰場的最前面,用來充當擋箭牌和掩護堡壘。這對於「不要傷及無辜平民」的西方作戰理念來說,等於起到了最大的約束作用,聯軍往往無從下手,從而讓馬上就要追捕到的恐怖分子再度逃脫。有人說這次對伊作戰,就像當年的越南戰爭那樣,從軍事戰術角度令美國陷入泥潭。

反恐戰爭引發茉莉花效應

賓‧拉登雖然沒有實現他夢寐以求的伊斯蘭帝國,但他實現了主要目標:「把美國在穆斯林的土地上拖入血戰」。兩場反恐戰爭令美國和聯軍喪失六千多名士兵。據保守估計,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約有13.7萬平民死於戰爭,780萬人成為難民。十年來美國的戰爭費用,包括利息和老兵的醫療護理費在內,已達到4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從2005年到2010年六年間的累積預算赤字。這也從另一角度說明美國對民眾生命的珍惜。


10年來在反恐戰爭中犧牲的美軍官兵安葬於阿靈頓國家公墓。(Getty Images)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與摧毀基地組織相比,這些戰爭損失不算什麼,因為不打擊恐怖分子,一旦他們的襲擊多成功一次,損失更不可估量,比如「9‧11」事後僅紐約市在一個月內的經濟損失就高達1050億美元。十年來西方社會基本保持了不受侵犯的局面,這是反恐戰爭勝利的體現。

正如《經濟學人》9月3日出刊的封面文章所說:「十年來,美國對基地組織的報復行動非常殘酷,但從某些角度來看又是非常成功的。其實在五月份海豹突擊隊除掉賓‧拉登之前,美國就已經瓦解了基地組織,並且逮捕或殺死了許多基地成員,同時也挫敗了很多陰謀,基地組織的二號人物也於上個月被殺。」「而且伊拉克的情況也比預想的要好」,那裡恐怖分子一天內曾發動了42起襲擊事件,但現在民眾基本上能平靜生活了,特別是伊拉克實行了民主選舉,雖然不成熟,但畢竟是這片土地上第一次盛開了自由之花。

很多人相信,最近一年在突尼斯、埃及、利比亞掀起的反對獨裁暴政的「茉莉花革命」,與伊拉克民主進程所帶來的鼓勵和示範作用密不可分。這股民主旋風不但能很快結束卡扎菲的暴政,也能把敘利亞的獨裁者颳下臺,從而直接影響到伊朗,進而引發整個中東地區的政治地震。從這一系列骨牌效應中,人們不難看出美國反恐戰爭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反恐行動將繼續前行

展望未來,2012年的美國大選,人們更多地將關注居高不下的失業率、猛增的政府支出以及巨額債務,但反恐行動並不會停止。人們不光有些擔心2014年美軍撤出後,阿富汗的基地組織是否會死灰復燃,美國如何才能修補與巴基斯坦的關係,然而最關鍵的是,美國如何面對全球最大最後的專制極權政府:中共,如何讓中國人享有人類共有的自由民主權利,反對國家恐怖主義,這可能是未來反恐戰爭的新目標和新思路。◇

========================================================

中共支持恐怖分子的證據
文 ◎ 王樺


美國「中國電子遊說公司」總裁麥奎爾。(大紀元)


伊拉克、阿富汗、伊朗、北韓……這些國家的恐怖主義邪惡力量有兩個共同點:憎恨美國、支持中共。「9‧11」事件之後,中共在國際反恐戰線上扮演什麼角色?中國電子遊說公司總裁麥奎爾找到大量證據,指證中共支持並指導恐怖分子。

「我曾參加過很多支持民主、反對共產主義的活動,我通常是唯一一個提到中共與「9‧11」反恐戰爭的人。令人難過的是,中共在背後阻撓,極力掩蓋他們與恐怖分子的勾結。實際上當我們仔細想想反恐中的敵人,無論是塔利班、基地組織、伊拉克的社會黨人,還是敘利亞、伊朗、北韓等等,我們可以發現他們有兩個共同點:憎恨美國和支持中共。中共在國際反恐戰線上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呢?」

這是美國「中國電子遊說公司」總裁麥奎爾(DJ McGuire)在2005年6月的一次發言。作為《黑暗中的龍:中共如何在美國反恐戰中幫助美國的敵人,為什麼?》一書的作者,他找到大量證據來說明中共是如何在背地裡支持和指導恐怖分子的,下面是其中一小部分。

中共支持並指導恐怖分子的證據

◆1998年美國用巡航導彈襲擊基地組織,中共花一千萬美元向基地組織購買了尚未爆炸的美國導彈,拿回來做「反向工程研究」以改進自身的巡航導彈能力。(2001年10月20日《華盛頓郵報》,記者Peter Finn報導)


反恐戰爭期間,多次在塔利班襲擊英美國軍隊後,都發現塔利班留下中共的軍火。(Getty Images)

◆1999年兩名中共軍官合著的一本書中提到,「若紐約世貿大樓遭到攻擊,對美國而言將會很棘手」。這兩名上校級軍官還指名道姓地暗示說,「賓‧拉登有能力利用他的蓋達集團組織這場攻擊行動」。(2002年9月25日,John O‧ Edwards著作《「9‧11」攻擊點子源自中共軍官》,出版社NewsMax)

◆即使基地組織恐怖襲擊美國大使館和美國海軍、塔利班拒絕向聯合國交出賓‧拉登,中共一直反對聯合國制裁塔利班,直到2000年底令制裁聲浪趨緩為止。(2000年12月5日CNN,《官方:中共不同意聯合國制裁塔利班的決議方式》)

◆中共政權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與塔利班簽署了經濟合作協議,就是世貿大樓被撞擊坍塌的當天。(2001年9月15日《華盛頓郵報》John Pomfret撰稿《中共量測反美情緒》)

◆9月11日幾天後,正當巴基斯坦慎重考慮美國提出在巴國設立基地、以便打擊塔利班的要求時,與巴基斯坦有50年盟友關係的中共宣佈「反對外國軍隊駐紮在巴基斯坦」。(2001年9月15日《華盛頓郵報》Kamran Khan和Molly Moore報導)這使得說服巴基斯坦接受美國駐軍的工作難度加大。

◆「9‧11」事件後,美國情報部門獲悉中共軍方屬意的科技公司「華為技術」,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建立一個電話網絡。(2001年9月28日《華盛頓時報》)

◆新華社製作「讚頌打擊傲慢國家、震撼人心的「9‧11」攻擊」錄影帶。(2001年11月4日London Telegraph報導,Damien McElroy撰稿)

◆共產黨頭子利用基地組織「檢測美國的權力」後,警覺「現在還不是對付美國的時候」,於是決定扭頭離開恐怖分子。(2001年9月19日CNN有線新聞網《恐怖攻擊後中共越來越接近美國》Willy Wo-Lap Lam報導)

◆美政府警告在美境內的基地恐怖分子將用地對空飛彈射擊美國飛機。幾週後,遭美國特種部隊和盟邦襲擊的基地組織窩藏點,發現大規模中共製造的武器裝備,包括前面提到的地對空導彈。這種情況不只發生一次。(2001年12月21日《華盛頓時報》「中共與基地組織的關聯」,和2001年12月18日CNN新聞室播報稿)

◆在美國特種部隊和當地反塔利班的阿富汗人並肩作戰解放阿富汗之際,中共透過公開聲明以及幕後行動,試圖阻撓喀布爾所謂的「親美政權」。(2001年11月12日CNN有線電視網「北京提5點解決阿富汗問題」Willy Wo-Lap Lam報導)

◆在2002年夏末,塔利班由喀利勒(Ustad Khalil)為首的三人代表團,據稱其人是奧馬爾(Mullah Omar』s)的得力助手,受中共之邀,花了一週與中共幹部會商。(2002年9月9日NewsMax「中共仍然與塔利班會談」,Carl Limbacher與NewsMax記者共同報導)相信他們從中共那學到了很多游擊戰的打法,從而令美國在軍事行動上陷入被動。

◆2002年夏,據塔利班情報透露,中共已經控制了部分巴基斯坦,並將其作為基地組織的安全避風港。最有可能是阿克賽欽(Aksai Chin),一塊地處具爭議的克什米爾巴基斯坦區,與中共是1960年代起的長期盟友。(2002年8月14日China e-Lobby)

◆2004年4月,當時的中共領導人江澤民訪問伊朗期間,竟然叫囂反對美國在中亞駐軍。(2002年4月22日CNN,Willy Wo-Lap Lam報導)

◆在2004年年中,據透露,中共情報機構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幫助賓‧拉登籌募運作所需的資金和洗錢。(2004年5月5日,China e-Lobby)

中共與薩達姆勾結的證據

麥奎爾強調說,中共這些所作所為都是在表面上宣稱「中國是美國的反恐盟友」時幹的,他還找到了中共與薩達姆勾結的證據:

◆從2000年開始,中共最青睞的軍事技術公司「華為技術」(他們曾為阿富汗架設了電話網),為薩達姆的防空設施提供高科技光纖技術。(2002年12月19日英國廣播公司BBC,「俄羅斯和中共薩達姆違反對伊拉克的禁運」。)

◆2001年1月,中共被發現向薩達姆出售導彈技術(2001年1月26日《華盛頓時報》「北京利用幌子公司攫取美國武器技術」,Bill Gertz)。

◆2001年2月,美軍轟炸伊拉克的光纖網絡,發現是由華為技術和ZTE中興通訊安裝,以幫助伊拉克的獨裁者整合他的防空網。(2001年3月7日CNN「中共私下承認幫助伊拉克」,Andrea Koppell)

◆2002年11月,一艘裝載飛彈、開往伊拉克的中共巡邏船被美國海軍中途攔截。(2002年12月12日《華盛頓郵報》,Glenn Kessler和Thomas E. Ricks撰寫)

◆誠如在迪尤爾費爾(Duelfer)報告中的詳述,中共軍方擁有的北方工業公司(Norinco)在2000至2002年間,收取價值1550萬桶油的石油換糧食證明,但中方給伊拉克的不是糧食,而是飛彈技術和零件。中共被列為「在禁運制裁下依然出售武器給伊拉克的前12名國家之一。(2004年10月 13日中國電子遊說)

2005年7月7日,基地組織在倫敦發動地鐵連環爆炸恐怖襲擊,麥奎爾在英文大紀元上撰文表示:「打擊恐怖主義,必先打擊共產主義。」根據情報顯示,在中共扶持保護的伊朗可能存在一個基地組織的新基地。中共不但對自己的人們實行恐怖主義,還與國際恐怖主義者有著深厚的聯繫。儘管中共竭力掩蓋這點,如電影《刺激驚爆點》所說:「惡魔最大的把戲就是讓全世界都相信他不存在。」文章還列舉了中共如何為伊朗提供核武器資料和原料,如何扶持北韓的金正日父子的殘暴統治,如何在敘利亞、蘇丹等國家幫助邪惡政權維護統治等。

為什麼中共如此支持反美恐怖分子呢?麥奎爾分析說:「最簡單的原因,美國是中共攻打臺灣的最主要障礙,再進一步的原因是,中共一直依賴激進的民族主義來維護其統治,做為天安門大屠殺的藉口。再往下挖,中共一直將美國視為它們獲得世界霸權的主要威脅。這就是為什麼反恐戰成為第二次冷戰一部分的原因,也就是為什麼反恐戰不能也不會獲勝的原因,除非美國認清中共的真實角色:不是盟友而是敵人。打贏反恐戰的關鍵並不是在喀布爾、巴格達、德黑蘭或大馬士革,而是在北京,除非中國成為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否則美國永遠也不會安全。」◇


2007年2月23日過年期間,北京一名戴著伊拉克獨裁者海珊頭套的小販向群眾揮手,招攬生意。(Getty Images)

=========================================================

「反美憤青」道歉的原因
文 ◎ 李貝利


美國憲法認為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甚至對「9‧11」是美國人自己派飛機撞的」如此惡毒謠言也不急於解釋,因為唯有沒有真相的地方才害怕謠言。(Getty Images)


「9‧11」十週年之際,就在中南海暗暗慶祝「反恐最大贏家是中國」時,當年幸災樂禍的「反美憤青」卻紛紛在網絡上向美國人民道歉。網絡令大陸民智漸開,人心思變。

「向美國人民道歉,向你們說聲對不起!十年前今天,腦殘無知的我還為「9‧11」災難鼓掌叫好,但慶幸的是我沒有腦殘至死,在還有機會說道歉的時候我反省了。」就在中南海暗暗慶祝「反恐最大的贏家是中國」時,卻就這樣輸掉了很多中國人的心。「9‧11」大陸網絡上出現了很多類似的道歉反省帖子,十年前的「反美憤青」如今站在了中共的對立面上。


憑藉自由網絡資訊,中國民眾從十年前對「9‧11」事件幸災樂禍轉變為誠摯道歉。(AFP/Getty Image)


這位署名「超級低俗屠夫」的網友回憶說:「主要是長期的洗腦教育,狹隘的民族主義。當時就覺得美國那麼霸權,現在慢慢發現,唉!我們整天講的跟普世價值完全背離。通過互聯網慢慢瞭解一些東西,也就反省啦,所以這也是必然結果啦。互聯網對民眾覺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美國是國際警察 就得主持公道

為什麼中共要給民眾灌輸對美國的仇恨呢?中國人的反美情緒跟伊斯蘭極端分子的仇美心態又有多大的差別呢?美國是在搞霸權主義還是在維護世界和平?最近《大紀元》專欄作家夏小強發表了系列文章:《和五毛談心談美國》,很多網友看了都深受啟發。

中共宣傳美國打伊拉克只是為了侵吞那裡的石油,伊拉克人民如何頑強抵制「美帝國主義的入侵」等。事實上美國石油主要來自加拿大、墨西哥和沙烏地(沙特),中東只佔美國石油進口的17%。假如美國真是「利慾薰心,霸道蠻橫」,為何不越過沒有軍隊防守的美加邊境,插上油管子直接把油抽回家?這可比打伊拉克省事多了。

1994年盧安達(盧旺達)爆發80萬人被殺的部族仇殺,美國因未及時干涉而受到非洲各國唾罵:「難道幾百名美軍士兵的生命比幾十萬黑人生命更重要?」結果克林頓總統親赴盧安達道歉贖罪。人不是美國殺的,美國不干涉他國內政,何罪之有?因為「當你有能力阻止犯罪卻不去阻止,那就是在犯罪」。人們只把這樣的高標準用於美國,因為美國在地球人心目中就是「國際警察」。

美國人誠實、友善

美國是怎樣一個國家呢?當年清政府向八國聯軍共賠款白銀4億5千萬兩,美國應得其中的3千多萬兩。後來美國國會審核發現賠多了,決定將其中一半退還給中國。清華大學、山西大學、協和醫院等多所大學都是用庚子賠款中的美國退款修建的,至今臺灣清華大學還每年收到美國庚子賠款的支票。在美國的施壓下,英法日等國才不情願地陸續歸還或免除了清朝部分賠款。

1943年7月4日中共發表的社論《民主頌》,這樣評價美國:「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佔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如今美國正在用大力援助中國的抗日戰爭與民主運動,這是我們所感激的。」

一位網友講述了一段經歷:「在從美國回來的飛機上,我遇到一對美國夫婦,他們是來中國收養孩子的。我說:『你們最好挑一下,因為很多孩子是有缺陷的。』他們說:『我們就是要收養有缺陷的孩子。因為正常孩子容易找到家,而他們不容易。』我不知道他們費力費錢那麼老遠來領一個傻孩子回去,難道也『別有用心』?捫心自問,我做不到。」

美國幫助中國抗日

史料記載,二戰初期日本為保住在華實力,曾提出一個強國瓜分世界計畫,即把世界分為大東亞圈、歐洲圈、美洲圈和蘇聯圈。為了讓美國不干涉日本對中國的入侵,日本還提出與美國平分太平洋霸權,保證美國的在華利益,但被美國斷然拒絕。日本侵華後,美國對日本實行嚴厲的經濟制裁,使日本的戰爭機器無法正常運轉。美國還給中國貸款3.5億,並派出「飛虎隊」幫助消滅日本轟炸機。

珍珠港事件前夕,日本軍閥判斷,侵華戰爭陷入沼澤、戰爭物資被美國人卡斷、與美國和解又毫無希望,維持現狀就是坐以待斃,不如冒險攻擊美國。拉美國家能夠獨立,古巴能在美國的後院搞共產主義,這都是由於美國尊重他國利益,不搞殖民主義和霸權主義。

為了轉移百姓對中共的不滿,中共煽動民族主義,把聯合國出兵阻止北韓對南韓的侵略,說成是美國鬼子的入侵,要「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中共在南斯拉夫違背國際法,在大使館的地下室安裝了南聯盟偵察北約的間諜器,所以才被美軍轟炸。所有這些事實都被中共故意歪曲掩蓋了。為了給自己的人權惡疾辯護,每年中共都要寫厚厚一本《美國人權白皮書》,不過裡面的資料全是美國媒體自己報導出來的,都是美國民眾知情、並且政府大力阻止的。

近距離看美國

一位留學生說,她對美國的印象改變是因為在網上看了一套叢書:林達寫的《近距離看美國》。有網友這樣描述讀後感受:「那幾本書看得我徹夜難眠,激動得在屋子裡來回踱步。我相信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忽然間你看到了一束光。……我無法忘記他就像嘮家常一樣給我啟蒙的時刻,我無法忘記望著黑漆漆的夜空忍不住想哭的時刻。」

為什麼真實的美國會這樣令人激動呢?一位大陸網友寫道,美國的建國者完全沒有「打下江山坐江山」的概念,相反,他們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權利,而把政府關在監視的籠子裡。在美國,誰都可以辦電視臺,但政府不可以,什麼報紙雜誌你都能找到,就是找不到「黨報黨刊」,什麼人都可以找「小三」,但官員不能,誰的收入都可以保密,但官員的收入必須公開。

美國憲法認為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地表達思想,不管說的是真理還是謬誤。一個自由的社會應該允許不同的聲音存在。如今央視大肆狠批微博造謠,但美國幾乎從來不闢謠,甚至對「『9‧11』是美國人自己派飛機撞的」這樣惡毒的謠言也從不澄清,因為只有沒有真相的地方才害怕謠言。◇

=========================================================

「9‧11」新思路:網絡比軍隊更有力
文 ◎ 王華


善惡決戰中,美國是否準備好直接面對中共國家恐怖主義?圖為從再建的紐約世貿中心觀看紐約。(攝影/Amal Chen)

美國用十年的巨大付出換來部分中東民眾的思想轉變,但中國民眾僅僅憑藉自由網絡資訊,就從幸災樂禍的仇視美國,轉變到誠摯道歉和對民主自由的深切嚮往。這種巨變說明,對抗邪惡,比軍事力量更有力的是精神力量。

2001年9月11日,19個恐怖分子給全人類70億人留下了永遠無法忘卻的記憶。

人類歷史就是一部善惡較量史。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要實現「上帝保佑美國」的祈禱,美國就得肩負起「世界警察」的職責。當蘇聯解體時,六四後的西方社會把目標轉向了佔人類五分之一人口的共產專制中國。2001年1月布希總統上任。在他看來,中共政權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而不是克林頓所說的「戰略合作夥伴」。就在美國將要對中共採取更強硬態度時,「9‧11」發生了,客觀上為中共解了圍,讓美國分了心。

如今中東的恐怖分子基本被消滅,但比恐怖襲擊更嚴重的還有國家恐怖主義。大陸自由撰稿人杜陽明表示,「中共自49年竊國以來的60年統治中,製造了近億的冤魂,一次次運動超越了折騰的範疇,以公權力製造恐怖形象。這種國家恐怖主義是最厲害的恐怖主義,其實施者是武裝到牙齒的國家機器擁有者,而受害者則是手無寸鐵的本國公民。」世界引以為豪的中華五千年文明,也被西來的共產幽靈在短短幾十年內破壞殆盡,這種文化群體滅絕是一般恐怖分子無法做到的。

就在全球紀念紐約「9‧11」現場3000多人死亡時,很多中國人都不知道,這一天也是中國的「9‧11」:2009年9月11日,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曝光,3000多萬個孩子受毒奶粉影響,這放大了一萬倍的人身傷害,至今被中共隱瞞否認著。毒奶家長去上訪,卻被抓被打。

早在1995年美國學者丹尼‧派普斯(Daniel Pipes)就發出警告:(極端)伊斯蘭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具有相似的邪惡本性,自由世界必須像對待納粹和共產黨那樣,來擊敗伊斯蘭主義邪惡勢力。可惜直到「9‧11」後人們才重視他的呼籲。有人說,如今中共不走共產主義道路了,其實中共只是披上了一件經濟上發展資本主義的狼皮,其核心還是無產階級獨裁專政。毫無疑問,基於十年前同樣的道義理由,美國應該站出來繼續對中共的邪惡國家恐怖主義發出最有力的阻止。

美國用十年的巨大付出換來部分中東民眾的思想轉變,但中國民眾僅僅憑藉自由網絡資訊,就從幸災樂禍的仇視美國,轉變到誠摯道歉和對民主自由的深切嚮往。這種巨變說明,對抗邪惡,比軍事力量更有力的是精神力量。自由社會戰勝邪惡獨裁的法寶就是來自善良人性的精神理念,現代戰爭更多的是人心之戰、輿論之戰。

人類智慧一直重覆著一個真理:「筆比劍利。」在信息現代化的今天,要想改變人心,充分發揮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破網軟件功效,就將成為比真刀真槍更有力的精神武器。只要大陸民眾能夠看到真實的美國,其仇視美國的心理自然會消除,只要大陸人能看到《九評共產黨》這本被中共封鎖最嚴厲的奇書,人們就會深刻認識到中共對中國人民、對全人類犯下的罪行。筆者建議每一位美國政府官員都讀一讀《九評共產黨》這本被稱為中國版的《齊瓦哥醫生》、《古拉格群島》,從而認清自己打交道的對象是比賓‧拉登還邪惡一萬倍的中共。

美國動態網公司開發的自由門等破網翻牆軟件,不但讓中國人的心靈從中共紅牆的牢獄中翻出來,也給伊朗民眾帶來了自由的聲音。毫無疑問,美國政府應該支持幫助這些致力於幫助專制國家民眾突破網絡封鎖看真相的民間電子公司。

十年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只是一瞬間,在清除小妖孽之後,主戰場的序幕拉開了。人類真正的敵人是邪惡的共產主義。善惡決戰中,繼續前進,直面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美國,你準備好了嗎?◇

本文轉自242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44/index.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1-09-25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