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玲新書首次披露六四逃亡驚險之路

「八九民運」天安門廣場學生領袖柴玲即將出版英文著作《A Heart for Freedom》「嚮往自由的心」。(網頁截圖)
更新: 2011-09-29 11:35:24 AM   標籤:tags: 六四 , 柴玲六四 , 柴玲

【大紀元2011年09月29日訊】「八九民運」天安門廣場學生領袖柴玲即將出版英文著作《A Heart for Freedom》「嚮往自由的心」,預訂10月發行,由總部設在美國伊利諾州的Tyndale House公司出版。書中首次披露了她與封從德如何避開中國當局的嚴密搜捕,成功逃離中國大陸。

全書5大部份,分別是「中國的女兒」、「1989天安門廣場」、「北京再見」、「當美國夢遇上中國人的現實」、以及「自由的召喚」。

在新書中,柴玲回顧了她從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領袖,到逃亡,到信仰基督教的心路歷程。柴玲表示,她的底線是,學生領袖們從來沒有料到,也沒有希望或者想到,中國政府會真地向自己的人民開槍。柴玲並不認為學生早撤出廣場會避免流血犧牲,她認為政府中的強硬派還是會用別的方式鎮壓示威者。據報導,柴玲在書中還談到她曾4次墮胎(其中3次繫在中國被迫墮胎)。柴玲目前創辦了非盈利機構「女童之聲」,呼籲社會關注中國一胎化政策下被害的女嬰。

這本自傳體的著作首次披露了她與當時的先生封從德如何在天羅地網中躲藏了10個月,然後逃到香港,轉往巴黎。

據德國之聲報導,柴玲寫道,6.4凌晨屠殺後,她和封從德當晚在北京登上南下的火車,途中買了衣服換裝,然後換乘船隻,再換乘巴士,最後又換乘火車,抵達武漢,在6月8日錄下那捲著名的錄音帶,「我是柴玲,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我還活著......」。之後兩人繼續搭巴士南下,到了廣東海邊某一村莊,找到暫時落腳之處。那兒與香港只有一水之隔,看得到香港的燈火,也能收視香港的電視節目。

6 月13日,電視新聞播出中國政府公佈的21名學運要犯名單,柴、封都名列其中。但是落腳處的這對夫婦以及其子(不到30歲,柴玲稱他為「大哥」)決定保護柴、封兩人。白天讓兩人待在一間小房間裡,儘量沒有動靜。到了晚上,柴、封反覆演練萬一遇到公安時怎麼應付。

割雙眼皮變容

這時「營救網」已經發揮功能。接下來幾個月裡,「營救網」安排兩人經常更換藏身處。「大哥」幫忙找到醫生,給柴玲動了雙眼皮手術,使她的外型有些改變。「大哥」也找到人給柴玲的父母送口信,讓他們知道柴玲的情況。柴玲每天一早起來就練太極拳,然後洗冷水澡,並用毛巾不斷磨擦皮膚以疏通血脈。封從德待了一段時間後,決定到外面闖闖看,留下柴玲獨自一人。但他說一定回來過中國新年。

快到中國新年時,柴玲決定到市場買點魚、肉,準備好好做頓飯迎接夫婿。當她到了市場時,有個軍人模樣(穿著便服)的男子正在買火柴。那位男子看到柴玲時,好像想起甚麼似的。柴玲一驚,本能的打算逃走。可是她知道那樣更糟糕,於是儘管心裏砰砰跳,表面卻裝作若無其事。等到付了錢,拿了貨,鎮定的從那個男子身邊走過。

一旦離開市場,柴玲拔腿飛奔,躲進小巷弄裡,果然發現那個男子呼喚同伴開始在鄰近地區搜索。柴玲繞了些路,再走過彎彎曲曲的小路,回到藏身處。她在書上寫道,過了20多年,到執筆寫這本書時,還在想,當時怎麼那麼愚蠢。

除夕來了又過去,正月初一來了又過去,封從德始終沒有回來。

營救網幫忙弄來身份證

又過了一個月,「營救網」持續擴大,一位在公安部門上班者給柴玲弄來身份證,於是她在轉移藏身處時可以搭乘火車。她覺得已經熬過了最艱苦的時刻,逃離中國應該只是時間問題。

1990年4月,一天下午,有人以「營救網」的暗號敲門,原來是「大哥」陪著封從德回來了。柴玲問封,為甚麼沒有按他所說的回來過年?封的回答是:「我真的說過那個話?」

「大哥」告訴兩人,逃離中國的機會近了,不過機會是一半一半。如果成了,當然再好不過;萬一不成,下場可能很慘。他問兩人,「你們怎麼想?」

柴玲說,願意一試。因為她不願意繼續倚賴別人的保護,也不願意再拖累別人。

封從德看來也同意。於是兩人各自在自己的藏身處準備出發。

出發前一晚,柴玲輾轉反側,難以成眠。她想到夫妻從此不必再分處兩地,想到兩人即將到達自由世界,想到從此不必提心吊膽。

藏身貨箱中,由漁船偷渡香港

「大哥」把兩人送到漁港碼頭。兩人向「大哥」以及其他許多冒險庇護兩人的人告別及道謝。 「大哥」一如以往的冷靜,但是握手時,「大哥」手是汗濕的,意味著他其實很緊張。 「大哥」告訴兩人,最後一程是在個甕裡,也就是說,關在一個很小的空間裡。 「大哥」也說,旅途有凶險,有賴於兩人的力量與準備。

在夜晚裡,兩人被領上船,就是經常來往於香港與大陸之間的一般船隻。兩人進入一個大型貨箱裡。等到貨箱蓋上蓋子,頓時比夜暗還黑,沒有星光,沒有燈光,甚麼也看不到。船上的人給兩人兩瓶水,一條麵包,還有一小盒火柴。

箱子裡瀰漫著死魚的味道,底部都是水,還好釘著些木板可以落腳。蓋子蓋上,兩人已經無法回頭。航程只需8小時,但是何時啟航不知道。兩人不時聽到腳步聲及搬運貨物的聲音,兩人擔心被發現,保持完全靜默與高度警覺。事後才知道,船員都已經上船了,可是航期改了,於是有的船員下船,有的留在船上。營救網的一員,被稱做「小兄弟」的,緊盯著船上的一舉一動,很想打開貨箱蓋子讓兩人透氣,可是來來往往那麼多人,「小兄弟」不敢冒險。

等了又等,終於引擎響了,貨箱開始震動。在黑暗中,柴玲觸到封從德的手,很興奮,終於航向自由了。

封從德移情別戀

封從德開始訴說兩人不在一起時他做些甚麼。可是他竟然又說,他已經愛上一位香港電視女星,他已經下定決心,一旦到了自由的土地上,他一定要找到那位女星。這個話就像一把刀刺在柴玲的心上,也從根本上晃動了兩人的婚姻。

走著走著,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引擎聲沒了,船停下來。封從德擔心出了問題,小聲說,也許有人搞花樣,也許有人要把兩人棄之不顧,也許船員忘了貨箱裡有人......。

腳步聲在貨箱外來來去去,還聽到有人大吼。還好,引擎重新點火,又開始動了。只是兩人的體力愈來愈弱,剩下的只有意志力與信心。

在引擎運轉聲中,柴玲迷迷糊糊的做了夢。在夢中,她見到極其明亮的光芒,亮到令她害怕會失明,兩人沐浴在耀眼的陽光中,俯瞰著美麗的河流,水上正有盛開的花朵。

就在這時候,有人打開了箱蓋。「到了」,一個冷靜、堅定的聲音說,「你們可以出來了」。

一水之隔,走了105小時

8小時的航程,竟然走了4天5夜,花了105小時。「小兄弟」告訴兩人,差一點被發現。警方得到情報,知道那天晚上有人偷渡,所以搜查格外嚴密,兩人搭乘的這艘也被警方截停,警方上上下下搜了半天才放行。

兩人上岸後,步行到香港大學,完全沒有意識到有多危險,因為中方的特工可能把兩人綁架回國。在香港大學,兩人獲悉,有人可以幫忙聯繫上營救網。聯繫上之後,營救網立刻開始運作,短短幾天,美國和法國都願意提供政治庇護。

封從德選擇法國。幾天後,法國護照送到,並有人開車送兩人赴機場。在機場,一位法國外交官及其女性夥伴陪著兩人偷偷從後門登機。這位法國外交官顯然很緊張,起飛後不斷從窗口往下看。過了半小時,他才終於鬆了口氣,安安穩穩的靠在座位上,說道:「我們剛剛飛越了人民共和國的空域」。他說,他一直擔心有人走漏消息,最糟的情況是「中國可能擊落我們」。

柴玲寫道:飛機畫過藍天,向西飛去;穿出無盡的黑暗,進入陽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文化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