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還在繼續兌現的預言!

蕭廂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2007年,鞍山郊區一農戶家,當一口養的豬準備宰殺時,豬突然開口說話了:「今年豬貴、明年米貴,後年房屋無人睡」。從古至今沒聽過豬會開口說人話的,於是轟動一時,相信的人少,不信的人多,然後又被淡忘掉。

到了2011年,這奇事終於有了續集。這個續集與豬本身無關,但與此預言有關,而且這些預言讓人不信都難,因為發生在全國各地,情形都類似,讓人感到震撼和恐怖。

這個續集的內容就是賒菜刀或賒剪刀等東西。也就是先把菜刀或剪刀給你,但不當時收錢,等到他說的一個事情真的發生了,才來收錢。其實也就是兌現預言

下面是各地網友們與預言有關的部份帖子,由於帖子太多,也只能整理幾個有代表性的請大家看看:

1、說等到……這個時候再來收錢

那是八十年代的事,父母那輩的人都記得。有個人專門到農村賣菜刀,這個賣菜刀的人不要現錢,先把菜刀賒給你,說等到玉米漲到一元一斤的時候再來收錢。當年的玉米每斤2角錢。農民當時沒人相信玉米會達到一元錢一斤。所以有大部份人買了菜刀。如今這個人來收當年的帳了。

據說他現在還賣菜刀,同樣還是賒。說等到……這個時候再來收錢。(中間我省略,因為說出來不好)。自己可以用「賒菜刀」去搜尋。真的不可思議啊。

看來我也是有點遠見的,很多年前就對我身邊的人說:不要當房奴!現在我依然奉勸我身邊的朋友不要當房奴!聲明:本人沒有任何宗教信仰。

2、十年前賣菜刀的來咱城裡收錢了

週末去公公家,飯罷聊天。公公說:「十年前賣菜刀的來咱城裡收錢了!」

「真的?!」我和哥嫂老公四人不約而同地回應。

嫂子說:「是呀,是該來了,當時他來賣菜刀時,苞米價格才一毛錢一斤,五元錢一把的菜切,他要賣十五元一把,還不立即收錢,說等到苞米價格漲到一元錢一斤再來收錢。當時聽說很多人買了菜刀。現在苞米價格果然漲到一元錢了,沒想還真來收錢了,真是神人哪!」

哥哥問:「他這回來了有甚麼話留下沒?」

公公說:「這回他又賣了很多菜刀,他沒說價格,也不收現錢,說等到這裡的房價降到1000元一平米時再來收錢。」

「房價會下降?」我半信半疑:「他說多久會降到一千元一平米?」

「三年。」公公說道。

「三年?!」我四人有些不相信,真的不信。

儘管不信,可這是賣菜刀的販賣的預言,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3、流傳在東北30多年的不解之謎

30年前,一位老人去東北賣菜刀,也是不當時收錢。當時東北的玉米一毛三分錢一斤,老人臨走時說,甚麼時候玉米漲到了一元錢一斤,他就來收錢。

轉眼30年過去了,隨著物價的飛漲,東北的玉米也變成了「金玉米」,價格翻著跟頭跳躍!現在已經由原來的一毛三分錢一斤漲到了一元三毛錢一斤,賣菜刀老人的故事已經傳遍了整個東北,他的神秘與日俱增。我總想著那位賣刀的老人應該來取錢了吧!

網友小舟說,2011年8月8日,一次小小的同學會我又聽到一個駭人聽聞的消息!這又是有關那個賣菜刀的老頭的故事。

這次同學會來了一個留守家鄉的同學,也就是當年沒有考上大學,回家務農的學文(略其姓,留其名)。當今的學文已不像落榜時那樣失落了,他買了許多土地,在鄉里小有名氣,我們都戲稱他是21世紀的地主!與他的談話當然離不開種地的事,談著談著就聊到賣菜刀老人的事上了。我說:「30年前賣菜刀的事你們還記得嗎?現在玉米已經到一元錢了,不知那老頭來取錢了沒有?」

實際上我當時只是個戲言,隨便說說而已,而學文的回答卻使在場的人都大吃一驚,他說:怎麼沒來?就在前幾天到咱村去了兩個小童子,一個是瞎子,一個是啞巴。他們打了輛出租車,直接到辛福英家了。辛福英已年近六旬,他種地兼養羊,辛辛苦苦30來年,日子過得還是一般。有時他很困惑:為甚麼這麼辛苦還不如人家有些人賺的錢多呢?這日子咋這麼難過呀!

這兩個童子來的時候,辛福英正在宰殺一頭腿摔壞了的羊。這頭羊還沒有長成,眼見再養一兩個月就要出錢了,卻把腿摔折了,不得不殺掉賣肉。這樣一來,他又損失了五、六百元!本來養殖業是賺錢的,他養了30來年羊,常常看到希望,但希望又常常像今天這樣破滅,賺了點錢,蓋了座房,依然緊巴巴的!兩個童子一進來,他還以為是倆要飯的。可兩個孩子既不要錢也不要糧,他們拿出一張紙交給了辛福英,他接過紙單一看,大吃一驚,連殺羊的刀子也掉在了地上,連說:「你們……你們……」

他老婆說:甚麼東西把你嚇那樣,我看看。湊過去一看,只見寫著:

──公元1980年8月3日,xx村村民欠老叟菜刀錢肆佰元整(每把20元),相約玉米一元錢時還款,今玉米已達一元錢一斤,因老夫俗事纏身,特派兩名前去取款,望有關人士兌現前言並協助辦理!

接下來是一些人的名字及買菜刀的數量,都是用小狼毫寫的漂亮的行楷字,落款是「賣刀老人」!

辛福英按照名單一對照,正好二十把菜刀,當年的事歷歷在目,都誰買刀他很清楚,一點不差!村民們聽到了這件事,不管買刀的還是沒買刀的都來看熱鬧。那個啞巴看著大家只是樂,瞎子背個大帆布口袋,一手捂著眼睛,一聲不吭。辛福英大聲說:「那年都誰家買菜刀了,把錢還給人家吧,如果老人不在的(指死掉)他兒子還,咱得說話算話!」

「對……得……得……給人家!」二磕巴30多年還沒說上媳婦,依然孤身一人,但辦事爽快,「給,這……這……是我的!」說著把二十元錢遞了過去。接著你20,他40的,人們都把錢交給了啞巴。啞巴還是癡癡的笑著,接了錢就往瞎子的帆布口袋裡塞,既不數多少,也不看是誰的!收完錢,那個啞巴把那個賬單拿過來燒了,領著瞎子就走。

辛福英急忙攔住他們說:「兩位小先生,我知道你們都是高人,能不能指點指點我們呀!」那個瞎子聽了,一下子把帆布袋子扔在了地下,奇怪的是他背著的時候並沒看出有多重,扔在地下的時候卻聽見鏘鏘的金屬撞擊聲。二磕巴急忙打開一看,原來是二十多把做飯用的鏟子,這些鏟子在陽光的照映下閃閃發光,奪人二目!辛福英說:「你們……這是……?」「賣!」還沒等他說完,一個清脆的童音響在人們的耳畔──是那個瞎子說的!人們一下子靜了下來,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只聽瞎子又響亮的說:「等苞米一毛錢一斤時我們來取錢!」這時人們聽清了,是一口地道的四川口音!人們呆呆的看著這一堆鏟子,不知如何是好。半晌,辛福英拿起一把鏟子,用手彈了一下,「鏘」的一聲清脆悅耳,他喃喃道:「好鏟子,又能用30年呀!」

「英福辛,分鏟子吧!」在瞎子的提醒下,二磕巴等人紛紛搶起了鏟子!而這兩個童子卻在一片吵嚷中悄悄地離開了村子!

辛福英呆呆的拿著把鏟子坐在自家的炕沿上,看著大家紛紛的搶鏟子,不知為甚麼他總想著一句話:「還得辛苦30年啊!」突然他想起:那童子為甚麼把自己的名字念倒了?「英福辛(應付辛)」?難道他是故意的嗎?是不是說我就應該這樣付出辛苦但卻不能致富呢?他拿著鏟子跑出去想追上那兩個童子,可直追到村外也沒有看見他們的蹤影!

夕陽下,辛福英靜靜地站在曠野裡,他又想起了瞎眼童子的話:「等苞米一毛錢一斤時我們來取錢!」。「苞米真的還會掉價嗎?那別的東西呢?也掉嗎?是掉價好還是漲價好?」他越想越糊塗了,右手裡的鏟子映照著他那年近60歲蒼老的臉。這個在東北農村土生土長的漢子,辛辛苦苦大半輩子也沒有走出這生他養他的小村莊的莊稼人,第一次認認真真的審視著鏟子裡自己的頭像!

4、玉米餅3個人分吃一個的時候我再來

我的老家在湖南湘西農村,現在父母退休了,就回老家了,農村的環境好。比城裡強多了。所以就回老家養養牲畜,種種地甚麼的。過著安逸的小日子。
    
這個事是發生在2009年夏天的時候,那段時間我的父母和周邊的一家人有點矛盾,那天他們在我家院子門口嚷嚷起來了,邊上聚了很多人在看熱鬧。
    
然後就有一個人背著個大包。手裡一把菜刀,向我媽走來。
    
我媽問:你這是幹甚麼?
    
手裡拿菜刀的人說:我來賒菜刀。
    
我媽問:怎麼個賒法兒?
    
手裡拿菜刀的人說:等棒子(玉米)漲到1塊錢一斤的時候我再來拿錢!
    
當時我媽就想,當時棒子的錢是8毛錢左右,想想就算漲那也早著呢!又感覺有點不可能!所以就收下了。
    
我媽又問:你記得住都在哪賒刀嗎?
    
那人說:記得住。
    
說完又往山裡走了。(山裡還有幾個村)
    
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了。這個事我媽也沒當回事兒。但是那把菜刀現在我媽和我爸他倆還在用。
    
出門已經好久沒聯繫家裏了。現在準備從城市回家鄉去,就在剛才,我媽打來電話,第一句話就跟我說:「你猜剛才誰來了?」
    
我說:「誰啊?我哪兒知道???還專門打電話告訴我!呵呵!」
    
我媽情緒激動的說:「前幾年賒菜刀的那個人來收錢了!」
    
我當時都沒反應過來。我忘的很乾淨了。後來我媽又提醒了我一下。我才想起來前幾年這麼個事。
    
我媽說,那人來收錢的時候也還往外賒刀。我媽給了他錢又賒了把刀,然後問:「下次甚麼時候來收錢?」
    
他說:「等棒子麵餅子(玉米餅)3個人吃一個的時候我再來。」說完又走了。
    
我媽當時都楞住了,感覺很可怕,就打電話告訴我了。後來我媽又告訴我,這個人很多年以前就這樣賒刀,以前我爸媽不在老家不知道,後來聽我姥姥說好多年以前就賒了很多次了,都是這樣,每次說的話都實現了。

這次他這麼一說,當時我就想起來末日了。希望不要這樣吧!

(註:有的地方說的不是玉米餅,而是糠做的餅。其實預言也不會各地統一的,因為不同地區人的善惡不同,所以災難的大小也不會相同。)
    
5、玉米7分錢一斤的時候再來收錢

10多年前在吉林松原各個農村出現了賣菜刀、剪子的人,不要現錢,只是賒賬,條件是等到玉米漲到一元錢的時候來收錢。那時玉米一直徘徊在3、4角錢,而且還來回起伏,價格到一元錢?那時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去年冬天,玉米突破一元錢。村裡的老人議論說,那個賒菜刀的人是否來收錢?我也在想那個人還在不在了。

到了今年4月底,那個賣菜刀的出現了,收回上次賒的錢,而且一家都不落。奇怪的是,又賒菜刀,說「到玉米7分錢一斤的時候再來收錢」!

這是甚麼人?哪裏來?誰也不知道。我上網一搜,全國各地都有此類現象,你見到過、聽說過嗎?不妨交流一下。在松原前郭縣各個農村都有。

6、等到樓市降到二十元一平米時再來取錢

2011年8月,苞米終於漲到一元一角五分錢(收購價),賒賬賣菜刀的人終於來了。大家這才相信苞米真的能漲到一元錢一斤!

這次他一來是收取賒賬的菜刀錢,二來是來賣剪子,這回還是不要現錢,仍然和上回一樣賒賬,甚麼時間來取?賣刀人說了:「等苞米掉到二角錢一斤時,等到樓市降到二十元一平米時再來取錢!」

「樓市降到二十元一平米」這個預言實在是太可怕了!那豈不等於是白給嗎?在甚麼情況下才會發生這種事情?「房屋無人睡」!

2007年,豬開口所說的「肉貴,米貴」,在來年都兌現了。只有第三條「房屋無人睡」還沒有兌現。

沒有人希望「房屋無人睡」,更沒有人希望自己和親屬朋友的「房屋無人睡」。那麼怎樣才能避開大禍臨頭呢?

先看看老天爺不喜歡甚麼、不喜歡誰?凡是老天爺要整治的人和組織,切記一定要離的遠遠的。

2002年6月,貴州藏字石非常明確的告訴世界:「中國共產黨亡」。但到現在為止,世界上不和中共眉來眼去的政府幾乎沒有。這世界豈能不大面積的出現天災人禍?!

配合老天的旨意,大紀元2004年11月19日發出了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2005年1月13日大紀元發表了為何要退出黨團隊和如何退出黨團隊的聲明。

一位朋友說,他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他單位的沒三退(退出黨團隊)的人,相貌不但難看,看人的眼光都是惡狠狠的。等辦了「三退」後,這些人的面貌就完全變了,變得漂亮了不算,看人的眼光都是善良的。而且這些人的家庭生活、婚姻和工作都有了根本的改變。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現在有一億多人做了三退,他們真是世界上最懂得珍惜自己生命和未來的人。

--轉載自人民報

評論
2011-09-04 9: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