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洪傳

大法緣1:明瑋和她的朋友們

法輪功學員/笑梅

大法洪傳,得法機緣神妙、修煉體會深刻改變修煉者的人生。(攝影: 吳柏樺 / 大紀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聽過《大法洪傳》節目的朋友一定還記得,李洪志老師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

我是個愛聽故事的人,每次出去開法會都遇到一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修,而每次呢,我都能聽到一些有意思的故事,最近,總想把這些真實的故事與我的聽眾朋友們分享,於是就有了此時此刻你我在《大法緣》節目中相遇的機緣。這第一個故事還得從我第一次參加法會講起。

那是一九九九年的新年,芝加哥下了一場大雪。也就是那一天,我去了芝加哥參加法輪大法修煉交流會。那還是我第一次參加法會,心情當然非常的激動。自修煉以來,一直就想和同修們在一起,聽聽他們的修煉體會和得法的故事。

我們住在一個小旅店裏,隔壁也住著同修,在正式法會的前一天,大家不約而同的湊到一起,開起了小法會。我們是四家人擠在一個房間裏。大家原本誰都不認識誰的,因為同修一部法,一見面就特別親切,像家人一樣。那三家人是:明瑋和先生還有他們的女兒,他們的二家朋友:鄰居老楊夫婦和兒子,老楊的外甥女和先生。大家興奮的講著自己得法時的故事,講著修煉大法後那些神奇的經歷,講著怎麼樣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的過程。外面是大雪紛飛,裏面卻溫暖如春,得到法的生命所擁有的幸福,真的是世界上任何東西都無法代替的。

他們三家人都來自明州。說到開始修煉大法,還是明瑋講得清楚。她慢悠悠的講起他們這一行人得法的故事,下面是我記錄下的明瑋的敍述。

我和先生都是八十年代清華大學畢業的,都讀了研究生。我不喜歡氣功,他卻是個氣功迷,他很早就相信練氣功可以使人長生不老啊,變年輕啊什麼的,所以到處找氣功大師學呀練的,反正就想搞清楚氣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因為這,他還特意放棄了在北京的工作機會來到天津,說是天津的氣功圈子裏比北京活躍。他就這樣練來練去的,從上大學開始一直練到讀研究生,工作了還是練,可是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人也變得越來越瘦。我就說他:「你天天這麼練來練去的,有什麼意思啊?病也沒好,還越來越瘦了,以後不許再練了。」

他停了一段時間,到了九六年的一天,他在火車上偶爾讀到一本《文藝之窗》,上面有介紹法輪功的文章,回來他就興奮的對我說:「哎,我可要拜師父了。」我一聽,就笑了,因為他原來認識很多的氣功大師,也認過不少師父,就開玩笑的說:「喲,你又要拜師父啦?」他認真的說:「我跟你講,以我在氣功界這些年的經歷判斷,我認為法輪功是最高的功法,這位李洪志老師是氣功界最厲害的高功師父。其實我還沒有見到過李洪志老師呢,但是我一定要拜他為師。」

我一聽他這麼說,就問他:「你倒跟我說說,為什麼說他是最厲害的呢?」我先生開始以自己多年來在氣功界裏瞭解到的情況給我分析開了:「我知道氣功界有這麼一條不成文的規距,一般人,如果沒有真本事,都不敢把話說大了說滿了。為什麼呢?一旦把話說大了,就會招來麻煩,其他的人就會群起而攻之。而這個李洪志大師呢,講得很高,卻沒有人敢動他,這就足以說明他是當今氣功界裏面最最厲害的師父了。」我聽著他說的也有道理,那你願意練就練吧,反正拜了很多師父了,再多拜一個也沒關係。

他就到處打聽去找李洪志大師,後來遇到一位知情人,他說,哎呀,真不巧,李大師剛在天津辦了法輪功傳法班,你沒有趕上。那你到某某書店去買法輪功的書吧。我先生馬上去了那個書店,把所有的法輪功的書都買回家來了。

正好那年我聯繫好了出國,我是年初來美國,他也準備出國探親。到了年底,他帶著所有可以找到的法輪功的資料來到了美國。剛出國,這麼多事情需要搞定,我是不允許他練氣功的。

來美國第一年的生活還很順利,駕照考過了,工作也找到了。正在一切看起來都春風得意的時候,他突然得了腎結石,痛得要死要活的,緊急去了醫院。回來後,他又想起來要煉法輪功,他對我說,我煉了至少對我身體是有好處的,你就讓我煉吧。我就答應他試試看。他就按著書上的動作自己煉,身體還真的越來越好了。我一看他身體好了,那就不用再煉了吧,這時我又下了一道命令:「那你即然身體好了,那就沒必要再煉了,停了。」

我說過,我是不喜歡氣功的,可是後來,你也知道,我也得法了,而且也很堅定。這還得從我們的朋友老楊說起。

剛到美國的時候,老楊家時不時的週末帶我們去教堂。當時我們對信教還沒有什麼概念,也沒打定主意要不要真的信耶穌,但又不好意思推脫老楊家的好意。又一想這也是一個社交場所,我們初來乍到的,認識一些鄰居、瞭解一些資訊也沒什麼不好。不知為什麼,去了以後裏面的牧師就想勸我和先生受洗。有一天,拿著一本小冊子,像是小人書一樣的東西,每一頁有一個畫還有一個問題,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問我贊同不贊同。前面的我都贊同,到了最後一頁,是一把椅子,牧師問我:你願不願讓這把椅子進入你的心裏,主耶穌就坐在這把椅子上,長駐在你的心裏?我馬上回答:「不行!」

「為什麼?」、「不為什麼,我就是不想讓別人來主宰我。」我有些反感的說。

我先生也受到同樣的測試,他和我一樣,前面的都贊同,到了最後一頁,他也回答:No!「為什麼?」

下面的回答他和我就不一樣了,他很平靜的對牧師說:「因為我的心裏已經有了師父。」

「能告訴我他是誰嗎?」牧師接著問。「我不想告訴你。」我先生平靜的說。

在一邊觀看的鄰居老楊後來問我先生說:「哎,你的師父不會是法輪功的那位李洪志大師吧?」

這個老楊怎麼猜得這麼准呢?原來這老楊的母親和姐姐都是修煉法輪功的,曾跟他講法輪功怎麼好,可是他覺得修煉太難了,煉功不說,還必須按著真善忍三個字嚴格要求自己,這誰能做得到啊?但他知道一點,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對李洪志大師是很尊敬的,一看我老公那認真的態度,十有八九就是煉法輪功的。

聰明的老楊就用他自己的理論來勸我老公,你看基督教多好?就說一個「信」字就行了,煉法輪功多難啊。我老公就跟老楊講修煉法輪功的好處,哥兒倆就開始對信仰的問題探討起來了。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們正要休息呢,這時老楊夫妻來敲門了,說要借法輪功的書看看。我先生就把所有的書都借給了他們。

第二天,老楊就對我先生說了,他和太太昨天晚上把法輪功的書都看了,覺得這麼好的東西怎麼原來沒有重視起來呢。於是兩個人決定一起來煉法輪功。

現在他們三個人都要煉法輪功了,這個時候的我就成了一個障礙了。老楊就來找我談判了:你看這事,我們大家都想煉功,你要不煉呢,你老公就煉不了,他要不煉了呢,我們也煉不了,因此,你是最關鍵的,你要是煉了,大家都一起煉功,一起交流,多好!

這下我有點動心了,我要不煉,影響到人家這麼多人,我不能做這樣的人哪。那好吧,我也煉,但有一個條件,我只跟著煉煉動作,不讀書,我不想讓任何東西來主宰我。他們都同意了,於是大家經常一起到外面公園裏煉功。

老楊在中醫學院做中醫師,認識很多人,一辦法輪功學習班,他能招集來很多人,我先生就教大家煉功。當時來學的人很多,中國人,美國人,一個班一個班的,每個班上少說也得有十幾,二十幾個人。

我真正懂得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修煉,也是因為在那之後不久的一天,發生的一件看似偶然的事。

那天,我們家徹底清理衛生,我正在吸地,這時我先生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影,我偶爾聽到那裏面講失與得的關係呀,還有講宇宙的結構的,這些不都是我想知道的嗎?我不由得停下手上的活,坐下來一直聽到那一講結束。這時我說話了,不行,我得研究研究法輪功了,我得看看書了。從那一天起,我開始了讀書,越讀越愛讀,裏面講的道理都是我在人生當中一直想要找到的答案。

這時我意識到我要真正的修煉了,可是還不能明確,我一直是不讓任何人來主宰我的。我很嚴肅的在心裏問自己:你到底想不想修煉呢?如果現在放棄怎麼樣?放棄?這時我的心馬上回答:不行,這麼好的大法,捨不得。既然捨不得,那就開始修煉吧。既然真的修煉了,那師父講的法我就要全都信,不能再有任何的懷疑。如果有懷疑,不如不修煉。就這樣,從那一刻起,我成了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開始用大法來約束自己了,原來以為沒有什麼不好的事,現在看來不符合法的要求了,就不去做了。

後來,老楊的外甥女小葉和先生也開始修煉了,發生在我們之中的奇跡很多,其中大家都親眼見到的就是小葉的先生原來是個煙癮很大的人,有一天大家在一起學法,剛讀完第七講,他再去抽煙就噁心,從那以後就把多年的煙癮給戒了。
不久,小葉的婆婆從中國來探親,老太太一開始修煉,20多年的心臟病竟然好了,戴了多年的眼鏡也摘掉了,這些奇跡活生生的發生在我們面前,你說怎麼能不相信呢。

親愛的聽眾朋友,第一次聽明瑋講這段經歷已是十一年前的情景了。最近我又找到了她,讓她再次為我講述他們得法的故事。她依然是那樣慢悠悠的講著,即使那些細節她都記得那麼清楚,我相信這些珍貴的記憶早已印在了她的腦海裏。

回想在過去的十一年裏,我們這幾家人每次法會見了面還是那麼親切,簡單的問候中包含了同修之間那份聖潔的情誼。彼此心裏都明白,只要能在法會中能見到面,大家都依然堅守著那份對真善忍的信念。

--轉載自明慧廣播電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忙碌了一天的丹麥法輪功學員像往常一樣來到一起,閱讀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在座的有中國人,也有西方人,每個人讀得都很認真,聲音整齊,語氣祥和,每個人都在用書中闡述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怎樣提高自己的道德、怎樣為他人著想、怎樣在遇到矛盾時找自己。…98年當時法輪功也開始在海外傳播,一些金髮碧眼的學員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十分嚮往,對於中國更是懷著深深的敬意,因為那裏是法輪功的發源地。一九九八年聖誕新年期間,三十多位來自美國、瑞典、挪威、芬蘭和丹麥的法輪功學員,利用難得的假期,千里迢迢到中國,參加與中國學員的學法交流活動。
  • 時隔十一年,每當我來到這裏,都要佇立片刻。昔日場景歷歷在目,昔日煉功人的音容笑貌浮現在眼前。那時我們的煉功點有二百多人,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大家都被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所折服。有身患重症的人,有久治不癒的人,也有想找感覺的人,……林林總總,男女老少走到了一起。每當煉功結束,大家交流體會,他談身體的變化,她談心性的提高。一個個面色紅潤,精力充沛,樂觀向上,對生活充滿希望。那時我站在煉功的人群中,真是天清體透,無比舒暢,塵世的喧囂離我遠去,我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 有時也想修煉這麼久了,有沒有功能啊?有一天晚上,睡不著,我就看到一團團的像棉花和大朵的白雲一樣的白色物質往我的腦袋裏進,身體躺著慢慢的飄起來,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讓我更加相信師父講的都是真的。
  • 在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中有不少是教師、學者等知識份子。對他們而言,職稱、名譽曾經是非常重要的追求目標。修煉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事呢?
  • (shown)在殘酷的迫害中,我走過了常人無法承受的歲月,正信正念中時時都顯神跡。常人是絕對承受不了連續長達半個多月日夜不睡覺的摧殘,在折磨中我看來還白裏透紅…神看護的人是不同於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跡隨時顯現。
  • 修煉以後,我知道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緣份促成的。今生我們能成為夫妻,那該是多大的緣份啊,我得好好珍惜。而且師尊教導我們修煉只能向內找,向內修,要多看別人的長處。而且師尊自己那麼高層次高境界的覺者,在這個末法時期卻要救度這些即將被舊宇宙淘汰的生命,師尊從沒有因為我們在人世間迷的太深,污染太重而瞧不起我們,對當今世上那些敗壞的眾生與世人,還在用他自己巨大的承受和無法想像的付出來盡力挽救…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層次上修煉,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靈性的發展。我接觸了很多種宗教和精神運動門派,但是每次嘗試之後我都失望地發現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輪功的內容,我開始讀,就停不下來了,這感受太令人震驚了,因為我就像接通了電源開關一樣,我讀的越多,越覺得法輪功的教導很有道理,能夠走進我的內心深處。
  • 塞班島的天氣經常酷熱難耐,把他曬成了一個黝黑的水手,十多年的磨礪把懵懂無知變成了成熟練達。和其他八零後的獨生子來說,他的經歷簡直就像電影裏面的驚險故事片,但是這確實不是故事片,而是一段真實的經歷。
  • …裏面的犯人讚揚的笑著說:你這老婆婆被提審回來還笑瞇瞇的,我們要是被提審嚇得兩腿發抖。我就趁機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回家也要學法輪功。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