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心:前生今世緣——寶黛結局之猜想

于海心

人氣: 38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1月17日訊】林黛玉原本是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寶玉是赤瑕宮的神瑛侍者,仙界生活自在,每天用甘露灌溉那株仙草,仙草得以久延歲月並修成人形。在神瑛侍者決定下凡後,仙草也跟著轉世,轉世前發願要以一生的眼淚還給神瑛侍者以償還灌溉之恩——寶黛在轉世前就已經注定是悲劇的宿命。

神瑛侍者轉生成寶玉,絳珠仙草跟著轉生成寶玉的表妹林黛玉,前世的恩情結下今生的善緣,且看寶黛如何初次相會。林黛玉初進榮國府,二人按照例行的禮數見過後各自歸座,寶玉看罷這位氣質如不食人間煙火的妹妹後,笑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這一句話在我聽來有如「於無聲處聽驚雷」的震動,以為是戀人初相識時的絕妙之筆,在我多年後從宋元小說到明清小說,初相逢的場景一幕又一幕的看,沒有一個能像這句話一樣打動我的心。一句「我曾見過的」,彷彿是前世的記憶被開啟,一段天上的緣份在人間接上,一段情緣繼續寫一曲苦戀的篇章。

寶黛初相見,寶玉見這位「神仙似的妹妹」沒有玉,便要摔了自己出生時帶來的玉,黛玉見狀,晚間自己在碧紗櫥內偷偷抹淚,這是還債的開始。從此,二人之間有點小誤會、小爭執,黛玉不是迎窗灑淚、就是獨自垂淚,便是無緣無故,也會長吁短歎,自淚自乾。從春流到夏,從秋流到冬盡。明媚春光裡的一曲《葬花吟》,是萬艷同悲的眾女兒宿命悲歌的最嗚咽之處。一滴血淚報一滴甘露之恩,為了讓黛玉還願,就給了她這樣一種與生俱來的多愁善感的性格。

在寶釵母女有意無意的放出「金玉良緣」之說後,黛玉的心理更多了一層疑雲,試探寶玉說,自己不過是個草木之人罷了。這看似隨口說出的一句話,其實是前世留下的印記,不過自己未發覺罷了。黛玉這話不錯,絳珠仙草確實是個草木之人。在36回中,寶玉夏日午間夢中所說木石前盟,也與此有關。紅樓夢中的戲語、燈謎皆為讖語,寶玉夢中所言更是有來歷。任外人看來他和寶釵是怎樣的一對金女玉童,珠聯璧合的婚姻,和黛玉從前世延續到今生的緣份讓寶玉的心中已經沒有空間給這位任是無情也動人的寶姑娘。無論是寶玉黛玉之間,還是寶玉寶釵之間,都注定是一場悲劇。

曹雪芹只完成了前80回,寶黛的結局成為一個猜想。

寶黛之間最有力的支持者是賈母和王熙鳳,而王夫人最中意的兒媳是寶姑娘,和王夫人持同樣態度的還有寶玉的姐姐元春。而寶玉自己,眾姊妹中知音只有黛玉一人。紫鵑試探寶玉說黛玉要回姑蘇老家,寶玉竟大病一場,經此一鬧,寶玉對黛玉的心賈府上下無人不知。賈政最恨寶玉不讀正經書。賈母對寶玉寵愛之極,從沒有說過讓寶玉讀書的話。賈母是寶玉躲避賈政的最好的靠山和避風港。在全書中,找不到一處賈母讓寶玉讀書的話,全是怎樣回護寶玉避免賈政拘謹了寶玉的言行。在寶玉讀書一事上,賈母和黛玉的態度不謀而合。

賈母最關心的是寶玉的快樂和幸福。而黛玉的母親賈敏,用賈母的話說,是幾個兒女中最疼愛的,賈敏先去,賈母把黛玉接來賈府後,飲食起居上便是和寶玉一樣的照顧。動輒開口說「兩個玉兒」。自己的粥,讓人給兩個玉兒送去,遊覽大觀園,說兩個玉兒可惡。這個可惡,中國人自可反過來理解,應當是賈母最愛的是兩個玉兒。口口聲聲的兩個玉兒是賈母想法自然的流露,在賈母的心裏,兩個玉兒一直就是一對玉兒。

在端陽節前的五月初一在清虛觀打醮中,張道士為寶玉提親,賈母當眾說,寶玉還小,「上回有個和尚說了,這孩子命裡不該早娶。」為提親的事黛玉和寶玉大吵了一場,這是寶黛衝突中最激烈的一次,寶玉摔玉又砸玉,黛玉把吃的藥又吐了出來。賈母急得說「不是冤家不聚頭」,自己抱怨著也哭了。賈母急甚麼哭甚麼?賈母當然知道兩個玉兒為甚麼吵架,兩人吵架她急,更急的是黛玉不懂她的想法。

在第50回,賈母在園子中賞雪,見寶釵的堂妹寶琴模樣出色,便問寶琴的生辰八字。怎麼轉眼到了冬天就想起給寶玉提親了?其實這是賈母以進為退的方法在告訴薛姨媽,我不是沒考慮寶玉的婚事,只是看不中你家寶釵。

在第40回中,賈母帶著劉姥姥逛大觀園,這是在賈府中姊妹和寶玉搬進大觀園後首次給眾人展示元春省親後的大觀園。「劉姥姥因見窗下案上設著筆硯,又見書架上磊著滿滿的書,劉姥姥道:這必定是哪位哥兒的書房了。賈母笑指黛玉道:這是我這外孫女兒的屋子。」賈母的這句話,飽含著愛憐和驕傲。到了寶釵的蘅蕪苑,見寶釵的房間十分素淨,「賈母搖頭說:使不得。雖然她省事,倘或來一個親戚,看著不像;二則年輕的姑娘們,房裡這樣素淨,也忌諱。我們這老婆子,越發該住馬圈去了。」父母跟前不言老,以寶釵的博學多才,不會不知道這個禮,這樣的擺設,恰恰犯了這個忌諱。一個人的房間擺設是一個人內心世界的反應,黛玉和寶釵房間擺設的不同實際上是二人內心世界的不同。而賈母此時對黛玉和寶釵的評價,是賈母對黛玉寶釵的真實態度的自然流露。

賈母對薛姨媽說,我們家的幾個女孩兒都不如寶釵。若是賈母口中的我們家幾個女孩兒包括黛玉在內,那麼黛玉早就是賈母心中既定的孫媳,已經是賈家的人;若是不包括黛玉,那麼在賈母心中不如寶釵的女孩兒不含黛玉在內。何況這番賈母和薛姨媽的對於寶釵的稱讚,親戚之間的親近中更透著親戚之間的客套。而賈母一談起黛玉,口口聲聲兩個玉兒,完全是自家人的口吻。

從賈母的角度言,黛玉的母親是賈母最疼愛的女兒,而寶釵是賈母的兒媳的外甥女,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黛玉進府,賈母讓她和自己睡在一起,寶釵母女進府,挑了梨香院住下。至於說在寶釵的努力下,寶釵在賈府的地位開始上升。到了15歲生日時,賈母為寶釵過生日。鳳姐說不知怎樣辦,賈璉說照著黛玉的辦就可以了。鳳姐說這是15歲生日,用現在話說就是成人禮,與黛玉往年的生日不同。賈璉為何不說照著迎春的辦?這恰恰是突出黛玉在賈府位置的背面傅粉的寫法。

在前80回中,賈母對黛玉的態度未曾有過絲毫的改變。從黛玉一進賈府,就是和寶玉一樣的照顧,迎春、探春、惜春三個孫女反倒靠了後。在寶黛的婚事上賈母遲遲不表態是前有元春取中寶釵,賈母於是了個託詞說寶玉不該早娶,寶釵年齡比寶玉大,而黛玉比寶玉小。賈母一是拖,二是在尋找合適的時機定下寶黛的婚事。賈母是黛玉在賈府最大也唯一的庇護傘,賈母這樣精於世故的老太太心中比誰都明白。

從另一個角度講,黛玉跟著寶玉轉世就是為了還寶玉的澆灌之恩,所以寶黛之間要經過這樣的磨難,若是二人的婚事早就明瞭,黛玉何以以淚還債?人世間的糾葛謎團,都有背後神的安排與用意。黛玉進賈府時就說,三歲時一個癩頭和尚要化她去出家,父母不捨,和尚說,除非一生不見外姓親友,方可平安了此一生。這看似虛來的一筆,其實卻是最真實的預言,這個和尚就是看著寶黛二人轉世,知道黛玉命中有此一劫。人的劫難不是沒有化解的辦法,但是真言卻往往被當作妄言。

關於寶黛最後的結局,我傾向於蔡義江先生的考證。賈母知道自己已是風燭殘年,最後找了一個合適的時機定下了寶黛的親事。但是鳳姐高利貸、弄權事發,寶玉自己結交優伶也引出事端,和鳳姐都被關押在獄神廟。黛玉憂心不已,日日哭泣。這是婚事未定,黛玉哭,婚事已定,黛玉仍哭,澆灌之恩未還完,淚水就流不盡。黛玉——絳珠仙子嬌弱的身體,哪禁得住這樣血淚交流的刺激,終於淚盡而亡。黛玉的一生,是報恩還債的一生,澆灌之恩還完,靈魂返還天界。寶玉出獄,昔日鳳尾森森,龍吟細細的瀟湘館,只見寒煙漠漠,人去樓空。在賈府眾人看來皆是好姻緣的寶黛之間,這就是最後的結局。

此時,寶玉的婚事別無選擇,王夫人為其定下了寶釵。此時鳳姐已不在賈府,或者病死獄中,或者被賈璉休回金陵。寶玉曾對黛玉多次許願:「你死了,我做和尚去」,一個在轉世前發願,一個在今生發願,最終二人都兌現了自己的承諾。所以,寶玉「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室外仙姝寂寞林」,出家做了和尚。這本是一場注定的悲劇,寶釵與黛玉也無所謂勝利者與失敗者。他們共同演繹了一場鏡花水月的故事,美貌、愛情、才華、富貴,最終都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甚麼都帶不走,唯有恩怨導致的業債伴隨前生與今世的輪迴。

更多:你有前世嗎?這4種跡象或許會給你答案

 

評論
2012-01-17 1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