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第17個新年流水席 臺小販助窮人不求報

新年流水席–愛心宴在台北萬華的梧州街舉行。(攝影:美國之音)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1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綜合報導)臺北市萬華區賣刈包的小市民廖榮吉,從小年夜起一連四天,為無家可歸的遊民及弱勢團體舉辦年菜「愛心宴」,今年是他第17年自掏腰包開辦新年流水席,也吸引了眾多的善心人士捐款、送愛心物資共同參與。廖榮吉捐款不求回報,並打算每年持續拿出一百萬元新台幣,「只要我還活著,一定會繼續辦。」

廖榮吉年輕時在萬華開印刷廠,生意好賺了很多錢。但隨著電腦印刷的流行,傳統印刷已經跟不上時代,他祇好收掉印刷廠改賣刈包。1987年時,廖榮吉拿出幾十萬元,在過年前後辦「街友宴」,從過去拿出的3、40萬,到現在每年一百萬元,今年廖榮吉拿出一百萬,加上各界捐款80萬,今年的流水席吃的很不錯。


廖榮吉被膩稱為刈包吉。(攝影:美國之音)

眾人響應廖榮吉義舉


紅紙上有捐款者名單。 (攝影:美國之音)

廖榮吉的善心義舉,吸引遠從北投、基隆等地來的善心人士,他們來找廖榮吉馬上掏出紅包遞給他,表明是自己的一點心意。小市民除了「小額捐款」,也有贊助愛心物資的人,比如南方澳漁會贊助2千台斤鮮魚,有人贊助3千台斤豬腳、2千台斤鹹水蝦、3千斤雞肉、45隻茶鵝、45隻鹹水鵝、2百台斤醉雞、50台斤紅蟳,還有2千台斤麵條等等。(1台斤=0.6公斤)。

出身貧寒 知道弱勢痛苦

72歲的廖榮吉從小家境清寒,兩歲喪父的他由寡母一人養大。他說:「以前都是吃地瓜簽(番薯簽),豆腐渣長大的,以前我們是農莊的小孩,很窮,沒有飯吃。」廖榮吉25年來舉辦了17次愛心宴。他說,中斷的那幾年是因為沒錢辦,然而,只要自己有能力就一定設法舉辦,因為他自己窮苦出身,知道弱勢的痛苦。今年他已退休、不再賣刈包,但仍掏出一百萬元籌備。

不求回報


冒雨現場烹調。(攝影:美國之音)


現場烹製愛心宴。(攝影:美國之音)

街友通常開桌那一天出現,若辦四天宴席,他們便就近睡在宴席場邊足足四夜,流水席結束後一哄而散,留下遍地髒亂。有位鄰居說,「請遊民吃飯,他們不會感激的,還會一直嫌!」廖榮吉沒想過要有任何回饋,對街友的特性心裡頭早有底了。他說:「布施啦,救濟啦,這樣子啦,沒有目標的啦。你不想回報啦,不可能啦,有回報的話,有錢人都搶著去做了。」

自小年夜舉辦流水席以來,每天中午和晚上的宴席平均有80桌之多。除了遊民及弱勢團體之外,還吸引了路人自動加入。廖榮吉並不介意,他只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到溫暖,只要湊足10人一桌,就立即開動:「遊民沒有這麼多啦,是失業勞工,有的年輕人也來,我們又不看身份證,每個人都可以來,統統歡迎。」


廚師現場烹調年菜大餐。(攝影:美國之音)


一盤盤的鵝肉準備上桌。(攝影:美國之音)

行善「吃的有,借錢的沒」

外界好奇廖榮吉為何願意掏錢設宴,他表示,活到這把年紀,生活單純無其他花費,招待弱勢民眾用餐,「會感到有榮譽感,心情很快樂」。他也說,早年開印刷廠存有積蓄,加上「撿到的財產」,每個月租金收入有8萬元,年紀一把從不向兒子拿錢,每年攢下的錢就全拿出來「辦桌」,「不夠的只能請社會大眾一起幫忙」。

廖榮吉雖然樂意行善,但他堅持一個原則「吃的有,借錢的沒。」除了請街友吃飯外,廖榮吉最多祇願意給他們十五元的車錢,其餘要借錢的,他統統拒絕。談到遊民問題,廖榮吉說:「這是政府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他總是記得朋友常對他開玩笑說:你不可以死,你死了,流浪漢就沒有東西吃了。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