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拒諫誤國教訓深

陸真
(繪圖由柚子提供)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一、唐太宗獎賞識人用賢者

唐代的高季輔,在擔任吏部侍郎時,凡是經他考核選用的官吏,都是賢德有能力,受到下屬及百姓擁戴尊敬的人。因此,當時人們都稱讚他選官識賢,公正合理。

唐太宗就賜給高季輔一面金背鏡(用金子做鏡框和背面的平鏡),以表彰他具有高超的鑒別能力和對國家、社會的忠誠無私。

二 魏元忠護駕用奇招

唐高宗準備前往東都洛陽,視察工作。由於當時吳中地區發生饑荒,他顧慮沿途多草野盜賊,於是命令監察御史魏元忠,多加注意檢查車駕隊伍的前後。

魏元忠接受詔命後,就察看長安萬年縣監獄,選中了一名神采、語言都與眾不同的盜竊犯。經過長談,決定下令解除他的枷鎖,讓他在自己所穿囚衣的外面,套上官服,騎馬相從,並吃睡都和魏元忠在一起,托他細心查究、防範盜賊。這人笑著答應了。

就這樣,皇帝的車隊和安全問題,一路都很平靜,有序。等到抵達東都洛陽後,士卒、馬匹、儘管數以萬計,但都沒有任何閃失,也沒有遺失一文錢。

魏元忠事後,妥善安置了那位囚犯。

三、狄仁傑竭力推薦張柬之

武則天問狄仁傑:「我要找一個好漢使用,有嗎?」狄仁傑問:「陛下準備作什麼使用?」武則天說:「我想讓他作大將、宰相。」

狄仁傑說:「我猜想:陛下如果論寫作文章的資歷,那麼當今的宰相李嶠、蘇味道,也足可稱為有文采的官吏了。您難道不是因為文人侷促拘謹,心中想得到一位奇才,任用他,以完成治理天下的大業嗎?」

武則天高興的說:「這正是我的心願呀!」

狄仁傑說:「荊州長吏張柬之,人雖年老,卻是真正的宰相之才,只不過他長期未得重用。如果能加以重用,一定能為國家盡忠效力。」

武則天就召見張柬之,並任命他為洛州司馬。過了一段日子,武則天又向狄仁傑求問賢才。狄仁傑說:「我前些時候,推薦的張柬之,您至今尚未使用啊!」

武則天說:「我已經提拔他了。」狄仁傑說:「我推薦他作宰相,您現在只任命他為洛州司馬,不能算是任用啊!」

於是,武則天又提拔張柬之任刑部侍郎,後來終於任命為宰相。後來,張柬之果然能使唐中宗復位。這都是由於狄仁傑的極力推薦。

四、唐玄宗拒諫誤國教訓深

安祿山討伐反叛的奚與契丹,打了敗仗。為此,張守珪逮捕了安祿山,將他送往京城,請求按照朝廷的典章制度,定其死罪。唐玄宗為此事,很不高興。

張九齡上奏說:「春秋時,齊國的大將穰苴出兵時,殺了驕橫的監軍莊賈,吳國的孫武教宮女作戰,殺了不聽命令的宮女。張守珪的軍令很正確,一定要執行。安祿山不應該免死!」

但是,唐玄宗還是特令釋放了安祿山。張九齡又進奏說:「據我觀察:安祿山狼子野心,面有反相。請據此事而殺掉他,希望能夠杜絕後患!」

唐玄宗說:「你不要像晉朝的王夷甫,看石勒那樣,用來看安祿山,以致枉害忠良之士。」於是,便將安祿山送回到他的領地。後來,安祿山果然反叛了朝廷。

唐玄宗行至四川,思念已經去世的張九齡,說他有先見之明。玄宗心裡十分後悔,難過。於是下詔書褒獎張九齡,並派使者去韶州的墓地,祭祀張九齡。

正是:

賢士出言本拘謹,
豈可草率謾斥評?
拒諫誤國教訓深,
往事堪哀應思忖!

(事據宋代孔平仲《續世說》)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崇禎十年二月初,三昧和尚於江蘇丹徒縣海潮庵開戒,師及時趕赴求戒。戒期中,戒子需依序當眾背誦《毗尼日用》戒條。師乃首位出列,一口氣朗聲從頭背至尾,猶瀉瓶水,一無停滯!
  • 商鞅第一次去見秦孝公,他試探性地從三皇五帝講起,還沒說完,秦孝公已經打起了瞌睡。
  • 北宋名臣范仲淹,以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感動無數仁人志士。
  • 被推崇為明末四大高僧的藕益大師,俗姓鍾,名際明,字振之。藕益大師七歲即吃素;十二歲就外傅學儒,志復聖學,作論文數十篇辟斥釋老,並曾於夢中與孔、顏晤言。
  • 在《西遊記》中,描繪了一個極其龐大紛繁、五花八門的神佛魔怪世界。諸神怪大多是民間廣有影響的。其中護衛玉帝靈霄寶殿的是道教著名的四天師,即張、葛、許、丘四大天師。
  • 紫柏大師誕生前一年,母親曾於夢中得一異人授蒂葉的大仙桃一顆;夢醒後,父母俱聞桃香滿室,母氏更因而懷孕。
  • 黃帝以其懲罰邪惡,首次統一我中華民族的偉績,而載入史冊,備受世代人民敬仰。
  • 憨山大師,俗姓蔡,安徽全椒人;父名蔡彥高,母姓洪氏。洪氏平素虔奉觀音大士,先於夢中見大士攜一童子入門,洪氏「接而抱之,遂有娠」,爾後產下的男嬰,即未來肉身成道的憨山大師。
  • 中國的農業開創,是與炎帝神農氏分不開的,炎帝是中國農耕文化的創始者。為中華文明作出了偉大貢獻,他與另一位偉人黃帝軒轅氏一起,被尊為中華民族的始相神。
  • 蓮池大師在家時,即嚴戒殺生;祭祀時則備素筵以饗;並常自我歎息地說:「光陰過隙,人壽幾何?吾年三十而後當超然長往,與世無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