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評論》

從林毅夫兩個不同的觀點看中國經濟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1月04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270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評林毅夫的兩個不同的經濟觀點。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中國出了一位經濟學家叫林毅夫,這位先生是來自於台灣,上個世紀1970年代蔣經國還在位的時候、還在主張三不:「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這個年代,這位先生才二十幾歲啷噹的時候,從金門抱了兩個籃球,游水到了廈門去投靠了中共,之後被送到了北京大學讀書。

在台灣的時候,他讀的是台灣大學,以後又轉讀了陸軍官校,畢業以後是當個連長,在金門當了連長就逃跑了。到了北京以後讀了經濟系,以後送到了美國芝加哥大學留學,拿到了博士學位再回到了北京替中共服務,他一向是為中共賣力。

在2003年到2004年的時候,我在美國和他見過面。他是到美國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來演講,那時我、草庵居士和于浩成先生我們三個人,趁這個機會和他見面,跟他交談。從交談中間看來,這個人是滿腦子的共產黨的經濟思想,而朱鎔基很重用他,做為他的經濟智囊、首席代表。無論是在中國經濟、農業以 及發展的模式,都是走共產黨這一套。

他最有名的提出一個「後發優勢」,相對他的另外一個對手,就是楊小凱的「先發優勢」,兩個人爭論了很久。楊小凱之後得了癌症,在澳洲過世了。我所能看到的,在網上後來我注意到,他所講的話都一直是替中共吹噓,中共要發展30年啦、50年啦,中共一直會以8%以上的速度、會很快超過美國等等,都是他講的話。那麼拿他的話來講,他僅僅是到1980年代、1990年代才成為一個經濟學博士,他也不是世界上知名的經濟學家,他一直替中共吹捧。

到了2008年以後,全世界的金融蕭條之後,他還在替中共吹捧,說中共是一支獨秀,經濟上會超過美國。那麼到了今年的11月,全世界很多國家的專家、經濟學者都不看好2012年,都在預估有可能產生第二次金融蕭條衰退。他做為世界銀行的高級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他力排眾議,一直講不會有第二次金融蕭條,中國還有20年的發展,以8%GDP增長的速度,連續還可以發展20年,而在這發展過程中間很快就超過美國。這是今年11月份他在美國講的話。

當時我看了以後心裡一直納悶,我想你究竟是中國北京大學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呢?還是世界銀行的高級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呢?你究竟什麼身分來講這個話?世界其他國家的人,是不是真的瞧得起他?我也看不出來,但是礙於面子大家也不會去嘲諷他,但是人家的意見是跟他完全不一樣。

「末日博士」紐約大學的經濟學家、教授魯比尼 ( Nouriel Roubini ) ,他一再講明年2012年,最遲不超過2013年,會有第二次金融探底,蕭條衰退;IMF (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 總裁拉嘉德 ( Christine Lagarde ) 女士,她講的話更重,因為她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總裁,她所掌握的資料絕對不少過於林毅夫,她發出警告說:今後10年將是一個經濟蕭條的年代,有可能回到上一個世紀1930年代大蕭條的景況。我相信她講的話份量非常重,全世界各國很多政府首腦和財政部長、金融專家都會聽她的意見,因為她是現任的IMF總裁。

這兩個不同的意見出來了,林毅夫到11月還在講不會有第二次金融衰退,但是他這個話講了不過一個月,林毅夫他做為世界銀行的高級副行長, 那麼他應該站在全球的範圍內來看問題,不是在僅僅局限於代表中共政權利益去吹捧中共,應該是這樣,你身份不同了嘛,可是11月他還那麼講,可到了12月 26日他完全改口了。

12月26日他在中國的《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這篇文章我也找到了,我很納悶你作為一個國際的專家,你為什麼不把你的文章登在世界銀行的公報上或在網站上,而偏偏用中文登在中國《人民日報》上呢?那麼他在《人民日報》登的文章,它題目叫作什麼呢?「世界經濟復甦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上升」,林毅夫下面一個標題叫「發展中國家能做些什麼?」

在這篇文章裡頭他嚴重的警告全世界發展中國家,2012年將會遇到更大的困難,他在警告什麼呢?說由於歐美債務危機將衝擊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前景,要求這些 發展中國家認識到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你們要做好抱著最好的希望,做最壞的準備。你看11月份講中國會有20年的,8%GDP的連續20年,還會很快超過 美國,到12月份他就講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壞的準備,那麼他就提出了五項措施,這五項措施,第一個財政你要減少低效利的公共支出,明確新的收入來源。

第二項措施要投資,預期中期項目清單,確定新的增長動力。第三項金融,重視監督,防範風險,實施內治銀行能力,第四項設法改進計畫,瞄準目標,強化弱勢群體保護。最後一項改革,以外部危機為刺激,推進內部改進進程。相當籠統的這五項他提出來的目標,給開發中國家這些領導、專家、政府機構提出建議。

我在想究竟什麼原因促使這位看起來是中共御用的經濟學家,以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的身份,發表這篇文章在12月26日《人民日報》,為什麼你不去登在世界銀行網站上,用英文發表,首先用中文發表,我相信可能也會用英文轉載過去。

什麼原因促使他這麼做呢?那麼再看一個東西,在他發表這篇12月26日的文章,和他11月的講話中間又發生了一些事情,那就是12月1日聯合國發表了一個公報,聯合國的經濟學家們,他們是以聯合國下面兩個經濟部門的名義發表了一個公報,警告全球經濟第二次衰退,2012年成為關鍵之年。

它這裡邊提到即將到來的2012年將成為世界經濟的關鍵之年,世界經濟何去何從,將取決於發達國家能否採取更為有效的措施,來應對全球經濟不斷增長的下滑風險,增長的是下滑,這個風險增長了,12月1日發表的。所以林毅夫11月下旬講話沒有經濟風險,中國經濟會以8%的速度發展20年,12月1日聯合國的 一批經濟學家們,不是一個人,以聯合國的名義發表公報,那麼我們究竟相信誰的呢?是相信林毅夫?還是相信聯合國這一批經濟學家們的報告?以及IMF總裁拉 嘉德,以總裁的身份的講話,我們要相信誰的?

從我個人立場來看,我更應當相信聯合國一批經濟學家們和IMF總裁的講話,我不可能去相信林毅夫11月份的講話。所以到了12月26日林毅夫改口了,再不改口啊,會造成這麼個結果,你是往中共臉上貼金,而實際上是打中共的臉,為什麼呢?因為中共這些當政者們,它們很清楚它們的經濟狀況是如何,它們不需要你 林毅夫在它們的屁股底下燒火,把它燒火把它往上升,有可能嗎?不可能。不需要你那麼吹捧,你那麼吹捧,讓中共下不了台,因為林毅夫的身份很簡單啊,很明確啊,你現在身為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和首席經濟學家,那是個任命的啊!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銀行聘請你,你的任期只有4年耶,到明年的夏天你就要下台了,下台以後你還是要回到北京大學去當教授,到時候你還得乖乖的聽中共的擺布,那麼你在外頭這麼吹捧它,它受不了啊,所以他現在趕快轉變調,他突然的要變調。因為世界各國都在準備應對明年,也就是2012年的即將到來的金融風暴,原因非常明確嘛,很簡單嘛,因為歐盟的債務到現在為止沒有解決嘛,這幾天的歐盟所傳出來的消息,歐元要不要解散?歐元解散以後,下步該怎麼走?你總不能把17個國家中間有一個到兩個,甚至到三、四個都借債過日子,歐盟誰願意出錢,哪個人出得起?出不起啊!

而到今年12月全世界我講幾個大經濟體,除了美國現在趨向還好轉以外,其它的都在下滑,一個明顯的指標就PMI,我常在演講裡面提到這個數字,世界各國都在通用這個數字,生產者購買指數,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 (PMI) 這個數字就說明你這個國家,你這個地區的生產是上升還是下降,中國官方已經公布了,11月公布的,它下降到50點以下,就是49了,而香港的匯豐銀行和其 它的一些經濟機構,已經講了中國的這個PMI跌過50已經4個月到5個月了,中國經濟下滑已經4、5個月了,而歐洲歐盟總體已經下滑到46了,50點是中間,50以上是經濟發展,以下是蕭條,已經到了46了,還會繼續下滑。美國呢?美國上個月52,它超過50,它在發展。

從今年的兩個大節日,感恩節和聖誕節的購買力看,已經超過往年,增加了百分之十幾到二十的購買力上漲,出乎人們的意料之外。月底,就是12月份到明年初會公布的這12月份的生產量、消費量是看好,全球的經濟都在下滑,除了美國,那麼你林毅夫你什麼理由來講中國經濟還是好的呢?在下滑。所以聯合國發表這個公報是12月1日公布的,就促使了林毅夫不得不改口,那麼他登在《人民日報》上含意非常明顯的,所有這些警告也好,給出五項指導性的意見也好,名義上是給發展中國家,而全世界第一個發展中大國就是中國,所以你現在這些東西到12月26日所講的話,就是對中國而言的,對中國而講的。所以到現在為止,幾乎全世界沒有一個人再为中國經濟辯護了,說它會好了,沒有了,連林毅夫都不講了。

林毅夫當他這個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當了三年半,我常常注意他的講話,幾乎沒有看到一個他對全球性的講話,做出一些指導性的意見,而往往就是吹捧中共多好多好,所以為什麼美國蓬博通信社上面登了一篇文章,把林毅夫稱之為中國駐世界經濟大使,中國它的全球的經濟大使是林毅夫,他並不是銀行副行長,人家那樣對待他。人家說你只不過就是中共派出來的代表而已,你講的話是替中共講話,大使嘛,當然替中共講話,但是他現在也不得不改口,原因事實擺在那裡,現實擺在那裡,中國的經濟狀況非常糟糕,非常糟糕是有內在的原因。

林毅夫他在12月26日所寫的文章中間,一開頭警告開發中國家,他怎麼警告,他說由於歐美經濟債務蕭條,才造成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困難,他把這個前提定下來了,事實是不是如此啊?是不是你的問題都是外國人造成的啊?

全世界所有的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金融問題都是歐美市場蕭條造成的嗎?講不通啊!歐美市場的人口加起來還沒超過10億,不到10億。美國3億多,歐盟4億多,7億,再加上日本1億,不到10億。全球有70億人口,都是因為這些國家造成的嗎?不是。各有各的帳。你不要把所有你的東西,都丟到我頭上。中國你自己發展的模式,你自己出了問題,你是一切經濟導向靠出口,你出口要依靠外國市場;這裡就是大問題。為什麼中國有15億人口,不能建立自己的內需市場而要靠外國市場呢?

美國3億人口,它70%的消費都在國內,靠國內市場,美國的GDP的增長靠消費,靠70%以上的消費。也就是說,GDP中間的70%是靠國內消費,所以它不在乎你國外市場有多麼蕭條,它不怕。中國為什麼不建立呢?當外頭打個噴嚏,你就感冒了,這問題就出在這裡,你不能獨立自足。

我回過頭來現在講中國,中國最近有一個動向,就是試圖要建立內需市場,我講的「試圖」。內需市場首先幾個因素要有,首先老百姓手上要有錢,沒有錢他怎麼花?不花就建立不了內需市場。

第二,要有消費的意願。我有錢都不敢花,對不對?我花了我以後怎麼辦!社保、勞保、社會福利你都不建立,我看病要花那麼多的錢,我怎麼辦?我手上錢怎麼敢花?不敢花。

第三,你要真正建立內需市場各種規則,無論是稅收也好,各個行業的不能夠封鎖、抵制也好,你都要把它建立起來,不要說我買了一個東西,收了很高的稅,又給我非常歧視,我的東西怎麼賣得出去呢?賣不出去,那我降價我就賠本;我要漲價沒人買。所以這個內需市場有很多因素你要建立,你這些都沒建立好,那麼你國進民退你要解決啊,你光是照顧國家的大企業,不顧老百姓的小企業,那麼他的產品怎麼賣得出去?這個市場怎麼建立呢?所以種種這一切,不是口頭講,而要實在去做。中共有沒有做呢?

我們看中共試圖想這樣做,要稅制改革。也就是說,現在政府收了那麼高的稅,收稅收了多少?按GDP的34%到35%,你每一年所生產出來的100塊錢,政 府要拿走35塊,那麼另外65塊中間,還有國營企業拿出的壟斷企業的利潤,又占了一大塊。那你剩下那些零頭給老百姓,老百姓還是沒有錢哪!

這裡就提到了,林毅夫提出來那五項措施裡頭就是財政和金融,這裡邊講的財政、金融,金融包括你稅收改革;財政,你的債務,這個兩項。我先講稅收,財政部部長已經宣布了,要做一個結構性的稅制改革。表面上看起來,要讓那些小型的、微型的企業減稅,把它的稅基要提高,徵稅的稅基要提高。口頭上這麼講,但是問題就是能不能行得通?你這樣一做,遇到最大的困難在哪裡?

現在地方政府已經沒有錢了,土地財政已經快枯竭了,土地賣光了,土地再要賣,沒人買了,因為房地產下降,沒人買那高價土地了。那地方政府的稅收從哪裡來? 你現在又要減稅,地方政府現在口袋裡已經沒有錢了,地方政府要發地方公債,寅吃卯糧。在這種狀況下,你說要稅制改革,要減少稅,哪個地方政府會同意啊?沒有一個,這阻力極大。

那麼稅收最近這5年到10年來,中共的稅收在連續不斷的往上升,每年上漲的速度是25%到30%,超過GDP增長。為什麼呢?為什麼你這麼樣急遽的往上提升呢?世界各個國家,美國是在減稅,美國剛剛通過一個減稅方案,奧巴馬簽署國會在聖誕節之前通過這個減稅,明年全美國每一口人,可以減少1千塊美金的 稅。如果一家四口有4千塊美金,那你可以花了。但中國不是,政府稅收急遽往上升,升上去現在GDP34%到35%。為甚麼要這麼升?中國有一位專家他 指出來,中共這麼做,第一,他拿這麼多錢做為經濟建設投資之用。我且不講它經濟投資的效益如何,有沒有回報率?我先不講。

它就是說:我要拿這麼多錢去投資,把它的經濟推起來,那你政府就變成一個什麼角色了?政府變成老闆,政府裡面的官員變成總經理,那你政府的角色完全變了;你不是一個服務性的、一個指導政策的、指導方向的一個政府,而是一個直接投資就是大老闆。它為什麼這麼做、它要控制這個政權、掌握這個政權,要維護這個政權。這是一個因素。

第二個因素,公務員的數量年年增加。現在不提公務員改革、人數減少,年年增加公務員,公務員要吃、要喝、要花,錢從哪裡來?稅收。所以現在變成你要改革稅制、要降低稅收,把錢還給中小企業、還給老百姓,首先反對的就是那些公務員。公務員手上掌握政權,政令不出中南海,所以這個稅制改革根本行不通;在我看來行不通。儘管過去中共要改這個、改那個,改到最後下面不買帳,你走不通。一個典型的例子,中國國土部,國家資源土地部規定,18億畝的土地這紅線不能夠衝破,你再徵收、強徵土地,不能夠少過於全國18億畝,據說現在已經到了16億畝了;下面根本就不聽你的。

同樣道理,你要靠稅制改革,同樣行不通;關鍵是這些官員們、公務員們就是要吃、要喝,都要從老百姓頭上拿。所以在這個時候,2012年要進行稅制改革,企圖朝內需市場走,困難非常的大。整個整體政治上不改革的話,這條路是走不通的。

溫家寶在全國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講話,說:農民有土地的自主權。又在唱戲了,如果農民有自主權怎麼有烏坎村事件發生呢?《紐約時報》報導,統計全國有62萬個烏坎村的事實存在;就是62萬個村的土地被地方官員盜賣了、欺騙了、占據了,現在烏坎村冒頭。地方官員為了吃、喝他根本就不聽你的。

所以在明年已經預估到全球金融危機非常壞的狀況下、要準備最壞的打算的條件下,中共試圖要改變,但是它遇到了極大的瓶頸,無論是農村的地方官員,城市的,從省、市、縣、鄉這些地方政務官員們通通會強烈的抵制稅制改革。他們會想:上海、廣州、深圳、浙江地方要發行地方公務債,我還要去借錢的時候,你還把我口袋裡的錢拿走。他能幹嗎?

唯一能行得通辦法是什麼?政治改革。把大批官員減少,減少開支,減少這些蛀蟲、大小老鼠,中斷黨庫通國庫,不要那些壓迫老百姓的中共幹部和官員。國庫真的要把大部分的錢掌握在老百姓的手上,藏富於民、藏財於民,這種狀況下中國才能真正走入內需市場,否則還是要依靠外國市場來撐這個經濟;當外國市場蕭條的時候,中國經濟馬上就跟著蕭條、下滑,甚至於破產。事實就擺在這裡。

在這種狀況下,林毅夫你再去吹牛、拍馬沒有用了。因為他想想明年夏天他要回北大了,以後怎麼去面對?人家還歡不歡迎你回來?都是問號。所以他趕快現在轉方向,也跟著世界各國的經濟學家、聯合國、IMF總裁警告明年有非常大的可能有金融風暴,所以他就在12月26日登了這篇文章。

我把這幾篇文章湊在一起細細看,明年風暴真的要來。因為什麼?這些人無原無故去警告你,沒有必要啊!大家過好日子不好嗎?而歐洲實實在在是一個大的風暴發源地之一,第二個就是中國。你知道我剛才僅僅講的是稅收,我再繼續講債務;我還不講全國的債務,就只講地方債務。地方債務官方的公布是10萬億人民幣,這是縮水的,至少還要加50%,應該是15萬億。15萬億什麼概念?已經超過2萬億美金,這些債務已經超過了歐盟主權債務的總量,已經超過歐洲了。世界各國多次警告中國的地方債務,還不講中央債務。

地方債務你怎麼還?過去這3年拚命建立各種各樣的借貸公司,借地方債務發錢,有借無還,「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好了,現在債務期到了你要還錢,你還不起錢來,那麼你下面不可能由中央政府無限期的、沒有限制的讓你再繼續借錢,不可能啊!所以才有一個「地方債務」這種現象出來。而你舊債沒有還又要借新債,跟誰借啊?誰買你債券的啊?老百姓不買,那麼又是中央政府出錢,中央政府你能出多久?你能夠養地方政府養這些債務你能夠養多久?這個債務不是一個地區,全國性的從村、鄉、縣、地、市、省這五、六級都在欠錢,連最富裕的上海、廣東都欠錢。

我們所得到的資訊,現在有的地方警察發不出錢來;還有一個武警部隊,武警部隊已經有這個意圖,一半要讓地方出錢,也就是地方有一半的指揮權,你要我養武警部隊那我就要有指揮權。那就變成地方割據,地方諸侯要坐大了,更不會聽你中共中南海高層的命令了。你養不起那我養,我養就我指揮,他要聽我的了,那你中共要調根本就調不動。就拿烏坎村這件事情的發生,汪洋就講:「我要有指揮權,黨要管武裝。」問題你要出錢的話,你養那就聽你的;你不出錢那就是周永康養,現在的現實是如此。所以中國無論是金融也好,黨指揮槍的指揮權也好,都在分裂,關鍵是你沒有錢。因為整個經濟蕭條你找不到市場賣你的東西。

所以為什麼中共那麼緊張,連周永康都在講話:「經濟負面所造成的社會管理嚴重的問題」。我相信烏坎村、海門事件會連續不斷的在2012年發生。我把話收回 來就講從林毅夫的這個前後不同的講話和文章可以看得出來,中國的經濟非常糟糕,甚至糟糕到我們想像不到,現在我所能看到的資料,從國內的資料和海外的資料拿來對比、匯總來分析,而實際上內幕更糟糕,現在連武警部分地區、警察的薪水你都發不出來,那麼你這個鎮壓系統你沒有錢你能買動他們來給你賣命嗎?不可能。

這就使我聯想到,民國剛剛成立,孫中山以後又下台,袁世凱又死了,就形成了北洋軍閥那個時代,北洋軍閥割據的時代,就在1927年之前,北洋軍閥的軍費沒有了,他向誰要?向外國人要,向外國人借錢;那是一段非常特殊的那個階段。中國現在人家也不會借錢給它,全世界都不會借錢給它。就是說你現在也出現了警察沒有錢的狀況,再往下走會不會軍隊也沒有錢呢?因為你是每天在消耗,不斷的消耗,而收進來的錢在減少,消耗在增加,坐吃山空。那麼老百姓在這個情況下能不反抗嗎?老百姓為了自己的生存會急遽的反抗。

所以對這個經濟問題我評論到這裡,告訴大家:2012年,經濟只有壞不會好,看不到前景。因為沒有動力,推動中國經濟往上走的動力沒有。PMI的指數已經 下滑了5個月了,中共是隱瞞了4個月,到了11月份它才公布,跌到了49,還會下滑。

今天我的評論到這裡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評論
2012-01-04 2: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