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司法的醜惡奇觀——「雙城綁架案」判決始末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0月01日訊】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田曉平等四名黑龍江省雙城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另外兩人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和十一年。在公訴人鄭重向法庭所提出三至五年的量刑建議後,法院竟然置之不理。律師認為這個荒唐的宣判創造了中國司法判決史上的又一醜惡奇觀。

野蠻的綁架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田曉平和另外四十餘位法輪功學員在雙城市城建局一棟家屬樓裏聽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秦月明的妻女講述法律申訴的艱難經歷。十二點十分左右準備離開時,剛一開門,一百多警察衝進屋子,包括黑龍江省公安廳的二十多名特警、省公安廳二十六處及市公安局五處、雙城國保大隊的眾多警察,對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噴撒催淚瓦斯,並用電棍電那些掙扎的法輪功學員。接著就是每兩名警察架著一名法輪功學員一個個往外拖。大多數法輪功學員都還沒來得及穿鞋就被綁架到車上。

田曉平當場被警察打破了頭,衣服被撕扯成碎條,而高濃度的催淚瓦斯過了十天後還使她以及一些法輪功學員眼睛紅腫。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們劫持到雙城市巡警隊,之後被單獨分開一個個的酷刑審訊。到半夜,一部份學員被非法關入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一部份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雙城看守所,還有一部份被關押在雙城拘留所。

刑訊逼供、欺騙誘供

大約從十一月二十六日開始,田曉平遭受了難以想像的非人折磨。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會見樓四層特審室,哈爾濱市公安局姚守軍、盧軍等三人(每次訊問都有盧軍)把田曉平綁在一個座椅上,兩隻胳膊背過去吊著綁起來,用類似照像館裏的那種大燈通上電照著田曉平,逼問田曉平在法輪功裏是擔任甚麼角色。刑訊逼供是從上午十一點到下午看守所下班值班管教吃完飯回來時結束,期間對田曉平酷刑最長的時間是兩個小時左右。盧軍最狠,用腳踢田曉平的膝蓋,逼著田曉平按著他們的意思說。田曉平的嘴唇被大燈烤得開裂,為了掩蓋罪證,惡警強迫田曉平吃橘子,並恐嚇田曉平如果她不吃就接著打。看到田曉平實在堅持不住了,警察才把她放下來。當時田曉平的胳膊都發黑變色了。

警察姚守軍、盧軍在對田曉平訊問時還採用了卑鄙的欺騙誘供手法。他們反覆對田曉平說「別人都說了,現在你是最後一個頑抗到底的人,不要再死扛了!不信我們可以立刻把姜曉燕(被非法綁架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等人帶來聽聽她們是怎麼說的」。田曉平讓他們把姜曉燕帶來對質,他們就推脫敷衍。在酷刑折磨的壓力下,田曉平在神智不清時稀裏糊塗地在警察事先寫好的筆錄上簽了字。

後來在公訴人會見時,田曉平如實把這些情況反映給公訴人並提出控告,公訴人作了筆錄並說回去調查核實。結果再也沒有結果,並在庭審過程中隱瞞迴避了田曉平受酷刑這個事實。

非法起訴,干擾律師

刑訊逼供得逞之後的惡警直接將在雙城綁架案中劫持的田曉平等六人批捕,後來又起訴到雙城法院。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親友為田曉平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請的辯護律師四人來到雙城法院要求查閱卷宗,負責此案的雙城法院副庭長胡業林百般刁難,無理的要求複印律師的各種手續(包括律師函,律師證,委託書等),然後又分別打電話到律師所在的律師事務所核實律師的身份。律師找到雙城法院主管監察的主任耿禹,耿禹稱他們這是按上級的精神和指示在辦事。律師又找到雙城法院主管刑事的副院長趙敏,趙敏推脫說自己不清楚,後來法警甚至出來驅趕律師,而律師一直堅持等了兩個多小時。到了中午律師只好出來等到下午再去,下午律師再次到雙城法院,已經核實完律師身份的胡業林只允許律師看卷宗,卻不讓複印,幾位律師和雙城法院的院長交涉了很長時間也無法複印卷宗。

荒唐的庭審

五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雙城市法院非法開庭審理綁架案受害人田曉平等六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前,法院突然毫無理由的宣佈每家只允許一人進入旁聽,而且進去的人都要經過嚴格全身搜查,就連鞋和女性的胸罩都要搜。庭審開始,田曉平等六位法輪功學員同時提出申請「共產黨員迴避」。惱羞成怒的惡警方寸大亂,復庭後不久姜曉燕的妹妹被警察強行架出法庭。

在一審法院庭審過程中,田曉平看見法庭上有一大堆物品,但並不知道這做甚麼用的,也不知道是誰的。田曉平和辯護律師強烈要求公訴人當庭向法庭出示證據的原件和原物,然而,法庭拒絕依法出示證據。儘管法庭聲稱有一份扣壓物品清單,但田曉平並沒有在法庭上看到這個清單,辦案人也沒有讓田曉平簽收過清單。田曉平的辯護人郭律師明確提出這個問題後,公訴人和法庭只是沉默,沒有進行任何的法庭調查。庭審過程中,法官指控田曉平等法輪功學員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法官問話中只准許法輪功學員回答「是」或「不是」,否則一概以「與本案無關」的藉口被制止,田曉平等法輪功學員們全部否認對自己強加的罪名。

在法庭辯論環節期間,律師為當事人辯護無罪,法官則擊槌阻止宣讀辯護詞。法輪功學員為自己辯護時,也同樣被法官擊槌阻止。法官理屈詞窮、只能一味重複著「與本案無關」。由於兩名正義律師說出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酷刑折磨的內幕和法輪功真相,法官又氣又急,不但拒絕就田曉平等人被刑逼供的事實傳喚辦案人到庭接受法庭的質詢的合理要求,還屢次打斷正義律師,最後乾脆讓法警將兩位正義律師張傳利和王全璋強行架出法庭,而且還扣下了律師的私人電腦。

整個庭審過程長達八小時,中間一分鐘也沒休息。田曉平家請的郭律師是位六十三歲的老人,患有糖尿病,必須按時吃東西維持血糖穩定,而雙城法院竟然毫無人性的拒絕郭律師吃東西,別的律師說雙城法院就想活活餓死郭律師。

整個過程中,法院動用大量警車、私家車、單位公車在法院附近的大街上、十字路口、附近小巷中停留,警察、便衣三步一崗兩步一哨嚴看死守,而且停在附近的轎車大部份都沒有掛車牌,很顯然惡人在實施迫害時非常心虛,極力掩蓋罪行。法院周圍還有一群特殊的人,他們是幾百位來自全市二十四個村屯的村長。他們東張西望尋找自己村的法輪功學員,按照上級的命令,他們見到自己村的學員必須立即帶回,不然就把這些學員強行綁架。

枉判重刑 創司法醜聞

最後公訴人向法庭所提出三至五年的量刑建議。六名法輪功學員表示不服。庭審過去一些日子,法院正式下判決時,拿出的審判結果更是令人瞠目結舌:田曉平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其餘為十三年和十一年。顯然,按照黑龍江省對於法輪功案件由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組織召開「三長定案會」內定「審判」結果的一貫做法,這個二審將刑期成倍增加的結果必然來自惡黨頭頭們的惱羞成怒和信口開河。讓正義律師不能理解的是在公訴人鄭重向法庭所提出三至五年的量刑建議後,一審法院竟然置之不理,判處田曉平等人十四年徒刑。律師認為這個荒唐的宣判創造了中國司法判決史上的又一醜惡奇觀。法院使公訴人的國家公訴地位形同虛設,這種超越檢察機關量刑建議一倍以上的刑事判決是檢察史上的奇恥大辱。

正義律師首先認定對田曉平案適用刑法三百條屬於法律適用不當。刑法三百條和公安部公佈的十四種邪教名單都沒有「法輪功」,政府的一些文件和某些當政者個人的講話沒有上升到國家意志和法律層面,不能成為法律依據和定案依據。

田曉平「犯有破壞法律實施罪」的事實根本不存在,她的行為不構成任何犯罪。法輪功學員之間的互相走動和溝通並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追求「真、善、忍」的人是需要交流和溝通的,一心向善的交談不但沒有任何的社會危害性,而且應該得到法律的保障和尊重。公訴人只是從受到酷刑的田曉平的口供裏採取證據,而這些口供卻是在田曉平受到酷刑折磨和誘供的情況下獲得的,田曉平和律師都已經向公訴人在庭前提出並控告過,公訴人也對此向法院提出司法建議要求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田曉平毫無公訴人所指控、一審法院所認定的犯罪事實。

迫害還在繼續,惡人罪責難逃

田曉平和家人堅決不承認這種枉判,因此繼續聘請律師對枉判結果和參與迫害的中共犯罪嫌疑人進行申訴和控告。但是,中共邪惡的公檢法系統充份表現出了流氓無賴的嘴臉,強行將田曉平投入女子監獄,而田曉平自己的控告信和律師的法律申訴書也沒有任何機構受理,寄出的這些信件也都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音。至今,田曉平等這些沒有罪的好人被關入監獄,而真正犯罪的人卻仍然逍遙法外、繼續肆意迫害好人。

(責任編輯:林淑芬)

評論
2012-10-02 5: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