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村民沉冤難雪 黨官愚民「樂」在其中

二零零七年法輪功學員李志勤在住所被翻牆而入的國保警察暴打帶走,第二天告知家屬人已死亡。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10月10日訊】

引子

二零零七年法輪功學員李志勤在住所被翻牆而入的國保警察暴打後帶走,第二天告知家屬人已死亡。幾年來家屬揹負沉重的壓力,四處求門詢問真相被推諉阻攔,冤情難伸。

因煉功生命健康而幸福

李志勤
李志勤

李志勤,男,五十歲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寧晉縣小棗村人。上有年過七旬的父母雙親,下有一子和兩個女兒,他與老伴靠趕集賣布維持家裏的生計。天天的忙碌與勞累使他身體狀況日下,幹活沒氣力、走路都困難。生活的壓力和身體的痛苦使他的脾氣也越來越壞,一家人揪心度日。二零零四年,李志勤嚐試修煉法輪功,沒想到身體很快健康起來,在真、善、忍的指導下,他的脾氣也改變了,每天樂呵呵的。他孝順父母,疼愛孩子,全家人日子其樂融融。

正義村民阻止警察非法抓人

李志勤自從煉功後,做生意不佔便宜,誰家有事都主動幫忙。村裡的路哪兒不平了,他就主動去修平了,為此村裡還在喇叭裡表揚他。還有一次,他在路上撿到一款高檔手機,一直等在路邊,直到一個三十來歲的小伙子來找回手機。李志勤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做,成為當地公認的品行好的好人。所以,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寧晉縣國保大隊到他家中要強行綁架他時,鄉親們仗義執言,阻止抓人,並質問警察「李志勤犯了甚麼法?有甚麼證據?」警察無言以對。在鄉親們的幫助下李志勤得以脫身。

國保翻牆入室行凶打人

為了擺脫警察騷擾,李志勤只好到外地打工。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李志勤在趙縣租住的房子裡正睡覺,寧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申建中又帶領十三名警察突然翻牆而入,闖進屋裡。幾個人抓住李志勤就打,被嚇懵了的兒子大喊:「你們憑甚麼打人!」要上前理論,被警察幾下就打的動不了了。聞聲趕來的李志勤的老伴也被擋在屋外。很快,李志勤被兩個人架了出來,頭耷拉著,戴著手銬,沒能看他家人一眼,頭一直低垂著。然後有四個人架著胳膊、抬著腿給抬走了。走到院子中央的時候,他的家人聽見他大出了一口氣,就再也沒有聲息了。警察們把李志勤抬到二百米遠的警車上,李志勤的頭一直耷拉著,沒有任何有意識的動作和聲音。李志勤的老伴趕緊問:「你們是哪兒的?」警察回答:「趙縣公安局的。」

事發的第二天早上,李志勤的兒子帶上衣物和食物到了趙縣公安局。趙縣公安局的人說已回寧晉了。李志勤的兒子就趕緊趕到寧晉公安局。寧晉公安局的人說還在趙縣。李志勤的兒子來回跑了兩趟後就讓在寧晉縣公安局等,一直等到晚上七、八點鐘,有人來通知李志勤的兒子說:李志勤已經死了。

李志勤的兒子失聲痛哭。

迅速火化,毀屍滅跡掩蓋罪行

寧晉縣公安局為了掩蓋事態,封鎖消息,他們把李志勤的屍體拉到了邢台市殯儀館。李志勤的家屬強烈要求見人,他們不讓見,說要簽個字才允許看。李志勤的兒子急於見他父親一面,沒仔細看就簽了,簽完了才知道那是要家屬同意火化的簽字書。家人看到李志勤的屍體上有多處青紫傷痕,胸部、胳膊上有青紫傷,腿上有一大片青紫、腫脹。之後相關部門人員對家屬進行恐嚇,不讓追究。火化時以寧晉縣民政局和鄉政府的名義給了「撫恤金」一萬元了結此事。聞傳寧晉縣公安局政保科的一個人說:「這錢不能說是咱給的,那就等於承認了人是咱們打的。」後來經過瞭解,整個事件就是寧晉縣公安局政保科與縣六一零人員下令抓人,並指使打人的。主要涉案人員有國保大隊長申建中,還有張東海、張強、許彥春(音)等。火化時寧晉縣檢察院的檢察員趙會敏(音)在場,對李志勤的家屬說:「這事總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憨厚老實的一家人回家等待答覆。一等幾年過去了,沒有任何答覆,連個死亡證明也沒給。

至今李志勤仍沒有下葬,冤情難明。李志勤的家人整日寢食難安,覺的無以告慰亡靈。

說心臟病死是託詞

五年來,李志勤的家人多方尋求幫助,想瞭解李志勤的死因。寧晉公安局、寧晉檢察院一致說「李志勤是死於心臟病突發」,也沒有給出任何證明,而且,隻字不提他們瘋狂打人的事。經多方瞭解,李志勤自從煉法輪功後身體非常健康,平時都是幹一些體力活,有時騎自行車跑五十里路也不覺得累。事發當天他還提著水泥桶上房修煙囪,當天下午還往樓上抬井泵,沒有任何心臟病或其他病症表現。當時由趙縣人民醫院開具的死亡證明上面寫著「呼吸心跳驟停,經搶救無效死亡」。當後來又問到當時急診室的醫生,醫生說:「這樣寫,證明當時去了就死了,急診室要例行實施搶救。究竟甚麼原因死的不知道,那得經過法醫鑑定給定原因。」

人死了,死在公安手裡,公安局不做死亡鑑定,怎麼給家屬交代?但李志勤的家屬根本不知道法醫鑑定的事,也沒人找他們說這事,也從沒有讓家屬簽過甚麼鑑定的字。

律師幫申冤卻遭公安威脅

好好的人,被警察打完了,帶走後說死了。對於這殘酷的事實,失去頂樑柱的一家人陷入極大的痛苦中,心裏一直是壓了塊石頭。老人、孩子何嚐不想為李志勤討個公道,但他們又何處去尋個包青天啊。

二零一一年,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律師,又多次奔波邢台火葬場,在那兒找到火化證明,上面卻寫的是「心臟病死亡」。這與趙縣醫院出具的死亡原因:「心跳呼吸驟停」,是不同的說法。抱著一線希望,家人和律師到寧晉縣公安局瞭解情況,公安局信訪辦的人先是向外推讓他們找別的地方,他們沒找著人,看他們不走,信訪辦的就說:「我給你們找當時的負責人。」一會兒來了兩個人,他們讓李志勤的家人出去,說要和律師單獨談談。律師出來就給李志勤的家人說:「不管了。不敢再為你們這事跑了,再為你們這事跑,有可能我這個事幹不成,我就進去了。」李志勤的孩子也聽到律師說「我不敢了,不敢了」的話。不難想像,「人民」公安警察對律師說了怎樣威脅的話,公安也同樣威脅李志勤的家屬「再找就把你們都抓起來」。

公、檢部門說謊推諉,「法醫鑑定」躲貓貓

一個大活人在幾個小時內就死了,誰都會覺的蹊蹺。寧晉縣檢察院在李志勤火化時既然介入了此事,一定知道內情。家屬就找到寧晉縣檢察院,檢察院說「公安局出了法醫鑑定,李志勤有心臟病,我們只管監察刑訊逼供甚麼的,公安有那個鑑定證明」。他們堅持說是公安做的法醫鑑定,他們只是去看了看,沒甚麼事,就撤了。

那到底法醫鑑定應該由誰來做?又是怎樣做呢?家屬找寧晉縣公安局書記韓聚亭瞭解情況,韓大吼說:「去找檢察院法醫孫國梁(亮),找公安局法醫也行。」公安局信訪辦公室的盧亞寧卻沒讓家屬見公安局的法醫,只是說法醫鑑定在電腦上存著呢,電腦壞了,開不了機,下午修。他說:「法醫鑑定是檢察院和公安局一起去的,檢察院法醫孫國梁,聯合作的鑑定,怕以後手續不夠。」家屬問就這兩個單位嗎?盧回答:對。家屬下午又去了,盧又說:「查了,電腦上沒有,你們到檢察院去查也行。當時公安局出的事,沒讓公安局做,檢察院做的,主報鑑定是檢察院。」家屬又多次到寧晉公安局詢問,他們推三拖四卻拿不出這個鑑定。公安局說在檢察院,檢察院說在公安局,李志勤的家屬兩頭跑也沒讓見到當事法醫,也沒讓看見法醫鑑定。

申建中有重大傷害致死嫌疑

公安、政法委、檢察院看來是統一了說法,一律說李志勤是心臟病死的,但說法又有不同。

政法委說:「我問了(公安局),去抓他了,在現場犯病了,他犯病是那個醫生說的。」政法委姓常的書記說:「到趙縣才犯的病,當時趙縣醫院做的結果,要看結果到趙縣醫院。」趙縣的醫生看了家屬設法從火葬場複印的死亡證明,寫的死亡原因是「呼吸心跳驟停」,他確定說「人來的時候就死了,急診室是例行搶救」。而寧晉縣公安局說是檢察院做的法醫鑑定,寧晉縣檢察院說是公安局出的法醫鑑定、屍檢證明,還說人家(公安)有省級和市級的證明。到現在這些所謂的證明也沒拿出來。

李志勤生前無任何心臟病表現,也沒有心臟檢查認定。相關專業人士分析,警察打李志勤時,李志勤的身體癱軟、腦袋耷拉、長出氣等已有死亡徵象。又有知情人說「抬到車上手就涼了」。李志勤身上大片的青紫傷痕顯然是外傷所致。從公安局、檢察院推諉說謊,把屍體匆匆火化等跡象,說明申建中等人有重大傷害致死嫌疑。

檢察院不監察,包庇責任人

律師無法幫忙,李志勤的家人只好找檢察院申訴。而且火化時檢察院還去了兩個人,當時做了筆錄,還說會給一個很好的答覆。他們就一次一次的往檢察院跑,不止二十多次,除了說開會不讓見、找不找人的推辭外,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總算見了人。他們先說這事沒立案,不歸他們管,是公安局的事,我們沒聽說過這事。十九日,再去找,一名沈姓的檢察員說:「檢察院確實介入了此事,介入是看公安有無刑訊逼供之類的,後來調查不存在刑訊逼供,所以沒檢察院的事。」

二月二十日,家屬又去檢察院要求見一下火化時檢察院去的兩名人員,卻被告知去的人都不上班了。家屬一再申明說李志勤沒有心臟病,家屬也不知道做過屍檢,是公安在造假,希望能得到幫助。檢察院本應有權責查公安局國保警察的瀆職罪責;對於如此重大死亡案件,檢察院本應對公安人員申建中的傷害致死嫌疑立案追查,還老百姓一個說法。而寧晉縣檢察院的檢察科長說:「法律講證據,你拿不出法醫鑑定來檢察院沒法管。」李志勤的家人又被推了出來。

政府官員不作為,玩車輪術愚民

李志勤去了,這人命關天的事,家屬想知道死因卻舉步維艱。找檢察院,檢察院說:「你去找公安,誰辦的案,有信訪局、有紀檢、有領導……」找到寧晉縣政府部門、信訪局、政法委,這些部門說:「你們到公安局去問。」找了無數次公安局,公安局又說:「你們去找六一零,它是政法委,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有事到他們那兒反映,你們這事他們出的人,六一零是主要處理機構。」轉了一圈,家屬又找到政法委。政法委官員說:「我管不了這事了,不要再給我說了,你們可以到市公安局審核。」

自己的家人死了,家屬卻不能知情?!這些中共政府官員所說所做到底在掩蓋著甚麼?

知法犯法,徇私舞弊,中共官員草菅人命

寧晉縣公安局一名國保人員找到李志勤的家屬說:「一個犯罪嫌疑犯,死了就死了。你現在叨叨這事的目的是幹甚麼?」百姓的生命在中共人員的心裏是如此的輕賤。且不說李志勤是大家公認的好人,就說警察翻牆入室、暴力打人、死了說病死、草草火化,然後就萬事大吉了嗎?!

李志勤七十六歲的父親老年喪子,生活淒苦。李志勤的母親至今只知兒子去打工了,不知兒子早已冤死,家裏人不敢告訴她真相,怕她受不了打擊。老母親經常念叨著:「到外面幹活咋還不回來,讓我見見面吧。」由於思念兒子,兩位老人多次住院輸液。

李志勤的二女兒原本考上了大學本科,因失去父親,家中經濟拮据,只好放棄了求學的機會,打工養家。一個原本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無辜地打碎了…….

無獨有偶,寧晉縣大楊莊村法輪功學員王興田就被四芝蘭鎮長指使打手,把人裝在麻袋裡打,活活把人打死了。王興田的妻子嚇的精神失常,而打人的鎮長還調到邢台市政府當了秘書長。河北讚皇縣法輪功學員丁剛子也是被活活打死。石家莊市三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左志剛,被橋西維明街派出所抓走四小時死亡,身上有明顯傷痕。

十三年來,在中共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下,參與迫害的人員搶劫百姓財產、虐殺百姓生命,有恃無恐。無辜百姓家破人亡,沉冤難雪,狀告無門。

面對中國社會的現狀,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相信:「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2-10-10 6: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